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WCLC丨肺癌,免疫治疗最新进展汇总

2021
09/17

+
分享
评论
e药安全
A-
A+


免疫篇概要

新辅助治疗

1. 一项研究:I期,K药,MPR率为27%,pCR率为12%

辅助治疗

2. IMpower010研究:III期,化疗+T药 vs 化疗+BSC,显著改善DFS

晚期免疫治疗

 免疫+化疗(一线

3. PERLA研究非鳞:II期,Dostarlimab+化疗 vs K+化疗(头对头,进行中

4. KEYNOTE-407研究(鳞癌、中国:K药+化疗 vs 化疗,OS为30.1 vs 12.7个月

5. CHOICE-01研究(鳞、非鳞:III期,特瑞普利单抗+化疗 vs 化疗,PFS为8.3 vs 5.6个月

6. GEMSTONE-302研究(鳞、非鳞:III期,舒格利单抗+化疗 vs 化疗,OS为22.8 vs 17.7个月

7. RATIONALE 307研究鳞癌:III期,替雷利珠单抗+化疗 vs 化疗,PFS延长

8. ATEZO-BRAIN研究非鳞:脑转,II期,T药+化疗,OS为13.6个月,颅内ORR高达47.5%

双免+化疗一线

9. POSEIDON研究鳞、非鳞:III期,I药+Tremelimumab+化疗 vs 化疗,OS为14.0 vs 11.7个月

10. CheckMate -9LA研究:脑转,III期,O+Y+2周期化疗,OS获益

 二线治疗

11. RATIONALE303研究中国:III期,替雷利珠 vs 多西他赛,OS为17.8 vs 11.5个月

 驱动基因阳性免疫治疗

12. 一项研究:EGFR/ALK阳性,II期,K药+化疗,EGFR组、ALK组ORR分别为42.3%、28.6%

13. 一项回顾性研究:阿特珠单抗+贝伐珠单抗+化疗(IMpower150模式),整体ORR为59%,PFS为5.4月

小细胞肺癌

14. NCT03958045:铂敏感ES-SCLC,Ⅱ期,Rucaparib+O药,PFS为7.27个月

新辅助治疗
一项研究
一项研究: 一项I期、单中心研究,旨在评价 帕博利珠单抗 新辅助治疗I-II期可切除NSCLC的安全性,确定II期研究的推荐剂量/给药方案(RP2D/S),并通过剩余活细胞评价疗效(≤10%定义为主要病理学缓解,MPR)。(#OA11.01)
研究结果:1) 26例患者在研究中开始治疗,未发生DLT和5级TRAE。2例患者发生3-4级TRAE。2)影像学肿瘤直径的中位变化为-5%(范围,-43%至70%)。根据RECIST,1例患者为PR,21例患者为SD,2例患者为PD,2例患者不可评价。1例患者在治疗后拒绝手术,1例患者发生非治疗相关心肌梗死,导致手术延期。 3) 病理学上,7例患者达到MPR,3例患者达到pCR。MPR患者的治疗和手术的间隔时间更长。在中位随访23个月时,2/26例治疗患者死亡,其中1例无疾病证据。23例手术患者中有1例疾病复发。
小结: Pembrolizumab新辅助治疗早期NSCLC的MPR率为27%,pCR率为12%,3-4级TRAE率为8%。以3周为间隔给予2次帕博利珠单抗新辅助治疗,2周后进行手术为RP2D/S。从治疗到手术的间隔时间越长,MPR率越高。相关研究正在进行中。


辅助治疗
IMpower010研究  

IMpower010研究:是一项随机、开放标签的全球多中心 III 期临床研究,探索在辅助化疗中添加阿替利珠单抗的获益。入组患者必须是IB- IIIA期NSCLC,IB期肿瘤≥4cm,肿瘤组织可用于PD-L1分析。在肿瘤完全切除后,1280例患者接受了多达4个周期的铂类辅助化疗。其中,1005例患者被随机按1:1分配,接受16个周期的阿替利珠单抗1200 mg IV每3周或最佳支持治疗(BSC)。

