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早筛迎来大风口,“独角兽”遍地跑!

2021
11/16

+
分享
评论
IVD资讯
A-
A+

这两年,基因检测,又起风了。

这一次,癌症早筛成了风口上的猪。海外泛癌种筛查巨头GRAIL,产品刚进入商业化阶段,估值已经高达80亿美金;国内早筛巨头泛生子、燃石医学、诺辉健康、康立明等,也都是估值超过10亿美金的独角兽。

资本的偏爱暴露无遗。尽管这并非什么新概念,就像肠镜发现肿瘤,肿瘤发现的早叫早筛,要是发现的晚,那就是晚筛了。

本文所讨论的,是指用革命的技术手段,即基于高通量测序(NGS)的液体活检催生出的癌症早筛。它是一个堪称天使与魔鬼的结合体,一面是,高通量测序决定了这是一个大型氪金游戏,一旦研发失利,10亿、20亿就有可能打了水漂;另一面,则是其令人无法抗拒的商业化之美——

癌症是威胁人类健康的头号敌人,对付它关键在一个“早”字,要早发现、早治疗;规避未来罹患重大疾病的需求基本是普世的,理论上癌症早筛的受众上限就是人口上限;并且,早筛不是一次性买卖,而是持续消费的产品,单个用户价值大……

这也是为什么,尽管这个号称“千亿”的蓝海市场一直不乏“太过概念”的质疑,但资本、药企仍愿意持续投入真金白银的原因。

眼下,这个赛道在走入正轨,一些靠谱的公司逐渐成长起来,一些重磅产品开始进入研发后期或商业化阶段。是时候关注起来了。

/ 01 /

早筛,对付癌症的利器

在中国、美国和其它许多国家,癌症都在各种死亡原因中占第二位,仅次于心脑血管疾病。许多权威声音都告诫说:对付令人谈虎色变的恶性肿瘤,关键在一个“早”字,要早发现、早治疗,最好在症状出现之前就将萌芽状态的恶性肿瘤查出,一举歼灭之。

这是因为,肿瘤其实是一个缓慢发展的过程,往往是从原始发病组织慢慢变大,然后通过身体循环系统扩散到各个组织。比如结直肠癌,从一颗息肉发展到癌症,可能需要10年以上的时间。

尽管癌症千变万化,但预防方式却有相似之处。而早筛,则是医学进步给我们每个人改变结局的机会。

大家都知道,很多癌症一发现就已经是中晚期,这时不仅治疗难度大、费用高,而且治疗之后预后也不会太好。但如果能在癌变的早期就发现它并及时治疗,往往更容易治愈,也不需要那么多钱。

就拿结直肠癌来说,中国人群结直肠癌Ⅰ、Ⅱ、Ⅲ、Ⅳ期的五年生存率分别为95%、75%、40%和5%。发现越晚,活下来的希望越渺茫;同时,结直肠癌癌前病变的治疗费用大概2万,而晚期的治疗费用至少要25万。

显然,如果癌症发现的早,其实并不可怕。

但遗憾的是,患者对筛查的意识往往不够,只有到身体出现不适症状的时候才会去医院检查,导致“一发现就是晚期”的悲剧。

这也不难理解,人们总有侥幸心理,癌症发病没那么高,人好好的干嘛要花冤枉钱受罪,比如有“满清第十一大酷刑”的肠镜,检查费用在600-1000元左右。

当然,除此之外,更在于缺乏有效的筛查手段。此前,除了结直肠癌等可以通过肠镜有效筛查外,像肝癌、胰腺癌等癌种的筛查手段极其有限,检查效果也一言难尽。

比如传统影像学筛查,只能发现直径大于1厘米的肿瘤病灶。这个时候,往往已经是中晚期,而非“早筛”了。

而液体活检技术的发展,让早筛成为一种可能。所谓液体活检,是指通过血液、粪便、尿液、唾液及其他体液样品,可以进行肿瘤分析。

所有的细胞都会被释放到体液中,肿瘤细胞也不例外。肿瘤阶段越早,体液内能够检测到的肿瘤信号也会越少。如何准确检测到少量的肿瘤信号,是这项技术的核心难点。

当前,基于二代基因测序技术(NGS),几乎已经能做到0.0001%的检测灵敏度。这相当于从100万个细胞中,检测出唯一一个肿瘤细胞。

这让我们看到了癌症早筛的曙光,并且,肝癌领域已经实现了技术突破。目前,传统肝癌早筛产品等检出率大约只有40%—50%,但基于NGS的液体活检技术,基本能实现超过90%的检出率。

