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豪杰|健康“肠”在

2022
06/10

+
分享
评论
晔问仁医
A-
A+

“医生有除了你要学习以前的知识,其实回顾一下自己的历程,其实也是很重要的一点。”有了名师名医的指点,杨豪杰在后来的临床实践中也就颇为得心应手。

健康“肠”在

杨豪杰人物介绍

5661654729296252

杨豪杰,上海中医药大学, 附属岳阳中西医结合医院中医师。

岳阳医院名老中医张庆荃工作室主要传承人,擅长中西医结合治疗克罗恩病、溃疡性结肠炎等炎症性肠病,结直肠癌的化疗及术后中西医结合治疗,肠道早癌的诊治及干预。前三完成人分别获得上海中西医结合科学技术奖二等奖2次,中国中西医结合科学技术奖三等奖,入选上海市青年科技英才扬帆计划,发表SCI论文10余篇。

第一视角

杨豪杰 

从他淡定从容的笑容中,你能读出一种不加雕饰的朴实无华。那是一种淡然、自然、不张扬、不喧嚣,没有傲气,却存傲骨。他那脚踏实地的平实,丰富而不肤浅、理性而不盲从。选择做了医生,他渐渐有了一份淡泊的心境,谢绝繁华,回归简朴。

一位好的医生不能时常板起面孔去教育病人,而要有一种关爱的心、慈悲的心,去感恩每一位病人,去帮助每一个病人。从恩师的教诲和临床的体悟中,他深深理解医患交流的重要,医者,要用情感去鼓励病人,要用态度去激励病人,要用专业去帮助病人。只有这样,才能宽容理解患者,才能把快乐带给患者,也才能用医者的善良感染患者。

他是杨豪杰,上海岳阳中西医结合医院肛肠科医生。

访谈中,我听出了他对老师、对导师的无尽感激。师恩如山,正因高山巍巍,师恩似海,正因大海浩瀚,无法估量。他感动于师,感激于师,感恩于师。在他的眼里,导师和学长就像蜡烛,燃烧自己照亮了他通向梦想的道路。

医者的梦想在病人、在临床、在科研。这医者仁心若是没了梦想,就没有了栖息的地方,就没有了生机,没有了活力与青春。在杨豪杰梦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努力去做,很多梦想拼命去追,只要青春无悔,无愧病人,我想,他的梦想却总会飞到它应到达的地方。

1.一脉相承

初夏的上海,小区里绿荫婆娑,空气中弥漫着鲜花的芬芳,在这最美的时节,若是能出去走走看看,想必是会体验到一种极致而简单的满足。

儿时的杨豪杰每天都看着当医生的父辈、祖辈们忙碌的身影,听着他们的故事。穿着白大褂的长辈们让他觉得习以为常,是生活的一部分。那时的他也并没有把医生作为人生的目标。那时的他对一切新事物都充满了好奇。“小时候其实我有挺多想法的,也并没觉得医生是个特别的职业。相反我喜欢一些新奇的东西,也很喜欢动手。那时,我更感兴趣的则是新闻与人文的学科,因为我觉得有可能将来能接触更多的人,更接地气。对医学,我对基础医学兴趣更多一些,因为可以探索更多医学的新边界。”

在高中时,杨豪杰的各门成绩都很优秀且全面,这让他的未来有了无限的可能。高考后,杨豪杰的零志愿填写了香港浸会大学的新闻专业,其次才是医学。他以优异成绩超过了香港浸会大学分数线。然而,也不知是命运使然,还是缘分安排,他最终还是阴差阳错的被上海中医药大学临床医学专业录取,从此走上成为临床医生的道路。

