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年说 | 百万医药代表陷入失业困境,阵痛过后迎接专业化挑战

2019
12/24

+
分享
评论
顾莹 / 健康界
A-
A+
医药代表终将回归“专业型”的最初定义。

回顾2019年全年,在“带量采购”“两票制”“仿制药一致性评价”等医改政策层层递进、全面贯彻执行下,医药代表带金销售现象得到有效缓解。

作为医疗服务链上的重要一环,医药供应与医疗服务方、医疗保障等部分环环相扣。通过挤掉药品器械在流通环节产生的水分,让患者用上既便宜质量又好的药品和器械,从而实现医保控费的现阶段目标已迫在眉睫。

同时我们发现,有一个群体的生存方式在悄然发生着改变,以悲壮的方式挥别历史舞台。这群人即医药代表、医疗器械经销商,他们支撑起药械产品的流通销售。

据亿欧网此前报道,据业内人士表示,中国医药代表有300万人,从实际状况看,可能仅30万~60万符合要求。

300万医药代表的观望、迷茫到转型背后,折射出他们所供职的药械企业在这场医改潮流中的艰难抉择。企业每一次进与退的决定,都将事关生死,捆绑上的是百万医药代表的命运浮沉。

药企走过的路,医疗器械企业同样将面对。“2019年底,医疗器械也将展开带量采购。”不同场合,不同采访对象向健康界传达了这一信息。

根据2019年7月31日国务院印发的《治理高值医用耗材改革方案》中的时间表来看,在2019年底前,全部公立医疗机构都要实现医用耗材“零差率”销售。

2019年还剩不多的几天,据相关媒体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全国共有近20个省市正在取消耗材加成。

山东省明确自2019年12月10日起,全面取消全省各级各类公立医疗机构医用耗材加成。12月20日开始,上海各公立医院医疗器械已经按实际购进价销售,不得加价。江苏省会从12月31日零点起,取消耗材加成。山西省则是自2020年1月1日起执行耗材零加成。

一套政策改变众药代命运

在国内外知名药企都有过多年工作经验的医药代表乔山(化名)向健康界举例大环境的变化,辉瑞、默沙东这类大型跨国药企都出现了裁员。“有的企业受产品线影响,裁员不可避免。”

辉瑞的心血管方面的某药品因为带量采购,药品价格不断下降后对销量产生了很大影响。在整体架构上,该产品线或被剥离,或面临合并,涉及到的医药代表大多在等待企业赔偿。优时比等大型医药企业则宣布,撤销医药代表岗位。

据相关媒体报道称,一些资深医药代表估计,逾半数医药代表都人心浮动,开始转行或者考虑新的出路。

两年多前就转型去医疗器械公司的医药代表周锐(化名)曾一度以为,政策的威力应该不会辐射到医疗器械,然而国家对医疗器械“零加成”的决心让他又一次陷入了迷茫。

今时不同往日,医疗器械利润开始走低,尤其是6月15日,北京实行耗材零加成后,有的代理商产品利润直接从40%降到20%。

“利润腰斩后,直接倒逼厂家给代理商返点。”周锐告诉健康界能接受的代理商会继续做下去,不能接受的直接转去卖国产品牌。

医药代表通过各种途径给医生“好处”的机会被扼杀了。现如今,药企工作人员想与县级医院领导建立联系都变得异常困难。

“院长担心会和药企有太多利益捆绑,所以不愿意和企业工作人员进行深度交流。”做过十余年医药代表,现任赛诺菲医院联络人的王强(化名)感叹,工作进展起来并不顺利。

此前,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医药代表登记备案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明确医药代表不得承担药品销售任务,医药代表未经备案不得在医疗机构内部开展学术推广等相关活动。

江苏省市某医院贴出了九不准来规定医药推广人员的合规。院方要求,医院实行医药推广人员登记备案制度,所有推广人员需取得相关的证明。备案时间为每周三上午,其他时间不接待。

更为严格的是重庆市某部队系统医院下发通知,规定药代进入部队医院的具体时间具体规定非常细化,第六条即为医院实行定时定点定人接待医药代表制度。

观望 迷茫 转型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2018年,“4+7”带量采购试点之时,有的药企还抱有侥幸心理,而有药企早做好应战准备。与之相符的,是不同企业内医药代表的不同生存处境。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X

打赏金额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X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