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自己救了自己。

2022
01/15

+
分享
评论
听李医生说
A-
A+

臀肌挛缩,这个病我也是第一次见,作者给我们科普了,谢谢他!

我的治愈故事 

幸运的人一生都被童年治愈,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 。 

——题记1 

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 。 

——题记2   

本文系读者来稿,作者:徐超 本文长达1万字,但看过绝对有收获。 以下正文: 我今年36岁,男。都说现实往往比电视剧更离奇,回首我的经历还真是如此。各种无奈、心酸、巧合,在命运的车轮下,碾出了这样一个曲折且长达30年的治愈故事…… 我出生在一个最繁华的城市,其中最偏僻的郊区,其中最繁华的城镇,其中最偏僻的农村,一个平凡却存在无限可能的出生地。 

1.童年 

我出生时爷爷已经因肝硬化去世,奶奶正忙着计划改嫁,还是第三嫁。在80年代的农村,三嫁肯定是不体面的,因此少不了矛盾、争吵。我的童年成了牺牲品,不仅没有爷爷奶奶的爱,反倒因为奶奶半夜吵架、撒泼、哭泣,多次受到惊吓。 学龄前的我咋一看一切都很好,长相清秀、身材修长、聪明机灵。唯一的小毛病是特别容易出汗,据说爸妈为此还带我看过中医,吃过药,也不见好转,后面就不了了之了。估计当时出汗的情况应该挺严重的,不然那时候的农村里都不会为这点小事去看病。 用现代医学解释的话,这很可能是植物神经发育不良的表现,因无家族史,最大的病因可能就是3岁前受到惊吓。 个人已经基本没有那时候的记忆,依稀记得有点羡慕别人有爷爷奶奶疼爱。在当时的农村爷爷奶奶的疼爱对孩子的重要性真的太大了。正处改革开放初期,我父母那代人既要忙活农活,还要外出务工挣钱。在家的时候除了吃饭就是睡觉,疼爱小孩这种事情,基本都是爷爷奶奶干的。 我没有爷爷奶奶的照顾,上幼儿园之前我只能在厂办托儿所度日。从大人嘴里的只言片语我知道,我很乖、很懂事、自理能力很强、很少惹麻烦。提起我小时候,长辈们总是不吝赞美之词,可在这些赞美的背后我却只看到了一个词——缺爱! 还有个小插曲,我自幼一直叫自己的外婆为奶奶,而且大人不管怎么纠正我还是喜欢这样叫,可能是我对于没有奶奶的疼爱,十分介怀吧。 在我6岁那年我遭遇了一次大劫难——乙型脑炎。这个毛病在当时真的是九死一生。用当时医生的话说,再晚来一个小时这孩子就没了。当时情况也确实凶险,我身体一向很好,很少发烧,母亲发现我高烧后,觉得不对劲,马上带我去了镇上医院。 当时没有分级门诊,高烧超过40度,已经感染性休克的我还在那边排队等待就医,着急的母亲去求医生也没用。后来隔壁房间一个医生被惊动了,出来看了下,马上让我们直接去县传染病医院,母亲果断地将我以最快的速度送去了传染病医院。 那位好心的医生和母亲的果断给了我一线生机。传染病医院的医生据说给了我最好的治疗,把生机保住了。这里也提醒大家高烧伴有呕吐,特别是出现颈部肌肉僵直,立刻马上送医。 总之我有惊无险地度过了危险期。后续康复过程本来很顺利,可是在一次臀部肌肉注射后,出现了右腿僵直的情况,无法活动,稍一活动就异常疼痛。