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独立、自助的生活不能再维持时,我们该怎么办?

2021
10/09

+
分享
评论
思宇研究院官方
A-
A+

《最好的告别:关于衰老与死亡,你必须知道的常识》是作者阿图·葛文德的三部曲之三,是他对人的生命的最后一段旅程的哲思,也在启发着我们如何面对衰老与死亡。

《最好的告别:关于衰老与死亡,你必须知道的常识》是作者阿图·葛文德的三部曲之三,是他对人的生命的最后一段旅程的哲思,也在启发着我们如何面对衰老与死亡。


在《最好的告别》中,阿图·葛文德全面细致地探究了衰老、死亡以及医学界对二者的不当处置,这是他目前为止最好、最有个性的一部著作。
《波士顿环球报》
作者阿图·葛文德的父母都是医生,符合美国人 “医不三世,不服其药” (讲究医学世家)的传统。自父亲由于事业机会,从印度移民到美国工作后,他们便过上了与祖父在印度的传统生活方式完全不同的生活。
在传统印度家庭里,作者阿图·葛文德的祖父过着一种田园牧歌式的老年生活
      那时,他已经一百多岁了,是我认识的最高寿的人。他拄着拐杖走路,像一棵麦秆似的佝偻着腰。他的耳朵很背,得通过一根橡皮管对着他的耳朵高声大气地说话。他的体力有些不支,从椅子上站起来的时候,时不时需要人扶助。任何时候家人都随侍在他身边,随时准备帮助他。
    这样的安排使他可以维持居家养老的生活方式,家人使他得以继续拥有和运营他的农场。每晚睡觉之前,他都要骑着马把他的每亩地都巡视一遍。因为他身体虚弱、重心不稳,叔叔们担心他从马背上摔下来。于是,他们为他买了一匹较小的马,并保证每次巡视都有人陪着他。直到逝世的那一年,他都还在坚持夜巡。
在我们怀旧式的遐想里,祖父那样的老年生活是值得向往的。但是,我们终归无法拥有那样的老年生活,原因是我们并不需要那样的生活。历史的发展轨迹非常清楚:一旦人们拥有告别传统生活方式的足够的资源和机会,他们就会义无反顾地拥抱新生活。
工资上涨和退休金制度使得越来越多的老人得以积攒存款和财富,从而使他们能够在经济上安排好自己的老年生活,无须一直劳作到死。“退休”(退而休养)的生命格局开始形成。

    一旦老年人在经济上有办法独立,他们就会选择社会学家所谓的“有距离的亲密”。

    20世纪初,65岁以上的美国人中,60%与一个孩子同住;而到了60年代,这个数字已经下降到25%;到1975年,则已只有15%。这个趋势席卷世界。年过80的欧洲人只有10%与子女同住,大约一半的人完全独居,没有伴侣。在亚洲人的传统观念里,年迈的父母独自居住被视为让子女丢脸的事(我父亲就是这么认为的),不过同样的改变也正在发生。在中国、日本、韩国,国家统计数据表明,老年人独居的比例迅速攀升。

与其说老年人丧失了传统的地位和控制权,不如说他们分享了新的地位和控制权。现代化并没有降低老年人的地位,而只是降低了家庭的地位。它赋予人们,包括年轻人和老年人,一种更多自由(包括更少受制于其他几代人的自由)、自主、自助的生活方式。老年人不再受到崇拜,但那并不是因为被对年轻人的崇拜所代替,而是代之以对独立的自我崇拜。

独立成为了新的老年生活方式,生命的进程却没有改变:当独立、自助的生活不能再维持时,我们该怎么办?

在美国,1790年的时候,65岁以上的人在人口中的比例不到2%,今天,这个比例已经上升到14%。在德国、意大利和日本,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20%。现在,中国是地球上第一个老年人超过1亿的国家。尽管人口老龄化已成为我们所关注的话题,但在医学上一个不可否认的现状是:

    医学对于其负责的变化本身迟迟不予面对,或者说,迟迟不运用我们所储备的、使老年生活更好的知识。虽然老年人口迅速增加,但1996年到2010年间,美国医学专业投入临床的合格老年病医生数量实际上下降了25%。申请参加成人初级保健医学培训项目的人数骤然减少,而申请整形外科和放射科的人数则突破了历史纪录。部分的原因是因为金钱——老年病医生和成人初级保健医生是医学领域中收入最低的;除此之外,无论我们承认与否,很多医生不愿意投身于照料老年人的行列

对于医生而言,面对衰老的病人所能采取的更为合理或是更具关怀的措施,阿图·葛文德也为我们讲述了一个很好的范例:
    作者随首席老年医学专家于尔根·布鲁道(Juergen Bludau)一起看了一位85岁的病人:她腰痛了几个月,有时候难以起床或者起立。同时她还患有青光眼、高血压和严重的关节炎,十多年前还换过两个膝盖。另外她还做过直肠癌手术,现在她的肺部有一个结节,放射检查报告说可能是癌细胞转移了,并推荐她做活检。
    于是, 于尔根·布鲁道医生详细的询问了她的生活,从日常起居中捕捉着细节,从早餐到指甲,甚至最后布鲁道医生 花了大量的时间检查了她的脚
    他说她的情况非常好,思维敏捷,身体强壮。她的危险在于难以维持目前的状况。她所面临的最严峻的威胁不是肺结节或者背部疼痛,而是跌倒。每年有35万美国人因为跌倒导致髋关节骨折。其中40%的人最终进了疗养院,20%的人再也不能行走。
    布鲁道推荐她找一位足病医生。为了更好地照顾她的脚,他希望她每4周去一次。他没有发现什么可以去掉的药,但是,他把利尿的降压药改为另一种不会导致脱水的降压药。他建议她白天吃一次零食,清除家里所有低卡路里、低胆固醇的食物,看看家人或朋友是否可以多跟她一起吃饭
     布鲁道告诉我,医生的工作是维护病人的生命质量。这包含两层意思:尽可能免除疾病的困扰,以及维持足够的活力及能力去积极生活。大约一年后,这位年满86岁的病人胃口好了些,体重增加了一斤左右,并且一次都没跌倒过。
明尼苏达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与看普通医生组的病人相比看老年病医疗组的病人失能概率降低了1/4,患抑郁症的概率降低了50%,需要家庭保健服务的概率下降了40%。
这样的结果令人震惊,但现实情况却让老年管理艺术和科学的推广受到了阻碍,在美国的社会环境下,博尔特(明尼苏达大学研究项目的首席研究员)也十分无奈:“大学的那些负责人认为它不划算,根本连收支平衡都很难达到。从经济角度来讲,一切变得非常困难。”

    它要求关注身体及其变化,警惕营养、药物及生活状况,而且,它要求我们每个人思考我们生活中不可以治愈的情况——我们将面对的不可避免的衰老,以便作出一些必要的小小改变来重塑衰老

    在长生不老的幻觉大行其道的情况下,老年病学医生要求我们承认自己会衰老,这个举动很不讨巧。

社会的人口构成在不断变化,曾经的逻辑和态度不一定适应当今的情况,只有积极转变思路才能在变化中求发展,对于医学而言,老年病学必是不可忽视的一环。

本文由“健康号”用户上传、授权发布,以上内容(含文字、图片、视频)不代表健康界立场。“健康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转载、侵权等任何问题,请联系健康界(jkh@hmkx.cn)处理。
关键词:
布鲁道,葛文德,医学,家庭,美国,印度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