虽然肝癌是液体活检技术目前能够战胜传统筛查手段的少数场景,但“理论可行”加上已有场景落地,再加上广泛的受众群体,把肿瘤早筛市场推到了爆发前夜。

/ 02 /

目标用户:人口是上限

在肿瘤面前,“人人平等”。因为,肿瘤是基因突变引起的,每个人都有可能“中招”。

在遗传或环境因素的作用下,人体的DNA或RNA可能发生突变。由于DNA、RNA是控制蛋白分子生成的核心物质。由此,分子层面的基因突变,慢慢传导至蛋白分子层面。少数细胞获得无限增值的能力,也就是肿瘤细胞。

当然,这并不一定意味着人体内就会产生肿瘤组织。因为,人体还有防护卫士——免疫系统。免疫系统会识别非正常细胞,从而驱逐出境。但肿瘤细胞过于狡猾,还有少部分肿瘤细胞,会通过各种机制,逃脱免疫系统的清除,继续增殖继而演变成肿瘤组织。

人类与癌症的每一次较量,都是艰苦卓绝的战斗,胜败都是兵家常事。因为要想把癌细胞彻底全歼,实在是非常困难,尤其是在治疗晚期癌症时。

也正因此,肿瘤目前正成为全球最大的死亡因素。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发布的2020年全球癌症负担数据显示:

2020年全球癌症确诊病例达1929万,死于癌症的人数达1000万人。2020年,全球总人口数约76亿。这意味着,2020年全球每1000个人中,就有2个人患上肿瘤,有1个人因为肿瘤而死亡。

目前,中国新发癌症人数和癌症死亡人数位居全球第一。2020年中国癌症确诊病例达457万人,占全球的23.7%,死于癌症的人数达300万人,占全球的30%。

这些数据着实触目惊心,在每一个冰冷的数字后面都是一个绝望的家庭。反过来说,癌症早筛产品的受众群体规模,理论上是人口上限。尽管目前还在主攻高危人群这一群体,但实际上,每个人都应该是癌症早筛的目标用户。

你可能会说,碍于癌症早筛的高昂费用(国内目前在2000元以上),很可能让很多人望而却步。但不用怀疑,规避未来罹患重大疾病的需求是普世的。政策的推动、医保的改革,都为癌症早筛的普及加码。

生死面前,钱都是小事。单从消费属性来说,这可能是唯一一款媲美“衣食住行”场景的医疗类产品了。

/ 03 /

价值放大器:长期持续的复购需求

单从受众广这一项,还不足以说明早筛产品的商业化价值所在。任何带有消费属性的产品除了受众规模外,还要考虑复购频率。

毕竟,用户不会平白无故从天上掉下来。为了获取用户,企业需要付出不菲的获客成本,尤其是这类带有消费属性的医疗产品。

复购次数越少,往往意味着单位获客成本高,均摊到每一次用户购买上的数字就越大,这将会带来售价过高、赔本赚吆喝等一系列问题。

最典型的莫过于以暴利著称的医美行业中,大部分终端机构却是入不敷出。其中,植发已经算是一个不错的生意,但行业内企业盈利能力,甚至不如普通制造业企业。

核心原因就是,植发生意几乎不存在复购率一说。如果植发效果好,意味着用户不需要进行二次植发;如果效果不好,用户更加不会二次光顾。这种情况下,植发机构的获客成本很难下降。

但显然,早筛产品的商业模型,要性感许多。癌症早筛属于高复购产品,比如泛癌种早筛产品,可能平均2-3年就需要检测一次,跟正常体检一样。

即便考虑60岁以后才算是高危人群,需要做到日常检测,单个用户一生使用次数,大概率会超过10次。考虑到这类产品的体验较好,或许不会轻易更换。这也意味着,一次获客可以持续为公司带来收入。

综合来看,同时具备“刚需、受众广、复购率高”的特点,癌症早筛产品无疑是一个性感的产品。也难怪,海内外玩家、各路资本都愿意豪掷重金,参与其中。

写在最后

人类与癌症的抗争注定是一场艰巨的持久战。

弗朗西斯·柯林斯博士曾说,50种最常见的癌症类型,仅是测序的DNA的庞大数量就相当于10000个“人类基因组计划”。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因此,找到致癌基因、找到启动这个基因的机制、找到专门针对这个基因的药物,说起来简单,实际却非常困难。那么,我们会看到歼灭癌症的那一天吗?现在说还太早。

好消息是,医学研究的进展将为战胜癌症提供越来越有效的新武器。

癌症早筛更是让我们看到了丝丝曙光,然而前路还十分漫长。相对有限的癌种、不占优势的售价,以及消费者观念培养、市场开发的难度,仍是行业的痛点。要让梦想照进现实,海内外玩家,都还要继续努力。

来源:「氨基财经」

声明:本微信注明来源的稿件均为转载,仅用于分享,不代表平台立场,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尽快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更正,谢谢!

本文由“健康号”用户上传、授权发布,以上内容(含文字、图片、视频)不代表健康界立场。“健康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转载、侵权等任何问题,请联系健康界(jkh@hmkx.cn)处理。
关键词:
癌症,肿瘤,产品,用户,发现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