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速递 | 脑瘫痉挛性疼痛的部位、评估方法及干预

2022
06/13

+
分享
评论
北京华生康复医院
A-
A+

疼痛在儿童/青少年脑瘫患者中是一个相当大的问题,大多数患有脑瘫的儿童/青少年在日常活动中存在痉挛相关性疼痛(SRP),QPS评估适合上肢和下肢痉挛相关性疼痛的评估。

疼痛在脑瘫(Cerebral Palsy,CP)儿童中很常见,患病率约为27%至77%[1]。

脑瘫患者的疼痛是一个与生活质量下降密切相关的主要健康问题,对学校出勤率、自我护理、身体活动、社会关系和心理健康都会有负面影响[2-4]。

大多数患有脑瘫和上肢或下肢痉挛的儿童/青少年在日常活动中存在痉挛相关性疼痛(Spasticity-Related Pain,SRP),SRP的强度和频率随着活动水平的增加而增加。

一、痉挛相关性疼痛的部位[5]

一项针对痉挛相关性疼痛的研究中得出,父母报告,脑瘫患者的上肢和下肢的许多身体部位观察到痉挛相关性疼痛(下图)。对于下肢痉挛的儿童,父母/照顾者观察到的SRP最常见的位置是脚、小腿和膝盖。对于上肢痉挛的儿童,父母观察最常见的是在孩子的肘部、手和前臂出现SRP。SRP以各种方式对绝大多数儿童产生了负面影响,父母报告说,许多患者的SRP影响涉及情绪、姿势、活动水平、睡眠和社交互动。

56541654850770593

(图片来源:参考文献【5】)

二、痉挛相关性疼痛的评估方法

痉挛性疼痛问卷(Questionnaire on Pain caused by Spasticity,QPS)[6](见表)提供了一个全面、可靠和有效的SRP测量方法,它与儿童的痉挛相关,并且很容易理解。它适合于下肢和上肢痉挛性疼痛的评估。

16041654850842278

a:如果儿童或青少年不能提供独立的回答,那么儿童/青少年自我管理的模块和儿童/青少年访谈者管理的模块通常会被结合在一起。

b:WBF量表(WBF=Wong-Baker FACES Pain Rating Scale)(见下图)。

c:对于父母/照顾者,第1-4项描述了他们观察到的儿童/青少年的SRP状态和父母/照顾者的角色。

第1项=在特定的身体部位存在SRP。

项目2=父母/照顾者与儿童直接接触的小时数。

项目3=QPS应答者与儿童/青少年的关系。

项目4=观察到了行为的变化。

d:频率量表包括5级,得分:

从不(0)

很少(1)

有时(2)

经常(3)

总是(4)

WBF量表:包括六张脸从微笑到哭的分数。没有伤害(0),伤害一点点(2),伤害多一点(4),伤害更多(6),伤害很多(8),伤害最严重的(10)。

三、痉挛相关性疼痛缓解的方法[7]

1、药物疗法

止痛药的使用应该基于个人偏好和潜在的副作用,以及疼痛的严重程度和影响。常用的药物有加巴喷丁和肌肉注射A型肉毒杆菌毒素。

有研究表明[8],注射A型肉毒毒素对局部和日常疼痛有显著的缓解效果。注射A型肉毒毒素后的28周,局部和每日疼痛显著减轻。在4周时效果最好。疼痛的缓解对功能获得有明显的促进作用。

2、非药物疗法

其他方法如:放松、呼吸或分散注意力,拉伸、水疗、按摩、热敷、调整姿势和休息等也可以缓解疼痛。

四、结论

疼痛在儿童/青少年脑瘫患者中是一个相当大的问题,大多数患有脑瘫的儿童/青少年在日常活动中存在痉挛相关性疼痛(SRP),QPS评估适合上肢和下肢痉挛相关性疼痛的评估。NICE指南的脑瘫部分中指出,疼痛应该在每次临床中得到解决[9]。目前疼痛的干预包含有药物及非药物的方法。然而,关于疼痛评估和个性化的管理方法仍需进一步研究改进。

参考文献:

[1]Parkinson KN, Dickinson HO, Arnaud C, Lyons A, Colver A. Pain in young people aged 13 to 17 years with cerebral palsy: cross-sectional, multicentre European study. Arch Dis Child. 2013;98:434–40.

[2]Mckinnon CT, Meehan EM, Harvey AR, Antolovich GC, Morgan PE. Prevalence and characteristics of pain in children and young adults with cerebral palsy: a systematic review. Dev Med Child Neurol 2019; 61: 305–14.

[3]Ostojic K, Paget S, Kyriagis M, Morrow A. Acute and chronic pain i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with cerebral palsy: prevalence, interference, and management. Arch Phys Med Rehabil 2020; 101: 213–9.

[4]Tedroff K, Gyllensvard M, Lowing K. Prevalence, identifification, and interference of pain in young children with cerebral palsy: a population-based study. Disabil Rehabil 2021; 43: 1292–87.

[5]Florian Heinen,Michaela Bonfert,Petr Kaňovský, et al. Spasticity-related pain in children/adolescents with cerebral palsy. Part 1: Prevalence and 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from a pooled analysis. [J].J Pediatr Rehabil Med,2022,15(1):129-143.

[6]Florian Heinen,Michaela Bonfert,Petr Kaňovský, et al. Spasticity-related pain in children/adolescents with cerebral palsy. Part 1: Prevalence and 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from a pooled analysis. [J].J Pediatr Rehabil Med,2022,15(1):129-143.

[7]Katarina Ostojic,Nicole L Sharp,Simon P Paget, et al. Lived experiences of pain in children and young people with cerebral palsy. [J].Dev Med Child Neurol,2022,64(3):364-371.

[8]Christian Wong,Ian Westphall,Josephine Sandahl Michelsen, et al. Measuring Effects on Pain and Quality of Life after Abobotulinum Toxin A Injections in Children with Cerebral Palsy. [J].Toxins (Basel),2022,14(1).

[9] National Institute for Health and Care Excellence. Cerebral palsy in under 25s: assessment and management [Internet]. NICE guideline NG62. London: NICE, 2021.

本文由“健康号”用户上传、授权发布,以上内容(含文字、图片、视频)不代表健康界立场。“健康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转载、侵权等任何问题,请联系健康界(jkh@hmkx.cn)处理。
关键词:
疼痛,儿童,SRP,痉挛,Pai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