杏花,是上海中医药大学的校花。春夏之交的杏花林从立于道路旁,成群医学生疾步而行,涌入教室、图书馆,带着青春和梦想,为自己的理想而努力,孜孜不倦地读书,盼望有一日也能白袍加身,成为悬壶济世的医者。杨豪杰也是他们其中的一员。寒窗五年,他勤勤恳恳读书,孜孜不倦实习,成绩优秀,终于毕业。这时,这位年轻人需要优秀的平台和导师能进一步深造学习,最终他如愿进入了被誉为上海中西医结合翘楚的岳阳医院,先后遇到人生几位重要的恩师,刘华、张庆荃和王振宜主任。

“我的硕导是岳阳医院的原科研副院长刘华主任,他对我影响非常大。刘院长虽然是院领导,但从未放弃对科研的追求。而且他是我见过对待病人最有爱心的医者之一。即使是家境不太好的外地病人,他也尽最大努力帮忙,对于一些疑难病症,甚至会问诊四十多分钟,把病因、诱因,一一详细的询问。有时刘院长会亲自协调会诊和转院工作,安排病人进一步接受治疗。那时的我挺受感动的,觉得当医生确实医者仁心不能缺。尤其在今天的社会下,更应该做到这点,虽然很不容易。” 杨豪杰所说的刘华主任,在他担任副院长的二十年里,刘院长每天上完班后,每天翻阅资料,关心科研,夜里两三点睡觉也是家常便饭。作为肛肠医生的刘院长还要每周为病人做肠镜。在病人眼里是一位有追求、有担当的医者。

说到张庆荃主任是位以诊疗中医肿瘤为特色的大家,杨豪杰从他身上学会了从容不迫。张主任每个月可能要面对三四千病人,有时候一个上午甚至就有两百多位病人。但张庆荃主任对每个病人都了如指掌。有一次杨豪杰去请教张主任,如何记住这么多病人的情况?张主任说每一个病人看完之后,他每天都会回想、记录很多,只有认真仔细、用心用情才能做到这一点。

“医生有除了你要学习以前的知识,其实回顾一下自己的历程,其实也是很重要的一点。”有了名师名医的指点,杨豪杰在后来的临床实践中也就颇为得心应手。从这些老师身上,学会医者的仁爱之心,看病不单纯只从生理上考虑,还从病人心理上思考,才能全面看待病人和病症。

在岳阳医院,杨豪杰不仅实践着中医专科“辨证不辨病”的临床技能,也在孙建华和王振宜两代科主任领导下,将很多西医疗法引入科室,在中医和西医融合的海洋里乘风破浪。

52651654729297204

跟随张庆荃老师学习

2.中西融合

如今,杨豪杰是张庆荃工作室的主要传承人。“我在读研究生的时候长期也是跟随张主任抄方,对中医的内科治疗,也获得了一些看病的心得和经验。所以说在这个基础上,我加入了他的工作室。张主任也是希望我能进一步拓展我们科室新的适用症和疾病谱,去学习更多的业务知识。”杨豪杰所说的拓展集中在几个方向,首先是恶性肿瘤的术后的化疗或者是中西结合治疗为特色的疗法,其次是对肠癌发生的机理与早期防治进行相关的临床探索。除了胃肠镜水平的提高,科室还需要结合中医药在癌前病变的防治方面作用进行临床实践;此外,对一些疑难杂症,比如溃疡性结肠炎,它和肠癌的关联性进行研究。

溃疡性结肠炎其实也是自身免疫性疾病,主要是累及大肠为主,病因也并不清楚,很多病人首次发现是以便血为代表的腹痛、腹泻为主,发病比较隐匿,对病人的身心影响都很大。

杨豪杰曾遇到过一位印象深刻的病人。一位二十几岁的小伙子,在多家医院求医无果后来到了岳阳医院。至今,杨豪杰还记得那位小伙子问他的第一句话:“医生,我该怎么办,人家都说看不好,我会不会死掉?” 这位小伙子在母亲的陪伴下,非常焦虑得问道。这时,杨豪杰觉得自己得给这位病人信心,让他乐观。“看病一定要遵守实事求是的原则,我会把最坏的结果和最好的结果都会告诉病人,我们医生不能为了让病人有信心而刻意去说一些乐观的话,因为如果他的疾病发展到加重的情况下,病人会对医生不信任,也会对自己的怀疑。这些都是不利于治疗的。”

