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着剪刀做颈清的外科大夫,让我震惊、也让我学习了

2021
10/07

+
分享
评论
麻醉MedicalGroup
A-
A+

进修过程,我收获了很多。有了这次进修,我的麻醉水平终于进入了另一个境界。

进修学习的过程,其实就是一个长见识的过程。

前几年,深知该出去见见世面的我,向院里递交了进修申请。

一开始,我对进修也不是很坚决。我总觉得,目前自己的水平已经足以应付日常手术了。

因此,带着复杂的心情,我踏上了南行的火车。

前几个月的进修生涯,我几乎一直在抱怨和后悔。几个月下来,除了手术特别多,并没有给我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

除了负面情绪,寝室里,我们偶尔也会聊起逃跑计划。有的人说,大不了不要进修证了。

但是,似乎最后谁也没临阵脱逃。

两个月后,一台让我非常震惊的手术,彻底改变了我的印象。从那之后,我也彻底收起了我的心浮气躁,开始虚心向老师请教学习。

起初看,这台手术并没有什么特别,只是一个右颈淋巴结清扫术。肿大的淋巴结,主要集中在锁骨上。因此,那里应当是一个难点。

就在我实施麻醉的过程中,我似乎也觉察到有一些异样:提前进入手术室的外科大夫,又是布线、又是架机器,好像要搞录像一样。

手术开始之后,令我惊讶的是,这何止录像,分明就是直播嘛!

询问护士长,护士长说:听课的学生,都在另一间教室里。这台手术,教授要给大家直播颈清过程。

一听到直播,我重新检查了一遍患者的生命体征以及麻醉的深度。

感觉自己这边没什么问题了,我隔着围帘观看起手术细节来。

其实,观摩手术,也是我这么多年来的习惯。在观摩过程中,我对解剖的认识越来越深。因此,依靠解剖定位的神经阻滞或者各种穿刺,我就没服过谁。

然而,当我看到台上的一幕的时候,我彻底服了。

颈部重要的组织特别多,神经血管哪个都伤不得。按理说,外科大夫应该谨慎一些,何况又是直播。

但是,这位教授的手里却没拿着更为安全的电刀、而是拿了一把剪刀。

只见他一边讲解、一边“咔嚓咔嚓”剪着。要知道,每一剪刀都是没有后悔药的。一旦剪破血管,匆忙止血不说,你让正在看直播的学生怎么看?

然而,直到手术结束,我都没看到那种慌乱的场面。

听护士长说,这位教授就像“武痴”一样。曾经有一次,他还一边让别人翻书、一边做手术呢。

听到这里,我都不知道怎么评价他了。

但是,有一点让我非常确定的是,他对解剖的理解一定非常深!

回想自己,这么多年来的麻醉技术始终能更胜一筹,不正是自己有爱观摩手术、多认识一些解剖结构的关系吗?

然而,跟这位高手比起来,显然我还有很大差距。

到了这里,我终于知道差距在哪里了:经验技术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观念。

进修过程,我收获了很多。有了这次进修,我的麻醉水平终于进入了另一个境界。

本文由“健康号”用户上传、授权发布,以上内容(含文字、图片、视频)不代表健康界立场。“健康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转载、侵权等任何问题,请联系健康界(jkh@hmkx.cn)处理。
关键词:
麻醉,进修,手术,直播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