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确诊近500例,天津广州长沙惊现奥密克戎,年关如何渡过?

2021
12/19

+
分享
评论
一节生姜
A-
A+

12月18日,根据国家卫健委公布的数据,内地当日新增共44例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核心提要:

1. 截至12月18日,浙江本轮疫情已有确诊病例470例,超过5万人被集中隔离,54万人被纳入隔离管控。其中,绍兴疫情最为严重,目前有200例确诊病例,超过宁波和杭州的总和。

2. 病毒基因测序结果表明,浙江三地的疫情,与上海11月底出现的疫情,应该属于同一传染链,然而病毒如何传到宁波和绍兴上虞,目前尚不清楚。

3. 由于浙江的经济体量较大,抗疫措施所带来的影响比较强烈,自2021年12月以来,因疫情公告停产事项的上市公司已达21家。虽然本轮疫情比较严重,但并不是太糟糕,因为相对较早地发现了疫情,疫情仍然可控。

4. 目前,奥密克戎袭扰天津、广州、长沙等三地,中国已紧急断航南非数周。但或许我们对奥密克戎的恐惧是一个错误。我们的关注点不应只是感染,而是感染后的症状如何?同时,必须弄清楚加强针对奥密克戎的保护力有多少,以及什么加强针带来的保护效果最好。


28751639911626667

13天470例,浙江绍兴、宁波、杭州三地疫情严重,宁波镇海、北仑港区受影响   12月18日,根据国家卫健委公布的数据,内地当日新增共44例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其中31例在浙江。浙江目前已经成为疫情的“重灾区”。截至12月18日,浙江本轮疫情已经有确诊病例470例,超过5万人被集中隔离,54万人被纳入隔离管控。 在浙江,疫情又属绍兴最为严重,目前有382例确诊病例,远远超过了宁波和杭州的总和。 宁波的疫情,在12月5日显现,首例确诊病例曾于11月22日乘坐高铁到上海浦东新区出差,当日回到宁波,在传染了家人和同事之后,又通过艾灸馆传染了多人。 绍兴的疫情在12月7日显现。在参加完上虞区的一场葬礼之后,一名医务人员在日常的核酸筛查中显示阳性结果,继而发现其他参加葬礼的也有感染,直接相关的人数达到18人。 杭州的疫情与绍兴有直接关联,首例确诊病例曾参加了上虞区的葬礼。同时参加葬礼的人员中,还有一人来自上海,于12月1日下午自上海乘坐动车抵达,在12月4日乘动车返回上海。  ▎宁波等待接受冠状病毒检测的人们。 62451639911627100 浙江疫情与上海疫情为同一传染链,疫情传播途径成谜   为何病毒在上海没有造成较多的感染,而在浙江却导致了比较严重的疫情? 病毒基因测序结果表明,浙江三地的疫情,与上海11月底出现的疫情,都是由德尔塔毒株的AY.4亚型所导致,应该属于同一传染链。 而上海11月底的疫情,源头是一趟消毒不彻底的国际航班,上海的首例感染者在次日乘坐了该航班,从北京抵达上海。在11月19日至21日,该感染者在苏州参加了一场古建筑爱好者活动,病毒感染了来自上海、杭州、徐州等地的参会者。因为及时发现,在11月底时,疫情在上海、杭州、徐州、苏州等地都没有继续传播。 本以为疫情已经完全扑灭了,没想到病毒在宁波续上了香火。病毒如何传到宁波,目前并不清楚,但是宁波的首例确诊者在11月22日两次途经上海虹桥高铁站,而苏州古建筑爱好者的活动在11月21日结束,是否有感染者在22日坐高铁抵达虹桥站?如果感染者的行程交集发生在虹桥站,也能解释为什么宁波确诊病例的其他上海密切接触者都没有发现感染(主要应该在浦东新区)。 病毒如何传到绍兴上虞?这更是一个谜。有人怀疑来自上海的葬礼参加者是上虞的零号感染者,但是,此人在上海的密切、次密切接触者也全部都是阴性,不太可能说他在上虞传染了众多的人,但在上海仅传染了一人( 于12月18日报道,已于12月7日作为密切接触者隔离 )。 而且,从病毒的传染规模来看,也无法支持“上海人是上虞的零号感染者”这一说法。宁波的第一例感染者在11月22日染上病毒,到12月5日被发现,病毒有13天的潜伏传染机会,但是病毒在宁波到目前为止也就只传染了78人。在绍兴,如果上海人是零号感染者,这就意味着病毒在当地从12月1日开始传播,只有6天的潜伏时间,与宁波的疫情相比,病毒在绍兴只有一半的潜伏时间,却导致了几乎有5倍的感染人数!这并非完全不可能,但是可能性很小。 作为参考,杭州的首例感染者12月2日从绍兴回到杭州,于12月7日确诊,病毒的潜伏感染时间为5天,目前杭州的确诊病例共28例,不到宁波的一半,宁波、杭州两地统计的结果都表明,病毒潜伏传染一天,可导致大约6例传染病例。病毒传入绍兴的时间,是否也可以按此速度推算?( 注:需要注意的是,如果疫情没有及时控制,将不会继续保持线性增长,而是以几何级数增长! ) 绍兴疫情来得不清楚,去得不容易,一些居民已经开启了古老的祈祷仪式,让病毒爱去哪去哪,别留下就行。  ▎内地的医学专家走访香港的一个社区,评估香港与内地开放的时间与方式。广州出现奥密克戎感染者与东莞疫情,香港媒体已在担忧两地开放时间是否会延迟的问题。 探讨病毒的源头,并不是为了甩锅,而是为了更有效、及时地控制爆发的疫情。不管病毒如何传到浙江,有一点值得思考:为什么病毒在上海没有造成较多的感染,而在浙江,尤其是绍兴上虞,却导致了比较严重的疫情? 很显然,如果能够及时发现疫情,就能够更精准地控制住疫情;而如果不能在第一时间发现感染源,那么疫情就可能四处开花。这么一想,上虞的情况还不是最糟糕的状况。上虞的疫情是因为第一个确诊病例在常规筛查中发现病毒,如果没有常规筛查,疫情发现的时间延迟两、三天,规模就会翻一翻,如果延迟一星期,疫情的规模就会增至4~6倍。  64251639911627658 病毒感染人,疫情影响经济,21家上市公司停产   更厉害奥密克戎突变株现身天津、广州两地,国内是否已准备好应对? 从感染人数来说,浙江的疫情虽然比较严重,但并不是太糟糕,并且因为相对较早地发现了疫情,疫情仍然可控,相信最多在一个月之内,疫情将会动态清零。 但是,由于浙江的经济体量较大,抗疫措施所带来的影响就会更强烈。据不完全统计,自2021年12月以来,因浙江疫情公告停产事项的上市公司已达21家。这些公司或是注册地在上虞,或是在当地有子公司。 在杭州,虽然感染人数并不多,但是因为担心不小心与密接、次密接产生时空伴随,为了保住绿码,很多人都减少了不必要的外出。 

