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款「抗癌神药」PD-1进医保!让免疫治疗不再拖垮一个家庭

2020
12/31

+
分享
评论
镁信健康
A-
A+

深入剖析新纳入医保的三款PD-1药物

PD-1/PD-L1抑制剂作为免疫治疗中的代表,因其可激活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攻击肿瘤细胞,具有广谱性、疗效相对持久,以及比传统化疗毒副作用更小等优势,自诞生以来就备受追捧。

免疫治疗尤其适合非实体肿瘤,目前在实体瘤中如:肺癌、尿路上皮癌、肾癌中也显示出了卓越的疗效。然而,PD-1/PD-L1抑制剂的年治疗费大部分仍在10万元以上,因其昂贵的费用导致部分患者“望而却步”,最终错过使用免疫治疗的最佳时机。

针对于目前肿瘤患者对于免疫治疗需求日益趋增的现状,免疫药物可以说是此次医保谈判的“重中之重”。历时三个多月的谈判,国家医保局于12月28日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公布2020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谈判结果!让我们一起看看本次有哪三种免疫药物正式“出道”,进入医保行列。

据公布的信息显示,此次医保谈判中,共对162种药品进行了谈判,119种谈判成功,其中包括96个独家药品,谈判成功率为73.46%,平均降幅超50%!进入医保目录的抗癌药物也有14种之多。

(↑↑↑敲重点)


其中,三款国产PD-1,包括恒瑞医药的卡瑞利珠单抗、百济神州的替雷利珠单抗、以及君实生物的特瑞普利单抗均谈判成功被纳入医保。

卡瑞利珠单抗谈判成功纳入医保后,该药的价格降幅可能超过80%,每支仅需3000元左右!卡瑞利珠单抗获批的四个适应症(霍奇金淋巴瘤、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肝细胞癌、食管鳞癌)均进入医保。


01

什么是PD-1?


在了解PD-1之前,我们首先需要知道什么是肿瘤免疫疗法。

当人体自身免疫系统正常运作时,它会攻击那些本不该存在于机体中的物质(例如癌细胞),同时避免攻击正常细胞。而肿瘤免疫疗法的任务,就是帮助人体自身免疫系统识别癌细胞,并最终将其杀灭。

然而,癌细胞是狡猾的,在优胜劣汰的生物进化过程中,它们研究出了一种策略来躲避免疫系统的“追杀”——在细胞表面产生一种叫做PD-L1的蛋白质。

PD-L1与T细胞膜上的PD-1受体结合,从而‘关闭’T细胞,这导致免疫系统瘫痪。目前美国获准的两种肺癌免疫疗法药物中,一种作用于PD-L1,另一种作用于PD-1受体,通过抑制或阻断PD-L1与PD-1受体结合来阻止癌细胞‘关闭’T 细胞。治疗后,T细胞再次活化,使免疫系统恢复运作,从而能重新对抗癌症。除此之外,在肺癌免疫疗法的临床试验中还存在其他种类的药物,通过其他途径来达到治疗目的。

PD-1药物的作用机制

如今,相关的PD-1药物在临床上已经有所应用,在治疗癌症方面表现喜人,甚至可以在许多传统疗法作用有限的中晚期甚至是终末期癌症中都能显著延长患者生命并减轻他们的痛苦。

02

此次医保谈判成功的PD-1药物

“ 艾瑞卡 卡瑞利珠单抗 ”

作为一款我国自主原研的创新药,卡瑞利珠单抗自问世起便备受行业关注,并多次登上国际舞台,获得国内外肿瘤领域广泛认可。目前已经获批四大适应症:

  • 至少经过二线系统化疗的复发或难治性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患者的治疗;

  • 既往接受过索拉非尼治疗和/或含奥沙利铂系统化疗的晚期肝细胞癌患者的治疗;

  • 联合培美曲塞和卡铂适用于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基因突变阴性和间变性淋巴瘤激酶(ALK)阴性的、不可手术切除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一线治疗;

  • 既往接受过一线化疗后疾病进展或不可耐受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食管鳞癌患者的治疗。

卡瑞利珠单抗肺癌适应症的获批基于CameL研究—卡瑞利珠单抗联合卡铂+培美曲塞用于晚期/转移性 EGFR-/ALK-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一线治疗的随机、开放、多中心III 期临床关键研究。

