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1突变的肺腺癌患者注意啦,免疫治疗或更有效!

2024
02/23

+
分享
评论
绘真医学
A-
A+

本研究表明,NF1 突变肺腺癌与高 TMB、高免疫基因表达和 CD8 + T 细胞浸润有关。

关于 NF1 突变肺腺癌对免疫检查点抑制剂(ICI)的反应,了解较少。341/4181(8.2%)的TCGA 肺腺癌样本存在体细胞 NF1 突变。与 NF1 野生型肿瘤相比,NF1 突变肿瘤具有更高的 TMB(p < 0.0001)、更高的免疫基因表达(“热表型”)和更高的 CD8 + T 细胞(p = 0.03)和巨噬细胞(p = 0.02)浸润。NF1 突变状态似乎是肺腺癌患者 ICI 反应的候选预测性生物标志物。

研究背景

肺癌是全球癌症相关死亡的主要原因,腺癌是主要的组织学亚型。对于IV期肺腺癌患者,可根据肿瘤基因型、PD-L1表达、患者体能状态和合并症等情况,给予免疫检查点抑制剂(ICI),带来显著改善。已经描述了几种生物标志物可预测免疫治疗反应。然而,ICI 获益仅见于 ~15% 的癌症患者,并且临床实践中没有强有力的经验证的反应预测因子。识别和开发预测 ICI 反应的生物标志物至关重要。

抑癌基因 NF1 体细胞突变见于 5%-15% 的肺腺癌。NF1 编码神经纤维蛋白,是RAS/MAPK 和 PI3K/AKT/mTOR 通路的负调节因子。多项研究表明,NF1 突变肺腺癌是一种独特的临床和分子亚型。ICI 敏感性信号在 NF1 突变肿瘤(主要为黑色素瘤)中已有报道。只有少数已发表的临床数据(仅限于两项病例报告)显示 NF1 突变肺癌对 ICI 的敏感性。这些报告未证明 NF1 突变在 ICI 反应中的可归因性。

本研究探索了在大型肺腺癌队列中NF1能否作为ICI反应的预测性生物标志物。

研究结果

在 14 个 TCGA 队列中,4181 例肺腺癌患者中有 341 例(8.2%)存在 NF1 突变。NF1突变肺腺癌的TMB显著高于NF1野生型(WT)肺腺癌(p < 0.0001),NF1突变肿瘤的平均TMB为14.1 mut/Mb [0.7–65.7],而NF1 WT肿瘤为6.5 mut/Mb [0.0–96.5](图1)。NF1突变肿瘤的平均TMB(14.1 mut/Mb)也高于TP53、KRAS、KEAP1和STK11突变肿瘤(平均TMB分别为10.5、8.6、11.2和8.8)(图1)。根据多变量分析,与较高 TMB 显著相关的因素是:吸烟状态(p = 0.018)和 NF1(p = 0.0183)、TP53(p < 0.0001)和 KEAP1(p = 0.0101)突变状态(表1)。

19511708681374507

图1

24821708681385522

表1

比较了NF1突变(N = 66;9.6%)与NF1 WT(N = 620;90.4%)肺腺癌中9个免疫基因的mRNA水平(图2)。观察到 NF1 突变样本的 CXCL9(p = 0.008)、PD-L1(p = 0.010)、PD-L2(p = 0.011)和 CD8A(p = 0.006)表达显著高于 NF1 WT 样本。TMB ≥ 10 mut/Mb的肺腺癌样本的这些基因表达也高于TMB < 10 mut/Mb的样本。TP53突变样本的所有这些免疫标志物表达显著高于TP53 WT样本。相反,KRAS 突变样本的免疫基因表达并未高于 KRAS WT 肿瘤。KEAP1 和 STK11 突变肿瘤这 9 个免疫基因表达显著低于 WT 肿瘤。

88731708681396133

图2

使用 TIMER 数据库中的 542 个肺腺癌样本,估计了 6 种不同细胞类型的丰度:B 细胞、CD4+ T 细胞、CD8+ T 细胞、树突状细胞、巨噬细胞和中性粒细胞。NF1 突变肺腺癌的 CD8 + T 细胞(p = 0.03)和巨噬细胞(p = 0.02)浸润显著高于 NF1 WT 肿瘤(图2)。TP53 突变与显著较高的 CD8 + T 细胞(p = 0.01)、中性粒细胞(p = 0.001)和树突状细胞(p = 0.03)浸润相关。相反,KRAS突变与显著较低的B细胞(p = 0.02)和树突状细胞(p = 0.04)浸润相关。STK11 和 KEAP1 突变与这六个标志物浸润显著较低相关(p 均 < 0.03)。

图3为 686 例有表达数据的肺腺癌的 mRNA 表达 z 评分热图(NF1 突变:N = 66,9.6%;NF1 WT:N = 620,90.4%)。我们根据这些免疫基因表达水平鉴定了三个肿瘤集群,分别命名为“热肿瘤”、“暖肿瘤”和“冷肿瘤”。在“热肿瘤”中发现 NF1 突变肿瘤显著富集:OR [IC95] = 1.84 [1.07,3.18](Fisher p = 0.02015)。在“暖”(OR [IC95] = 0.74 [0.40,1.32],Fisher p = 0.3416)和“冷”肿瘤(OR [IC95] = 0.67 [0.35,1.24],Fisher p = 0.2106)中未发现NF1突变肿瘤富集。“热”肿瘤的TMB高于“暖”(p = 0.013)和“冷”(p < 0.001)肿瘤。所有有表达数据的 NF1 突变样本的 TMB 均 > 10 mut/Mb。

