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神药”纳入集采,中成药暴利时代即将终结?

2021
09/29

+
分享
评论
财健道
A-
A+



文 | 安富建、张羽岐
编辑 | 杨中旭

“应采尽采”原则下,中成药即将集采,“大品种”首当其冲。

9月25日,湖北省发布《中成药省际联盟集中带量采购公告》,与河北、内蒙古等18省市区共同组建省际联盟开展中成药集采。根据公告,本次集采涉及的74款中成药均为临床用量大、采购金额高的品种。湖北明确:降价幅度,是本次中选依据最主要的一条原则。

2020年中成药大品种市场份额第一名,“百令胶囊” (杭州 中美华东制药生产) 被纳入湖北等19省市区集采。

在集采重拳之下,连花清瘟胶囊、双黄连口服液、脑心通等,有别于西药研发流程、使用人群,且不乏被资本市场包装出来的“神药”,其命运将如何演进?

从三明医改时期将十余种“大品种”纳入监测,到大范围集采——中成药,尤其“神药”的暴利时代或将画上句号。
   
01

 
大“神药”集结于集采

湖北集采范围内,不乏“神药”。


在2020年中成药大品种市场份额占比中,百令胶囊 (排名第1) 、金水宝片 (排名第5) 、注射用血栓通 (冻干) (排名第10) 、疏血通注射液 (排名第19) 等,大品种也纷纷被纳入此次湖北集采。这意味着,一批利润高、副作用“不明”,却广受市场欢迎的中成药“神药”将收缩阵地,放慢发展步伐。


 
首批被盯上的中成药,实际上,早已成为各地关注的重点。早在打响医改第一枪的三明时代,中成药已被纳入关注重点。面对药价虚高、带金开方、医保基金巨额亏损的严峻局面,2012年2月,三明医改的第一个举措就是全天候监控129个“大品种”,即那些辅助性、营养性且历史上疑似产生过高额回扣的重点品规药品。措施实施一个月后,“医药费用猛涨”势头得到遏制。2012年5月,全市22家公立医院药品费用环比下降1673.03万元。

据《财健道》了解,三明医改重点跟踪监控的129个药品中,至少有14种属于中成药,占比约11%。



值得注意的是,曾经上了三明医改清单的大品种药,也出现在了新一阶段的中成药集采范围。艾迪、大株红景天,进入了广东中成药集采名录;舒血宁则重现于湖北集采。另外,还有大家熟知的连花清瘟已进入广东集采单,双黄连口服液被纳入湖北集采。
 
至此,10大神药“集结”完毕,包括连花清瘟胶囊、双黄连口服液、血栓通、脑心通、清开灵、艾迪注射液、舒血宁注射液、血府逐瘀、大株红景天、热毒宁注射液等,它们以大销量、高利润而被外界所知。这批“神药”,将共同面对下一步中成药的大变局。
 

医药业内人士对中成药集采看法不一,有相关人士表示,“最应该集采的,就是中成药”。之所以有这种认为中成药集采“大快人心”的声音出现,与中成药一直以来的“身份不明”有关。

药物副作用“不明”,这是中成药至今无法绕过去的一大坎。

去年4月10日,国家药监局发布公告,要求对步长制药生产的脑心通制剂 (包括片剂、胶囊剂、丸剂) 说明书【不良反应】【禁忌】和【注意事项】项进行统一修订。这一中成药大品种,在临床使用中受到了更多限制。一位医改权威人士曾经怒斥其“狗屁不通”。

但步长制药仍然赚得盆满钵满。据A股中药上市公司2020年报显示,70家上市公司中,65家实现盈利,仅有ST目药、吉药控股、众生药业等5家企业出现亏损。其中,步长制药等净利润达到10亿元规模,三大独家产品丹红注射液、脑心通胶囊、稳心颗粒撑起了今日的步长制药。然而,从销售费用的绝对规模来看,步长制药也以83.73亿元居中药上市企业首位。

大家更为熟悉的,是新冠催生的一批“神药”。2020年初,新冠疫情正盛之时,上海药物研究所、武汉病毒所等专家发文称“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冠病毒肺炎”,消息经人民日报微博发布后,双黄连口服液一度断货。在此之后,钟南山背书的抗疫“神药”连花清瘟胶囊又火了一波,但经瑞典海关实验室对连花清瘟检测,发现其成分“只有薄荷醇”。这仍然拦不住连花清瘟产品的畅销,其在零售终端感冒用药/清热类产品市场份额,由2017年的2.44%增长至2020年的9.86%,成为零售市场感冒用药中成药第一大品牌。

02

 
当世“神药”,正在掉下神坛
 
神药除了其疗效外,还有两种看似完全不兼容的属性。一是“稀缺”,东阿阿胶、安宫牛黄丸当属此类,其稀缺对应的是西药“特效药”的概念,能够针对某种病症或者原材料稀缺;二是“通用”,治百病,比如双黄连口服液等,其通用性在于“安全无害”。
 