研究结果显示,卡瑞利珠单抗联合培美曲塞/卡铂的方案疗效强悍。卡瑞利珠单抗组的ORR达60.0% ,大幅高于化疗组的39.1%(p<0.0001);PFS方面,卡瑞利珠单抗组的中位PFS为11.3 个月,同样高于化疗组的8.3个月(HR,0.61[0.46‒0.80], p=0.0002)。

Camel研究

“ 百泽安 替雷利珠单抗”

百泽安是百济神州第二款获得批准的自主研发药物,也是首款在国内获批上市的自主研发抗癌新药。替雷利珠单抗获批的适用症有:

  • 至少经过二线系统化疗的复发或难治性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的治疗;

  • PD-L1高表达的含铂化疗失败包括新辅助或辅助化疗12个月内进展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尿路上皮癌的治疗。

除了上述已申报或已获批的适应症外,该药正在开展的3期临床研究针对癌种还有:肝细胞癌、广泛期小细胞肺癌、食管鳞状细胞癌、胃癌及鼻咽癌等。因此,此次替雷利珠单抗注射液在CDE递交第五项上市申请,适应症可能为上述这5种已进展至临床后期的癌种之一。

既往研究表明,针对替雷利珠单抗用于治疗复发/难治性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患者中,达到CR的患者比达到部分缓解(PR)的患者有望获得更久的持续缓解时间和无进展生存时间,提示更深缓解可能为复发/难治性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患者带来更好的长期预后和生存获益。

研究表明,61例(87.1%)患者达客观缓解,且绝大多数患者在首次疗效评估的时候即达到缓解(图1)。61例达客观缓解的患者中,中位DOR及中位PFS尚未达到。值得注意的是替雷利珠单抗治疗的缓解深度,大多数缓解的患者达到了完全缓解(44例,62.9%)。

接受替雷利珠单抗后疗效达完全缓解和部分缓解患者的PFS曲线

“ 拓益 特瑞普利单抗”

特瑞普利单抗是我国自主研发的首个获批上市的国产PD-1抑制剂,基于其良好的疗效及安全性,该药于2018年12月17日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批准上市,用于既往接受标准治疗失败的局部进展或转移性黑色素瘤的治疗。

此外,特瑞普利单抗在鼻咽癌(NPC)、尿路上皮癌(UC)和非小细胞肺癌(NSCLC)等多种实体瘤中的临床试验也相继被开展并取得喜人的疗效。

在一项多评估特瑞普利单抗联合化疗在EGFR-TKI治疗失败后的晚期或复发伴EGFR敏感突变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的有效性及安全性的中心、开放、单臂、II期研究中,患者接受特瑞普利单抗联合培美曲塞/卡铂治疗4或6个周期(每3周一次),之后接受特瑞普利单抗联合培美曲塞的维持治疗,直至出现疾病进展或无临床获益。

研究结果显示,整体ORR达50.0%,DCR为87.5%,20例部分缓解(PR)和15例疾病稳定(SD)(包括1例未确认PR),中位缓解持续时间(DOR)达7.0个月,中位PFS达7.0个月(95%CI,4.8个月~10.3个月)。

患者病灶变化

对于EGFR-TKI治疗失败的EGFR敏感突变的晚期或复发NSCLC患者,应用特瑞普利单抗联合卡铂和培美曲塞治疗具有良好的抗肿瘤疗效及可控的安全性,该治疗方案有望成为EGFR突变阳性且EGFR-TKI治疗失败后NSCLC患者一项新的标准治疗选择。

03

PD-1药物市场厮杀仍将继续

说起国产药,很多人的第一印象还停留在化学仿制药,但实际上,在更高端的生物药领域,本土企业已经实现弯道超车。

现如今,国内PD-1已开始步入群雄逐鹿时代。据不完全统计,国内共有20余家企业参与PD-1领域的研发,处于临床不同阶段,预计未来两三年将会有更多PD-1单抗药诞生。

此次医保谈判中,外资全军覆没,国产创新药脱颖而出可以预料到的是,在明年国内的PD-(L)1市场竞争将更加白热化,而国产与进口品种也可能会走出完全不同的路,多方将在医保市场与自费市场展开厮杀。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免疫治疗,免疫疗法,抗癌,肺癌,肿瘤,中位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