▎ 12月11日,杭州星澜里,街道明显安静了不少。 更糟糕的是,病毒并不再是一个月才闹一次,一次也不只在一个地方折腾。12月13日,广东东莞市大朗镇在对省外涉疫地区返莞人员核酸检测中,排查发现2例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随后,东莞大朗镇全员核酸检测,全域交通已实行临时管控。大朗镇是世界毛纺基地,疫情是否会影响全球的毛纺品供货?毛纺品订单是否会流向其他国家或地区? 目前国内流行的新冠毒株,是德尔塔毒株,但是,更厉害的奥密克戎毒株,已经在内地登陆,这又是一个更糟糕的消息。 12月14日,在天津和广州两大城市,先后发现了奥密克戎毒株的感染者。在天津,阳性样本来自一个于12月9日入境的无症状感染者;在广州,感染者是一个已经完成入境集中隔离、现处于居家隔离的人士。12月16日,长沙也检出2例奥密克戎毒株病例,是已经闭环管理的国外入境人员。 来自德国BioNTech公司的研究表明,面对奥密克戎毒株,两针mRNA疫苗所产生中和抗体的保护力大大缩水,只有预防原始毒株保护力的4%。也正因为如此,很多感染者都已经打过2针疫苗,有的甚至还打过加强针,但还是被奥密克戎毒株所感染。  ▎2月15日,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团队上传至medrxiv(预印本网站)的研究表明,大部分接种两剂疫苗者,包含BNT与科兴的人,所产生的血清抗体水平不足以抵抗Omicron变种病毒,呼吁民众尽快接种第三剂疫苗;而团队研究也指出,第三剂科兴疫苗是否能增强针对Omicron的抗体反应仍有待确定。 2020年的春节,正好撞上新冠疫情;2021年的春节,迎来了新冠疫苗,以为疫情可以终结了;2022年的春节,似乎又充满了太多的不确定。 疫情到底如何发展?是会好转,还是更糟? 

