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宏等学者在《柳叶刀》发文:中国抗击疫情的下一个挑战将会是这些!

2022
05/09

+
分享
评论
健康界官方微信
A-
A+

中国的下一个挑战,将是如何加强卫生工作者和公众的沟通,使民众克服对疫苗的「疫苗犹豫」(vaccine hesitancy)——即当疫苗成功研发并提供免费接种时,人们却表现出推迟接种或拒绝疫苗的行为。

自2021年3月,国家卫健委要求将60岁以上老年人纳入到免疫接种规划中,至今已有一年有余。

据通讯作者为陈赛娟院士、共同作者为张文宏教授等于5月6日刊登在《柳叶刀》上的文章《上海应对当前新冠奥密克戎疫情:拯救生命的努力》所披露,未接种疫苗的人,尤其是老年人,在感染后进展为重症病例或出现死亡的可能性仍较高。

这已在香港地区的疫情中得到证实。香港卫生署报告称,截至5月4日,第五波疫情期间1192765名新冠病例中有9115例死亡(粗病死率为0.76%),而60岁以上人群的粗病死率则为2.70%。

第五波疫情中的香港,产生了全球最高的死亡率。

香港60岁以上年龄段约19.30%的人未接种疫苗。相比之下,新西兰60岁以上人群中只有2%没有接种疫苗,这与其低至0.07%的粗病死率呈高度相关。

而在上海,580万60岁以上的人群中,接种疫苗的比例为62%,只有38%接种了疫苗加强针。

截至5月4日,在上海503例新冠死亡病例中,只有25名患者接种了至少一剂新冠疫苗。死亡患者的疫苗接种率仅为4.97%。

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的数据,中国大约有4900万60岁以上的老人尚未接种疫苗。

而中国大陆80岁以上老人第三针接种率约为20%,而挪威、瑞典等国的接种率超90%。

美国研究说奥密克戎或同其他新冠变异株一样危险

据新华社5月7日报道,美国一项尚未正式发表的大样本研究显示,本质上,奥密克戎或同以往版本新冠病毒变异株一样严重。

这推翻了以往研究关于「奥密克戎传染性更强、危险性变弱」的假定,并进一步凸显接种新冠疫苗及加强针的重要性。

据路透社5月5日报道,该研究正在《自然》旗下期刊整合平台Nature Portfolio接受同行评议,4名研究人员来自美国麻省总医院、密涅瓦大学和哈佛大学医学院。

研究人员以马萨诸塞州13万余名新冠患者的电子病历以及全州新冠疫苗接种数据为研究对象,不仅考察住院率和死亡率数据,还计入人口结构、患者疫苗接种状况以及「查尔森合并症指数」等干扰因素。

研究人员得出结论:两年来,包括奥密克戎在内的不同新冠变异株轮流成为主流毒株,但不同时期的住院和死亡风险「几乎相同」。

研究团队据此认为,奥密克戎成为主流毒株后,住院和死亡病例数之所以低于前几种变异株流行时水平,不是因为奥密克戎危险性低,而是新冠疫苗起了作用。

耶鲁大学医学院的阿尔琼·文卡特什博士认为,这项研究独特且「相当有说服力」。以往研究只关注新冠死亡和住院人数,而这项研究考虑了病人的疫苗接种状况、医学风险因素,并对相似年龄段做比较。

文卡特什说,这项研究进一步证明,是疫苗帮助人们避免奥密克戎的最坏影响,不要「错误」认为疫苗和加强针不重要。

路透社报道,全球范围内,各国仍有相当比例民众不愿接种新冠疫苗。2021年11月首次发现奥密克戎毒株后,一些公共卫生官员说,绝大部分奥密克戎感染者症状相对其他毒株感染者轻微。这可能让一些对新冠疫苗持怀疑态度的人更加觉得没必要接种。

张文宏等发文:中国的下一个挑战是什么?

