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根day2 术前评估 冠心病人的术前评估及药物管理

2021
09/24

+
分享
评论
Luffy麻醉频道
A-
A+


一、术前评估

    (一)心血管事件风险评估

    1.总则   所有接受择期非心脏手术的缺血性心脏病患者,应进行围术期心血管事件风险评估。该风险与外科手术类型(1)和患者体能状态(图1)有关。在现有证据和专家意见基础上,参照美国及欧洲冠心病患者围术期心脏评估及处理流程2,表2,其基本原理概述在本共识中。该流程从临床医师的角度关心患者,提供知情同意,并帮助指导围术期管理,以尽量降低风险。这种相互合作的“围术期团队”是围术期评估的基石,它依赖于外科医师、麻醉科医师及主要照顾者等相关参与者的密切沟通。

1. 美国心脏病学会/美国心脏协会(ACC / AHA)指南摘要:非心脏手术的心脏风险分级

高风险[主要心血管不良事件 (Major Adverse Cardiovascular EventsMACE )通常大于5%]

 主动脉及主要大血管手术

外周血管手术

中度风险[(主要心血管不良事件 (MACE )一般为1%5%]

 颈动脉内膜剥离术

 头颈外科手术

  腹腔内和胸腔内手术

  矫形外科

  前列腺手术

低风险*[(主要心血管不良事件 (MACE )一般小于1%]

  门诊手术

  内镜手术

  浅表手术

  白内障手术

  乳腺手术

主要心血管不良事件 major adverse cardiovascular eventsMACE (主要包括三个终点事件:心血管死亡、心肌梗死和卒中。*术前一般不需要进一步的心脏检测。门诊手术是指在手术当天入院并在同一天返回家的手术。

 

1 欧洲心脏病学会ESC与欧洲麻醉学会ESA)指南摘要:患者体能状态(functional capacityFC)评估

ESC/ESA新指南明确提出评估患者FC是围术期心血管事件风险评估的重要一步,常借助代谢当量(metabolic equivalentMETs进行FC的评估。

 

2冠心病患者围术期心脏评估及处理流程(颜色对应于表2中的推荐等级)

步骤1对于有冠心病或冠心病危险因素并拟行手术的患者,首先评估手术的紧急性。如果情况紧急,需先明确有可能影响围术期管理的临床危险因素,然后在合理的监测和治疗下进行手术。

步骤2如果手术较紧急或择期手术,首先需明确患者是否有急性冠脉综合征如果有,则根据不稳定型心绞痛/ST段抬高型心肌梗死和ST段抬高型心肌梗死的临床实践指南进行指南导向的药物治疗(guideline-directed medical therapyGDMT)。

步骤3如果患者有冠心病的危险因素,但病情稳定,则需结合非心脏手术的心脏风险分级评估围术期主要心血管不良事件 MACE )(见表1。比如对于低风险的手术(眼科手术),即使合并多种危险因素,患者的MACE风险仍然较低;而对行大血管手术的患者,即使合并较少的危险因素也可能使MACE的风险升高。

步骤4如果患者出现MACE 的风险较低(<1%(见表1,无需进一步检测,患者可以开始手术。

步骤5如果患者出现MACE 的风险较高(见表1,则需要评估患者体能状态(FC)(见图1),如果患者具有中度、较好或优秀的FC(≥4METs),无需进一步评估即可进行手术。

步骤6如果患者FC较差(<4METs=或未知,临床医师应咨询患者和围术期团队,以明确进一步的检测是否会影响患者手术决策和围术期管理[如选择原来的手术或术前需要接受冠脉搭桥手术(coronary artery bypass graftCAGB 或经皮冠脉介入手术(percutaneous coronary interventionPCI )的治疗]。如果有影响,可行药物负荷试验。对于FC未知的患者,也可行运动负荷试验。如果负荷试验结果异常,可根据结果的异常程度,考虑冠状动脉造影和血运重建手术;之后患者可在GDMT 下进行手术,也可考虑替代治疗,如无创治疗(如癌症的射频治疗)或对症治疗。如果负荷试验结果正常,可根据GDMT 进行手术。

