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变性人的内心世界

2021
11/22

+
分享
评论
陈郑礼
A-
A+

一直以来,我以为一个人之所以选择去做变性手术,是为了满足同性恋人的需要。



一直以来,我以为一个人之所以选择去做变性手术,是为了满足同性恋人的需要。和赵主任的一番交流,让我改变了这个想法。
 
前一阵我作为上海市烧伤质控中心的督查专家,去长海医院虹口院区的烧伤整形科督查。 科主任赵烨德教授很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忙完公事,我们聊起了一些业务上的事。
 
 
他们科最出名的业务是变性手术,在上海数一数二。赵烨德主任一年要做200多台这样的手术,一做就是30年。
 
我问赵主任:“是不是贵科都是很年轻的病人?”在我看来,一般年轻人比较容易接受这种观念。
 
赵主任说,其实不是的,有的患者年纪比他都大。
于是就和我们聊起了老李的故事。   

那是2017年的事,老李来找赵主任的时候,已经58岁了。当时二三线城市的老年人刚开始普及智能手机,老李在手机上查到了上海的赵主任能做这个手术。
 
按老李自己的说法:“感觉人生找到了希望。
 
于是,他火速和老婆离了婚,净身出户,来上海就诊。赵主任一开始是拒绝的,就像大家认为的那样:没必要,这么大年纪,别折腾了。后来看老李非常坚决,就让他先去精神病医院开个证明。
 
这里科普一下,所有需要做变性手术的人,都需要精神卫生中心的证明,证明没有精神类疾病,才可以手术。

再科普一个小知识:做变性手术的医生是不会主动联系患者的,因为这种手术是不鼓励的,如果患者自己意愿不强烈,就不建议施行手术。有时候医生还会尽量规劝,甚至设置一些障碍。
 


赵主任当时想着,也许一张精神证明的折腾就能劝退这个老头了。没想到,老李很快就拿着证明来了。
 
看来,老李是认真的。那么,面对认真的患者,医生也会同样的认真。
 
赵主任就问他:“你想变性究竟是为什么呢?这个年纪,很多事也没必要太较真了。”
 
老李说:“主任,我变性不是为了搞同性恋,也不是为了跳广场舞。我不要求再造阴道,甚至都不会去改身份证的性别,我不想穿女装,也不会去上女厕所。我还和以前一样生活,只求把男性的标志物切除掉。”
(注:变性手术成功后,在公证处备案后,可以更改身份证上的性别,方便以后的正常生活。)
 


赵主任说:“难道说就为了自己觉得自己是个女的?”
老李:“是的,这是我从小的梦想。”
赵主任:“那你自己觉得是女的就好了呀,不用做手术。”  
老李:“不行,每次我上厕所,就会很难受。如果有一天,我可以蹲着小便了,我才能释怀。”
 
听到这里,我打断了赵主任的故事,说:“您给他做个阴茎切除术不就完事了嘛!这个手术也比较简单。”
赵主任说:“不行的,因为诊断没办法写。而且变性手术的术式是有标准的,阴茎、睾丸的切除,加上阴道再造,这些步骤都不能少,少了,就不算变性手术,伦理方面会有问题。”
 
我觉得自己还是太鲁莽了……
 


继续老李的故事,每一个人的梦想都值得尊重

于是赵主任和老李预约了床位,大概需要等2年多的时间。
是的,不是2个月,是2年多的时间。这一方面是由于床位紧张,排队需要很久。另一方面也是给患者一个冷静期,如果2年多以后还坚持,那真是铁了心要变性了。
 
赵主任这里的手术费用算是比较低的,5万。老李因为是净身出户,所以这两年多的时间里就外出打工挣钱,钱够了,2020年初的时候高高兴兴回来找赵主任。这个时候正好又遇到了疫情,老李等疫情稍有好转,就过来住院了。
 


一波三折,问题又来了,手术需要直系亲属的签字同意。老李的前妻不愿意管,说他就是个精神病,脑子有问题。最后是他89岁的老父亲——老老李,签的字,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最后,老李终于完成了手术,可能一般人很难体会他的心情,有多少人能实现自己50多年的梦想呢?
 
 

说完老李的故事,还有点时间,赵主任又说了一个年轻人的故事。
那是2004年的事。一个20出头的东北小姑娘,是个警察,叫她小丽吧。
 
 
小丽有个青梅竹马的女朋友,从小一起长大,一起上学,一起工作,然后决定结婚一起生活。为了这个目的,她才来做的手术。
 
手术很成功,小丽非常感激赵主任。这种恩情,真的是再生之德。


以后每次过年过节,小丽都会从家里快递一些特产给赵主任,其实医生不会惦记那些东西,感动的是病人过了那么久,依然记得自己。更重要的是,这种情况表示手术很成功,没有后期的并发症。

因为变性手术是非生理性的改道,刚做完的时候可能很完美,时间久了,很容易出现并发症。 其中,尿瘘是比较常见的问题,患者往往痛苦不堪,不知不觉下面就尿湿了,对心理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说回小丽的故事,手术之后的三年时间里,她一直会联系赵主任。
突然,2007年的时候,春节没消息……
五一没消息……
十一还是没消息……
赵主任觉得不对劲,开始有点担心了。他的想法是:最好是对方把自己给忘了,但是如果是忘了,也不会突然就不联系了,应该是慢慢断了联系。
 


直到2010年世博会,小丽突然出现在面前,赵主任提出了心中的疑惑,说:“你为什么这3年来没联系我呢?”
小丽不好意思地说:“赵主任,我也很希望联系你,但是我做不到。”
“这是为啥呢?有什么苦衷吗?”
“2004年手术成功后,我和我女朋友便结了婚,婚姻很幸福,她做试管婴儿怀孕了,06年生下了我们的孩子。07年的时候,孩子会叫我爸爸了,听到他第一次叫我爸爸的那一刹那,我突然有一个念头——要忘记过去所有的人和事。所以也就没有再找过您。这次来上海参观世博会,实在是忍不住了,才过来找您的,希望您能理解我的苦衷。”
 
赵主任笑着说:“理解的,没事就好,那么这次你来上海,就当是一场梦吧。回去之后继续忘记我就行了。”之后小丽再也没出现过…… 

两个小故事很快就说完了。
 
由于我还要赶去下一家医院督查,所以只能匆匆作别。赵主任临别时和我说的话,让我印象深刻,他说:“其他科的病人进手术室的时候都是眉头紧锁,唯独我们科的病人是笑着进手术室的。”
 
救死扶伤是仁心,实现梦想也是仁心。
在这些平凡人的故事里,我能感受到人性的光辉。


本文由“健康号”用户上传、授权发布,以上内容(含文字、图片、视频)不代表健康界立场。“健康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转载、侵权等任何问题,请联系健康界(jkh@hmkx.cn)处理。
关键词:
内心世界,变性手术,变性人,赵主任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