5月7日,「华山感染」微信号转发一篇刊登在《柳叶刀》上的文章:《上海应对当前新冠奥密克戎疫情:拯救生命的努力》。

这一文章通讯作者为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医学基因组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上海血液学研究所、转化医学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上海)陈赛娟院士,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感染科临床病毒研究室张欣欣教授、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张文宏教授也作为共同作者。

c5f5c40d968d4fd2bcc9042947e8875f

文章透露,据上海市卫健委通报,截至2022年5月4日,上海市累计有601942例新冠病毒感染者,其中547056例为无症状感染者,累计死亡503例。

未接种疫苗的人,尤其是老年人,在感染后进展为重症病例或出现死亡的可能性仍较高。这已在香港地区的疫情中得到证实。香港卫生署报告称,截至5月4日,第五波疫情期间1192765名新冠病例中有9115例死亡(粗病死率为0.76%),而60岁以上人群(该年龄段约19.30%的人未接种疫苗)的粗病死率则为2.70%。

相比之下,新西兰60岁以上人群中只有2%没有接种疫苗,这与其低至0.07%的新冠疫情粗病死率呈高度相关。

上海拥有2500万人口,总体疫苗接种覆盖率已超过90%;然而,老年人的疫苗接种覆盖率仍然较低——在580万60岁以上的人群中,接种疫苗的比例为62%,而只有38%接种了疫苗加强针。

截至5月4日,在503例新冠死亡病例中,只有25名患者接种了至少一剂新冠疫苗。死亡患者的疫苗接种率仅为4.97%。可见,接种新冠疫苗,能够让公众减少患病风险,特别是能够减少重症和死亡的风险。

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的数据,中国大约有4900万60岁以上的老人尚未接种疫苗,其中相当一部分人患有基础疾病。

文章认为,中国的下一个挑战,将是如何加强卫生工作者和公众的沟通,使民众克服对疫苗的「疫苗犹豫」(vaccine hesitancy)——即当疫苗成功研发并提供免费接种时,人们却表现出推迟接种或拒绝疫苗的行为。

a60e62891d35479baaba374aec91aed9

了解「疫苗犹豫」的原因,以及未来减少犹豫的潜在方法,将有望使接种疫苗的个人比例更高,并有助于结束当前的新冠大流行。

接种新冠疫苗普遍存在「犹豫」的原因有哪些?

截至2022年5月6日,牛津大学Our World in Data统计全球累计报告接种新冠疫苗116.4亿剂次,接种率为65.4%。

截至2022年5月5日,中国累计报告接种新冠疫苗超33.4亿剂次,覆盖人数和全程接种人数分别占全国总人口的91.22%、88.74%。

目前,中国城市和郊区的疫苗接种率高于农村。老年人完成全程接种疫苗(包括接受加强疫苗)的百分比要高于年轻人。此外,中高收入和高收入人群的疫苗接种数量远远高于中低收入人群[1]。

对于新冠疫苗的功效,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报告:与德尔塔(Delta)变体相比,疫苗对症状感染的有效性为93.5%;而奥密克戎(Omicron)变体对症状感染的疫苗有效性为67%;在住院治疗方面,完全接种疫苗(三剂基于mRNA的疫苗)的有效率为94% [2]。

近期发表在期刊《人类疫苗和免疫治疗》上的一篇题为《新冠肺炎疫苗犹豫:不情愿和改善疫苗接受度的考虑》的文章,发现新冠疫苗接种犹豫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1062cb87072e4751bed62bf84ba706af

人口结构差异

一个人年龄越大,他们接种新冠疫苗的可能性就越大。

此外,更高的教育水平可以减少对疫苗的犹豫。一项对医学生的调查发现,其中23%的人由于担心疫苗安全性及副作用,不愿意在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批准后立即接种新冠疫苗;但53%的受访者信任公共卫生专家,表示他们愿意参加新冠疫苗试验[3]。

新冠肺炎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到目前为止,对接种疫苗犹豫不决最常见的原因之一就是疫苗的安全性。

新冠肺炎疫苗是有史以来开发速度最快的疫苗,但随之而来的是疫苗的仓促开发和试验,导致了许多人对疫苗的安全性持怀疑态度。此外,许多新冠疫苗的开发用了新颖的mRNA的技术,增加了人们对疫苗安全性的担忧。

