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启示录 | 梁廷波:学科综合实力造就“浙一经验”

2020
04/17

+
分享
评论
冯蕾 / 健康界
A-
A+
梁廷波表示,“从数据上看,国际上的死亡率不低于中国,我们有必要把我们的经验和方法传播到世界,帮助其他国家少走弯路,使得更多病人受益、降低病人死亡率。”

2020年3月的最后一天,杭州城一早下起了小雨。这一天,浙大一院党委书记梁廷波心里一直惦记着一个约定,要亲自去迎接从湖北凯旋而归的146名“浙一人”。在结束了上午的手术后,他立即赶往萧山国际机场。这是从湖北援鄂返浙的医疗队中“回家”人数最多的一批队员,寄托着数十个日日夜夜思念的亲人们也格外地期待着机舱门打开的这一时刻。

以“浙一速度”演绎生死时速

自1月19日,浙大一院收治第一例新冠肺炎病例,打响疫情防控第一枪以来,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下称“浙大一院”)作为传染病国家医学中心,也是浙江省内最早的新冠肺炎患者诊治定点医院,自然也承担着浙江省危重症患者集中救治的任务。

“作为医院管理者,我们的口袋里必须要装着应对各种情况的杀手锏和预案。”按照国家和省委省政府的统一部署,结合浙大一院既往的防治经验,梁廷波书记带领医院领导班子马上行动起来,迅速将医院的之江院区进行改造,集中收治重症病人。

1月26日,浙大一院紧急启动之江院区应急保障,仅用30分钟完成转运

浙江省是国内疫情较为严重的省份之一,“面对疫情就是与死神赛跑,我们必须在第一时间做出响应,包括对医护人员的培训、各种防护物资的准备,更要对可能发生的病人大量涌入的情形提前做好预案……这是对医院各方面管理能力和协调机制的一次大考。”在疫情最初暴发的一个月里,梁廷波每天两点一线,穿梭于大大小小的会议之中,反复沟通和解决当前的问题、预计着明天的问题和下一步可能出现的问题。

在梁廷波书记带领的院领导班子排兵布阵下,浙大一院累计收治疑似及确诊患者292例,其中确诊患者105例,80%以上为重症和危重症患者,2例患者接受肺移植手术,实现了医护人员“零感染”、疑似患者“零漏诊”、确诊患者“零死亡”的“三零”奇迹。

与此同时,和全国各大医院一样,自1月23日起,浙大一院先后派出了几批支援武汉的医疗队,他们星夜集结启程,到达后火速整改病区。浙大一院派出的医疗队先后驰援了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武汉市第四医院、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重症医学科,整建制接管武汉协和医院肿瘤中心重症病区,在所负责病区病人清零关舱后,又接管了武汉协和医院西院重症病区,成功实现了病人零死亡、医护人员零感染的目标。

浙大一院援鄂医疗队合影

“在前线的每一天都是在啃硬骨头。”抵达武汉后,浙大一院第四批援鄂医疗队在院长黄河的带领下,为接管病区制定了及早干预、个体化分析治疗、加强整体医疗和护理、强化心理干预等管理方案,实现精细管理、个体化救治,将“浙一经验”移植到前线。从每晚的疑难病例讨论、每天的临床方案执行到每周的前后方远程会诊,将一个个重症病人转成轻症,直到将病患清零。

用“浙一实力”创造救治奇迹

3月1日下午,浙大一院多学科协作在之江院区负压手术室完成了全球首例老年新冠肺移植手术。这台高风险、高难度手术,凝结了浙大一院30余位医护专家的心血。

3月1日,浙大一院完成全球首例老年新冠肺炎患者的肺移植手术

这位66岁的女性患者于1月31日确诊新冠肺炎,2月2日因病情进展从浙江某地转院至浙大一院抢救,病情进展迅速,2月3日和16日先后气管插管和使用上ECMO。经过与死神的一番“拉锯战”,她的病毒核酸检测已经连续多天转阴,但双肺实变严重,肺功能受损不可逆,生命陷入“绝境”,想要延续生命,唯一的办法就是肺移植。

此时,依靠人工膜肺(ECMO)勉强维持生命的患者,已脆弱得经不起半点风险,能否经受肺移植手术?手术方案经过了反复再反复的讨论。

作为全国知名的器官移植专家,梁廷波教授带领相关科室权威专家在每天两次的MDT会诊中,针对患者病情反复评估,制定治疗方案。移植通过了医院大器官移植伦理委员会的论证,并得到了患者家属的知情同意。

这场难度超乎想象的手术,虽然过程中险象环生,但在肺移植科、麻醉科、手术室、重症监护室、体外循环组、超声等数支团队的默契配合下,终于顺利完成,让病人生命得以延续。

“像这种意想不到的困难病例我们治疗了很多例!作为浙江省的重症收治定点医院,我院危重型与重型患者占总患者例数的75%,抢救的危重患者中,最高时曾有11位依靠ECMO维持生命,此前浙江省首例孕35周新冠肺炎患者也是在这里顺利诞下了健康宝宝‘小汤圆’。”梁廷波感慨道,“我们的成功依托的就是作为大学附属医院的学科综合实力,这种综合实力是来自传染病、呼吸科、感染科相关的等多学科团队的协同作战,我们的工作始终追求统一指挥、有条不紊、有机协同。

2月8日,浙江省首例孕35周新冠肺炎宝宝“小汤圆”在浙大一院顺利诞生

在奇迹个例的背后,浙大一院以重症、感染、呼吸三大学科为主力,整合了16个学科团队、20余位学科带头人和核心专家开展MDT,在呼吸管理、抗病毒与抗感染治疗、激素治疗、早期营养支持、重症生命支持技术与重大多学科技术联合运用等关键领域取得一系列进展,形成危重症救治经验,尤其是两例全肺弥漫性实变、肺功能衰竭患者实施双肺移植,开创了新冠肺炎危重症一体化救治的全球先河。