医生对此也没法解释,只是说可能打针碰伤了神经,对此也束手无策。 因为这个意外,后续又住院了好久,期间母亲狠心帮我曲伸活动右腿,当时是疼的撕心裂肺,不过后来真的慢慢好转、恢复正常了。这件事情与我后续的疾病是否有关联,我到现在也无法判断。 总之我算是以一个看似一切正常的状态开始了小学生涯。刚上小学的时候一切都很美好。我长的高,容貌清秀,学习成绩也好,是当时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但是好景不长,一切是从那次体育课测试50米跑开始的。 我当时心中充满了疑惑,我非常努力的去跑,可是跑道上的我就像是一只快要溺水的青蛙。你要说青蛙不可能溺水,是啊我身高腿长也不可能跑这么慢啊!速度居然比最慢的女生还要慢很多,成绩是0分。虽然之前我已经感受到了自己运动能力比较弱,但是也没想到居然这么弱。 我心中充满了困惑,我只能求助于父母,我怎么了?母亲同样一脸困惑,父亲则下了定义,我是个“柴人”(当地方言指没什么用的人)……从那时候开始我遇到问题就不爱去求助他们了。 那一年我8岁,成功达成幼年受惊、童年缺爱、突遇变故——从一个人人夸赞的“别人家的小孩”,变成了一个被嘲讽为“柴人”的可怜虫。结合遇事容易脸红(血压升高)、心跳加速、出汗这些体征表现,应该就是那时候开始我患上了焦虑症。可90年代初的农村,你不能指望诊断,治疗焦虑症。 虽说我患病和我父母不无关系,但我一直没有觉得父母对自己不够负责,相反他们踏实努力的维持着这个小家的温饱、住房问题,这是一种负责任的体现。我的父母都是普通人,受限于文化水平和思维方式,你不能要求他们做出超越他们认知的事情。 患上焦虑症的我变得自卑而敏感,开始害怕上体育课,害怕运动,更害怕那些来自同龄人有意无意的嘲讽,小孩子有时候很恐怖,因为不懂分寸所以特别可怕……在家里时,我变得很乖巧,很少给家里惹麻烦,自己煮粥吃早饭、生日不要求蛋糕,很少要买玩具。父母很高兴,觉得我懂事了、长大了。 其实,当时的我一度认为是自己不够好,老天爷才惩罚我,让我经历这种奇怪的苦难。人类不分古今、无论年龄,当遇到自己理解以外的事情,总是喜欢往玄学的方向想。因此我想努力做个好小孩,祈求上苍可以宽恕我。 大概三年级的时候,我开始发胖,主要原因是吃的多,那种饱食后的满足感,似乎能给我那颗焦虑的心,以片刻的安宁。另外因为害怕运动,我基本养成了能不动就不动的生活习惯。发胖又带来一个很麻烦的后续问题,倒不是什么容貌焦虑,作为一个钢铁直男,我从来没有很重视过外貌。但同样作为一个钢铁直男,面对不断隆起的胸部,我很是焦虑…… 不断有长辈调笑我隆起的胸部,同村小伙伴还好奇的问我是不是上半身女的,下半身男的……到了夏天更为尴尬,当地习惯是男性不管年纪,在夏天就没有穿上衣的,而我穿与不穿都被人调笑……我还是个孩子啊,放过我吧!我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旧惑未解又添新虑。 现在我知道这是男性乳房发育症,大概率是因为肥胖造成雌激素超标引起的。为了避免尴尬我只能选择佝偻起自己的背,让胸部显得小一点,那佝偻起的背从此也就再也没有挺直过。谁能想到男孩子小时候隆起的乳房,会在成年后形成一个佝偻的后背呢? 

