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雁南飞 | 东北医疗人才困局启示录

2021
11/23

+
分享
评论
基层医师公社
A-
A+

无论离开还是留下,都祝你有一个光明的前途。 

无论离开还是留下,都祝你有一个光明的前途。

来源 | 赛柏蓝-基层医师公社

作者 | 乐高

  “每个东北人,对山海关都有种特殊情节。南下的火车刚一进关,万里长城映入眼帘,内心便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入关,不仅是个人轨迹的变化,更是一个时代下,一个群体的大迁徙,里面承载着无数人前途命运的变化史。”     

“没考虑那些时代洪流,就是一家老小的生活!房子、户口、子女上学,一切工作生活可能遇到的问题,都不用操心了。”     

在广东某家县医院的餐桌上,一群从东北南下的医生们,热烈讨论着生活的起色。除了偶尔能听出些东北口音,腔调里更多的是掺杂了“广式”味道的普通话。     

推杯换盏间,这些医生无论是吃螃蟹还是其他海鲜,均有着大部分东北人没有的娴熟。     

而同样娴熟起来的,还有他们积淀的医术。这些东北人在岭南科室,早已成为业务独当一面的“靓仔”。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这些好苗子都是院长老杨(化名)从东北三顾茅庐才汇集到一起的人才。只要人合适,院长可以亲自飞到东北邀请,毕恭毕敬地招待这些曾经默默无闻的学科带头人。  

机构繁荣,不等于人才繁荣 东北之大,哪里能代表东北?  关内之大,哪里可以代表关内? 每次触及东北医疗人才相关的话题,我们都会因为没有固定参考范围而聊不下去。东北医疗人才仿佛是个迷局,这点局内人也深有感触。 82541637362997055 上文提到的院长老杨,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东北人。老杨作为过来人,深谙“医生无分南北,患者无分东西”的道理。他不做甩手掌柜,招贤纳士的足迹遍布东北三省,江西、贵州、甘肃...... 老杨告诉笔者,“大学刚毕业,改革春风就吹遍了祖国大地。在学校时,广东的老院长打电话让我过去。那时东北重工业已有下滑趋势,下岗大潮让很多人流向南方,背起包我就走了。” 老杨认为,说东北医疗不繁荣,那是唱衰东北的片面看法。东三省有全国一流的医学院校,自家的大医院也实力雄厚,大大小小的医疗机构似乎都不缺人。 但医疗机构的繁荣景象,不能和医疗人才繁荣划等号。 无论是东北,还是中西部医疗人才,被东南沿海虹吸是不可逆的现状,被挖走的几乎都是学科带头人。 况且,医疗人才的繁荣不是看数量,而是看质量。科室要取得一些耀眼成绩,才能算得上这家医疗机构人才储备足够雄厚。   

招揽人才,前途和钱途是重要参考。在东北一些地区相对封闭的管理体系内,医生没有档案哪都去不了,老医院把医生档案卡死,遏制了晋升和换平台的机会,市场经济的规律不能完整体现。 但南方一些医院则完全不同,只要医生看得好病,管理层就能想办法挖掘。这种开放性的操作给予了东北医生冲破束缚的机会,也给他们铺开了一条新的晋升之路。 必须承认的是,广东作为经济强省,也有很多医疗洼地。  随着城市化进程,越来越多的人口涌入广东,  快速增长的人口来自五湖四海,猛增的医疗需求亟待消化,招纳五湖四海的医生是最快办法。  

读书在东北,就业在南方 医生赵军(化名)是土生土长的黑龙江人,毕业于医学名校哈尔滨医科大学。如今,他在深圳成为一名医务工作者。 不同于老杨,小赵作为年轻人,对东北的情况有着自己的看法。“其实不仅是东北,全国各大医疗机构,35-40岁的副高职称太多了,上有老下有小,自己悬在中间没什么前途。熬出头是个奢望,年轻人都想出去闯闯。

赵军还分享了同学们的故事:哈医大校园内,散步的同学在校园内曾经遇到一个老教授,他已经退休,所教学专业的博士点也取消了,因为“孔雀都东南飞了”,没谁徘徊的,基本没几个留下来。 走的不仅有学生,还有老师。前几年,一个哈医大在读的研究生同学,书读到一半,导师就跑到郑大一附院去了。 赵军自己在一所新兴大医院上班。医院穿着白大褂的人,很多都是东北口音。科室间交流病情,只听说话动静,有时真的分不清是在东北还是深圳。 多元文化冲击下,南北差异逐渐缩小。新一代东北人更能融入异地社会,人在他乡的感觉会很快消失。   赵军坦言,一边是外面的诱惑,一边是自己的故土,人往高处走,注定东北的人才会有流出。 黑土地哺育了我,虽然不能回报家乡,但我所能做的,就是让人知道我是一名黑龙江人,并为这个身份感到骄傲自豪。

  故土难离,每一位医生都值得祝福   黑龙江一家县医院的院长李旭(化名)对这件事看得很开。他表示,作为东北的医疗机构管理者,很是心急如焚。不过迁徙归迁徙,大家还是知道自己的故乡在哪儿。 每一个从东北走出去的医生,我都给予深深的祝福。有些东西,家乡确实给不了他们,当家乡的土壤无法成长时,离开是一种理所应当的选择。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每一个追求美好生活的人,都不应该被指责。   

要承认目前的现状,东北医生普遍收入低,平台不够高,人情社会也比较严重。面对这些现实,很多东北医生如果不是被家庭等因素套牢,怕是都会跑到南方去,这么多年流失了一些人才,也更让东北的医疗机构管理者们看清眼前。 李旭感慨道,从现在的城市化路线来看,小地方人口减少似乎不可避免。随着大城市、发达城市逐渐扩容,一些新兴城市群逐渐崛起,东北的医疗人才,乃至其他行业的人才都会加速流失,这是不争的事实。 况且,东北人口越来越少,医疗市场很难扩充。因为人口基数小,东北上大学比较容易,所以小市场容纳了大量人才,出去也是一部分孩子不得已的选择。 不管东北现状如何,依然有医务工作者坚守在这片土地。

无论是坚守者还是离开的人,无论他们心里作何想法,未来有何打算,都没有错误可言。并没有任何一方被强迫,我们尊重每一个人的选择。 祝福走出去的医务人员,也祝福坚守东北的战友。特别是在东北的小城,大家更要善待他们。如果有一天年轻人所剩无几,随着小城消逝的,是这群陪伴它一起变老的人。

本文由“健康号”用户上传、授权发布,以上内容(含文字、图片、视频)不代表健康界立场。“健康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转载、侵权等任何问题,请联系健康界(jkh@hmkx.cn)处理。
关键词:
东北,医生,人才,医疗,东北人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