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联体还需跨过10道坎

2022
04/26

+
分享
评论
九风医学教育
A-
A+

推行医联体面临许多阻力和问题,最典型的问题有以下10个

我国从2015年开始实施分级诊疗改革,迄今已近7年,目前看,“大医院人满为患,基层门口罗雀”的现象并未根本改变。深入分析发现,分级诊疗所采用医联体模式存在至少10个问题,需要不断完善。

采用《中国卫生统计年鉴》的统计口径和统计数据分析发现,2015年至2020年基层医疗机构诊疗人次在总诊疗人次中(基层医疗机构和医院的诊疗人次之和)占比下降3.1个百分点,同期在各级医院中三级医院诊疗人次占比上升4.9个百分点,而二级医院下降3.9个百分点,一级医院下降1个百分点,分级诊疗的效果似乎与预期相反。

分级诊疗政策从建立起经历了三次变化,实施时间最长、最主要的实现路径是建立医联体。通过长期跟踪和观察,笔者发现,推行医联体面临许多阻力和问题,最典型的问题有以下10个:

问题1:利益冲突

在资金随着患者走的背景下,一个旨在减少大医院服务量的改革却由大医院领导,显然是存在利益冲突的,有人戏称这是“由地主领导土改”,其结果必然是大医院“虹吸”患者和基层优秀医务人员。

问题2:支付冲突

为了解决上述利益冲突问题,分级诊疗政策试图采用对医联体实行医保“总额付费”的方式建立“利益共同体”。然而医保支付方式改革政策却要求DRG/DIP实现三年全覆盖,医保支付方式存在冲突。

这是因为DIP是通过竞争分配医保基金的,根据DRG/DIP三年行动计划,医保将“减少直至取消具体医疗机构年度绝对总额管理方式”,DRG也将采取通过竞争分配医保基金的方式。而“总额付费”将医联体内的多个医疗机构视为一个机构,弱化了竞争,强化了通过行政手段分配基金的方式。

问题3:机制缺陷

即便实施了“总额付费”,医联体的政策设计也还存在缺陷,还需要其他政策配套才行。

DRG和DIP用于短期住院治疗的付费,两者都有激励医疗机构主动节约的机制,但是没有“激励预防、激励慢病管理”的机制,并不能就此而实现由“以治疗为中心”向“以健康为中心”转变。要想同时具备这些机制,还需要“基层强制首诊”或“网格化就医”配套。

这是因为,一方面预防和慢病管理“见效时间”比较长,如果患者就医是自由的,医务人员就很难通过疾病预防和慢病管理获得回报。另一方面,对于短期住院病人也很难实现而实施向“以健康为中心”转变。“基层强制首诊”是有难度的,尤其是在城市和交通便利地区。

问题4:人事冲突

在各地的医共体建设经验中经常看到“六统一”管理等内容,比如统一人事管理、统一财务管理、统一资产管理、统一业务管理、统一药品耗材目录、统一药品耗材企业配送等。

我们知道,公立医疗机构是不同的政府部门举办的事业单位,根据《事业单位领导人员管理规定》等文件要求,对事业单位负责人的管理采取“党管干部、党管人才”原则,事业单位负责人的选拔任用、考核评价要由相应的党组织负责。

如何既坚持党管干部原则,又落实总院长统一人事管理,也是一个待解的问题。

问题5:财务冲突

同样,公立医疗机构是由不同的政府部门举办的,在“分级财政”体制下,医联体统一财务管理也与各级政府“财权与事权统一”原则冲突。

问题6:定位模糊

根据《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各级各类医疗机构有不同的诊疗服务功能定位。比如城市三级医院主要提供急危重症和疑难复杂疾病的诊疗服务。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和康复医院、护理院等为诊断明确、病情稳定的慢性病患者、康复期患者、老年病患者、晚期肿瘤患者等提供治疗、康复、护理服务。

医联体“六统一”管理模糊了上述定位,牵头医院实际上变成了业务上的“全能”。 

问题7:政事合一

医联体的本质是政府部门将部分管理权力让渡给总院长,总院长承担了部分行政管理和事业管理职能,医疗服务体系政事不分问题将更突出。这是否与国家的上位改革一致,需要明确。

值得注意的是,有些县只有一个由县医院牵头的医共体,医共体向下整合所有医疗机构,总医院和卫健委/局之间的职能交叉和重叠问题十分突出。

问题8:组织落伍

分级诊疗的核心是不同医疗机构之间的分工与协同问题,其本质是组织管理问题。

随着信息技术的高速发展,各类组织有扁平化、去中心化、虚拟化的演变趋势。我国政府“省管县”改革和国外“基本作战单元小型化、指挥系统扁平化信息化”军事变革也符合这一趋势。

分级诊疗所采用的组织模式可能与上述趋势相反。一是管理层级增加,有关政策要求设立医联体管理专门机构,或者在医院层面成立理事会。二是采用传统的整合资源模式,在信息文明时代“滴滴打车”根据临时任务(某一单服务)组织外部资源(车辆和司机),而在工业文明时代整合外部资源往往要通过并购重组成立结构更复杂的新公司。

问题9:定向转诊

通过纵向一体化成立的医联体,有定向转诊的弊端,患者在医联体内流转,必须按照规定转至本医联体内的特定医院,但可能并不是对于该病症治疗较为擅长的医院,可能会导致即便在同一区域有专业特长和收费水平更合适的医院,但患者也无法转诊。

问题10:似是而非

在分级诊疗政策领域有一些说法听起来有道理,但经不起推敲,建议有关部门和专家予以重视。

说法一是“同质化”,有官员解释采取大医院主导的原因是“医生不同质”。医生不同质问题确实存在,但是要求所有基层医生都达到北京协和医院医生的水平,似乎即没必要、也不可能。同质化以及因此而制定的政策需要反思。

说法二是“优质医疗资源下沉”,这是经常见于媒体的说法,患者在居家附近就能接受知名专家的诊疗服务,这听起来很不错。然而由于专业越分越细、大专家更依赖尖端仪器等原因,专家到基层出诊,也经常遇到患者门可罗雀、面对患者无计可施的局面。分级诊疗究竟是将重症患者“送上去”,还是让大专家“沉下来”,这一问题也需要反思。

来源|医学界

免责声明:本文著作权属原创者所有,不代表九风医学教育立场。我们转载此文出于传播更多资讯之目的,如涉著作权事宜请联系删除。

本文由“健康号”用户上传、授权发布,以上内容(含文字、图片、视频)不代表健康界立场。“健康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转载、侵权等任何问题,请联系健康界(jkh@hmkx.cn)处理。
关键词:
事业单位,医联体,医院,医疗,基层,诊疗,患者,机构,管理,医保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