2.初中 

进入初中,我胸部愈发挺拔,同时身边的同学都开始出现第二性征。而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迟迟没有发育迹象。同时我虽然胖还断了两颗门牙(摔的,我悲催的人生),但清秀的容貌还在,加之挺拔的胸部,一直被误认为小姑娘。不过对于异性那种特殊的感觉,让我自己明白我肯定是个男人。那么问题又来了,我这见鬼身体到底怎么了? 14岁那年学校组织了统一体检,那是第一次体检需要查第二性征。那时候的体检完全没有人权、隐私一说,我光洁的下半身加上隆起的胸部,真是不堪回首的经历。体检医生对于我迟迟不发育也心存疑虑,虽然确认外生殖器没有结构性问题,但还是叫我最好去医院进一步检查。这次为了证明我是个男人,我必须去医院了,不然这学校算是混不下去了。 在我的坚持下,父母带我去医院检查了,医生体查了之后,判断没什么结构问题,大概率是晚发育,叫我回去加强营养和体育锻炼。如果实在不放心可以带我去城里大医院做详细检查。 我一向不想惹麻烦,想到去城里路途遥远,费用不菲就没要去大医院检查。回到学校,我大势宣扬了一番说是仔细检查过了,老子是男的,而且没毛病只是晚发育。可是总有那么几个好事之徒,没事喜欢调笑我两句…… 关于这方面的焦虑,随着初三我慢慢出现第二性征,渐渐烟消云散。顺便提一下,初三毕业体检时,我身高172cm体重160斤,刚刚出现第二性征,的确发育的够晚的。 初中阶段对我来说最大的焦虑源还是运动能力,除了投掷类项目能达到及格水平,别的项目全部不行,而且差的离谱。每次上完体育课我都是异常疲惫,全身酸痛,幸好那个时代体育老师经常“生病”。 初中的孩子不像小学那么没有分寸,言语上的调笑少了很多,不过还是掩盖不了他们眼中的戏谑与嘲讽。记得一次我骑车摔伤了膝盖,我申请不跑1000米长跑。结果同学们怀疑我是怕出丑装伤。 我拉起裤腿,露出纱布包裹的伤处,裤脚有点小,压着伤口了,一阵痛楚传来,我的眼泪差点掉下来。奇怪的是,疼痛的源头似乎不在膝盖处,而在心头…… 到这里顺带提一下校园霸凌的问题,在当时的学校霸凌现象要比现在多得多。但我除了因为太过特别,遭受了一些言语上的调笑、嘲讽,基本没有受到肉体上的欺凌。这点我从小就看的很通透,我明白,一个成绩优秀的孩子,始终在老师的关注之下是很少会被凌霸的。 另外我初中时候的同桌,也算是一方大佬,我和他关系不错,多少也受到了点照拂。我是自家事自家知,如果我遭遇霸凌会比别的孩子都要凄惨的多,至少别人能跑是不? 初中毕业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件事情,当时初中毕业需要体育考试,合格才能毕业,健康的人都基本能合格,有病的人可以出证明免考。我到底有没有病的疑问再次浮上心头。 说实话我是多么渴望自己有病啊,甚至有断一条腿也比现在好的想法。反正我也跑不快,如果断了腿,再也不用担心上体育课。如果学习成绩好,就成了一个励志典型,而不是现在这样的“柴人”…… 后来我父亲托人牵线送了不少礼给体育老师,通了关系,算我合格了。我至今还记得,本来我是要上场意思意思的,可体育老师随口说了句,算了,太扎眼了,你就别出现了。 对他来说只是一个中肯的意见,但那个不经意间戏谑的表情,又在我心上深深地扎了一刀。让我久久无法释怀,又怎能释怀?不释怀又能怎样? 说起来这事也能算是幸运的,因为自我后面一届体育分开始计入中考总分,如果到那时候的话,就不是一点礼物能搞定的了……

