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圈夫妇,坐拥一家家上市公司

2021
10/07

+
分享
评论
投资界
A-
A+

医疗圈的夫妻档尤其多,这已经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

医疗圈的夫妻档尤其多,这已经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

作者 I 刘福娟

报道 I 投资界PEdaily

医疗圈夫妇,正在撑起一片天。

不久前,医疗独角兽数坤科技在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冲刺“医疗AI第一股”。公司掌舵者是一对夫妻——马春娥和毛新生。马春娥毕业于西北工业大学,丈夫毛新生则毕业于北京大学,他们的缘分始于IBM。35岁那年,马春娥决定辞职创办数坤科技,随后丈夫加入,开启共同创业生涯。

这是医疗圈夫妻档的冰山一角。相比其他行业,医疗圈的“神仙眷侣”尤其多,他们出身名校,专注在所学专业,最后携手创业一同站上IPO敲钟舞台。今天,我们梳理了几位医疗圈夫妻档——恒瑞医药孙飘扬和翰森制药钟慧娟夫妇、诺诚健华施一公赵仁滨夫妇、药明康德李革赵宁夫妇、再鼎医药杜莹张亚飞夫妇.....一窥他们的故事。

经济学家薛兆丰曾用经济学解释婚姻,他表示,婚姻就是双方成立有限合伙企业,夫妻双方本质上就是合伙人的关系。创业江湖竞争激烈,单打独斗很难走下去,倘若夫妻双方各有所长,那么夫妻搭档创业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孙飘扬&钟慧娟

各自坐拥一家千亿上市公司

这对夫妻如今各自执掌一家上市公司,堪称传奇。

孙飘扬和钟慧娟同是江苏老乡。1958年,孙飘扬出生于江苏金湖,本科就读于中国药科大学药物化学专业,硕士就读于南京大学。毕业后,孙飘扬被分配到连云港制药厂(恒瑞医药的前身)担任技术员。他还一度被连云港制药厂的上级——医药工业公司调任过去,担任副科长。

但当时,连云港制药厂经营状况不容乐观,孙飘扬临危受命,重新回到连云港制药厂工作,担任副厂长。因为个人能力突出,孙飘扬在32岁时被任命为厂长。

上任后的孙飘扬,在5年时间内开发出20多个新产品,买专利、研究技术,在他的努力下,1996年连云港制药厂营收破亿元大关。后来,连云港制药厂经过改制,变身今天的恒瑞医药,孙飘扬成为恒瑞医药实际控制人。最新数据显示,恒瑞医药市值超3200亿人民币

相比丈夫孙飘扬的创业史,钟慧娟属于误打误撞进入医药圈。钟慧娟出生在连云港市,由于大学攻读化学专业,毕业后,她成为一名化学老师。1995年,孙飘扬和一名香港投资人组建了一家新企业——豪森药业,即翰森制药的前身。但他实在分身乏术,无奈,妻子钟慧娟决定辞职创业。

当时,他们的创业条件十分艰苦,直到1997年4月,豪森拳头产品、抗生素药“美丰”投入市场,当年实现收入3000万元。在钟慧娟和团队的努力下,2003年,豪森便成为全国医药百强企业。

钟慧娟并未止步于仿制药,而是未雨绸缪——每年拿出近10%的销售收入投入到新药物的研发。2015年12月,经过一系列资本运作,江苏豪森成为翰森全资子公司。如今,翰森制药已成为中国第一大精神疾病类制药公司。2019年6月,钟慧娟站上了港交所的舞台,如今市值超1100亿港元。

至此,这对药王夫妇各自坐拥着一家千亿上市公司——孙飘扬执掌恒瑞医药,钟慧娟手握翰森制药。

施一公&赵仁滨

清华校友,联手缔造了一个IPO

这对伉俪联合创办的公司——诺诚健华,即将回A股二次上市。

1967年,施一公出生在河南郑州,高中就读于河南驻马店高中,和高瓴张磊是校友。他的数理能力很强,1985年,他被保送到清华。从清华毕业后,施一公到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攻读生物物理学及化学博士学位。

1997年,他还未完成博士后研究课题就被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聘为助理教授。短短9年,施一公获得普林斯顿大学最高级别的教授职位。值得一提的是,30岁就成为清华最年轻博导的颜宁,也是施一公的得意门生。