▎11月26 日,乘客在南非约翰内斯堡的 OR Tambo 国际机场等待法航飞往巴黎的航班。许多国家已经停止了来自南部非洲的航空旅行,以减缓 Omicron 变种的传播。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12月14日表示,全球已有77个国家和地区报告了奥密克戎变异株。世卫组织还表示,奥密克戎正以前所未有速度传播,目前人们低估了其危害,虽然感染奥密克戎变异株后的症状不太严重,但若出现大量感染病例,将会导致卫生系统不堪重负。 78161639911628427 奥密克戎毒株袭扰港津广长四地,中国已紧急断航南非数周   国内下一步如何应对,灭活疫苗是否有效? 因为奥密克戎毒株的出现,以色列宣布禁止外国旅客入境!此前,因为疫苗接种率全球领先,以色列曾经是最先开放的国家。 同样因为奥密克戎毒株的出现,日本也宣布禁止外国旅客入境!此前,即便疫情高涨,日本也咬着牙打开国门,主办了东京奥运会。 本来期望世界各国在大胆吃螃蟹之后,疫情稳定,中国也可以改变严防死守的防疫措施,逐步开放,但奥密克戎似乎把那些胆大的国家都打回了原型,逼到了严防死守的道路上。 往后余生,我们真的都要生活在对新冠的恐惧之中吗? 但或许,我们对奥密克戎的恐惧本来就是一个错误! 疫苗和自然感染建立了免疫屏障,虽然对预防奥密克戎感染的保护力降低了,但并没有消失。中和抗体可以预防感染,如果失守了,还有细胞免疫来预防出现严重的症状。 在南非,虽然奥密克戎带来了一波新的疫情,每日新增感染数已经超过之前几波疫情的峰值,但是新增死亡数还没有出现上升的趋势。从之前的疫情来看,新增死亡数的波形会有所滞后,但是如果病毒的毒力不变,目前死亡数也该显示出波形了。 45031639911628494 ▎南非每日新增新冠确诊人数(来源:worldometers) 20841639911629273 ▎南非每日新增新冠死亡人数(来源:worldometers) 在恐惧的对立面,是盲目乐观。有一种说法,是奥密克戎将成为新冠的终结者,因为感染者情况都不严重。南非的情况似乎如此,不过目前大多数感染者都是年轻人,本来症状都不会太严重。但在英国,已经发现第一个感染奥密克戎的死亡病例,虽然所报道的病例已经有上千例,目前的病死率确实不高,但并不能认为感染了奥密克戎都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奥密克戎仅仅是我们必须面对的一个新冠毒株,为了预防感染,我们不得不接种加强针。BioNTech的研究数据也表明,在接种第三针mRNA疫苗之后,中和抗体的保护力可以恢复,相当于两针疫苗所带来的对原始毒株的保护力。 除了疫苗之外,我们还有口服抗病毒小分子药,还有抗病毒单克隆抗体,很难理解为何面对奥密克戎毒株要表现出惊慌失措的窘态?12月14日,辉瑞公司发布的消息表明,抗新冠病毒口服药Paxlovid在临床试验中数据优秀,在感染者出现症状5天内服用,将住院或死亡的发生率降低了88%。目前的体外实验同时表明,Paxlovid对抗奥密克戎仍然有效! 在发现奥密克戎毒株之后,中国与南非已处于断航状态。但是,奥密克戎毒株将在世界横行,如果要靠断航来阻断病毒,中国需要与全世界断航,包括物流、货运。对于中国来说,灭活疫苗的保护力是个问题,但好消息是,中国目前并不是靠疫苗来抗疫,所以,奥密克戎也不会是一个问题。不过,这个好消息其实也是一个坏消息,这意味着我们将陷入动态清零的循环中。  ▎据查询,国航CA867深圳至南非约翰内斯堡从12月1日至今都处于取消状态。查询票务,提示是因公共安全,已全部断航。一月份票务全部处于取消状态,至今没有复航计划。其他几个出现奥密克戎毒株的非州国家的中转航班,因英美等国禁航,这意味着,其他一些非州小国因不能进入中转国机场,处于事实上的断航状态。 而12月10日,国航又紧急发出多份熔断令。国航CA878航班(哥本哈根至北京)、南航CZ6092航班(万象至广州)、国航CA738航班(华沙至太原)、南航CZ328(洛杉矶至广州)熔断。外航也有两个航线熔断。 而疫情发生后,宁波已取消全部入京航班,杭州一天也仅一班入京。 要打破这个死循环,我们的关注点不应该是感染,而是感染后的症状如何?是否会挤兑医疗资源?我们必须要搞清楚加强针对奥密克戎毒株的保护力有多少?什么样的加强针,带来的保护效果最好? 最糟糕的情形,并不是我们毫无对策,而是明知有更好的对策,却执着于曾经的对策。

45181639911629757

图:机场何时能恢复往日的繁忙?

本文由“健康号”用户上传、授权发布,以上内容(含文字、图片、视频)不代表健康界立场。“健康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转载、侵权等任何问题,请联系健康界(jkh@hmkx.cn)处理。
关键词:
奥密克戎,确诊,疫情,毒株,病毒,疫苗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