蒽环类药物化疗后高敏肌钙蛋白I的动态变化

2021
11/04

+
分享
评论
三度医学
A-
A+

医学前沿传播者

Connecting Doctors & Sharing Better


iCardioOncology

编译: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戴梦圆 张新鑫 刘莹教授
背景

蒽环类药物治疗所致的心脏毒性和心力衰竭的发生发展息息相关,但在使用低剂量的蒽环类药物时,症状性心力衰竭的发生率较低。因此早期发现并诊断无症状性心功能障碍对于临床医生及时调整抗肿瘤治疗方案非常重要,

目前,心脏毒性检测主要依赖于影像学,如左室射血分数(LVEF)的测定。但这种方法对于超声医生的要求很高,费用昂贵且效率很低。心脏成像对早期心脏毒性也相对不敏感,往往只能识别晚期心肌损伤。而早期识别心脏毒性可以在临床心功能显著恶化之前对高危个体进行针对性干预,虽然已有心脏毒性的监测指南,但早期发现亚临床心脏毒性的最佳时机仍然不明确。


目的
该研究旨在明确使用蒽环类药物化疗的乳腺癌患者血浆高敏肌钙蛋白I(hs-cTnI)浓度的变化及其与心肌损伤的关系,探索化疗期间检测hs-cTnI的最佳时机,通过hs-cTnI浓度来判定蒽环类药物心脏毒性高风险的癌症患者,将有助于心脏毒性监测方案的实施。

方法
选取2016年1月至2017年8月期间,爱丁堡癌症中心和苏格兰西部癌症中心计划接受蒽环类药物治疗的乳腺癌患者。接受FEC80方案或FEC100方案,均经静脉给药,周期超过21天。其中使用FEC100方案的患者通常会根据HER2状态使用多西他赛或紫杉醇伴曲妥珠单抗或不伴曲妥珠单抗。

研究者分别对乳腺癌患者进行hs-cTnI基线测量(化疗第1周期前24h)及化疗期间测量(每个治疗周期前及蒽环素输注后24h)。

应用GraphPad Prism版本8.0.1进行统计分析。


结果
①化疗前基线特征统计
研究纳入了78名心血管危险因素发生率较低的新确诊乳腺癌患者,年龄中位数为52岁,四分位区间为(49岁-61岁)。(表1)
②hs-cTnI与表柔比星累积剂量的相关性

如图1所示,化疗第 1 周期前的hs-cTnI浓度中位数为1ng/l。每个治疗周期前的hs-cTnI浓度随着化疗周期的递增而逐渐升高,并且与累积表柔比星的剂量密切相关。
③表柔比星治疗患者的hs-cTnI浓度三分位数图
45名接受FEC 80方案的癌症患者根据第六个周期前的 hs-cTnI 浓度进行三分位法分组(图 2)。其中他们的基线特征,包括第1周期前24h hs-cTnI浓度、年龄、体表面积、LVEF、吸烟状况及现有糖尿病或高血压诊断均相似。最高三分位数组的患者在第6周期前的hs-cTnI浓度中位数为28 ng/l,而中间组和最低三分位数组分别为14ng/l和6ng/l。该队列在化疗期间没有出现心力衰竭的表现。
④应用第2治疗周期前阈值预测第6周期前hs-cTnI浓度的特征曲线
第2治疗周期前hs-cTnI浓度水平是心肌损伤强有力的预测因子,若第2治疗周期前hs-cTnI浓度≥阈值(5 ng/l) 则可预测第6周期前最高三分位数hs-cTnI浓度的可能变化,敏感性为69%,特异性为86%。
⑤治疗周期前和治疗后24h hs-cTnI浓度对比

如图4所示,与化疗前相比,化疗后24小时hs-cTnI浓度下降33%(P<0.001)。


讨论
该研究首次描述了乳腺癌蒽环类药物化疗期间hs-cTnI浓度的动态变化。结果表明hs-cTnI非常敏感,可以更早、更快地识别化疗所导致的心脏毒性,为临床医生何时开启心脏保护治疗提供指征。
研究结果示,血浆hs-cTnI浓度变化与蒽环类药物呈剂量依赖性增加,研究中还量化了每周期蒽环类药物治疗前和24小时后的hs-cTnI浓度,以确定治疗期间最合适的采血时间。我们观察到hs-cTnI浓度在输注蒽环类药物24小时后下降,这一意料之外的结果提示监测心肌损伤应在每个治疗周期之前而不是之后,虽然hs-cTnI浓度早期下降的机制尚不清楚。另外图3结果表明,hs-cTnI的早期变化可准确预测其在化疗结束时的最终浓度,该结果提示hs-cTnI是蒽环类药物引起心脏毒性的特异性标志物,可帮助临床医生使心脏毒性风险最大的患者及早开始心脏保护治疗。
hs-cTnI将是一种比LVEF、心肌成像更好的心脏毒性监测方法,便宜、敏感,易于操作,并且能够在早期检测出亚临床心脏损伤。以往的研究也表明hs-cTnI浓度升高对心脏毒性具有预测价值,并有可能作为一种标志物在蒽环类药物治疗期间及早发现高危患者,及时进行心脏保护干预治疗。

目前正在进行的英国心脏护理研究正在采用这种方法,将接受蒽环类药物治疗的高危乳腺癌和非霍奇金淋巴瘤患者随机纳入心脏保护治疗。在每个化疗周期前检测hs-cTnI浓度,表现为上三分位hs-cTnI浓度增加的患者将进行心脏保护治疗,随机分配给标准治疗或血管紧张素受体阻滞剂、β受体阻滞剂联合治疗。主要终点是化疗结束6个月后心脏磁共振成像中LVEF的变化。


结论
乳腺癌治疗期间检测hs-cTnI可早期发现蒽环类药物治疗引起的心脏毒性,通过在每个治疗周期之前而不是之后进行hs-cTnI检测最可靠地确定早期心肌损伤。
【参考文献】
[1] Tzolos E, Adamson PD, Hall PS, Macpherson IR, Oikonomidou O, MacLean M, Lewis SC, McVicars H, Newby DE, Mills NL, Lang NN, Henriksen PA. Dynamic Changes in High-Sensitivity Cardiac Troponin I in Response to Anthracycline-Based Chemotherapy. Clin Oncol (R Coll Radiol). 2020 May;32(5):292-297. doi: 10.1016/j.clon.2019.11.008. Epub 2019 Dec 6.
图文设计:三度医学 彼岸
 
排版编辑:三度医学 Simin  

责任编辑:三度医学 May

本文由“健康号”用户上传、授权发布,以上内容(含文字、图片、视频)不代表健康界立场。“健康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转载、侵权等任何问题,请联系健康界(jkh@hmkx.cn)处理。
关键词:
患者,治疗,化疗,心脏,周期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