 3.高中

本来这事过去也就过去了,但是后来我考上了我们当地唯一的重点高中,我爸逢人便爱说,他看我成绩不错,才通了关系过了体育,才能上的重点高中。我能明白他本意是为了炫耀我成绩好考上重点高中了,但是他非要带上送礼过体育的事。 为此我没少和他吵架,我强调其实去医院开证明也是可以的。父亲的反应是,你有啥病?医院又不是我开的,谁能随便开证明,最后还把“柴人”的标签扔给了我。我无力反驳,我有病吗?到底是什么病? 至于考上重点高中一事,其实也是一场让我不知如何形容的孽缘…… 当时那个重点高中还是非常难考的上百万人口区县,唯一一个重点高中。当时如果考进去基本上就意味着只要自己不松懈,本科肯定就有了。 这个学校忽然想搞个特色班,招收音乐、美术、体育特长生。我家里比较穷,没学过艺术,体育……本来和我完全无关的一件事。结果在一个和我关系不错的同学鼓动下,算是去陪他凑个热闹,参与了下美术特长招生考试。 彻彻底底的裸考,结果68分,我同学96分,非常优秀。我同学成绩也不差,又有这个特长加持,老师、同学们和他自己,都觉得这回稳了。至于我,我自己心里知道我是不可能走上美术道路的,因为我还有一个缺陷——色弱,不算大事,但关了我的美术大门。 这里插一句,其实色弱对我来说关上的还有一扇大门——学医。成绩一向不错的我,同时已经习惯不给人添麻烦的我,一度非常想要成为一名医生。想着可以自己去寻找我身体的答案……后来我才知道,色弱的人别说临床医学了,法医、兽医都干不了……知道真相的我,受了不小的打击,我幼小的心灵啊…… 回到特长生,后来事情的发展偏偏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当时招这类特长生,目标是在高考时参加艺考的。录取办法通常是划一条文化课分数线,达标的按特长成绩由高到底录取。 可是这高中的招生办法是艺术成绩合格的直接加15分,然后和普通考生一起按总成绩录取。结果就是我同学没被录取,我却幸运的加分后达到了重点高中的分数线。此后我同学心灰意冷放弃了学习多年的美术。 可是对我而言最尴尬的局面出现了,虽然我没打算去上什么特色班,但是成绩一向比较优秀的我,本来就是有机会直接凭文化成绩考入这个重点高中的。所以我也填报了这个重点高中,结果是差了几分,但因为艺术加分被录取了,可问题是我是色弱啊! 更离奇的是命运都能玩起了伏笔。之前的毕业体检,查色弱的房间,外面排队路过一个窗口能看到里面的情况。里面的医生桌上放了好几本检查本,他会随手拿一本翻几页给学生检查,再换一本检查,一共要回答6个图案,可以算是很严格了。 我在窗口的时候无聊随便记住了前面几个人检查时说的图案是什么物体,当时也没啥想法,随便记记。然后轮到我了,6张图3张本来就看得出来,3张是我记住的……当时就感觉有点小幸运,也没啥,色弱这事对非特定人员没啥大影响。可对于现在的我而言可就不一样了,我就这样被莫名其妙的招进了重点高中特长生班。 惊喜过后,冷静下来想想,其实也存在很大的问题。虽然体检报告没写色弱,但我确实是色弱,我在美术道路上没有前途。 更尴尬的事就算我不想去上这个特色班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再说了有重点高中上,难道还不乐意吗?全家人商量了一下后,都决定先去上了重点高中,然后在和老师说明情况,想办法转到普通班去。 然而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在和班主任说明情况后,她明确表示我不能把这个作为敲门砖进来,必须作为美术特长生学习。学习艺术从来都是昂贵的,增加了家里的经济负担,让我有点心生愧疚。另外色弱却不得不尴尬地去学习美术,还得掩饰自己是个色弱。 这么荒唐的事就在我身上发生了。加上不曾好转运动能力,还有我心中最大的疑团,我到底有没有病?