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乘风破浪的抗癌姐姐4:管住嘴,成为自己敬佩的人

2021
10/11

+
分享
评论
北中医三院赵鹏程
A-
A+

成为自己敬佩的人。

编者按:本文原题为《从术前的“后卫”到术后的“前锋”——中医助我成为抗肿瘤战役中“乘风破浪的姐姐”》,由于篇幅原因本公众号分多期连载。

为自己敬佩的人

  作为一个肿瘤术后患者,为了今后的健康安好,对原本自以为还算健康的生活方式作调整是一件重要的事。
  我在自己患病前,对于严格管住嘴、迈开腿,不吃鱼不吃肉的人是十分尊敬的,因为觉得如果是我自己,顶多十天半个月可以做到,再往长了,肯定要当逃兵。
  从确诊的2019年12月20日开始,首届国医大师朱良春女儿、江苏南通中医院院长、肿瘤、风湿病治疗专家朱婉华就嘱咐我停止大鱼大肉。从此开始了持续至今的以素为主生活。
  而2020年2月第一次到黄金昶主任那里看病,医嘱就写着忌口凉甜(红薯、蜂蜜、水果、酸奶等),虽然没写不鱼不肉,但其实在他的科室里对绝大部分患者基本上就是不成文的规矩。
  但他但凡号脉摸出患者吃了油腻的东西,必是严厉追问。一般的过程是患者随即小声狡辩或抵赖,黄主任从眼镜上方看着患者问“真没吃?”然后患者会不好意思地笑笑,然后用越来越小的声音为自己辩护,“没吃多少”。
  黄主任及黄家军对绝大部分患者的禁食条例 “洗脑”工程显然是成功的,以至于看到熟悉的患者在朋友圈晒大鱼大肉,就会警告,声称要到黄主任那里打小报告。而看到如果有大夫过年过节晒的家宴里有大鱼大肉,患者们就会留言:不厚道,太不厚道啦!
  而且患者如我,每当要吃点哪怕是一只鸡爪或一片鱼,还要给自己找十足充分的理由,比如今天随访检查抽了四管血要稍微补一下等等。
  你可以到每天的门诊看看,这些长期吃素食的人目光多像温顺的牛、羊和兔子,云淡风轻、慈祥而和蔼。
  所以从2019年12月20日确诊以来,我不仅不吃红肉,鸡肉鸡汤也很少吃了。只是当治疗得太辛苦或是一下子抽了几管血做检查时,才“偷偷”地吃个鸡爪或买条鲈鱼切成八份,一次吃一块,一周不超过一次。
  最好笑的是一次在化疗中,想给自己补一补,买了几只酱鸭翅。刚买完正提着鸭翅,接到了朱婉华院长打来的问候电话,她在电话里不断提醒我千万别嘴馋,另外牛奶也不要喝,不吃不该吃的东西。据说有个医学专家,肿瘤治疗本来很有效,但在多次山珍海味前未能抵制住诱惑,结果前功尽弃。她的这个电话让我感到羞愧万分,虽然才买鸭翅没当场扔掉,但是却是放到了冷冻柜,一周吃一只。
  黄主任对患者的不断提醒和恨铁不成钢的“训斥”也使绝大部分患者对吃这些不提倡吃的东东有“负罪感”。况且,不论是黄主任还是姜大夫,对脉象都摸得很准,不管是多吃了甜、咸、冷、腻都能摸出来,堪称精密的探测器。
  我平常每周扎针两次,每隔21天去黄主任那里改方开药。偶尔“偷吃”一两片鱼,或是吃了涉嫌甜的东西,姜大夫都能在一二天后的例行针灸前号脉中,准确地“探”出来。
  从2020年2月开始,我可以说是一个水果都没吃。后来连生西红柿都戒了。蒋恬大夫从外地快递给我一箱生吃非常好吃的普罗旺斯西红柿。原以为开水烫三次,吃点西红柿没事,做西红柿鸡蛋太可惜了。结果有一次在化疗后第四天就忍不住吃了两个生西红柿。结果黄主任号脉给摸出来,还说要训我的主管大夫,怎么能放任患者在化疗期间吃生东西,结果都堵在那里,造成脾胃不运化。
  其实,每次从黄主任那里回来,就是开始反思的过程。他说我吃甜了的,就会想到底吃了什么看起来不甜,含糖量又比较高的食品。
  在甜食方面,我已经放弃了曾十分喜欢的糖炒栗子、山楂卷,就是化疗时多喝了点肠营养粉;说我吃太咸了,我就放弃了爱吃的酱豆腐、榨菜和北京辣丝;说我吃油腻了,一想也没吃肉呀,原来是早餐和晚餐的芝麻酱吃太多了。而且觉得啥好吃的也不让吃,干脆吃点干果,结果一天连吃个核桃、一大把炒花生显然是超标了,当然也被黄主任“抓了现行”。
  看中医的过程,也是不断反思和不断修行的过程。然后就想知道,除了白菜豆腐、土豆、胡萝卜、豆制食品和每天两个鸡蛋,到底还能吃些啥?