步骤7如果检测不影响患者手术决策和围术期管理,可按GDMT 进行手术或考虑替代治疗,如无创治疗(如癌症的射频治疗)或对症治疗。

 

2 美国心脏病学会/美国心脏协会(ACC / AHA)指南摘要:推荐分级与证据水平

具有BC级证据的建议并不意味着该建议权重较轻。指南中涉及的许多重要的临床问题并不适合开展临床试验。虽然随机试验不可行,但是可能存在一个非常明确的临床共识,认为某个特定的测试或治疗是有用的或有效的。

* 可从临床试验或登记处获得有关不同亚群的有用性/有效性的数据,如性别、年龄、糖尿病史、既往有心肌梗死史、心力衰竭史和先前服用阿司匹林史。

# 比较有效的建议(级和Ⅱ级;证据等级AB),研究支持对治疗方法的直接比较。

    2.高心脏风险  患者处于围术期心血管事件的高风险状态(1),建议请心脏病专家在术前和术后的医疗管理中紧急会诊。

    3.紧急或急诊手术   无论冠状动脉疾病的严重程度如何,需要行紧急或急诊手术的缺血性心脏病患者与进行择期手术的患者相比,心血管不良事件的风险更高。

    4.近期心肌梗死或不稳定型心绞痛   近期心肌梗死(MI)(过去四周)以及不稳定或严重心绞痛患者围术期心血管事件风险极高。如果手术不可避免(例如紧急或急诊手术),预防、测和治疗心肌缺血作为麻醉目标尤为重要(见后面的麻醉目标章节)。尽管尚随机试验支持这项建议,ACC / AHA指南建议新发心肌梗死的患者需等待46周后行择期非心脏手术。对于某些不稳定或严重心绞痛的患者,心脏病专家推荐在非心脏手术之前完成冠脉血运重建(见2)

    5.近期过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  有近期经皮冠状动脉支架植入治疗(PCI)史的患者如果在6周内进行非心脏手术,心血管不良事件风险增加(如心肌梗死、死亡、支架内血栓形成以及需要再次紧急血运重建手术)。这一风险主要与在手术诱发的高凝状态下过早停止双重抗血小板治疗有关(即阿司匹林加上P2Y12受体阻断剂,如氯吡格雷普拉格雷替卡格雷)

1择期非心脏手术建议延迟至PCI术后至少6个月进行,最好一年,以便不间断双重抗血小板治疗(尤其是药物洗脱支架)

2)既往 PCI 患者行择期非心脏手术的时机

对球囊扩张及植入裸金属支架(BMS)的患者,择期非心脏手术应分别延迟 14 d30d

对植入药物洗脱支架(DES)的患者,择期非心脏手术最好延迟1


    对需要行非心脏手术的患者,临床医师需要共同决定及权衡停止或继续抗血小板治疗和手术的相对风险。如果药物涂层支架植入后手术延迟的风险大于预期缺血或支架内血栓形成的风险,择期非心脏手术可考虑延迟 180 d

    对于围术期需要停止双联抗血小板的患者,裸金属支架植入 30 d内、药物洗脱支架植入12个月之内不推荐择期非心脏手术对于围术期需要停止阿司匹林的患者,不推荐球囊扩张后14d内择期非心脏手术。

近期服用抗血小板药物的患者如需要非常紧急或急诊手术,如果在手术中或手术后发生大出血,则可能需要输注血小板。但是,不建议基于预防目的而提前预定或输注血小板。

其他关于近期接受过PCI治疗的患者麻醉管理与稳定型缺血性心脏病患者的管理相似(见后面的麻醉目标)。

    6.非心脏手术前冠脉血运重建

如果根据现有的临床实践指南有血运重建的适应证,非心脏手术前可行血运重建;如果仅为减少围术期心脏事件,不推荐非心脏手术前常规冠脉血运重建

 