那一年我17岁,处在崩溃的边缘…… 在这样一个关键的时刻,我的生活里迎来一丝曙光,让我的心灵有了一个小歇之地。那道曙光同时也是焦虑的源头之一,那就是美术,或许这就是艺术的魅力吧! 进入特色班后,我开始正规学习素描,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我进步神速。我的眼睛虽然色弱,但是却有一种神奇的触目感,我的目光看东西时,能够像是用手触摸般,感受物体的质感、细节,能将冰冷的石膏像画的像活过来似的。 我渐渐的爱上了画画,甚至幻想过色弱的我或许可以凭借素描,在美术届占据一席之地。我焦虑不安的灵魂在素描的小世界里渐渐安静下来,小心地舔舐着满身的伤口。 但幻想总归是幻想,各大美术院校招生简章上,赫然写着色弱不能报考。校内的美术学习也开始了水粉画写生的课程,第一次画水粉画的时候,我被各种眼花缭乱的色彩弄的心烦气躁。 不过后续在老师讲解色彩的一些规律性问题时,我发现色彩是有规律可循的,色弱毕竟不是色盲,通过掌握色彩、环境、光影的规律,我渐渐可以画出不错的水粉画。 在画到第三张水粉画的时候,老师忽然对我说:“现在看你还可以了。画第一张水粉的时候,我都要怀疑你是色弱了。”老师是带着笑容说的这句话,但是我却一瞬间入坠冰窖。 不管我是不是能画好水粉,我都是个色弱?我以后该怎么办?我的灵魂一下子被逼上了绝路。怎么办?我没有崩溃,更没有想不开,用现在的话说我选择了躺平,老天爷,你狠!我也不挣扎了,爱咋咋地!我浑浑噩噩的混了一段日子。 可能是一个躺平的我,显得有些无聊吧。这恶趣味的老天爷又给了我一点小刺激。高二那年,学校组织体检,这种小体检,一般都是三五好友一起去一个个房间检查的。 我没有理由拒绝那几个画室小伙伴一起检查。可笑的是,这种小体检,人家医生也不认真。色觉检查,随便看了三张图,还全是绿色系的,而我是红色弱……这让我至少不用烦恼色弱暴露问题了。后面就只剩下一次毕业体检了,到时候大家都分开检查的。 这次事件最大的意义在于,我意识到命运还没有将我彻底抛弃。于是我打算继续挣扎下。 我先是认清现实,打破了关于美术的幻想,想要依靠文化成绩去拼一个哪怕专科学历出来。尝试过后发现,高中的课程太难了,学习美术还要占用我很多时间,我已经没有时间,也不一定有能力去达成这个目标了。 发现可行性极低后,我又仔细研读了高考指南,发现有极少数几个专科学校招收美术生,却没有色弱限制,于是我把目标投向了那几个学校。 艺考前夕,艺考生通常都要到校外,冲刺补习。一来我没打算考很好,二来家里也没钱,我只是意思意思去城里突击了下。艺考报名,也只报了两个本科院校,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广撒网,增加机会。成绩出来,我如愿本科落榜,专科过关。 这样一来我也算对身边所有的人都有了交代,对这段高中孽缘也能画上一个体面的句号。 我父母觉得这三年不太值,还不如当初不上重点高中,但事已至此还能怎么样呢?好歹也有个大专学历不是。我不知道他们在知道我不能转到普通班后,是否有考虑过我的出路问题。 在我最仿徨无助的时候,我也没想过让他们给我点意见。就像我觉得自己有病,但到底有没有,什么病?我自己没有答案,他们也不能给我答案…… 之后我度过了人生最潇洒的小半年。艺考结束后要小半年才文化考,我的成绩当文化生肯定不行,但是作为艺考生,还是只能考专科的艺考生,那真的是可以闭着眼睛考。而且高三之后,体育课就只存在于课程表上了。 正所谓幸福感是对比出来的。在同学们在为高考奋战的时候,我每天都无所事事,直到上大学前,我基本都是晚上9点就睡觉了。我是个奇怪的孩子,我几乎从来不赖床,一直到上大学前都过着早睡早起的生活。 值得一提的是,我高二的时候开始出现了轻微的腰疼症状,不严重,没有太在意。高中毕业体检时,我身高182,体重182,想着可能是自己太重了,腰的负担有点大吧。 