让“浙一精神”指引社会担当

因为抗击疫情的突出贡献,浙大一院重症救治医疗队被国家卫生健康委、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三部委联合授予“全国卫生健康系统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先进集体”的光荣称号。

在疫情最艰难的时期,梁廷波每天身陷各种工作会议中,每天面对着扑面而来的各种难题,但令他体会最深的就是,碰到问题没有人说“不”,没有人说“不行”“不能”,大家的反馈全都是“马上”“立刻”“现在”……

“我们靠的就是这种大医院的速度、大医院的精神,所有困难都能解决掉的决心,办法总是比困难多,即便有困难也必须克服。”作为党委书记,梁廷波一再强调关键时刻党组织的强大指挥和堡垒作用,医护人员的初心使命和大爱精神。“如果让我来总结浙大一院抗击疫情的经验,就是党组织的指挥到位、担当有责,医院的协调管理加上学科的综合实力。”梁廷波说道。

在他看来,大医院的社会责任和公益担当,是一家医院发展的精神引擎,即便公立医院的发展普遍存在着补偿不足的情况,我们更是要不忘初心,把百姓的生命健康放在第一位,只有方向正确,不偏离正轨,医院的发展才能大步向前。

将“浙一经验”输出国际同行

北京时间3月18日,美国耶鲁大学向浙大一院发起连线,近百位专家学者在线讨论如何应对人类共同的敌人——新型冠状病毒。

在连线的一个多小时中,来自急诊科、重症医学科、麻醉科、外科、产科、康复科等科室的几十位耶鲁大学医学专家不断提问:应对新冠病毒的核心经验是什么?如何有效救治危重症病人?母婴会不会垂直感染?如何保证医护人员不被感染……

就上述问题,浙大一院感染病科、呼吸科、检验科、药学部、重症医学科等科室的专家们一一详细作答。梁廷波书记介绍了浙大一院抗击疫情的关键策略,并分享了医护人员“零感染”的宝贵经验,比如严格培训,不同工作地点采取分级防护标准,并专设督导人员进行监督等具体方法。

“从数据上看,国际上的死亡率不低于中国,我们有必要把我们的经验和方法传播到世界,帮助其他国家少走弯路,使得更多病人受益、降低病人死亡率。”梁廷波表示。

3月18日浙大一院派出赴意大利抗疫专家组,继“省内战场、国内战场”后开辟“国际战场”,给疫情严峻的意大利带去中国抗击新冠肺炎的救治经验、治疗方案,也带去承载着中国人民无限友谊的大量宝贵物资。

三方连线,浙大一院持续助力意大利抗疫,团结协作、携手抗疫,才能战胜疫情

3月20日,浙大一院携手马云公益基金会、阿里巴巴基金会向全球在线发布《新冠肺炎防治手册——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临床经验》。这本手册是凝聚着临床多学科团队的核心专家成员及管理学者的心血和教训的“浙一经验”,目的是为全球同行提供高效的临床决策支持,让他们少走弯路,也为国内各医院的院感、护理、门诊等重要部门提供有效的工作借鉴。手册甫一发布,已有中文、英文、意大利语、西班牙语、法语、日语等多语言版本,并分享到了228个国家和地区。

“我们每到一地,意大利的专家们对我们这个手册都是如获至宝,伦巴第大区防控中心小组的官员Danilo Cereda先生还给我们专程发来了E-mail,说我们赠送给他们的意大利语版的手册受到了高度重视。”浙大一院赴意专家组的专家深感自豪。

【梁廷波卫生建言】

浙大一院梁廷波书记

任何一场自然灾害或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都会或多或少地给人类社会带来深刻的思考。无论是2003年的SARS,还是此次新冠肺炎疫情,都是对我国公共社会治理体系的一次大考,亦会带来长远而深刻的变革。

即使近十几年来我国在卫生防控体系的建设方面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此次疫情防控仍暴露出很多体制、机制以及应急管理方面的短板。如果站在大型公立医院的角度来思考这一问题,我认为还是需要防患于未然。

最近这段时间,我经常会问大家,也问我自己,如果这场疫情发生在我们所处的省份或城市,我们该如何应对?如果在全国范围内有几个像武汉这样的城市同时暴发疫情又会怎样?如果未来再次出现类似或者更严重的疫情,我们又如何应对?

我自己的回答是:应进一步加强大型综合性公立医院的建设,同时要建设国家、区域、省、市/县四级战略储备医院体系。

国家储备医院负责收治零号患者/一代患者与重症/危重症患者,快速明确疫情重大临床问题、科学问题与流行病学问题,制定战略决策与救治方案;区域储备医院负责收治重症/危重症患者,部分轻症患者,协助制定战略决策与救治方案;省级储备医院负责按照既定指导原则与救治方案,主要收治轻症患者,承担分流部分重症/危重症患者;市县级储备医院负责合理承担分流部分轻症患者,开展康复患者集中隔离与医学观察。形成四级救治体系,不同医院的定位、规模及治疗对象各有不同,分级设立。

在疫情的风暴眼中,控制疫情的关键是降低危重病人的死亡率。如果从更为长远的历史视角来思考这一问题,可以将战略储备医院的建设当作“养兵千日”,选择区域性的综合性医院,在其原有基础上按传染病医院的设计要求改建或新建独立的院区,或由大医院托管运营,采取平战结合的方式,平时它就是防病治病的综合性医院,一旦发生重大灾害疫情,则可以迅速进入“战时”状态,腾出床位,成为危重症患者集中救治的医疗中心,形成定位明确、平战结合的应急医疗救治体系。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