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购合作、削减成本、关注创新……J.P.摩根医疗会议上传来了哪些信号?

2020
01/16

+
分享
评论
苏浩(整理) / 健康界
A-
A+
今年的J.P.摩根大会上,全球医药巨头又有哪些新“动作”?

2020年1月,第38届J.P.摩根医疗健康大会(JP Morgan Healthcare Conference,下称JPM)在旧金山的圣弗朗西斯威斯汀酒店如期举行,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数千名投资者,从初创企业到市值超过3000亿美元的数百家公司,范围涵盖整个全球医疗保健领域。

JPM作为医疗健康领域的重大论坛,其展示的内容也将昭示着今年一整年医疗健康领域的发展趋势。且近年来,来自中国的参与企业数量持续增长,今年有包括李氏大药厂、传奇生物、111集团、药明生物、平安好医生在内的共计62家中国企业参会(去年为38家),其中三分之一进行了现场推介演讲。共同探讨了中国医疗健康行业的发展趋势,以及全球资本市场的最新动态。

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在JPM进行期间,全球顶尖药企“掌门人”面对投资者的担忧和质疑,又将透露哪些信号?

BMS将在2020年削减近8亿美元成本

2019年JP摩根大会前夕,百时美施贵宝(BMS)宣布以740亿美元收购新基成为当年JPM“最亮眼的仔”。

一年过后,这笔交易已经尘埃落定,BMS CEO Giovanni Caforio在今年JPM上表示,BMS有望实现其到2022年削减25亿美元成本的承诺,仅今年就将削减约1/3的成本,接近8亿美元。

Giovanni Caforio称BMS在整合方面取得了“巨大进步”,其领导团队安排到位,并设计了新公司的运营模式,且在研发和商业化也在顺利进行。但是两家公司IT、财务和定价等流程和系统的整合才刚刚开始,2020年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面对丑闻危机 诺华恢复公司声誉与高管薪资挂钩体系

2019年6月28日,Zolgensma的研发公司AveXis(去年已经被诺华收购)告知FDA Zolgensma部分产品的动物实验数据存在数据操控问题。在数据操控丑闻曝光之后,诺华替换甚至8月份的时候开除了AveXis两位高管——AveXis首席科学官Brian Kaspar和他的兄弟研发高级副总Allan Kaspar。

面对诺华的丑闻历史以及对这些丑闻的道歉,公众或许对该公司CEO Vas Narasimhan“将信誉放在首位”的承诺产生怀疑。而在JPM举行期间,该公司也在进一步兑现承诺。

Vas Narasimhan在JPM上表示,公司正在致力于恢复声誉。诺华正在推出道德、定价、全球健康和企业公民等方面的目标,并成立了一个新的管理团队来跟踪其进展。恢复公司声誉及公众信任感的战略将与高管的薪酬相挂钩。

除了Narasimhan的的信任承诺外,他还强调了公司在数字领域的雄心。他表示,公司现在雇佣了1500名数据科学家,并且为了保持公司所有目标的实现,公司必须成为一台研发“启动机器”,目前公司已有15项正在进行中的成果将在近期发布。

此外,据会议资料披露,与其他大型制药公司一样,诺华也制定了针对中国市场的增长计划,预计在未来5年内将在中国获得50个药品监管批准。

强生未来75%的增长将来自现有药物

多年来,强生(Johnson & Johnson)药品市场的增长一直高于市场增长率,且随着其产品的布局,该趋势在短期内不会发生改变。强生全球制药公司董事长Jennifer Taubert表示,到2023年,强生将有75%的增长来自现有药物,增长途径包括通过市场份额的增加、新适应症获批以及将治疗地位提升至一线甚至标准疗法。

在问答环节,当她被问及整个行业艰难的定价环境时,她表示这个环境在未来或许并不会好转。但是强生已经储备好以销售额增长为基础并且具有多样化的业务组合,这将在任何的行业风暴中为企业提供“安全港”。

值得一提的是,旧金山湾区不仅仅是JPM的聚集地,也是一些知名药企的总部所在地。强生旗下的西安杨森也即将在该地新建一处研发中心,该中心建成将有助于其在生物学和数据科学等关键跨学科能力之间的衔接,从而推动其在制药方式上的重大变革。不过截至目前,该公司尚未透露是否会雇佣新员工,也尚未透露将雇佣多少人。

