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麻醉医生讲述亲历的剖宫产手术的经过

2021
10/25

+
分享
评论
米勒之声
A-
A+

本文由“麻醉MedicalGroup”授权转载

2018年1月,31的我怀上了宝宝。大学毕业后来到这家三甲医院,由于竞争压力大,不紧要在临床上多历练涨经验,更要在理论上不断加强。这年我本打算再出一篇文章去争取晋中级职称的机会,但现实是残酷的——虽然正值事业上升期,作为女性,我要完成人类繁衍的重任。

母性使然,虽然这个宝宝来的显得似乎“并不适宜”,但我还是发自内心的感到开心。好吧,进入准妈妈的角色吧~

在医院,医护的工作劳动强度是相当大的。有的人说,你们不就是打一针麻药吗?有那么累吗?每每听到这话,我真想拿个大喇叭向全世界喊:不是那样的!其实,麻醉医生的工作很复杂有特别劳心。下面,我简要介绍一下做麻醉医生的一天:
7:00骑电瓶车出发去医院(刚上班的前十年收入比较少,买不起车)。
7:30左右达到医院,换好工作服(医生的白大褂)。
7:35左右达到病区看一下今日的手术病人。了解一下病人是否紧张,休息的好不好,再看一下因病情特殊昨天要求病房医生补做的一些检查。
7:50左右换上进手术室专用的一套每日都清洗的贴身工作服,进自己今天所在的术间准备麻醉用品。
8:00全科开早会,大家会讨论今天的特殊病人及制定相应的处理方案。
8:30大家进入术间,检查各种设备是否正常,抽取需要使用的药品,等待病人进入术间;
8:40左右,病人进入手术间,经过核对信息、建立静脉通路等环节开始麻醉。
9:00左右手术开始,这期间一直到手术结束,我需要一直守在病人旁边。一边观察病人生命体征的变化,一边根据手术的进程调整病人的一些参数以有利于手术进行,一边记录麻醉过程中的各种变化。如发现有意外或者并发症出现,我会立刻叫停手术组织抢救。
10:10手术医生缝合完手术切口,我开始麻醉复苏过程。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这个阶段和麻醉开始的阶段被认为是麻醉过程中较为危险的阶段,可以把这个过程比喻成飞机的起降过程。
10:40左右,病人达到离室标准,我换好外出工作服送病人返回病区。
回来之后,我开始了第二台手术的麻醉准备。接下来,就是下一个循环:麻醉开始——守护——送病人回去。一般情况下,我每天会麻醉2~5个病人。
16:00左右,我完成了当日所有病人的麻醉工作,返回办公室登记病人信息、收费。
16:10左右,我换好外出工作服去访视明天手术的病人。
17:30左右,我返回科里。(因访视的过程需要了解病人的既往病史、现病史及本次手术方案,一般每个病人需要20~30分钟)
有的朋友会问,不吃不喝吗?
因为手术室的床位很紧张,手术一个接着一个作,麻醉医生就得一台接着一台麻醉。因此几乎所有医院的麻醉医生的吃饭时间都很短,一般是值班医生暂时替换一会。吃饭的过程顺便喝口水,之后再去一次卫生间。也正因为喝水少、不敢喝水,很多麻醉医生都患有泌尿系结石。
至此,我完成了一天的工作。我还是比较幸运的,能够迎着朝霞回家。经常性的,包括我自己在内都要披星戴月的回家。有几年特别忙的时候,突然有一天手术少了,有的人要早回家,我们会调侃他:你都是晚上9~10点钟下班、没白天回家能找到回家的路么?
因为大家都很忙,即使我怀孕了,我也不好意思请假。一直到9个多月的时候,领导说:小张,你该休息休息,科里忙的过来。我知道,我休息了,同事的工作量就增加了,回家的时间就更晚了,我拒绝了。后来,领导命令性的让我休了假。
在产前放假的那段时间,我第一次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幸福。自打大学毕业后,再也没有一个完整的假期,包括过年过节在内,能连续休2~3天都谢天谢地了。因此,放假那段时间,我彻底“堕落”了。每天睡到自然醒、饿了就吃、困了就睡、斜躺沙发看着陌生的电视节目……。由于饮食不加节制、活动量锐减(在医院的工作餐只能起到填饱肚子的作用,活动量每天起底两万步以上),我的体重迅速飙升,这也为后来的不得已剖宫产埋下了伏笔。
随着大家越来越多的认识到自然分娩的好处以及剖宫产对产妇本身及未来再次生产带来的危害,都鼓励自然分娩。我作为一个麻醉医生,常年担当为产妇实施分娩镇痛的工作,深知自然分娩的好处。在怀孕期间也一直按照这个目标努力着,其实也没有刻意注意这什么。想吃饭喝水,手术室的工作不允许你随时吃喝啊;想不运动,一台及一台的麻醉工作,每天走到脚跟疼。在休息之后,所有的一切控制瞬间解除了,搞到后来,我都怀疑是不是像运动员那样,突然不运动了导致的体重反弹。本来的平时的体重110斤左右,对于一个167cm的女生应该说刚刚好。但那段时间,我的体重迅速飙升到180斤!
