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领域,跨国药企加速“圈地”

2021
10/09

+
分享
评论
思齐俱乐部
A-
A+

罕见病人群并不罕见。


 

近日,一位高中学历的父亲为救身患罕见病的儿子,自学基因编辑、自制药用级化合物的新闻,引发热议。



他的孩子,是云南第一例Menkes综合征患者,在9个月大时被确诊患有这种全球罕见的病症。而患此病的孩子,大多数活不过3岁。即便活过3岁,也往往会伴随器官和大脑发育的不可逆损伤。

 

大家在敬畏父爱伟大的同时,也引发了对罕见病的关注。

 

罕见病人群并不罕见

 

据悉,全世界已知的罕见病约有7000种,由于临床上病例少、经验少,导致高误诊、高漏诊、用药难等问题,往往被称为“医学的孤儿”,罕见病药物也因此被称为“孤儿药”。

 

对于“罕见病”的划分范围,不同的国家/地区因国情有所差异:罕见病在美国是患病人数低于20万人的疾病;在欧盟是患病率低于1/2000的疾病;在日本是患病人数低于5万人或总病患数18万人以下的难治或顽固性疾病。

 

在我国,根据今年9月刚刚发布的《中国罕见病定义研究报告2021》,罕见病被定义为“新生儿发病率小于1/万、患病率小于1/万、患病人数小于14万的疾病”。

 

其实现实中,罕见病人群并不罕见。

 

2017年,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统计,尽管罕见病单一疾病的患者人数并不多,但当这些患者聚在一起,总数接近4亿,平均每15个人中就有一名罕见病患者。整个欧盟地区,总共有5.1亿人,其中大约有3000万罕见病患者,平均17个人中就有1人患有某种罕见病。

 

同样,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2月,我国罕见病患者总数也超2000万人,每年新增患者超过20万。

 

庞大的患病人群颠覆了我们对“罕见病”罕见的潜在认识。

 

单从药物研发的角度来看,罕见病由于患者基数少、市场容量少、商业投资回报低,药企研发孤儿药的动力不足。

 

为此,美国最早在1983年颁布《孤儿药法案》,出台了一系列激励政策,包括对孤儿药给予优先审批、市场独占权、税收减免、研发支持等。FDA每年批准孤儿药的数量药品开销占药品总开销超10%,达到450亿美元以上。

 

截至2020年末,FDA已授予5712个孤儿药资格,批准930个孤儿药适应症。据不完全统计,仅美国FDA批准孤儿药上市达到592个(按适应症计),光2020年批准的53款创新药中,有31款药物(占据58%)被批准用于治疗罕见病。

 

罕见病药物罕见,价格自然也贵。

 

诺华2019年上市的一款名为Zolgensma,治疗“脊髓性肌萎缩症”的基因疗法获批上市,被认为是“史上最贵药”——标价21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1300多万。然而,高昂的价格并没有阻碍它的市场。2021年上半年,Zolgensma已经实现了6.34亿美元的销售收入,同比增幅69%。

 

另以2019年8月在中国获批上市的诺华制药的芬戈莫德为例,该药用于治疗复发型多发性硬化症(MS)。数据显示,2018年和2019年,芬戈莫德全球销售额达到了33.41亿美元和32.23亿美元。

 

据悉,2020年全球十大畅销孤儿药合计销售额达到了428亿美元。

 

在政策和市场的推动下,罕见病领域的市场规模也在快速扩大。

 

据Frost&Sullivan资料显示,全球罕见病药物市场规模将由2020年1351亿美元增至2030年3833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达11%。

 

同样,近年来,我国在政策等多方面开始推进罕见病药物的创新发展,预计罕见病药物市场也将由2020年13亿美元急速增长至2030年259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高达34.5%。


按地区划分的全球罕见病药物市场规模增速(预测) 


蓝海市场,未来可期

 

当肿瘤市场一片红海的时候,罕见病市场还是蓝海。同时,在政策和市场的鼓励下,由此吸引进入罕见病领域的玩家也是越来越多,跨国药企纷纷提前布局,加速“跑马圈地”。

 

日前,默沙东110亿美元收购Accelron,入场罕见病领域。而这一金额也将成为默沙东历史上自411亿美元收购先灵葆雅之后最大一笔收购交易,标志着默沙东在罕见病领域的重要布局。在此之前,默沙东并没有罕见病管线。

 

近期,除了默沙东外,争相布局罕见病领域的跨国药企还有辉瑞、阿斯利康、罗氏等。

 