研究主要终点为研究者评估的DFS,次要终点为总生存(OS,进行分层分析:首先分析PD-L1 TC≥1%(SP263的II-IIIA期NSCLC患者亚组,然后评估所有随机II-IIIA患者的DFS,然后在分析所有意向治疗(ITT)人群(IB-IIIA患者)的DFS和最终OS。疗效评估是基于随机的患者。安全性在可评估人群中(接受≥1剂阿替利珠单抗或BSC组接受≥1次基线后安全性评估的患者进行。

2021ASCO会议报道了在中位随访32.8个月后,对于肿瘤PD-L1表达≥1%的II-IIIA期NSCLC患者,阿替利珠单抗与最佳支持治疗相比,显著改善了无病生存期(DFS);而在意向治疗人群(ITT,所有随机化的ⅠB-ⅢA期NSCLC)中,DFS未跨越统计学显著性的边界。

本次会议,研究者报道了先前的治疗方法,包括手术类型等,以及它们对DFS结果的潜在影响。(#PL02.05)

基线特征

化疗治疗

研究结果:在ITT人群中,最常见的手术类型是肺叶切除术(78.1%),15.9%的患者进行了全肺切除术,5%的患者进行了双肺叶切除术。分别有80.7%和18.0%的患者进行了纵隔淋巴结清扫或取样。两组中,接受不同化疗药物治疗的大多数(76.4%-95.4%)患者均接受了计划的4周期化疗;从手术到首次接受阿替利珠单抗或BSC的中位时间分别为5.2个月和5.1个月。  
 
 
 

左图:PD-L1≥1%和所有随机化的Ⅱ~ⅢA期NSCLC,以及ITT人群的DFS;中右图:PD-L1≥1%和所有随机化的Ⅱ~ⅢA期NSCLC的DFS森林图

在该探索性分析中,森林图显示,在PD-L1≥1%和所有随机化的Ⅱ~ⅢA期NSCLC患者中,阿替利珠单抗在大多数疾病分期、手术类型和化疗方案方面,均较BSC更有利于DFS获益。
小结:ITT人群中,研究组之间在疾病分期、区域淋巴结状态、手术干预和化疗方案方面均平衡,大多数患者进行了肺叶切除术、淋巴结清扫和4周期辅助化疗,从手术到开始随机治疗或BSC的中位时间相似。在该探索性分析中,在PD-L1≥1%和所有随机化的Ⅱ~ⅢA期NSCLC患者中,阿替利珠单抗较BSC在大多数疾病分期、手术类型和化疗方案的分层分析中,均更有利于DFS获益  


晚期免疫治疗

免疫+化疗

PERLA研究

KEYNOTE-189研究表明,无论PD-L1表达如何,在“K药联合化疗”可显着改善未经治疗的非鳞状转移性 NSCLC 患者的OS和PFS。PERLA研究:是一项2期、随机、双盲、双臂、非劣效性研究,旨在评估Dostarlimab+化疗VS帕博利珠单抗+化疗在未经治疗的转移性非鳞状NSCLC患者中的疗效和安全性。(P14.07)

Dostarlimab(Jemperli)介绍

Dostarlimab(Jemperli)是一种人源化的IgG4抗体,与PD-1具有高亲和力,能够有效地阻断PD-1与配体PD-L1和PD-L2的结合。Dostarlimab最初由Tesaro和AnaptysBio联合开发,筛选自AnaptysBio的SHM技术平台,是一种IgG4亚型的人源化抗体。2018年年底,随着GSK收购Tesaro。

