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制”抗疫经验到意大利,中国医疗队怎么做的?

2020
03/26

+
分享
评论
刘文阳 / 健康界
A-
A+
面对不同治理体系、风土人情、医疗系统,中国医疗队如何向意大利推介“中国经验”?

在采取了一系列防控措施之后,拥有世界先进医疗系统的意大利新冠肺炎疫情愈演愈烈,并开始向中国寻求帮助。

截至目前,中国已经派出3支医疗队驰援意大利。和国内驰援不同,援意专家组成员并不直接参与救治,而是有着更为重要的任务:带去中国的抗疫经验,使得意大利在抗击疫情过程中少走弯路。

然而,面对不同治理体系、不同风土人情、不同医疗系统,中国医疗队如何把“中国经验”结合当地情况转化为实际的方案,对当地公共卫生政策产生积极影响?

“苦口婆心”劝说实施更严格防控措施

众所周知,在中国疫情爆发初期,意大利的反应不可谓不迅速。不论是对中国停航,宣布全国公共卫生紧急状态,封城乃至封国,都称得上“雷厉风行”。然而,这些措施没有抵挡住疫情快速蔓延的步伐,意大利很快成为确诊病例仅次于中国,死亡病例超过中国的国家,为什么?

第一支中国援意医疗专家组出自四川。出发前,专家组成员已经对意大利人不戴口罩、崇尚自由难被约束有所耳闻,去了之后,他们还是“着急上火”了。

到达罗马的第三天,他们就遭遇了“惊魂一刻”——和专家组一起工作的意大利红十字会会长罗卡是一位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但他没被隔离,接受了核酸检测后,结果还未出来就投入了工作。

在米兰这座疫情最为严重的城市,专家组看到:公交车还在运行,酒店甚至还有聚会,街上很多人不戴口罩。“这根本不是严格的防控。”首批医疗专家组领队、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孙硕鹏反复告诉当地官员。

在罗马,第一批专家组和意大利几乎所有主流媒体进行了交流,以武汉“封城”两月的经历现身说法,呼吁民众配合宅家,“封城需要牺牲平日的自由,需要承受长期‘宅’在家里的情绪焦虑”。3月19日,刚从帕多瓦市赶到米兰孙硕鹏当着意大利主流媒体“发火”:“我不知道大家在想些什么。这是一场没有旁观者的战争,不能仅仅依靠政府和医疗人员”。

有了中国专家组的力挺,3月20日,意大利政府发布了更为严格的“管控令”,在现行疫情防控法令的基础上,加强对民众出行和商业活动的进行进一步限制。政府还同意利用军队加强对伦巴第地区的封锁,114名士兵将协助维持秩序。

新的“管控令”实施之后,‌‌效果在慢慢地显现。“最近我们看到米兰的街上已经很少有行人和车辆了,如果能保持下去,两周后效果就会体现在数据上。”首批医疗专家组成员、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梁宗安说,加大防控措施力度,‌‌这就是意大利方面对我们中国专家组提出的防控建议的认可,现在看来‌‌效果在慢慢地显现。

3月21日,在意大利博洛尼亚,一名男子戴着口罩在街道上骑行。(图片来源:新华社)

评估轻症居家隔离效果,建言方舱医院建立

曾经一段时间,武汉由于床位严重不足,只得让轻症患者居家隔离,结果家庭聚集性案例频发,继而引发社区内交叉感染。直到方舱医院建立,居家隔离变为集中隔离,疫情才得以控制。专家组向意大利介绍了这一“血泪教训”,建议他们考虑建立方舱医院,集中收治轻症患者。

然而相比中国,意大利有着完善的基础医疗体系,家庭医生和社区诊所是民众的第一道健康防线。在轻症患者的居家隔离方面,家庭医生可以提供专业指导。在罗马和威尼托,首批医疗专家组了解到,家庭医生通过网上连线或亲自上门的方式,每天都会和他的服务对象联系,‌‌询问病情的变化。

‌‌考虑这一因素,专家组也对当地轻症患者居家隔离是否有效进行评估,给出的建议是:一旦发现新增加病例的感染来源是家庭聚集性的,就要了解居家隔离是怎么感染的。如果不具备居家隔离的条件,就需要进行集中隔离,如此才能有效控制疫情。