在美求学期间,施一公还邂逅了妻子赵仁滨。赵仁滨同样也是一位学霸,1986年,她考入清华大学,比施一公小两届,因此他们在清华大学并不相识。后来,施一公因学习成绩优秀提前毕业,两人一起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攻读博士,在那里,他们相识、相恋。

在施一公博士二年级的时候,两人结婚,并且生了一对双胞胎。施一公成为普林斯顿大学终身教授,继续科研之路。赵仁滨则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毕业后,她先后在强生先后担任高级科学家、研究员和首席科学家,后来又在PPD旗下保诺科技担任药研生物学总监,这些经历为以后协助丈夫施一公创业奠定了基础。

2008年,施一公作出一个让业界震惊的决定——放弃高达1000万美元的科研资助,并辞去大学终身教授的职位,回国。施一公回到母校清华大学先后出任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清华大学副校长等职位。与此同时,施一公开启创业生涯,赵仁滨为了帮助丈夫分担,还成为了天辰实业公司的生物实验室主任。

诺诚健华则是他们的第一个IPO。目前,诺诚健华港股最新市值超260亿港元,施一公的妻子赵仁滨是实际控制人之一。

李革&赵宁

学霸夫妇掌舵4500亿药明康德

药明康德的背后同样站着一对学霸情侣。

业内将和药明康德相关的企业称作“药明系”,其创始人李革很少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十分低调。李革和太太赵宁都是超级学霸,他们从北京大学毕业后,双双后赴美深造,同时取得哥伦比亚大学有机化学博士学位,一路陪伴令人艳羡。

不过,药明康德不是李革第一个IPO项目。从哥伦比亚大学博士毕业后,李革加入了导师的创业的生物技术公司Pharmacopeia(药典公司),成了公司的合伙人和创始科学家之一。1995年,Pharmacopeia成功登陆纳斯达克时,那一年,李革28岁。

回国创业前,李革考察国内市场时发现中国的原研药大多掌握在外企手中,研发技术大多留存在科研院所和高校,药企和技术之间缺乏商业公司媒介,存在产、学、研脱节的情况。他从中看到了机会,于是决定回国创业。一次机缘巧合,李革发现了CRO模式,如无意外,他也是将CRO模式引入中国的第一人。

当年李革在美第一次创业时,妻子赵宁是在美国百时美施贵宝、药典制药及惠氏等跨国药企工作。药明康德成立后,赵宁才回国同丈夫一起创业,是药明康德共同创始人之一。官网显示,赵宁现在担任药明康德高级副总裁。

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药明康德一步步发展为CRO巨头之一,被称为医疗领域的“阿里巴巴”。截止发稿前,这家巨头的A股市值超4500亿元人民币,在医疗圈形成了难以撼动的江湖地位。

张亚飞&杜莹

医药圈“大姐大”和鲜少露脸的丈夫

早年间,杜莹从美国辛辛那提大学生物化学博士毕业后,进入全球最大的生物制药公司美国辉瑞工作。

2002年,在李嘉诚的大力支持下,杜莹回国创办了和记黄埔医药(上海)有限公司。2006年,和黄医药在伦敦证交所成功上市

此后,杜莹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加入红杉中国,负责中国的医药投资业务。期间,她主导投资的华大基因、贝达医药、喜康生物都相继上市,战绩显赫。

2014年,杜莹二次创业,成立了再鼎医药,开启了中国以BD创新为专长的医药开发模式。仅用了三年时间,她就带领再鼎医药成功登陆美国纳斯达克,成为当时从创立到上市时间最短、市值最高的生物医药公司。目前,公司市值超百亿港元。

相较于杜莹,丈夫张亚飞则低调许多。

张亚飞从事体外诊断试剂开发与经营,因此关于他的消息很少。事实上,他是杜莹多次创业及职业赛道变换最强有力的支持者。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张亚飞担任由苏州生物医药产业园与德国凯杰合资成立的公司的总经理。

在丈夫张亚飞的眼里,杜莹既是一个成功的创业家,也是一个称职的母亲和妻子。他曾对媒体表示,杜莹情商很高,善于与人交往,而且她很清楚自己的目标,非常专注,不会为其它小事分心。

