公立医院要过好“紧日子”,总会计师的“算盘”怎么打?

2020
07/31

+
分享
评论
王晓苒 / 健康界
A-
A+

负重前行,运营“舵手”亟需化压力为动力。

如果把此次抗“疫”分为“上下半场”,在全国医护人员交出上半场完美答卷的同时,下半场对公立医院财务状况的考验早已悄然开始。

6月29日,国家卫生健康委财务司“官宣”,在今年7月至明年6月开展为期一年的 “公立医疗机构经济管理年”活动。其中明确,推进落实总会计师制度,三级医院及有条件的二级医院要配置总会计师。日前健康界已对该制度的落实现状及困境进行梳理。(详见《管好医院“钱袋子”的灵魂人物,你们医院有吗?》)

同时,在财务管理方面,官方文件要求,各级医疗机构要牢固树立“过紧日子”理念,建立健全单位内部有关预算、成本、采购、资产、内控、运营、绩效等制度体系。

作为公立医院的运营“舵手”,总会计师如何梳理清医院目前存在的问题,并调整相应运营策略,过好这段“紧日子”?

疫情冲击,总会计师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

疫情的冲击、越来越“严苛”的绩效考核,科室成本、项目成本、病种成本;逃费列支、赔款列支、超支列支……一座座超出预算的成本和支出的“大山”接踵而至,不断向公立医院总会计师提出挑战,面对医院普遍萎靡的财务状况,本着过紧日子的原则,公立医院总会计师协调好、掌握好“船舵”总方向的责任日渐沉重。

今年一季度,疫情的冲击导致全国医院收入与服务量均呈断崖式下降,二季度业务量在缓慢恢复。全国十大CFO年度人物、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安徽省立医院)总会计师操礼庆撰文指出,今年上半年,医院门诊服务量同比下降约25%,出院患者人数下降约22%,病床使用率下降23%,每医生诊疗人次与出院人次均下降了20%以上,事业收入下降约17%,亏损较大。

除了公立医院收入侧的“杯水车薪”,疫情期间,医院支出端不仅要维持基本的正常运转,在水电气暖、垃圾转运、人员工资、社会保险等各方面支出之外,还要承担感控的基建,以及防护物资、设备和消杀用品,同时要建立、改造发热门诊和隔离病房,同时增添必要的救治设备和检测实验室。健康界在今年4月也曾对一季度二三级公立医院的现金流连锁反应进行过系统剖析。(相关报道详见《持续萎靡的财务状况,让公立医院多个绩效指标拉“警报”》)

针对疫情后医院资金流相对紧张,医院要重点支持或压缩一些支出。国家卫健委公立医院行政领导人员职业化能力建设专家、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总会计师苏红认为,疫后总会计师的首要工作就是进行预算调整。对于疫情带来的运营变化,总会计师需要对原设定的管理目标进行调整。此外,疫情期间的捐赠资金和物资的管理也是重点。这一点,也是在开展“公立医疗机构经济管理年”活动的通知中专门提出的。其中明确,医院要完善捐赠管理制度,明确工作程序,确保捐赠款物接收手续完备,登记造册,专账管理、专人负责、账款相符、账目清楚;确保捐赠款物合规使用,专款专用,并接受捐赠人和社会的监督。

跳出总会计师角色看会计,要通过成本分析实现成本控制

身为总会计师,掌握公立医院改革的各种举措,洞察各种举措对医院经济运行的影响,从而找到应对的策略是其角色的需要。取消药品加成以后,医院销售药品从利润中心变成了成本中心,管住成本不言而喻,但是成本如何管?

苏红认为,仅仅是成本核算是不够的。

国家卫健委专项资金督察专家、内蒙古自治区人民医院总会计师刘宏伟也认为,科室成本、项目成本、病种成本等成本是根据一定因子分摊的,仅关注这一环节远远不够。

因此,无论使用哪种成本核算方法计算出来的成本都是不精确的。刘宏伟坦言,医院把大量人力、物力投入到这些项目上,倒不如把精力投入到规范医务人员的医疗行为上,减少成本核算对医院资源的浪费。

刘宏伟告诉健康界,很多人会形成总会计师把控医院成本控制的思维误区。但其实成本支出从来不是财务人员能够控制的,其主要还是要从业务的角度入手。

总会计师所能做的,是通过医院业务流程的设计和梳理、优化来控制成本,通过收费管理来控制医疗设备的预算。他建议在保证医疗质量的前提之下,由医务人员控制降低医疗收入中的药品和耗材消耗,增加医院的有效产出,这样更加直接、有效。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总会计师,绩效考核,财务指标,业财融合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