2021年8月,葛兰素史克(GSK)公司宣布,美国FDA已经加速批准该公司开发的PD-1抗体Jemperli(dostarlimab-gxly)扩展适应症,用于治疗携带错配修复缺陷(dMMR)的复发或晚期实体瘤患者。这一批准是基于名为GARNET的临床试验结果。结果显示,在所有dMMR实体瘤患者中,Jemperli的客观缓解率为41.6%(95% CI; 34.9-48.6),完全缓解率为9.1%。中位缓解持续时间为34.7个月,95.4%患者缓解持续时间超过6个月。

GARNET 研究(NCT02715284)是一项针对晚期实体瘤患者的多中心、多队列、开放标签临床试验,其 IIb 期扩展研究,一组纳入了67例既往接受过系统治疗的NSCLC患者(PD-L1表达水平不限),Dostarlimab治疗ORR为26.9%。

 

背景

 

研究设计

研究设计参考了KEYNOTE-189研究。患者年龄≥18 岁,经组织学或细胞学证实为转移性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且无已知的致敏 EGFR、ALK、ROS1 或 BRAF V600E 突变或其他可用靶向治疗的基因组变异。患者将在随机化之前将记录PD-L1状态,ECOG评分0-1分,预期寿命≥3 个月,器官功能充足,既往未接受过针对转移性疾病的治疗或者任何免疫治疗。

患者将以1:1随机分配,接受“Dostarlimab 500mg +化疗”或“帕博利珠单抗200mg+化疗”治疗。化疗方案:培美曲塞 500 mg/m2 IV Q3W + 顺铂 75 mg/m2 或卡铂 5 mg/mL/min。
根据PD-L1表达水平和吸烟状况对患者进行分层,主要终点为ORR;次要终点为OS、PFS、安全性。目前,研究招募已经开始,将从全球多个中心纳入大约240例患者。
KEYNOTE-407研究

KEYNOTE-407研究:是一项全球多中心、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的Ⅲ期临床研究,比较帕博利珠单抗或安慰剂联合白蛋白紫杉醇/紫杉醇+卡铂方案一线治疗转移性鳞状NSCLC的有效性和安全性,主要研究终点是总生存(OS)和无进展生存(PFS)。

KEYNOTE-407全球队列:

在2019年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SMO)会议报道了最终分析结果,中位随访时间为14.3个月,结果显示,PFS(8.0个月vs 5.1个月,HR 0.57)和OS(17.1个月vs 11.6个月,HR 0.71)持续获益,并首次报道了PFS2结果,两组的PFS2分别为13.9个月和9.1个月,说明即使研究允许化疗组进展后交叉给予帕博利珠单抗治疗,一线帕博利珠单抗联合化疗仍具有更长的PFS2,研究结果支持一线使用免疫治疗。

在今年欧洲肺癌大会(ELCC)上,KEYNOTE-407研究公布了3年随访数据,中位随访时间为40.1个月,帕博利珠单抗联合化疗组和安慰剂联合化疗组3年OS率分别为29.7%和18.2%。

KEYNOTE-407中国扩展研究
 

研究设计

 

基线特征

共入组125例患者,其中包括全球队列中15例患者和中国扩展队列110例患者。今年世界肺癌大会(WCLC)上,KEYNOTE-407中国扩展研究报道了方案规定的最终分析结果。中位随访时间为28.1个月,安慰剂组后续有65%的患者接受了免疫治疗,免疫联合治疗组仍显示了具有持续的OS获益, 两组的OS分别为30.1个月和12.7个月 。本次会议也首次报道了两组患者2年的OS率, 两组2年OS率分别为56.9%和31.7%,2年PFS率分别为24.2%和3.3% ,免疫联合化疗组均显著的优于安慰剂联合化疗组。
无论患者的PD-L1表达状态如何,免疫联合化疗组均具有显著的OS获益,且随访时间延长,并没有发现新的安全事件。
 

交叉K药治疗

 