辉瑞未来将关注创新产品

辉瑞(Pfizer)CEO Albert Bourla在JPM开场中首先提到了辉瑞过去一年进行的相关资产重组,其中包括将普药部分的UpJohn业务剥离,与迈兰(Mylan)组建成一家新的药厂。

然而投资者似乎更加关心未来5年内辉瑞靠什么推动增长,Albert Bourla表示,按照现有管线,每年保持6%增长是不成问题的。

当被问到目前在研项目的具体进展时,Albert Bourla并未过多披露,他指出,未来的辉瑞将是全新的辉瑞,将更加关注于创新。当投资者问到为何辉瑞不设立R&D Day时,Albert Bourla表示将在今年3月作出改变。

罗氏将与Illumina建立15年合作关系

在JPM期间罗氏诊断宣布将与基因测序巨头Illumina在肿瘤学领域建立15年的合作关系,其中还包括一些新的伴随诊断适应症的泛癌测定。

“通过结合罗氏与Illumina合作后的基础医学研究优势,可以在全球范围内提高医疗价值和临床决策,并将为更多患者提供获得NGS的机会,助力其疾病诊断及选择适合的治疗方式。”罗氏诊断CEO Thomas Schinecker表示。

GSK在2020年推出5款新产品

葛兰素史克(GSK)CEO Emma Walmsley花了几分钟的时间概述了公司预计在2020年推出的5款新产品。

GSK预计将推出涵盖癌症、艾滋病毒和肾脏疾病的新产品,同时还将扩大卵巢癌药物和哮喘药物的适应症。Emma Walmsley表示,GSK将非常专注于为我们的下一波增长建立渠道。

福泰制药CEO更换 扩展关注领域

福泰制药(Vertex Pharmaceuticals)董事长兼CEO Jeff Leiden、全球药品开发和医疗事务及CMO执行副总裁Reshma Kewalramani共同出现在本次JP摩根大会上。

据悉,Jeff Leiden将在2020年4月份辞去CEO一职,转为执行主席;而Reshma Kewalramani将接棒Jeff Leiden成为福泰制药的新CEO。

在Jeff Leiden看来,该公司突破性囊性纤维化三联疗法在递交NDA3个月后便收到了FDA的批准,较PDUFA日期提前了5个月,创下了FDA审批速度的新纪录,堪称真正的医学里程碑。

Reshma Kewalramani表示,未来福泰制药将不仅仅关注囊性纤维化,还将扩展到APOL1相关的疼痛,肾脏疾病,AATD,镰状细胞,β地中海贫血,DMD,1型糖尿病等领域。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福泰制药和吉利德公司都安排在同一天演讲,会场内外甚传坐拥大量现金的吉利德可能会宣布收购福泰制药,不过吉利德CEO Daniel O'Day对此表示冷淡,并告诉投资者,即便是发生大型收购,也不会一步到位,而是逐步收购。

也有投资者建议,为防止被大药企并购,福泰制药不妨主动出击,收购一些正在合作的伙伴,基因疗法公司CRISPR Therapeutics就是不错的选择。

吉利德欲寻求下一个并购

2019年7月15日,吉利德与比利时生物技术公司Galapagos宣布达成一项长达10年的全球研究与开发合作,这也是吉利德新任首席执行官Daniel O’Day自3月上任以来的最大一笔管线建设交易。

当然,并不是每一项合作都能与Galapagos协议一样,吉利德CEO Daniel O'Day在公司介绍会上表示:“我们希望能找到与Galapagos类似的互补型公司进行合作。”

他表示,“我们知道这种合作机会是不可多得的,但我们希望找到一种方法在未来几年里至少再做一次。”吉利德首席财务官Andy Dickinson在随后的一次会议上表述道。他还表示,除此之外,投资者还可期待一种“定期伙伴关系”的发生,包括小中型交易。

梯瓦两年理清80亿美元债务 未来将推广生物仿制药

两年前,梯瓦(Teva)首席执行官 Kåre Schultz在J.P. Morgan走马上任时,当时的梯瓦面临相当严峻形势。他回忆道,巨额债务、市场竞争以及美国仿制药价格急剧下降,让这个曾经的明星仿制药企看起来摇摇欲坠。而今年,Schultz准备提供一份进展报告。