二、术前用药管理

    1. β受体阻滞剂   术前已经服用β受体阻滞的缺血性心脏病患者应继续服用常规剂量,包括手术日晨和整个围术期,以尽量减少心动过速或局部缺血。不建议预防性使用β受体阻滞剂,除非心脏病专家会诊后认为有非常明显的指征。

    2.他汀类药物   术前已服用他汀类药物的患者应在整个围术期内继续服用。需要他汀类治疗但未开始服用的患者,建议其术前开始他汀类药物治疗。

    3.阿司匹林  对于大多数服用阿司匹林进行一级或二级心血管疾病预防的患者,剂量将维持到非心脏手术术前5d7d在围术期大出血风险过去后重新开始治疗。

    对特定类型的外科手术(如颈动脉、末梢血管或心脏手术)和PCI术后接受双重抗血小板治疗(阿司匹林+P2Y12 受体阻断剂,如氯吡格雷普拉格雷 替卡格雷)的患者,围术期阿司匹林治疗方案是不同的:

    1)颈动脉手术:来自美国神经病学学会(AAN)和美国胸科医师学会(ACCP)的指南共识推荐阿司匹林用于症状性和无症状的颈动脉内膜剥除术(CEA)患者。我们建议在CEA之前开始服用阿司匹林(81mg~325 mg),并在无禁忌证的情况下继续服用。虽然有其他药物可用,但阿司匹林是CEA后研究最多的抗血小板药物,颈动脉斑块去除后,阿司匹林通常被认为足以进行术后治疗。对阿司匹林过敏的患者,氯吡格雷可用作替代药物。

    2)外周血管手术: 对于其他部位动脉粥样硬化斑块(如下肢)的患者,任何使用抗血小板药物或添加其他抗血栓药物的决定,都需要基于双重抗血小板治疗或三重抗血栓治疗适应证的个体化决策。

    3)心脏手术:所有心血管疾病患者(CVD)均应终生接受阿司匹林预防缺血性心血管事件。因此,大多数CABG患者每天服用阿司匹林直至手术日。对于新诊断CVD(尚未服用阿司匹林)和需行CABG的患者,术前开始阿司匹林治疗应个体化,应权衡手术延迟时间、手术出血风险以及术前启动药物治疗的潜在风险。如果手术等待超过5d,多数情况会启用阿司匹林治疗。如果等待时间不到5d,开始使用阿司匹林的决定需要平衡过出血的风险与潜在的益处。

    4)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对于植入药物洗脱支架或裸金属支架后初始4~6周但需要行紧急非心脏手术的患者,应继续双联抗血小板治疗,除非出血的相对风险超过预防支架内血栓形成的获益对于植入冠脉支架但必须停止P2Y12 受体阻断剂才可以手术的患者,在可能的情况下推荐继续使用阿司匹林,术后应尽快开始P2Y12 受体阻断剂治疗。

    4.血管紧张素转换酶抑制剂和血管紧张素受体阻断剂   血管紧张素转换酶抑制剂(ACEI)和血管紧张素受体阻断剂(ARB以往在围术期持续使用,尤其是合并心力衰竭的患者。ACEIARB可能引起围术期低血压,建议手术当天早晨暂停给药如果患者血液动力学不稳定、血容量不足或肌酐急性升高,则需要暂停ACEIARB

    5.可乐定  长期服用可乐定的患者应继续服用,突然停药可能会诱发反弹性高血压。

    6.其他心血管药物  围术期建议继续使用大多数其他长期服用的心血管药物,如钙通道阻滞剂地高辛和利尿剂。

    7.植入心脏电子设备患者的管理  对于围术期计划暂停心律治疗的植入型心律转复除颤器患者,暂停期间应持续心电监测,确保体外除颤装置随时可用,在停止心电监测和出院前,应保证植入型心律转复除颤器重新开始激活工作。


本文由“健康号”用户上传、授权发布,以上内容(含文字、图片、视频)不代表健康界立场。“健康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转载、侵权等任何问题,请联系健康界(jkh@hmkx.cn)处理。
关键词:
阿司匹林,围术期,心血管,血小板,手术,风险,支架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