杨豪杰循循善诱,告诉这个小伙子这病并不是必须100%治愈,很多疾病如糖尿病、高血压本身就是和有些人长期共存的,只要处理好,并不会影响生活质量,很多老年人得糖尿病、高血压照样活到80岁、90岁,这病也是类似的。听到这些,小伙子就放心了很多。“在建立信任的基础上,告诉病人哪些原因可能加重这个病情,应该怎么治疗,让他把满脑子的疑问和对未知的恐惧打消掉,这就是信任的基础”。后来,经过杨豪杰的疏导和治疗,这位小伙子的疾病得到了很好的控制,并回归了正常生活。

在杨豪杰的眼里,中西医是并不冲突的。“很多病人为什么会来我们中西医结合医院,有些是在西院看过,但我们有些病人其实不光是对中医,对西医也会有误解。他会认为,西医用激素、抗生素长期,都会对人造成很大负面影响,有的人甚至会去听从家属的意见,去把一些西药给停掉。这显然是不太合理的。”在杨豪杰看来,有些西药病人的确需要连续的长期吃,这需要和病人解释慢性疾病的病程、机理还有安全性,这样病人心理就没有了疑惑,才会更好的配合治疗。正是因为岳阳医院的中西医结合探索让他们科室在治疗溃疡性结肠炎走出了自己独特的道路,经过基础和临床的反复验证,受到广大病人的认可。

95861654729297269

健康“肠”在

80001654729297379

3.求新求变

中医肛肠科无疑是中西医结合领域的典范。而中医肛肠科所治疗的疾病也在不断扩展。在大多数人心里的肛肠科想到的就是痔疮、肛瘘等这些疾病虽然痛苦,但大多数是良性的疾病,似乎和生命危险并没有什么关系。但如今的中医肛肠科也会关注大肠腺瘤,关注肠癌预防,早诊早治,以及相关医学科技的进展。

在岳阳医院,肛肠科的肠镜也颇有特色,很多肛肠医生也会不断和西医内镜医生一起交流、实践共同提升肠镜技能。这对肠癌早期发现具有很大的意义。

“我们医院肛肠科医生会跟着主任去做一些肠镜,学习临床方法。同时,对于一些肠道疾病的干预,也会用一些中医药进行治疗,这些方面我们医院其实做到蛮好的。同时,我们也在开发一些新的技术来提升肠道疾病的筛查效率。”

由于肠癌的隐匿性较强,很多病人其实并没有明显的症状,要去说服有些病人做肠镜往往是有难度的。针对这一点,岳阳医院的科研部门与临床科室设立的共同的项目,协同复旦大学、交通大学、上海理工大学等科研机构共同进行课题研究,还是取得了不少的成果。“我们通过各种研究的方法去解决一些临床的实际问题,关于临床科研我们王主任说得非常好,科研不是为了科研而科研,有时候科研可能只是解决临床问题这样一个伴生物。一位医生如果能把自己临床过程的各方面清晰它阐述出来,也许就会诞生一个科研成果。”对这一点,杨豪杰深信不疑。

在科学研究方面,岳阳医院进行了若干方面的探索。在大肠早癌筛查领域,考虑到国内肠镜价格较贵,肠镜接受度较差,岳阳医院联合各大高校进行了交叉研究,期望通过药研的分析去发现新方法,比如,通过对尿液的光谱分析去建模和计算去预测病人是否有腺瘤,这项研究已经进行了数百例的数据收集,取得了一些显著的成果,也为肠癌诊断方法打开了新的思路。

科技的进步无一例外都来自各种实践。临床的实践者们虔诚地追求创新,推动着时代的进步。这进步带来了技术的交替,也带来医学科技的新生。这进步,洞穿我们时代的身体,是时代的新陈代谢。在岳阳医院,杨豪杰代表的临床创新与实践者也正分秒必争的推动和感知着时代的脉搏。

58821654729297616

临床动物实验

口述实录

晔问仁医

您在溃疡性结肠炎方面有很多研究,能和我们介绍一下吗?