蒲忠杰&张月娥

即将斩获第三家上市公司

他们,被称为“医疗器械圈”最强搭档。

蒲忠杰和张月娥分别掌舵乐普医疗和普华和顺,这对夫妇或将收获第三家上市公司——他们控制的乐普生物,也已递交上市申请,预估市值达百亿

他们两人都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本科毕业后,蒲忠杰在北京钢铁研究总院专攻金属材料专业。1990年代初,他作为访问学者,进入美国佛罗里达国际大学,开始接触心脏支架的研发工作。蒲忠杰看好支架产品前景,一头扎入生物材料和介入医疗器械的研制。期间,他还申请15项国家专利。

而张月娥从西安交通大学获得材料科学与工程学士学位后,1996年远赴美国佛罗里达国际大学攻读管理硕士学位。

他们的创业生涯始于1998年,两人在佛罗里达州创立了第一家公司WP Medical Technologies Inc。第二年,蒲忠杰回国接连创立两家公司,一家就是乐普医疗。

与此同时,张月娥也没闲着。2008年,张月娥和华平投资联手,以低估值打包收购三家医疗器械公司(伏尔特、威曼和博恩),成立了全新的医疗器械公司——普华和顺。2013年11月,普华和顺赴港上市。

如今,他们各自执掌一家公司,却双双低调得鲜为认知。

马春娥&毛新生

医疗AI新贵,正奔赴IPO敲钟

即将登上IPO敲钟舞台的医疗夫妇,大概率是毛新生和马春娥,他们执掌的数坤科技已经提交招股说明书,正在冲刺医疗AI第一股。目前,马春娥为公司创始人兼CEO,丈夫毛新生则担任董事长。

马春娥和毛新生结缘于IBM。2002年,马春娥在西北工业大学学习自动化专业,又于2007年取得计算机通信与工程硕士学位。毕业后,马春娥就加入IBM,负责IBM Cloud和IBM Cognitive Computing相关产品的孵化。

丈夫毛新生今年48岁,1997年7月,毛新生在北京大学获得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后来,毛新生加入IBM,从2000年到2014年,他担任过多个职位,包括IBM中国开发中心的首席技术官等。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也积累了许多语言自动识别(ASR)、AI、云计算和大数据行业的经验,为日后创业奠定了基础。

2017年,35岁的马春娥迎来人生一个重大转折点。那个时候,她看到很多病人和家属,为了治病,不远千里万里来到北京,带着铺盖卷睡在医院,等的仅仅是一个专家号或者一项检查,她想做点什么的念头。

在孩子一岁时,马春娥和丈夫毛新生联手创办了数坤科技。至于为何选择医疗AI赛道,马春娥曾表示,除了和此前供职于IBM时的经历有关外,医疗还是一个更人性化、更需要温暖和关爱的行业。

成立四年来,数坤科技成为了一只明星独角兽。透过招股书,外界看到数坤科技身后的VC/PE阵容:华盖资本、远毅资本、五源资本、红杉中国、CCV创世伙伴、启明创投、中科创达、渤海产业投资基金、建兴医疗基金、朗玛峰创投、凯利易方资本、中金浦成、中再、轻舟资本、春华资本...堪称豪华。

值得一提的是,数坤科技是今年第四家递表的医疗AI企业。此前,科亚医疗、推想、鹰瞳科技已经纷纷递交上市申请,它们都是医疗AI赛道的明星企业。

写在最后

俗话说,夫妻同心,其利断金。

医疗圈还有很多携手创业的夫妇案例,比如中国生物制药谢炳郑翔玲夫妇、国内肝素钠原料药企业李锂李坦夫妇、康美药业马兴田许冬夫妇谨、智飞生物蒋仁生廖晓明夫妇、昭衍新药冯宇霞周志文夫妇.....相比其他行业,医疗圈的夫妻档尤为多,这已经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

透过他们,我们可以隐约看到医疗圈夫妇创业的画像:双方都是学霸,皆出身名校,而且学历都很高;夫妻专业具有一定互补性。更令人意外的是,医疗圈夫妻档往往是“女主外”,不少都是妻子站在台前,丈夫则低调隐身背后。

在创投圈,夫妻创业被视为一种特殊的团队创业形式,有利有弊有争议,甚至曾有投资人公开放话绝对不投夫妻创业的公司。但大量成功的医疗夫妻档证明,夫妻搭档也能撑起一个个IPO。

本文由“健康号”用户上传、授权发布,以上内容(含文字、图片、视频)不代表健康界立场。“健康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转载、侵权等任何问题,请联系健康界(jkh@hmkx.cn)处理。
关键词:
医疗,创业,公司,施一公,夫妇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