4.大学 

进入大学,日子似乎过得轻松了些。学业没啥压力,体育课也没那么严格,虽然也被人槽过“第一次见到立定跳远跳不过自己身高的人”。总体日子比以前要好多了,毕竟都是成年人了,互相都会留个体面。 大学生活最大的变化就是睡眠了,我从一个早睡早起的孩子,变成了一个晚睡早起的孩子,每天睡眠时间大概在6小时的样子。我发现我早上醒了就再也睡不着了,以前以为是自己睡的早,到了大学才发现睡得晚了,照样早醒。当时年轻,除了出现点黑眼圈,我也没当回事。 大学期间,我腰疼的毛病依旧存在,不过还是不严重。同时我的膝盖也出现过几次不适,谈不上疼,就是感觉有点憋屈,都没到影响生活的程度。当时我的身高体重继续增长,身高184,体重巅峰196。我自以为体重太大了,造成的,压根没放心上。 临近毕业的时候,我的焦虑状况开始变得越来越严重,一方面是就业压力,毕竟轻松的大学生活,往往意味着踏上社会的艰难。而且作为一个色弱,为了避免类似高中的孽缘,我只能抛开专业,另寻出路。另一方面,我出现了一个新的状况——手汗。我坎坷的人生啊! 

5.手出汗的问题 

说起来也不算什么新状况。前面也提过我小时候就有多汗的问题,手上也会出汗,不过只是轻度,基本不影响生活。大学期间,我的手汗问题变得越来越严重,到临近毕业时,已经差不多在中度到重度之间了。 手汗症,旁人可能不理解,可对患者来说真的太痛苦了。比如女同学找你拧个瓶盖,你还回去一瓶湿漉漉的饮料……面试工作,谈的都很愉快的,最后来个握手……再加上长时间的睡眠问题,我的焦虑症越来越严重。 踏上社会,我算是明白了什么叫“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容易二字”。仅有一张艺术类专科文凭、还不能从事相关工作、湿冷的双手又让我在社交上举步维艰。幸好我的父亲为了增加家庭收入,数年前已经在这座城市开起了出租车。与他一起租住在这座城市,压力方面明显小了很多。 同时也因为与人合租的关系,我认识了我现在的爱人。 本来我这样的人应该不配拥有爱情。虽说身高有184,但是体重高达196。体态上,佝偻的后背加上前伸的脖子,整一个猥琐的肥宅。还有那双又湿又冷的手,加上弱的离谱的运动能力,不值一提的工作。 为了可以配得上她,我下定决心开始减肥。我买了一副哑铃,早上做力量训练晚上跑步,同时将自己的食量减了一半。 因为有动力,所以够努力,所以效果也很好,半年时间从196减到了140。另外我也发现了一个问题,我举铁似乎不弱,但是跑步的时候总感觉有种被卡住的感觉。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受到当年乙脑炎的影响,大脑主管运动的部分受到了影响。 当时的互联网已经很发达了,我搜索了很多相关信息,也没找到和自己类似的情况,加上核磁检查费用昂贵,也就没有去做检查。 半年后,我停下了我的锻炼脚步。主要是因为膝盖不行了,越来越疼痛,腰疼的老毛病也有加重的趋势。另一方面她也已经是我的女朋友了,善良的她接受了我的一切,包括肥胖、包括手汗。 由于停止跑步后,膝盖疼痛的问题慢慢缓解了,也就没有去就医。现在想想,那年我才23岁,却又是腰疼又是膝盖疼的,可能是被这操蛋的人生折磨习惯了,这么残破的身体,我当时都没想过去好好看下医生。 