平时给别人做麻醉信心十足的我,此时轮到自己生孩子,是那么的没有信心。进入预产期后的一天,我住进了产房,开启了我生宝宝之旅。经过产科医生同事的评估,我还是具备自然分娩条件的。
在宫口开到两指以后,按照正常流程,我找来麻醉科同事为我打了一个分娩镇痛(按照最新的专家共识:在进入产程后,可根据分娩条件和产妇需求,在任意时间实施分娩镇痛,而不会对胎儿产生明显影响)。
作为一名麻醉医生,我深知分娩镇痛只是减轻疼痛而非完全消灭疼痛,因此我也打算去接受一点点疼痛的结果。可是,事情并不是按照预想的结果那样发展。随着宫缩的加强,我几乎都怀疑这个分娩镇痛是假的,但作为专业人员的我知道这里一定有原因。当时我考虑到两点:一是,我的职业决定了,我可能是比较怕疼的人。医疗圈内有人做过统计,别看医护人员整天给别人动刀扎针的,但他们却是最怕疼的一类人之一;二是,过度的肥胖可能降低了我的痛域。相比较瘦人而言,轻微的疼痛可能也会让我感觉到很痛。
老人都讲,生孩子哪有不疼的。但作为医生的我知道,疼对于产妇及胎儿并没有好处,反而会因为过度的疼痛增加产妇的耗氧而间接导致宫内乏氧;另外,也会由于过度疼痛导致子宫频繁过度收缩而直接影响到胎盘为胎儿的供血量。因此,我一面尽量让自己放松下来(有研究显示,亲人的陪伴、环境、音乐或水浴分娩都能降低产痛),一面祈祷着别出什么问题。
但事与愿违,开到第六指的时候,胎心不正常,肚子里的宝宝乏氧了。产科同事和我讲明了厉害关系,经过我同意后,决定紧急剖宫产。
在大家的帮助下,我走到了另一个房间(条件好的医院会在产房附近建一个产科手术室)。躺在手术床上,因为我对接下来的所有步骤都太熟悉了,心理不免害怕。但很快,更担心孩子的心理战胜了这种恐惧。此刻,我稍稍明白了“为母者刚”的含义。
尽管很紧张,但职业素养让我很快平静下来体验着作为病人的感受。因为我们知道,想把医生做好,一定要从患者角度换位思考。有了患者的理解和配合,才能携手战胜疾病。
消毒、铺巾、穿刺……,一切都在预期的进行着。当麻醉好了之后,我有种不知道腿在哪里的感觉,也有那种没麻醉的感觉,甚至在切割肚皮的时候,我的感觉似乎仍很清晰。但我知道这些都是正常现象,麻醉的作用只是消除疼痛,其他的感觉可能仍然存在或者是错觉。
所幸,可能是我胖的晚的缘故,我并没有患有妊娠期高血压、糖尿病。如果有高血压,在手术麻醉时更增添了一分风险。
手术开始后,并没有特殊的不适。但由于体重大,麻醉后因为发生仰卧位综合征而稍稍有点头晕的感觉。经过麻醉同事调整床的角度,外加用了一点升压药很快便过去了。
快要出孩子的时候,此时真正是我终身难忘的。尽管之前我在工作中也会在这个阶段鼓励产妇挺住,告诉她们不舒服的感觉一会就过去,孩子出来之后就好了。但,谁知道会这么难受啊!简直是那种无法呼吸的感觉,心脏和肺子都要从嘴里被挤出来的感觉(为了尽量减少子宫上刀口的长度,妇产科医生通常只会切一个只有婴儿头能出来的刀口。之后全凭大家七手八脚压肚子把孩子挤出来)。
在一顿窒息感之后,突然之间,我听到了“嘎”的一声啼哭,我知道肚子里的宝宝来到这个世界了。瞬间,一切感觉烟消云散。肚子怎么样随他吧,有同事们在呢,交给他们了。此刻的我沉浸在有了宝宝的幸福中。
之后,只是在妇产科同事用纱布清理子宫的时候有点胃部舒服,其他一切都还好。
回到病房后,因为术后要用药物加强子宫回缩以减少出血,尽管用了镇痛泵,但还是有一定疼痛的。这个疼痛我是有准备的,这个疼痛不适麻醉同行不够意思,是麻醉同行担心药物加的太多影响哺乳。尽管各种指南也没有说一定会有影响,但毕竟医学仍然还有很多未知。
产后第二天,除了仍然有一些疼痛之外,其他一切正常。近些年,有研究表明,越胖的人越怕疼。这方面,起码在我身上得到了印证。这时,我才恍然明白,为什么妇产科同事在我孕期总是不厌其烦的告诉我控制体重的原因了。
这就是我的一次剖宫产的经历,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本文由“健康号”用户上传、授权发布,以上内容(含文字、图片、视频)不代表健康界立场。“健康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转载、侵权等任何问题,请联系健康界(jkh@hmkx.cn)处理。
关键词:
剖宫产,手术,医生,麻醉,分娩,产科,体重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