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带火数款中西药, 中药企业或集体受益?

2020
04/09

+
分享
评论
药闻社
A-
A+
中药出海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新冠肺炎被判定为全球“大流行”已有12天,但是其发展势头却并未得到遏制。目前全球确认感染新冠肺炎患者达到38万人,其中欧美最为严重。美国和欧洲许多国家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和封城,商场和超市纷纷关门。新冠疫情在全世界的爆发可能引起全球经济衰退。近几周疫情在欧洲、北美发展迅猛,美股创历史记录狂跌。

不论是中国的上半场还是世界的下半场,疫情之下,冲击着全球供应链体系,进而冲击着全球经济。虽然当前中国的疫情已经得到良好的控制,部分地区开始清零,但中国对抗疫情的脚步并没有停止。

3月23日,据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官网消息,化湿败毒颗粒获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临床试验批件,成为中国首个治疗新冠肺炎的中药临床批件。

在对抗疫情过程中,中国陆续发布了7版诊疗方案,通过对现有药物的筛查,相继发现了磷酸氯喹、法匹拉韦以及部分中成药,具有抗病毒活性。

中国经验为各国抗疫行动带来极大的帮助和支持。每一款药物的发现都会带火一大批企业,法匹拉韦火了、磷酸氯喹火了、中成药火了,那么在潮水退去之后谁在裸泳?其背后的产业链还能持续火下去吗?

法匹拉韦成首选 海正药业能否“获救”

法匹拉韦在中国已经多次获得权威部门的认可,基于临床效果,3月17日,科技部的专家力荐该药尽快纳入国家卫健委诊疗方案。最新研究结果显示,法匹拉韦可以作为首选疗法。海正药业作为国内独家拥有法匹拉韦生产批件的厂家,在资本市场上受到追捧。自疫情爆发以来,股价拔地而起,累计涨幅已接近60%。

但熟悉海正药业的都知道,深陷连年亏损、负债累累的海正药业近几年可谓步履维艰。

2015-2018年,海正药业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39亿元、-2.83亿元、-1.41亿元、-6.12亿元。据业绩预告,2019年公司扣非净利润为-25.1亿至-24.85亿。

除了连年亏损之外,海正药业还背负百亿元债务,最近三年资产负债率超过60%。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海正药业账上短期借款59.06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6.87亿元,长期借款20.52亿元,应付债券16.42亿元。合计有息负债达102.87亿元。

2019年12月10日,海正药业公告宣布,终止重组人胰岛素、重组人血白蛋白、阿霉素脂质体/多柔比星注射液等20个项目的研发;同时对制剂出口基地建设项目、辛伐他汀等原料药项目、新建干粉吸入剂等多个在建工程或固定资产项目计提减值。

海正药业解释称,原研发覆盖产品领域众多,包括原料药、仿制药、生物药和创新药,但是,公司的研发项目管理水平以及可以匹配的公司研发资源,不能支持研发项目全面有效的快速推进,导致部分研发项目研发进度显著落后,后续已无研发或市场竞争优势,或不再适合继续推进。

在近一年里,换帅、卖资产、砍研发项目、引入战投……这家曾与恒瑞医药齐名的老牌药企早已掉队。而法匹拉韦走红,海正药业的股东们觅得良机,就在科技部建议将法匹拉韦纳入诊疗方案的当晚,海正药业就发布了股东减持公告。

看来海正药业能否通过法匹拉韦扭亏为盈,公司股东们先给了预判。法匹拉韦的走红能挽救海正药业的业绩吗?长远来看,很难。

据了解,在2月15日通过审批之后第二天凌晨便开启生产,首批法匹拉韦预计产出十万片,随着产能不断扩大,法匹拉韦未来月产能或将达到一千万片。按照平均每片约20元,若产销平衡,凭借法匹拉韦,海正药业月收入可达2亿。

听起来很美好,时势造英雄,但时势过后呢?一旦新冠肺炎疫情消退,法匹拉韦的市场行情还能保持多久?

还需要注意的是,截至目前,法匹拉韦获批的适应症仅为成人新型或再次流行的流感(仅限于其他抗流感病毒药物治疗无效或效果不佳时使用)。

另外,去年匹拉韦专利已经到期,目前已有多家药企已获批开展临床试验。四环医药(0460)、廊坊高博京邦制药、瑞阳制药、石药集团(01093)、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毒物药物研究所的相关法匹拉韦产品的申报已获批。一旦其他上市药企获批生产,或有望压低用药费用,海正药业很难再继续保持先发优势。

羟氯喹联合疗法有效率100% 氯喹产业下谁是王者?

相比法匹拉韦20元/片的价格,同被推荐的磷酸氯喹仅约2元/片,足足便宜了十倍。磷酸氯喹作为科技部重点推荐的治疗药物之一,药闻社曾发布《疫情引发全球性恐慌 老药磷酸氯喹能否成为新希望?》做了详细的介绍。

我国拥有成熟的磷酸氯喹生产工艺成熟、产线。据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新药研发监测数据库(CPM)数据,目前我国磷酸氯喹共38家企业拥有相关批准文号,包括上海信谊天平药业、四川升和药业、重庆西南制药二厂等,其中原料药4个,制剂31个。

上市公司中,包括昆药集团(600422)、精华制药(002349)、石药集团欧意药业(01093)、众生药业(002317)、华北制药(600812)、金陵药业(000919)、上海医药(601607)旗下上海上药中西制药有限公司在内的多家企业均拥有相关批准文号。

尽管生产批文并不少,但是由于目前国内疟疾的发病已经非常稀少,抗疟疾药物主要作为国家储备,少量生产。近年来不少企业实际上未生产销售磷酸氯喹。药物综合数据库(PDB)显示,在我国样本医院中,磷酸氯喹市场自2017年才开始逐步回升。其中2016年之后,四川升和药业市场占比最高。