随着新冠疫苗在临床试验中花费的时间增加,新冠疫苗的检测增加以及副作用减少,个人接种疫苗的可能性也就越高。另外,新冠疫苗免疫的功效和持续时间,对接种新冠疫苗犹豫也有一定影响。

对政府和卫生官员的不信任

欧美国家许多人对政府和卫生组织提供的有关新冠肺炎和新疫苗的信息持怀疑态度。对疫苗开发的不信任以及错误信息的比率,会导致公众对疫苗的犹豫增加。

上述论文提及,美国黑人对医疗机构的不信任可以追溯到塔斯基吉梅毒实验,那是令不少黑人闻之色变的专有名词,已成为种族主义的代名词之一。自1932年起,美国公共卫生部(PHS)以400名非洲裔黑人男子为试验品,秘密研究梅毒对人体的危害,隐瞒当事人长达40年,使大批受害人及其亲属付出了健康乃至生命的代价。美国政府在1970年代东窗事发后下令彻查、予以赔偿,并最终于1997年给出了迟到的道歉。

但这种不信任的根源,不仅仅在于单一事件,也基于医学研究人员和医生几个世纪以来的种族主义剥削。据报道,上级官员之间的错误信息和信息纠纷,也导致美国黑人对医疗保健系统的不信任感更高[4]。

上述文章研究的是美国的情况。据八点健闻报道,在中国,高龄群体不愿接种新冠疫苗的因素主要在于:患有基础病,担心接种风险。

由于中国疫情防控有效,感染风险不高,缺乏对新冠威胁的感知。

各地在对「慢性疾病的急性发作期」进行指标化时规定:「血压低于160/100mmllg才能接种」。不管是血压不稳定「处于发作期」,还是长期高压,只要现场体检后发现血压高于160/100mmHg,都会被暂缓接种。

在耦合反应影响人群和实际安全性较高的疫苗之间,存在类似「塔西佗陷阱」的信任问题。

如何减少对新冠疫苗接种的犹豫?

据上述美国研究表示,对新冠疫苗表现出的犹豫,不是一个新概念,原因多种多样,需要采取适当措施将其最小化。

卫生保健专业人员要在新冠疫苗的需求和安全性方面,向个人提供一致和准确的信息。

政府和卫生保健官员必须提供透明、稳定和可靠的信息,特别是关于大流行严重性的信息。

关于疫苗的安全性,最重要的是教育个人了解疫苗的功能和好处。为此,各国政府和卫生保健官员在宣传和推广疫苗方面,需保持统一。

由于农村和低收入地区的犹豫程度更高,包括宗教领袖在内的地方领导人应该提倡疫苗接种。[5]

参考资料:

[1]Mathieu E,Ritchie H,Ortiz-Ospina E,et al.A global database of COVID-19 vaccinations[J].Nature Human Behav,2021,5(7):947-53.

[2]Shader RI.COVID-19 Vaccine Effectiveness[J].Clinical Therapeutics,2021,43(6):1132-1133.

[3]Lucia VC,Kelekar A,Afonso NM.COVID-19 vaccine hesitancy among medical students[J].Journal of Public Health,2021,43(3):445-49.

[4]Niño MD,Hearne BN,Cai T.Trajectories of COVID-19 vaccine intentions among U.S. adults:the role of race and ethnicity[J].SSM Popul Health,2021,15:100824.

[5]天青,《解惑:为什么我们会对新冠疫苗犹豫?》,健康界呼吸感染前线,2022年5月7日

[6]于焕焕 严胜男,《这些最应该被保护的老年人,为什么迟迟不打新冠疫苗?》,八点健闻,2022年4月26日

健康界出品

综编|筱阳

本文由“健康号”用户上传、授权发布,以上内容(含文字、图片、视频)不代表健康界立场。“健康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转载、侵权等任何问题,请联系健康界(jkh@hmkx.cn)处理。
关键词:
死亡,研究,接种,疫苗,犹豫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