上个月,辉瑞公布了全新的中国区组织架构调整,罕见病被纳入为六大独立事业部之一。据悉,辉瑞中国在罕见病业务方面,已上市产品主要涵盖血友病、转甲状腺素蛋白淀粉样变性多发性神经疾病、成人野生型或遗传型转甲状腺素蛋白淀粉样变性心肌病三个领域。

 

近段时间以来,阿斯利康也频繁在罕见病业务领域出手。9月份,不仅对外宣布正式成立中国罕见病业务部,而且在全球又完成了一笔罕见病领域的收购。

 

9月29日,阿斯利康宣布将全面收购Caelum Biosciences(临床阶段生物技术公司)。Caelum公司正在开发一种用于治疗轻链淀粉样变性的抗体,轻链淀粉样变性是一种罕见的疾病,会导致严重的器官损伤和功能衰竭。而此前的7月份,公司才刚刚完成一笔天价并购罕见病巨头Alexion案件,并购价高达390亿美元。

 

今年8月份,罗氏制药花费30亿美元与Shape Therapeutics达成多靶点战略合作和许可协议,共同开发针对阿尔茨海默病、帕金森病和罕见疾病领域特定靶点的基因治疗药物。

 

其实,早在2019年,罗氏制药就以43亿美元收购基因治疗先驱Spark Therapeutics。Spark管线非常丰富,涵盖了遗传性眼病、血友病、溶酶体贮积症,以及神经退行性疾病。

 

2018年4月,武田制药更是花费巨资650亿美元收购罕见病巨头夏尔。

 

据不完全统计,近5年来,罕见病领域的收购、并购案金额累计超过千亿美金。


 

我国存在巨大缺口

 

与欧美国家相比,我国罕见病领域起步晚,目前还存在着巨大的缺口。目前,我国已上市的罕见病药物,主要还是以进口为主。而且,在众多罕见病中,只有10%不到的疾病有治疗药物,如戈谢病、庞贝病等,大多数罕见病还处于无药可医的状态。

 

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至2020年国家药监局批准的近40个创新药中,难见罕见病药品的踪迹。

 

但是,这一现状目前已经有所改观。自2018年开始,政府、药企开始做出相应改变。

 

2018年5月,我国官方首次颁布了《第一批罕见病目录》,共统计了121种疾病,这是国内首次以疾病目录的形式界定罕见病。目录发布后,众多跨国药企开始在中国上市罕见病药物,罕见病市场的关注度得到显著提高。

 

2019年2月,国务院对首批21个罕见病药品和4个原料药实现降税优惠。

 

本土药企方面,2020年2月18日,药明康德斥资3000万美元投资北海康成,打造罕见病的生态圈。另外,复星医药、奕安济世、上海众强药业的研发管线中也均包含了遗传病药物。而且目前也有一大批为罕见病基因检测提供解决方案的公司,例如华大基因,贝瑞基因、明码生物等公司。

 

另外,针对罕见病药价高昂的问题,政府也在积极通过医保和多层次保障体系提升患者对创新药物的可及性。

 

总的来说,国内罕见病用药市场还存在很大的空白。

 

随着国家对创新药的激励政策,以及药企参与罕见病研发的增加,未来,罕见病患者对于药物将具备更高的可及性。对于药企来说,罕见病虽然价格昂贵、市场需求大,但是风险也是同样存在。


参考文章:

[1] 陈懿玮、李杨阳:《中国罕见病综合报告(2021)》

[2] 《中国罕见病定义研究报告2021》

[3] 财健道:《跨国药企扎堆罕见病,孤儿药“无人区”成蓝海》

[4] 第一财经:《全球大药厂竞相追逐罕见病领域 国内研发困局浮现》

[5] 网易:《110亿美元!默沙东大手笔入局,罕见病有什么魅力?》

[6] MedTrend医趋势:《110亿美金!继AZ、辉瑞后,默沙东大手笔布局罕见病领域》

[7] MedTrend医趋势:《罕见病市场爆发,孤儿药成Top10药企“重磅炸弹”摇篮》

[8] 界面新闻:《罕见病患者的“春天”:“孤儿药”研发药企增多,审批加速度》

[9] 新浪医药:《欧盟孤儿药20年回顾:不放弃任何一个罕见病患者》

[10] 健康时报:《中国罕见病定义研究报告发布:患病人数小于14万为罕见病》


来源 :思齐俱乐部

作者:四叶草

排版:Janessa

责编:Adam



 
本文由“健康号”用户上传、授权发布,以上内容(含文字、图片、视频)不代表健康界立场。“健康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转载、侵权等任何问题,请联系健康界(jkh@hmkx.cn)处理。
关键词:
罕见病,默沙东,药企,加速,收购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