  说来也奇怪。没有大鱼大肉,我好像也没出现营养缺乏的状况,一年半没吃水果,手指上也没长倒刺。除了有时有点馋之外,一切都还好。就是看到同事提着在食堂买的几个酱肘子时,心里惦记馋了好一阵子。
  所以能吃什么是我们患者在北中医三院候诊时,时常热烈探讨的问题。
  由于黄主任的不断强调,至少是大部分同时经常做针灸的各类患者都比较自觉地执行这些近乎是苛刻的要求,因为这不是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而是一年、两年,甚至更长。
  对于普通患者来说,有关健康相关的认识常常可能是片面的。这次患病才明白,自认为超级中医迷,看过点中医普及书籍的我,对很多问题的认识十分片面和浅显。
  比如大部分人会觉得每天一个红薯有利于“排毒”,健康无比,殊不知对于像我这样脾胃虚弱的人,天天吃会积累很多湿气,然后往往演变成瘀堵。其他甜食也是如此。
  好多过去认为都是对自己好的食物,比如三蒸三晾的用来补血红枣、蜂蜜、话梅糖和“生加甜”的各种水果,这些日常食物原来都是体内产生湿毒的帮凶,而过去这每种都是认为对自己好的健康东西。
  这不仅只是甲之美食,乙之砒霜那么简单,对于一些人来说,这些看起来近乎完美的“健康食品”在我肠胃虚弱且工作无比紧张的情况下,会时不时的造成脾暂停运化,从而停留在我的薄弱环节,成为湿和毒。
  通常一个人病了才去了解这种病,等遇到肿瘤才知一二,那付出的不仅是一两次手术和七八次化疗的代价。这种对患者心理打击通常是痛彻心扉而难以磨灭的。
  不敢说绝对百分之百执行了黄主任的禁食清单,我起码比绝大部分患者执行得好一些。只是偶尔清蒸一小片河鱼(一条鱼分八片)或者吃一只鸡爪。刚手术后那一阵喝了点鸡汤,用家人送的牛肉几小块炖了土豆胡萝卜(只吃菜不吃肉)。再后来自己没买过任何红肉。
  一年来经历了不少的考验,比如朋友请客吃日料,看着大家吃以往最爱吃的生鱼片,而我默默地吃碗清汤面;比如家人在天津给父亲过90大寿(回纳术后第四个月乘私家车去的),面对大大的皇后蟹、刚出锅的大虾以及美味的河豚鱼,都一一谢绝,只吃点白菜豆腐和面食。还有朋友来看我时,会选择海底捞聚餐,他们吃他们的肉肉,我吃我的青菜。各取所需,互相理解。
  我本以为,不吃水果不吃肉会造成维生素缺乏,蛋白质不足。结果术后一年的血检项目中,可以显示营养程度的肌酐是达标的。再说,每天煮的中药里有三条蜈蚣、15只蝎子,谁能说蛋白质不够呢?
  谈到营养品,黄主任一般是不提倡的。所以平常服用较多的只有西洋参,早上做豆粥时放几片。高丽参的力道很大,就我的体质来说,偶尔喝一小包口服液没问题,连着两天喝,就有可能嘴里起血泡。还买了些东北林下参,冬天偶尔炖一小只。其他产品,比如灵芝孢子粉、阿胶膏什么的,朋友送就服用,不专门去买。
  其实,吃什么只是物质层面的事情。保证顺利康复和今后的健康,晚上的睡眠与之一样重要,更重要的是保持情绪的平稳愉悦。
  我想,每一个刚得知自己确诊癌症的人都无一例外会有从恐惧、绝望到放下、接受、然后学着面对这些心理过程。那么,谁可以当心灵摆渡人,谁的话可以安慰你焦虑无着的心呢?
  大夫的话有时候对于那些像漂在大水里的无助患者,可以像是扔来的一个救生圈。经历过癌症和化疗的朋友和家人,也是鼓励你一步又一步熬过手术和化疗的艰难每一步的人。虽然不能指望感同身受,但有过类似经历的人,说的话比泛泛的鼓励要有用的多。
  如果有“红尘相伴、法喜永存”的朋友,可以随时轻松聊天,那就更好了。漫步公园,听听音乐,会让你心情放松,沉浸在大自然或其他美好事物里。

未完待续

本文由“健康号”用户上传、授权发布,以上内容(含文字、图片、视频)不代表健康界立场。“健康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转载、侵权等任何问题,请联系健康界(jkh@hmkx.cn)处理。
关键词:
患者,化疗,的人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