在新冠肺炎的疫情中,企业纷纷恢复生产,磷酸氯喹得到短暂的复苏。但在疫情过后,磷酸氯喹的产销将出现大概率的下滑。

除了磷酸氯喹,中国也开展了羟氯喹在新冠救治方面的临床试验,由于作用类似磷酸氯喹,且不良反应较小。在上周五,因为市场流出法国科学家在临床研究论文中表示硫酸羟基氯喹对于治疗COVID-2019病人有显著疗效的消息,论文提到,一项36例病例入组的临床研究显示,接受联合治疗后,第六天鼻咽拭子病毒转阴率的比例达到100%。

国家药监局网站有关羟氯喹的批文仅有8条,厂家包括上海中西三维药业有限公司、上海上药中西制药有限公司,这两家公司均由上海医药集团控股,此外还包括远大医药控股的武药制药、福安药业全资子公公司重庆博盛制药、江苏吴中参股的苏州长征-欣凯制药。

据了解,羟氯喹的A股上市公司,国内只有上海医药一家,拥有硫酸羟氯喹片80%的国内市场份额。但相关产品的营业收入贡献不大,上海医药在2019年10月发布的前三季度财报显示,硫酸羟氯喹片实现销售收入5.87亿元,同比增长20.56%。而在2017年和2018年,销售额也分别达到5.5亿元和6.2亿元。

另外,生产阿奇霉素药片的A股上市公司主要有恒瑞医药(600276)、上海医药(601607)、复星医药(600196)、科伦药业(002422)、健康元(600380)。

生产阿奇霉素注射剂的A股上市公司主要有华润双鹤(600062)、双鹭药业(002038)、科伦药业、现代制药(600420)、辰欣药业(603367),上海医药等。

但需要注意的是,虽然疫情的爆发让氯喹药物突然再次备受市场追捧,但从实际角度看,整体的市场规模分摊在上市公司上,也不会有太大的分成。尤其是在疫情过后,氯喹市场难有王者。但上述提及诸如恒瑞医药、上海医药、复星医药等医药企业本身作为行业佼佼者,综合实力显著,近年来纷纷加大了创新药研发力度,未来值得长期关注。

首个新冠中药获批 中医药出海加速?

在全球疫情蔓延的严峻形势下,中国向世界多地伸出了援手。3月20日外交部新闻发言人耿爽表示,中国政府已经宣布向82个国家和世界组织、非盟提供援助,包括检测试剂、口罩、防护服等,其中多批援助物资已送达受援方。其中,中医药也成为援助的一部分。

3月23日,首个新冠中药获批,中药正式抢滩登陆新冠疫情战场。随着试验接轨国际标准,中药走出国门或迎来契机。

在经历了近年来鸿茅药酒跨省抓医生、同仁堂过期蜂蜜、云南白药牙膏门、权健伪中医等事件的一系列利空影响之后,这一次中医药终于迎来了一场受国际瞩目的翻身仗。据国家中医药局介绍,全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中有74187人使用了中医药,占91.5%。其中湖北省有61449人使用了中医药,占90.6%。临床疗效观察显示,中医药总有效率达到了90%以上。

在国内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战场上,中医药发挥了重要作用,其中“三药三方”更是被认为取得显著疗效。具体为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血必净注射液和清肺排毒汤、化湿败毒方、宣肺败毒方等。

其中,金花清感颗粒由聚协昌(北京)药业有限公司独家生产;连花清瘟胶囊由石家庄以岭药业(002603)独家生产;疏风解毒胶囊由安徽济人药业有限公司独家生产;而血必净注射液系上市公司红日药业(300026)的重要产品。由于种植连花清瘟胶囊所需大部分药材,振东制药(300158)也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发酵,以岭药业等中药上市公司2020年一季度业绩被看好。

当前,我国正积极分享救治经验,及时主动同世界卫生组织合作,分享中医药参与疫情防控的有关情况,中药正在迎来海外市场需求的爆发。据海外中药商反映,中药饮片及部分中成药销量猛增,库存紧张,经常出现排队购买现象,引发全球市场需求大增。

近日,美国、意大利、荷兰、英国、匈牙利等多国中医药诊所问诊人数大增,尤其是中药饮片及配方颗粒销售量猛增至2到3倍。

中药出海最早可以追溯到1931年佛慈制药(002644)开始经营中药出口业务,根据官方介绍,佛慈产品目前已经出口到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日本、巴西、香港等28个国家和地区。其中美洲出口比重约25%左右,亚洲50%左右,欧洲出口比重较小。目前均直接出口,出口产品200多种。而早在1997年获得进出口权之后,云南白药(000538)也开始了产品出口的历程,2000年左右,云南白药已成为国内出口势头最好的中药类产品。

但近几年的数据显示,中药出口金额停留在数十亿美元级别,未能取得更大突破,与西药制剂出口额已经突破百亿美元级别相比,两个市场体量相差巨大。差距悬殊的出口额背后,是中药出海面临的现实困难,而药物安全性是中药出海面临的最大挑战。目前海外销售目标客户仍以华人为主,产品也多集中在药材或者饮片,中成药大部分是通过援助等渠道进入欧美市场。

疫情为中药进一步打开海外市场制造了新的契机,中国中药的药用价值终于在世界范围内得到广泛的认可,有利于中药企业加速出海。但中药出口难题并未真正解决。加之当前中国的中药在国际市场份额仅为为3%-5%,而日本汉方药却占据着全球90%的市场份额。美国虽然是我国中药第一大出口国,但是我国中药在美国中药市场份额却不足8%。中国的中医药在国际市场并不占优势。

未来,中药出海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