33711708681405936

图3

 讨 论 

Wang 等人 2023 年的单中心回顾性研究显示,在幼年型粒单核细胞白血病患者中,具有胚系 NF1 突变的患者巨噬细胞和 NK 细胞的增殖和免疫活性较高。有关于NF1突变散发性癌症(主要包括黑色素瘤)的数据。Johnson 等人研究了 65 例接受 ICI 治疗的晚期黑色素瘤患者。NF1 突变黑色素瘤患者亚组的 TMB 和缓解率(74%)高于 BRAF/NRAS 突变和野生型黑色素瘤患者。此外,一项回顾性多中心分析显示,NF1 突变黑色素瘤(n = 80)一线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的中位 OS(p = 0.0154)显著优于野生型黑色素瘤(n = 432)。然而,目前没有评估 ICI 疗效的临床试验根据患者 NF1 状态分层随机化入组。关于肺腺癌,只有两例病例报告显示两例散发性 NF1 突变患者对 ICI 有持久反应。第一例病例中,患者经帕博利珠单抗治疗,无进展生存期为 95.4 周。第二例病例中,IV期肺腺癌患者接受帕博利珠单抗治疗,疾病稳定8个月。这些结果支持需要探索 NF1 作为肺腺癌 ICI 敏感性的预测生物标志物。

MSK-IMPACT研究表明,对ICI的反应与高TMB相关,无论肿瘤组织学亚型如何。在肺癌中,较高的TMB 与持久的 ICI临床获益相关。最近的大会上呈现的三项研究显示,与NF1-WT肺癌相比,NF1突变肺癌的TMB显著更高(P<0.001,P<0.0001和P<0.0001),PD-L1表达更高(p<0.01,p = 0.05和p<0.0001)。我们对 686 个样本的计算机分析证实了这些结果:NF1 突变与较高的 TMB(p < 0.0001)和较高的关键免疫基因表达有关。我们发现NF1突变样本中“热肿瘤”显著富集(p = 0.02)和CD8 + T细胞浸润增加(p = 0.03)。

鉴于 NF1 突变肺腺癌经常发生共突变(尤其是 TP53 共突变),不能排除这些共突变对 TMB 和免疫浸润的影响。我们的多变量分析表明,NF1 状态与高 TMB 显著相关(p = 0.0183),无论共突变状态如何。据报道,TP53 突变是与 ICI 获益相关的生物标志物,尤其是在 KRAS 共突变的情况下。2017 年的一项临床研究旨在在 904 例肺腺癌患者中识别新型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反应生物标志物。TP53突变肺腺癌患者的特点是PD-L1(p<0.05)和TMB(p<0.001)表达显著较高,CD8+T细胞肿瘤浸润较高(p<0.05)。2020 年,一项研究纳入了 637 例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发现 TP53 突变样本中存在高 TMB(p = 0.007)和高 PD-L1 表达(p < 0.001)。这些研究未调查NF1突变状态。本研究显示, TP53 突变与较高的 TMB(p < 0.0001)和较高的免疫标志物表达相关。Pilar 等人表明,多种生物标志物相结合(PD-L1 免疫组化、T 细胞浸润和 TMB)优于单独使用其中一种生物标志物。我们的结果提示,应考虑包括 NF1 在内的混合评分。

NF1 突变的存在与高 TMB 相关。单这一观察结果无法确定NF1突变是否可能为遗传不稳定的结果。转录和免疫分析仅限于小型数据集。由于规模有限,我们无法确认TMB低的NF1突变患者亚组是否表达免疫浸润标志物。此外,计算机分析的局限性之一是缺乏可及的临床数据。在这些TCGA公共数据库中,没有足够的接受ICI治疗的NF1突变肺腺癌患者的临床结局。我们无法建立一个多变量模型来预测ICI疗效。因此,我们寻找与高TMB(与ICI持久临床获益相关)相关的因素。为了研究基因对ICI反应的影响,有必要进行无进展生存分析。需要更多的研究来明确 NF1 突变对肺腺癌免疫环境的生物学影响。

本研究表明,NF1 突变肺腺癌与高 TMB、高免疫基因表达和 CD8 + T 细胞浸润有关。目前,在临床实践中,除了PD-L1表达用于指导缺乏驱动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免疫治疗方案的选择外,没有免疫检查点阻断疗法的强预测因素。我们认为 NF1 变异有可能成为新型 ICI 生物标志物,值得进一步探索 NF1 突变或 NF1 突变与其他 ICI 预测性生物标志物相结合。本研究结果强调了需要开展临床试验,基于NF1状态进行随机分组,专门评估NF1突变肺腺癌对ICI的反应。

参考文献:

Giraud JS, Jouinot A, Pasmant E, Tlemsani C. NF1 mutations as biomarker of response to immune checkpoint blockades for lung adenocarcinoma patients. NPJ Precis Oncol. 2024 Feb 10;8(1):32. doi: 10.1038/s41698-024-00524-x. PMID: 38341500; PMCID: PMC10858913.

不感兴趣

看过了

取消

本文由“健康号”用户上传、授权发布,以上内容(含文字、图片、视频)不代表健康界立场。“健康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转载、侵权等任何问题,请联系健康界(jkh@hmkx.cn)处理。
关键词:
免疫治疗,肺腺癌,NF1,TMB,ICI,标志物,患者,突变,注意,肿瘤,样本,免疫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不感兴趣

看过了

取消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 健康界VIP专属优惠 加入
  • 健康界药学专业社群 加入
  • 健康界医院运营群 加入
  • 医健企业伴飞计划 加入
  • 手术室精益管理 加入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提示

您已认证成功,可享专属会员优惠,买1年送3个月!
开通会员,资料、课程、直播、报告等海量内容免费看!

忽略 去看看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

已收到您的咨询诉求 我们会尽快联系您

添加微信客服 快速领取解决方案 您还可以去留言您想解决的问题
去留言
立即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