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li公司用一款治疗ADHD的游戏晋升“独角兽”

2021
11/12

+
分享
评论
慕哲说
A-
A+

游戏可以是鸦片,也可以是灵药。让人成瘾的毒,是否正好可以用来攻克“注意力缺陷”(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的毒? 美国Akili公司通过十多年的研究,研发了一款游戏EndeavorRx,获得了FDA批准,用于治疗ADHD,最新一轮公司融资超过1.5亿美元,升级为“数字疗法界”的独角兽企业。 那么,最擅长做游戏的腾讯,看得上这生意吗,抄得来这套路吗?

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ttention 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 ADHD)是一种常见的慢性神经发育障碍,起病于童年期,影响可延续至成年,其主要特征是与发育水平不相称的注意缺陷和(或)多动冲动。 国人俗称其为“儿童多动症”。这个名称会引起误解,因为除了多动冲动以外,另一类表现为注意力缺陷。

据了解,全球儿童发病率约为7.2%。60%到80%可持续至青少年期,50.9%持续为成人ADHD。约65%的患儿存在一种或多种共患病。ADHD不仅损害学习功能,还存在其他多方面、涉及生命全周期的损害。有些儿童,长大后可以自愈,有些却伴随终身;且很难找到适合自己的药物。 

游戏能影响大脑的不同区域? 

Akili的游戏本身的设计很简单,只有三种动作:Steer控制划船方向,Tap打怪兽,Steer and Tap 边划船、边打怪兽。但, 实际上每一秒发生的进程,患者所做选择和接受的刺激,以非常特殊方式对大脑前额叶皮层施加刺激。 81761636701272510 

资料来源:Akili,慕哲说 

根据创始人的描述,公司在游戏前期研发和迭代中,会同时扫描和监控被试者大脑区域,观察什么游戏操作,激活了大脑里什么区域。 2003年发表在Nature的GAME CHANGER中,公司就发表了4-5篇同行评议(peer reviewed)学术论文,展示该游戏疗法在一个月内对大脑额叶影像效果。

46551636701273383 

来源:Akili,慕哲说 

游戏开发是从是三个角度进行设计的。 第一,选择性刺激管理引擎(SSME),作用于调节注意力控制、阻断、多重任务的神经系统(大脑前额叶区); 第二,空间导航引擎(SNAV),作用于调节空间定向、记忆和组织规划(海马体区) 第三,身体和大脑训练器(BBT),作用于调节注意力、冲动、工作记忆和目标管理(大脑额顶小脑区)。 97271636701274078 

资料来源:Akili,慕哲说 

这正是其成为数字药的所谓“活性成分”。慕哲认为,前两点就是分别对应游戏操作中的“Tap”打怪兽,“Steer”划船,第三点是完成不同关卡和搜集目标物。 

对ADHD的临床效果如何? 公司在药品说明书的一个章节(Clinical Research behind EndeavorRx for Physicians and Healthcare Professionals)中提到: 临床试验涉及多中心,为期12周,一共206位8-14岁患有ADHD的儿童参与。 

评估的方式,包括IRS(ADHD专项的损害评估方法),ADHD-RS,TOVA(注意力评估量表)等。

9337163670127467176751636701275103

85371636701275448 

资料来源:Akili,慕哲说 

临床试验结果显示,使用“游戏”进行治疗的儿童,在不同量表的测试中,都有了显著的注意力及相关指标提升。如TOVA得分的目标组(使用AKL-T01进行干预)平均提高1.5分,而控制组仅提高0.5分。

所以,Akili的游戏疗法到底是什么? 简单来讲,这就是 用游戏软件直接产生生理作用,并且是一种可预测的生理作用。 并且,在刺激和效果之间建立可量化的联系。 

那么,听抒情歌,消除抑郁,是不是也算作数字疗法呢?如果每次听,都能调动起情绪,而且可以量化这种情绪的效果,那慕哲就认为可以算。 

Akili创始人的八句箴言 

Akili创始人在一次分享中,关于数字疗法的八个观点,有很强的参考价值。 

第一,应该游戏化还是药片化?- 目的是让参与治疗的人忘记正在吃药。 

第二,收集数据,收集每一秒的数据。孩子在玩游戏过程中的数据,加上孩子本身的数据(比如TOVA评分)汇总在一起,绘制出一个完整的记录。 

第三,在玩游戏的时候也在评估孩子的状态。 

第四,按药物收费,还是按游戏免费?- 按药物定价。不要因为形式是游戏,就自贬身价。 

第五,市场渠道和销售策略,不像药企那样靠药代,而是要精准找到客户。 

第六,获取数据不是盈利方式。 

第七,即使获得FDA批准,现在也没办法进到处方目录,所以出路是和保险公司合作,作为药房福利(类似特药险)。 

第八,保险公司关心两件事,一是治疗效果,二是数据安全。 

写在最后 此类项目的经济性和社会意义,完全值得国内的大公司认真考虑。 

第一,目前中国就有2000多万ADHD儿童,其中只有约1/3接受过治疗,约1/5的治疗效果不佳。对标目前儿童早教的价格,是每年2万左右。治疗注意缺陷和多动障碍,难道比不上早教吗? 

第二,Akili正在将类似研究方法和游戏,用于新冠脑雾(Brain Fog)的临床治疗。脑雾是新冠肺炎患者伴有的认知障碍疾病,表现为交流语速迟缓、注意力不集中等。据估计,全球有超过2000万此类伴有脑雾的患者。 

第三,沿着认知障碍路径,可以进一步延伸到其他神经发育和退行疾病,比如老年痴呆。在中国“老龄”和“双减”背景下,3亿老人的大脑健康,更要靠“游戏”来守护? 

PS. 本文分析基于公开信息、合理假设和商业推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本文由“健康号”用户上传、授权发布,以上内容(含文字、图片、视频)不代表健康界立场。“健康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转载、侵权等任何问题,请联系健康界(jkh@hmkx.cn)处理。
关键词:
ADHD,多动障碍,治疗,数据,疗法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