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掉了所有肠子,但依然没保住命,医生提醒:这病应该早点重视!

2021
10/12

+
分享
评论
麻醉MedicalGroup
A-
A+

家族性多发息肉,有家族遗传性,常在肠道发现大小不等数十枚、甚至更多息肉,有恶变倾向。

小李,又黑又壮。任谁看他,都不像一个病人。但是,他确确实实就是一个病人,一个肿瘤患者。

认识他,也是从他患病之后才认识的。

我是麻醉科的,一般情况下,只有做手术才能接触到患者。

然而,认识他并不是因为手术,而是因为他的人缘好。

一次周末同事聚会,外科的朋友叫上了我。酒桌上,我还好奇有了新面孔。交谈得知,他是找外科同事看病的。在他的肠道里,发现了多个息肉,属于家族性多发息肉。并且,已经不是第一次切了。因为切得多了,和大夫自然成了朋友。加上他本人又非常好客,久而久之,甚至都成了酒友。

这时,有人一定很好奇:大夫怎么能和病人做朋友?

其实,医生确实希望每一个病人都能成为朋友,共同应对病魔。

据外科医生说,每次请客,他都保证不喝酒,也一直劝他不要喝酒。但是,看大家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他也跟着喝点。

初次见过的热情,几乎让我忘了他的身份是一个病人。久而久之,也熟识起来。

然而一年以后,听外科同事说,他肠子上有一个息肉恶变了。

此时的他,俨然已经成为我们的一个老朋友了。带着沉重的心情,我们给他做了结肠部分切除术。

术后的几个月,他恢复了。

这次,他不再喝酒了,而是喝饮料。不是酒,胜似酒。就这样,他拿着饮料和我们一杯接着一杯的干。

说实在的,那时我们都很担心他。但是,他的朋友义气,让我们无法拒绝。加上他又不喝酒,我们也就没有太多劝的理由了。

时间又过了一年,一个不幸的消息传来:他的病情复发了。

这一次,我们为他切除了所有的大肠。

切掉了所有大肠的他,明显一副病态。但是,依然强撑着。

这一次手术,他的媳妇卖掉了家里的车。

身体稍稍缓解之后,他又张罗着请客。但是,我们没有再让他花钱。我们都知道,这个病费钱。

酒桌上,他已不再喝饮料、而是改喝白水了。

随着我们刻意拒绝,之后就没再喝过。

由于他的病情不再需要手术,因此我了解的情况相对更少一些。

再次见面时,他已经到了晚期。

那天,外科同事说:小李住进了内科,需要做一个深静脉置管,你给他扎一个吧。

听到这个消息,我拿起中心静脉穿刺包赶往内科。

到了内科,护士已经让他躺在了处置台上。

第一眼看上去,着实吓了我一跳:这怎么可能是小李,分明是一个岁数很大的中年人嘛!

但是,我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由于肿瘤的消耗,他已经脱相了。听护士说:他已经没有力气吃饭了,只能打点滴。但是,由于血管塌陷,点滴也很难打了。因此,只能请麻醉科帮忙扎深静脉。

相视无语,我们没有说一句话,只是眼神互相看了一眼。那个情况,不是我不想安慰他,而是我已说不出那些虚假的话。而他,也一定不愿意听“慢慢会好起来”的假话。

穿刺的时候,尽管我已经打了麻药,但他还是“哎呀”一声喊了出来。很显然,这不是疼痛,而是他对死亡的恐惧。

完成穿刺后,我返回了麻醉科。那天,我的心情极差。

一个月后,小李走了。

在此特别提醒大家:一定要经常体检、一定要保持健康!

【知识点】家族性多发息肉,有家族遗传性,常在肠道发现大小不等数十枚、甚至更多息肉,有恶变倾向。一旦发现,应早期就医。如直系亲属有此病,要经常做胃肠镜检查。

【温馨提示】点个关注,这里有大量专业的医学科普,为您解密手术麻醉的那些事儿~

本文由“健康号”用户上传、授权发布,以上内容(含文字、图片、视频)不代表健康界立场。“健康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转载、侵权等任何问题,请联系健康界(jkh@hmkx.cn)处理。
关键词:
外科同事,麻醉科,家族性,肠子,切掉,手术,内科,病人,静脉,护士,穿刺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