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岁护士经常夜班后头疼,8年后查出颅内长满肿瘤

2022
04/26

+
分享
评论
急诊医学资讯
A-
A+

35岁的周娜曾经是山东菏泽一家医院的护士,每天身着白大褂忙忙碌碌地奔走在病房间,但夜班过后,她总会出现头痛的症状。 

35岁的周娜曾经是山东菏泽一家医院的护士,每天身着白大褂忙忙碌碌地奔走在病房间,但夜班过后,她总会出现头痛的症状。

本以为只是身体劳累、精神紧张以及睡眠不足所致,因此即使头痛症状持续了八年,周娜也并未在意。去年,周娜怀孕产女,成为一名幸福的妈妈,但谁知在宝宝九个月的时候,她突然头痛加剧,甚至出现接连呕吐、视野模糊、肢体麻木等症状。

12颗肿瘤遍布颅内

家人陪同周娜来到医院检查,最终她的诊断结果为多发性脑膜瘤。医生根据影像粗略统计,周娜颅内的肿瘤,肉眼可分辨的至少就有12颗,直径最大的甚至达到了5厘米。大脑镰中线部位,肿瘤更是连接成线,宛如串珠。12颗肿瘤就像12颗随时可能引爆的炸弹,虎视眈眈地隐匿在颅骨与脑组织之间,威胁着周娜平静的生活。

83881650929992259

这12颗“炸弹”,位于颅内的额、颞、顶、枕等多个部位,一次性开颅将其全部切除,创伤面太大,周娜的身体无法承受。

所以先切除那几颗肿瘤,尽可能的解决周娜最紧迫的功能受损的问题,医生们需要再三的谨慎讨论研究。

肿瘤深扎功能区有偏瘫风险

主治医生决定放手一搏

脑膜瘤生长速度较慢,通常以毫米计,而周娜脑部最大的肿瘤已经超过5厘米,可推断出生长周期已经超过十年。

十年的时间,肿瘤不但深扎脑部功能区,而且与脑组织表面的回流静脉粘连严重。要想在不损伤血管以及功能区的前提下彻底清除肿瘤,难度非常大。

97041650929992818

广泛分布的肿瘤对脑部功能区的破坏很大,即使顺利完成手术,周娜出现肢体偏瘫、认知功能障碍等问题的风险也极高。然而,如果不进行手术,她将有很大几率出现脑疝、严重昏迷乃至呼吸暂停的症状,最终导致不可逆转的偏瘫甚至死亡。

96341650929992953

这个消息对周娜夫妻俩无异于惊天噩耗,家中的女儿只有一岁,她不想错过孩子的童年。经过深思熟虑,他们决定接受手术,直面人生的未知。“既然家属和病人有求生的意愿,即使只有1%的机会,也要闯一闯”,闫长祥教授决定带领团队,为周娜一家三口的未来放手一搏。

48221650929993128

脑膜瘤是中枢神经系统最常见的原发性肿瘤,约占中枢神经系统所有肿瘤的三分之一,每年每10万人群中,约有1到8位脑膜瘤患者发病。脑膜瘤可发生于任何颅内或脊髓硬膜表面,它起源于蛛网膜粒,一般出现在颅骨和脑组织之间。多发性脑膜瘤指颅内出现两个或两个以上脑膜瘤,可同时或间隔出现,以大脑镰旁与矢状窦旁较为常见。多数脑膜瘤生长缓慢,当瘤体增大压迫周围脑组织时,才引起相应的症状。

头痛是很让人“头疼”的疾病。根据数据统计,全球大约有10.4亿人患有偏头痛,其中有超过3亿人的中国人遭受头痛困扰。头痛疾病排在了神经系统最常见疾病首位,世卫组织甚至将严重的偏头痛定为最致残的慢性疾病之一。其实头痛只是表征,其背后往往隐匿着致命疾病。我们的脑部结构包括颅骨、脑组织、脑脊液、血管、脑膜等,只要其中一个有问题,都有头痛的可能。

夜班护士感悟:

值了7年夜班,仍会感到无助

作为一名夜班护士,所有工作都要一个人做,还不能出一点差错。

石佳是北京某三甲医院血液科的一名护士,平均一个月值十二三天夜班,这样的生活,已经持续了7年。

“别看只是在病房走廊来回走,一晚上也能走一万多步。”

石佳上夜班的第一年,遇到过让自己感到害怕的情形,比如,病人去世。

如果有病人过世,护士需要给病人做尸体护理,把嘴巴、鼻子、耳朵和肛门都塞上棉花,因为会有分泌物不断冒出来。

遇到这种情况,石佳一般会让家属进来。“如果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屋子里,会特别害怕。我从来都不会让自己一个人。”

石佳至今记得,她第一次“送病人走”是在一个寒冷的冬天。当时是凌晨4点多,天还没亮,病人的老伴儿和女儿都在。

抢救的时候,石佳并没有很害怕,满脑子都是仔细听大夫说的是什么、加哪些药、自己又要记录什么。

但当医生宣布病人死亡之后,石佳突然感到特别害怕。

“因为其他病人要睡觉,走廊里是不能开灯的,楼里楼外一片漆黑。”石佳说。

幸运的是,石佳碰到了一位很温柔的医生。他问石佳:“你还有什么事儿吗?趁我在的时候,我都帮你干了。”

石佳对医生说,这是自己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有点害怕。那位医生就陪着她在屋里一直坐着,直到一切处理完毕。

“真的很感谢这位医生,其实我们并不认识,也不熟悉,只是白天一起共事过。”石佳回忆道。

“每次值夜班之前都有一种怎么熬过这几个小时的无力感。”

作为护士,工作之后石佳仍然需要考试——入职1年、3年、5年都有考试。

除了国家级和院级的考试,每个月科里还会有一些小考。科里甚至规定每天都要写作业、抄笔记,第二天还有提问。

如果值夜班的时候工作没有那么繁忙,石佳就会抽空做功课。“我们值班室的旁边有一整架关于医学和护理的书,没事的时候也可以翻翻。”她说。

值夜班,按规定不能带手机。如果实在无聊,石佳会擦一擦治疗车、搞一搞卫生什么的。“每次值夜班之前都有一种怎么熬过这几个小时的无力感。”

夜班,真的很辛苦!医护评论区留言,说说你的夜班故事!

90331650929993605

-THE END-


来源: 新周刊、BRTV北京卫视

版权归原作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


本文由“健康号”用户上传、授权发布,以上内容(含文字、图片、视频)不代表健康界立场。“健康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转载、侵权等任何问题,请联系健康界(jkh@hmkx.cn)处理。
关键词:
周娜,肿瘤,石佳,头痛,病人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