该公司已关闭或出售了13个制造工厂,10个以上工厂正处于关闭或出售中,另外还关闭了40个实验室和办公室。也许对Schultz来说最重要的是“我不喜欢负债”。而在过去的两年里,梯瓦也确实已经清理了超过80亿美元的债务。

那么,Teva的下一个阶段计划是什么呢?对此,Schultz表示,将优化制造,利用仿制药的专业知识来推广生物仿制药,在中国发展并扩大亨廷顿舞蹈症药物和偏头痛预防性药物,这或将很快弥补因营销持续下滑带来的收入损失。

武田已完成与夏尔的人力整合

2019年1月8日,武田制药在大阪宣布完成对夏尔(Shire)公司的收购,称未来将共同打造一家总部位于日本的全球领先生物制药公司。

如今,武田制药完成与夏尔的交易仅一年,武田制药CEO Christophe Weber 表示,合并后的新公司已经取得了巨大进步。

Christophe Weber透露,目前两家公司以一家公司的身份运营,并且在人方面完成了整合。在他看来,在时间和速度方面,这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Christophe Weber还提到2020年将实现减少450万吨的碳排放目标。

诺和诺德将展开全新领域研究

诺和诺德的首席科学官(CSO)Mads Krogsgaard Thomsen和全球药物研发高级副总裁Marcus Schindler表示,诺和诺德正在为该药物进行心血管预后试验,以及糖尿病性视网膜病变和慢性肾脏疾病的预后试验。

同时,该公司将对未罹患糖尿病的肥胖患者,以及患有NASH(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展开GLP-1临床试验,同时还将与外部研究人员协作,进行阿尔茨海默病和帕金森氏病的研究。

“重点是创新,安进则是执行”

“在生物制药领域,重点是创新,创新,创新,而安进则是执行,执行,执行。”

安进(AMGEN)首席执行官Bob Bradway在JP摩根大会上如是说道。而这一语境发生的环境是2019年,安进以134亿美元的高价收购了新基的Qtezla,是史上单品种收购金额最大的一笔交易。安进公司目前正寻求在2020年将重磅炸弹扩大到新的适应症和国际市场中。

“该药将在未来几年内帮助安进公司充实其免疫学产品。”所以接下来的重点就是执行,这也是为什么Bob Bradway要说三遍的原因。

罗氏公布定价策略

“我们的目标是让我们的价格压倒一切”。罗氏制药CEO Bill Anderson在14日的JP摩根大会上接受CNBC的采访时如是说道。

据悉,罗氏正计划积极定价其口服脊髓性肌萎缩症药物的价格。

中国创新企业崭露头角

有数据显示,预计2020年,中国的医疗保健支出将达1.1万亿美元,而根据IMS Health的调查预测,到2030年,中国14种主要癌症的确诊患者将达430万。

近年来,细胞和基因治疗风靡全球,成为医疗行业发展最为迅速的领域之一,中国企业在该领域的发展同样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和认可。金斯瑞是JPM周期间为数不多的举办卫星会论坛的中国公司。并且,金斯瑞在细胞疗法领域目前也处于领先地位。

2017年12月,金斯瑞子公司传奇生物与强生达成达成全球许可协议,共同开发、生产治疗多发性骨髓瘤的产品,并将其商业化。就金斯瑞而言,该公司已对其合同研发生产业务(CDMO)投入大量资源,来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

金斯瑞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章方良表示:“生物技术公司和制药公司逐渐意识到,企业无需依靠自己建设基础设施来实现药物的商业化生产。因此,凭借更低的成本和稳定的质量,越来越多的公司将药物的开发制造业务外包给具有专业技术及丰富经验的中国机构,开展从药物发现到开发的整个生命周期的合作。”

参考资料:

#JPM20: Vertex lays out post-CF ambitions as Gilead demurs on acquisition

JPM: Bristol chief says one-third of Celgene cost cuts will hit in 2020

JPM: With new ethics plan, Novartis chief puts his money where his mouth is

JPM Day 1: Merck's assurances, Teva's shutdown tally, Biogen's launch prep and one CEO's word on another

JPM need to know, Day 2: GSK's rollout agenda, Alexion's longshot, bluebird's turkey—and just who knows Pfizer?

JP摩根现场 | 15家制药巨头CEO演讲要点

JP摩根一线追踪:信任危机VS并购余波,全球药企BOSS都在关心什么?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