杨豪杰

溃疡性结肠炎其实也是自身免疫性疾病,它主要是累及的大肠。预防溃疡性结肠炎的发生是挺难的,因为它病因不明。从微观看,其实是免疫系统的失调的,免疫系统认为病人的身体环境有异常,分泌各种炎症因子,进而对肠道别的细胞诱发了炎症,一系列的免疫炎症反应,这个其实是难以预防的。但是我们可以做的就是防止它的进一步,比如说,饮食方面的调节等综合的调养可能比我们单纯的治疗炎症本身更重要。中医往往会从更宏观的角度思考临床问题,在这块可能会比西医更有特色,中医除了对这个疾病的单纯性的调理以外,对整个病人的身体的状态,心态等等都会介入治疗,调节疾病和人的关系。

晔问仁医

肛周手术往往疼痛是个很大的问题,在这方面有什么新的突破么?

杨豪杰

的确,我们岳阳医院在做一个促进术后创面愈合的生物的产品。肛周手术最大的一个问题的确是痛。疼痛本身不是个问题,比如,手痛、脚痛都不是那么难受。但肛周这个地方特别特别的痛且非常剧烈,以前肛肠界很少有人研究。我们科室为什么选择这个方向呢?因为发现好像研究三叉神经痛,带状疱疹疼痛的人很多,但研究肛周的很少,而很多病人都会受到这个疼痛的影响。我们已经通过一些前期研究发现,肛周痛似乎并不会随着伤口愈合而完全消失,至少在动物研究上是这样,这个痛并不会随着创面愈合就好了。我们再实验鼠身上建模,在肛旁做了一个切口,老鼠愈合能力特别强,伤口会很快长好,但是愈合后,你去碰它愈合了的伤口位置时,老鼠仍然会痛的,于是我们就可以探索很多新方法。以后我们临床上要解决肛周术后痛,有可能可以这个研究中的很多发现找到突破点,比如,我们和交大合作使用生物医用胶水,这个东西不光是促进创面愈合,还发现它可以有比较好的镇痛效果。

晔问仁医

您在产学研的实践中有什么心得么?

杨豪杰

我觉得很多应用的突破口并不是很大,不是概念越大越好,很多细小的突破点往往更具体、更有趣。也许因为我毕竟是临床医生。如果是生物学家可能需要从更微观的机理和大体系去研究、去思考,而临床医生不行的,我们需要结合临床实践,源自临床需求来进行创新。一开始,我也有些痴迷于从更庞大的体系去思考,但后来和我们科研处韩昌鹏处长交流多了就发现对于临床医生可能需要不同的视角进行产学研。韩昌鹏处长对我的改变挺大的,他一直对我们强调最后要真正把科研成果用到临床实践中,这样做出来的研究和创新才有生命力。

比如,我前面举的例子,怎么解决早癌发现问题,我们发现可以从尿液去研究,这是一个更简便的方法,但实际上这是一个临床的应用。当我们深入研究,到底是哪些原因和什么原理导致病人尿液呈现不同的变化了,这不就是我们基础研究的一个切入点吗?我做临床产学研不能框死自己,要不断从临床发现问题到解决问题,再到进一步去思考,去实践,去了解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变化,我个人觉得,临床应该从这个角度去做科研,而不是反过来。现在,好多人反过来做,这可能是生物学家、药学家或科学家的工作和思考方式。我们临床医生则很不同。

本文由“健康号”用户上传、授权发布,以上内容(含文字、图片、视频)不代表健康界立场。“健康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转载、侵权等任何问题,请联系健康界(jkh@hmkx.cn)处理。
关键词:
病人,临床,医生,研究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