6.家庭 

总之我顺利地收获了爱情,25岁那年我们结婚了,然后27岁那年我的第一个女儿出生了。期间可能是爱情的滋润,我的焦虑症似乎有所缓解。不过腰疼的毛病日渐严重了起来,我也去医院做了检查,CT核磁都做过。结论是腰椎间盘轻度膨出,加上腰肌劳损。 医生说腰椎问题,目前不严重,不需要治疗,但是要注意保护了。腰肌劳损也没有太多办法,只能多注意休息。 大女儿出生后,受限于住房,我的睡眠质量变差了很多。依然是早醒,但是更早了,半夜被吵醒后会整夜睡不着。每天平均睡眠降到了5小时以下。随着睡眠的失守,我的焦虑症似乎日渐严重了。 身边只要稍有点影响情绪波动的事,都会让我全身出汗,心跳加速,手上更是可以滴出水来。说起来虽说焦虑症陪伴了我那么多年,但那时的我还不知道这就是焦虑症,是一种病。 随后几年我的身体状态越来越差,体重在不跑步后,逐渐反弹。30岁的时候已经是个超过200斤的大胖子了。腰疼的状况也越来越严重,复查核磁显示腰椎倒是依然只有轻度膨出。 从医生有些紧皱的眉头,我能看出来他也不太理解。倒是我主动说了句是不是我体重太大,然后体型上屁股倒是偏小的,腰上的压力太大了。医生看了我一眼,就让我减肥试试了。 于是我开始了我的第二次减肥。 之前的经验让我我明白靠运动是不行的了,我仔细研究了很多减肥、代谢、营养方面的知识后。 给自己制定了一套既科学营养又利于长期执行的减肥食谱,注重脂肪酸配比,加上丰富的膳食纤维和低脂蛋白质摄入。 一年半后我成功的将体重减到了145斤,之后同样的饮食体重则不再下降了。减肥之后身体状态好了很多,腰疼的状况好转了不少,膝盖也没有疼痛,只是时不时会有点不适感。 期间出现了一次髋关节疼痛,外旋稍有受限,百度之后吓的我以为是股骨头坏死了,后面被诊断为髋关节撞击综合症,退行性病变,注意随访,不需要治疗。总之减肥后身体整体是好了很多,人也似乎自信了点。不过睡眠问题只有轻微的改善。 时光飞逝,在我33岁那年,我的小女儿出生了。我欣喜之余也感到自己肩上的担子又重了。由于减肥的关系,这几年我的身体状态好了很多,不过睡眠问题始终困扰着我。 这几年关于心理健康的宣传也逐渐多了起来,我也慢慢的意识到我的睡眠问题,包括严重的手汗都可能和心理问题有关,所有的状况都逐渐指向焦虑症,不过那么多年了,我从来没有情绪失控,焦虑爆发过,因此我也不太确认。 受限于我们国家的大众认知水平、和社会文化环境,要自己承认有心理、精神方面的疾病很难。这类病患也很难被正确的认知、对待。所以常常得病的多,看病的少,得病的还往往尽力隐瞒。 