方舱医院的建议也得到了采纳。3月20日,意大利首个方舱医院在克雷莫纳市投入使用,医院由15个帐篷组成,配备60张病床和60名医护人员。伦巴第首府米兰市还将征用一家位于中央火车站附近的酒店,用于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集中隔离。根据计划,未来几天米兰市还将继续征用十几家酒店用于隔离轻症确诊患者。

占地1.2万平米的米兰国际展览中心正在夜以继日地改建中,将被改造成一家可容纳500张床位的方舱医院。不同于国内的方舱医院,这家方舱医院将被改造成约40个医疗单元,每个单元设4个重症监护床位和6个亚重症监护床位。

传授“零死亡”“零感染”“零漏诊”经验

一线医护人员防护严重不到位,以及收治新冠肺炎定点医院存在院内交叉感染问题,也是中国专家组在极力帮助意大利同行扭转的。根据意大利高等卫生研究院的数据,意大利医护感染占总感染人数的8.3%,伤亡惨重。

让专家组倍感惊讶的是,收治危重病人的ICU,医护人员居然还有皮肤裸露在外,有些甚至连口罩都没戴规范。在国内的新冠肺炎定点医院,只要入舱就要求把全身每一寸皮肤包裹在防护装备内,做到最大程度的防护。

由浙江省组建的第二批援意医疗专家组一行12人,于3月19日抵达米兰。3月20日,他们就进入了伦巴第大区的贝加莫市Giovanni XXIII医院染科病区。感染科48张床位全部收满了新冠肺炎患者,而同样令第二批专家组感到揪心的是,感染科病房里没有严格的“三区两通道”,医护人员在比较简陋的院感防护条件下超负荷工作。专家组深感意大利同行的不易,给出了隔离措施、通气设备、药品传输系统等方面的改进建议。

第二批援意医疗专家组成员在Giovanni XXIII医院传染科病区(图片来源:浙大一院)

中国疫情期间,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下称“浙大一院”)是浙江收治新冠肺炎危重患者的主要医院。最终,他们取得了全院医护人员“零感染”、疑似患者“零漏诊”、确诊患者“零死亡”的成果。在Giovanni XXIII医院,第二批援意医疗专家组组长,也就是浙大一院常务副院长裘云庆,给同行们推介了浙大一院成果的结晶——《新冠肺炎防治手册-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临床经验》,介绍了院感防控、重症救治的经验,也现场回答了他们迫不及待抛出的一个又一个问题。

在医疗救治方面,第一批专家组承担着向意方专业人员介绍中国卫健委颁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第七版)》的任务。然而‌‌据梁宗安几天来的实地观察,重症患者救治反而是比较令他们放心的。“作为现代医学的发源地之一,意大利的整个医疗体系,‌‌包括医生、护士的职业水平都是非常高的。”梁宗安表示,这边的医疗救治非常专业,虽然没有看到全国统一的治疗方案,但是他们‌‌院内的救治体系和防控措施他们都是严格按照WHO的标准来执行的,跟中国的方案没有大的差异。

为何死亡率这么高?据梁宗安了解,意大利老龄化非常严重,65岁以上的老人占总人口的23%以上。老人一旦感染新冠肺炎,加上多种基础性疾病如高血压、慢阻肺等,病情危重,病死率高。有统计,意大利死亡病例平均年龄在80岁左右。

据媒体报道,在意大利,‌‌一部分人老人因病最终在家里去世,是因为医疗资源挤兑导致他们没有机会被收治到医院。梁宗安表示,自己专门核实过,没有这样的政策,也没看到医生放弃治疗高龄患者的情况。而从与当地专家的交流中他得知,老人放弃去医院治疗的情况是存在的,这是基于宗教、文化和生死观的原因。

中国援意抗疫还在继续。

截至3月25日零点,意大利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6万多例,死亡病例累计6000余例,是全球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数最多的国家,死亡率接近10%。

3月25日上午,由14名中国专家组成的中国第三批赴意大利抗疫医疗专家组乘坐包机从福建省福州市出发。

而在意大利时间25日的例行疫情发布会上,意大利民事保护部门紧急协调办公室执行主任路易吉·丹杰洛宣布,应马尔凯大区请求,中国将于未来三天内派遣50名医生、80名护士和30名技术人员,组建临时野战医院,帮助当地应对新冠疫情。

(综合自南方人物周刊、南方周末、“浙大一院”微信公号、人民日报、中新社、观察者网)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