2018年10月,血液科医生博雅发文称,云南白药牙膏的主要成分中含有西药处方药氨甲环酸成分,这种药物主要作用是止血凝血。云南白药对外宣称防止牙龈出血的功效,来自“三七”等中草药成分,暗地里却加入了西药成分。这种“挂羊头卖狗肉式”的虚假或者误导式的宣传,引起舆论哗然,股价也应声走低。
 
曾经的“药中茅台”榜上,还有东阿阿胶。自2001年到2018年底,东阿阿胶提价18次,累计涨幅达37倍,涨价理由是“驴皮资源紧缺”,与片仔癀的涨价理由异曲同工。2018年2月,原国家卫计委旗下的@全国卫生12320   曾发微博称“东阿阿胶不过是水煮驴皮,过节不值得买”。尽管@全国卫生12320 在中医界人士的指责声中出面道歉,东阿阿胶仍然受到质疑,这间接导致2019年成为东阿阿胶1996年上市以来的首个亏损年。
 
云南白药、东阿阿胶经商业化运转,在资本市场大抢风头,其发展速度也另不少同行艳羡。在传统医学里被称为“温病三宝”之一的安宫牛黄丸,作为一款处方药,其疗效被传得神乎其神。据央视曝光,一粒生产于上世纪60年代的老药丸,曾被商家拍出11万元的天价回收。1993 年以前产的“安宫牛黄丸”,药里含有牛黄和犀角,非新版的仿牛黄和仿犀角,因此,作为一款珍品被追捧。据安宫牛黄丸药物说明书显示,其保质期为60个月,即五年。
 
过期,或许并不被安宫牛黄丸信奉者所忧虑。在不少人眼里,这不再是医药科学问题,而是事关中国传统文化的一大特征——凡事物,越“老”越好。
 
2020年3月16日,国家医保局局长胡静林曾发文,“长期以来,医保药品目录内安全无效的‘神药’盛行,‘只进不出’,影响群众获得优质药品服务。”据他介绍,2019年,国家医疗保障局启动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药品目录调整,将大量“神药”调出目录的同时把不少好药纳入医保,实现了结构优化。
 
披着“神药”外衣去营销,成为另一批人的致富经,其中的中药、中成药扎堆。澎湃新闻曾分析了2012年至2017年,原国家食药监总局虚假宣传广告通告及丁香医生虚假广告数据库,共计5437个药品涉嫌虚假宣传。数据显示,被通报虚假宣传的医疗用品名还往往存在三点共性:很多药品或仪器特意在名称中标注出“高大上”的药材或治疗方法 (如虫草、远红外等) ;许多药名点出知名概念来做担保 (如同仁堂、宫廷等) ;有的还打出少数民族的旗号 (如蒙药、藏药、苗药等)


03

 
高价“神药”,卖给了谁?

在国内,这些包装出来的高价“神药”,卖给了谁呢?
 
在2019年《中药大品种科技竞争力报告(2019版)》概要中也指出,在各治疗领域中药大品种科技竞争排名中,心脑血管疾病的科技竞争力排名第一。《财健道》从一线医务人员处验证,“神经内科是用中成药物最多的科室之一”。
 
在中成药的药品中,一位神经内科的医生告诉《财健道》,在神经内科主要开的中成药是舒血宁注射液、丹红注射液、丹参酮注射液、苦碟子注射液等活血化瘀的药物。虽然在神经内科的西药注射剂也不少,但“中成药一般每个人 (患者) 都有一瓶”。另一位医务人员称,肿瘤科除了必备的化疗药物之外,也常用中成药,“但是具体用不用,用哪一种,也要看科室的主任”。
 
这些药物的核心机密掌握在院方少数人手中。相关人员告诉《财健道》:“可能利润会比较高,但是一般护士长、主任也不会说”。
 
更为重要的是,历经数千年,这些药物的适应症仍不明晰,它的消费市场根基仍然依赖于中国人对药物认识的传统观念。那些容易被“神药”噱头所吸引的大部分人仍然是中老年群体。一些肿瘤医院外,更是广泛分布着中药、中成药房。
 
它们的核心受众是那些身处绝望、无药可治的人。
 
1784年,美国建国后第一艘来到中国的商船“中国皇后号”到达广州。当时,能够引起中国人兴趣的产品为数不多。船上货物总共卖出了13.6万两白银,其中六成收入来自蒙特利尔地区的一种植物——人参。清太医院御医们集体研究鉴定,依照中医药学理论,将这些植物称为“西洋参”。而在北美大西洋沿岸,“西洋参”数量惊人并且一无是处,直到它们来到中国。

(作者为《财经》研究员和实习研究员,严瑞对本文亦有贡献)



- END -


本文由“健康号”用户上传、授权发布,以上内容(含文字、图片、视频)不代表健康界立场。“健康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转载、侵权等任何问题,请联系健康界(jkh@hmkx.cn)处理。
关键词:
双黄连口服液,安宫牛黄丸,东阿阿胶,神经内科,中成药,医改,药物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