7.焦虑症 

2018年6月26日,被焦虑症折磨了25年的我鼓足勇气,一个人踏入了心理科门诊。仿佛跨入那扇门耗尽了我所有的精气神。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疲劳,同时也有一种如释重负的爽快感。命运的车轮在这一刻开始逆转。 医生一针见血的指出了我的焦虑状态,我们谈了很久,这应该是我在门诊就诊时间最长的一次就医经历了……在排除了甲状腺疾病后,我开始了药物治疗焦虑症。一段时间后我我的焦虑症状逐渐好转,25年焦虑史就此作古。 不再焦虑后,我才知道,原来人的心是可以这样的安定,即便出手汗,双手依然可以是温暖的,睡眠也在不断的好转。总之,不焦虑的感觉真好。我的变化无疑是巨大的,用同事的话来说就是,从一个散发着负能量的刺猬变成了一个整天贱兮兮的逗逼…… 到这很多人可能觉得我的故事要结束了。如果仅仅是一个焦虑症,那又如何称得上离奇过电视呢? 焦虑症状虽说得到了控制,但是我那弱的离谱的运动能力才是焦虑症的源头。我也和我的心理医生探讨过这件事,还把怀疑乙脑后遗症的事也说了。医生觉得不太可能,但是也可以做核磁确认下。 即便控制了焦虑状态,我依然强烈的感觉自己的身体有病。这说明萦绕我心头25年的这种有病的感觉,并不是焦虑症带来的感知、认知偏差。可核磁结果出来我很失望,一切正常。 这次检查之后,对于我运动能力的问题,我已经没有了任何思路、头绪。不过我并没有就此放弃寻找答案。不同于儿时,现在的我拥有更好的自主性及更好的信息环境。从那天开始我开始通过各种渠道,阅读各种医学资讯。整整三年,我将所有的碎片时间都花在了上面。 天道酬勤,今年9月一篇有关二郎腿自由的文章引起了我的兴趣。文章分享了一个疾病,会影响运动能力,造成腰、髋、膝盖出现退行性病变及各种损伤。我那颗平静了许久的心,开始躁动了起来。我明白我找到了答案,这个病叫做“臀肌挛缩”。 顾名思义,病患臀肌筋膜坏死板结,造成臀肌活动受限。病因主要怀疑和肌肉注射,尤其是青霉素肌注有关。症状主要是不能翘二郎腿、走路会有弹跳步,无法并腿下蹲。 我对照了相关症状,我一向不能翘二郎腿,可男性,本来以为是胖肉卡住了,现在发现瘦了也不行。弹跳步,仔细看会有那么一点,不太明确。并腿下蹲,可以做到,只是膝盖会稍微分开一点点,脚跟可以着地。 虽说并不是特别吻合,但是我明白,所有的疾病都不一定会有典型表现。我的病要是够典型也不会隐藏那么多年了。最关键的是这个疾病可以解释我的一切异常。臀肌是下肢力量的源头,稳定核心的基础,挛缩后运动能力肯定会大受影响。而少了臀肌的活跃,加上运动本来就少,影响了我的雄激素水平,造成乳房发育和男性第二性征晚发育。 我果断约了最顶级的专家、主任医师、正教授、博士生导师……主攻方向,髋关节、膝盖、运动医学。 专业水平和疾病契合度都满分。经过主任仔细地体查,确诊为双侧臀肌挛缩,右侧较严重,随即直接约了手术。对于我没有多问一句,直接同意手术,主任似乎有一丝诧异,随即了然。是啊,他应该是可以理解我经历了多少痛苦,有多么期待这次手术!

  8.真相 

真相浮出水面,仔细分析,因无家族史,我患病大概率与大量青霉素肌注有关。而6岁那年造成右腿僵直的那次肌注,可能直接引起了疾病爆发。后来因为我病的不够明显,一直到现在才确诊。 2021年9月16日,我一脸期待的被推进手术室。边上的年轻医生一边做着手术准备,一边劝导我别紧张。我告诉他我一点都不紧张,反而很期待。 他一脸不屑地笑道:“先别嘴硬哦,等我接上监护,就知道你紧不紧张了。”一个面罩扣了下来,我问道:“你看,我是不是不紧张啊?”然后我就睡着了…… 手术时间大概2小时,麻醉医生唤醒了我,告诉我手术结束了,问我感觉怎么样? 我稍稍活动了下臀部,感到有点小疼却有一种自由的舒爽感。就像被久缚的手脚忽然被松绑的感觉。我脱口而出:“好舒服啊!” 结果把边上医生护士都给逗笑了…… 不幸得病,幸而治愈。焦虑症25年,臀肌挛缩30年,虽治愈,但身心双重煎熬之下,我面容苍老,多关节提前退行性病变,心脏估计也得老上10年,只有臀肌还是个小孩子…… 但你若问我几岁了?我会告诉你,我刚重生,明年1岁,谁还不是个宝宝呢?没有幸运到有一个可以治愈一生的童年,那就自己去创造一个吧! 李医生感悟:作者是个乐观、豁达的人,我读了他的文字,非常敬佩,非常欣喜,也非常感动,又替他感到有一丝委屈,但都过去了。臀肌挛缩,这个病我也是第一次见,作者给我们科普了,谢谢他!同时也希望有类似表现的朋友,能从这个病例里面找到线索,尽早让自己得到正确诊断。

本文由“健康号”用户上传、授权发布,以上内容(含文字、图片、视频)不代表健康界立场。“健康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转载、侵权等任何问题,请联系健康界(jkh@hmkx.cn)处理。
关键词:
焦虑症,臀肌,医院,疾病,膝盖,运动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