安全性

CHOICE-01研究

CHOICE-01研究:一项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多中心的III期临床研究,旨在评估特瑞普利单抗联合标准一线化疗对比安慰剂联合化疗在未经治疗的晚期鳞状和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中一线治疗的有效性与安全性,由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王洁教授担任主要研究者。主要研究终点是由研究者基于RECIST 1.1标准评估的无进展生存(PFS)。次要研究终点包括总生存期(OS)、BIRC基于RECIST 1.1评估的PFS、客观缓解率(ORR)、安全性等。(#MA13.08)

研究纳入无EGFR/ALK驱动基因变异的初治晚期NSCLC患者随机(2:1)分配至接受特瑞普利单抗240mg或安慰剂联合化疗(鳞癌:白蛋白紫杉醇+卡铂;非鳞癌:培美曲塞+顺铂/卡铂)Q3W治疗4-6个周期,随后鳞癌接受特瑞普利单抗/安慰剂维持治疗,非鳞癌接受特瑞普利单抗/安慰剂联合培美曲塞维持治疗,直至疾病进展、出现不可耐受的毒性或完成2年治疗。安慰剂组患者在疾病进展后符合条件者主动交叉接受特瑞普利单抗治疗。

 

研究设计

 

基线特征

研究结果:数据截止时间2020年11月17日,主要终点研究者评估的PFS已达到,与安慰剂联合化疗组相比,特瑞普利单抗联合化疗组PFS更长,中位PFS为8.3m vs5.6m (HR=0.58),在各种组织亚型和PD-L1表达亚组中均观察到PFS获益,鳞癌亚组HR=0.55,非鳞癌亚组HR=0.59;6-m PFS率为62.3% vs 41.5%,12-m PFS率为32.6% vs 13.1%。次要研究终点ORR为63.4% vs41.7%,DoR为8.3m vs 4.2m。截至2021年3月7日,OS数据还不成熟,但特瑞普利单抗联合化疗组已显示出生存获益的趋势,中位OS为21.0m vs 16.0m。同时特瑞普利单抗联合化疗也显示出可控的安全性。

 

疗效

 

安全性

小结:CHOICE-01是第一个同时纳入鳞癌和腺癌两种组织亚型NSCLC的PD-1抑制剂的3期临床研究,已达到主要研究终点。特瑞普利单抗联合化疗一线治疗驱动基因阴性的晚期NSCLC可显著改善患者生存,且从研究结果来看,无论哪种组织学类型均可获益。同时,该研究也是目前唯一一个在PD-1/PD-L1抑制剂大型3期临床研究中使用白蛋白紫杉醇作为肺鳞癌对照组的研究。目前OS数据尚不成熟,但特瑞普利单抗联合化疗已观察到获益趋势。特瑞普利单抗联合化疗未出现新的安全性事件,也显示出其良好的安全性。

GEMSTONE-302研究

GEMSTONE-302研究:是一项随机、双盲III期研究,旨在评估舒格利单抗(抗PD-L1单抗)或安慰剂联合化疗一线治疗转移性NSCLC的疗效和安全性。研究纳入有可测量病灶(根据RECIST v1.1)、既往未接受过全身治疗、ECOG PS为0-1、EGFR或ALK野生型的IV期NSCLC患者,以2:1随机分配至舒格利单抗或安慰剂联合化疗组。患者接受舒格利单抗或安慰剂联合化疗(鳞癌:卡铂+紫杉醇;非鳞癌:卡铂+培美曲塞)Q3W治疗4周期,随后鳞癌患者使用舒格利单抗或安慰剂维持治疗,非鳞癌患者使用舒格利单抗或安慰剂加培美曲塞维持治疗(最多35个周期)。本次报告了该研究最终PFS分析和OS更新分析的结果。(#MA13.07)

 

研究设计

 

基线特征

研究结果:截至2021年3月15日,在入组的 479 名患者中,分别有 79 名(24.7%)和 12 名(7.5%)仍在接受 Sugemalimab + 化疗和安慰剂+化疗组的治疗。中位随访时间分别为 17.8 和 17.5 个月。

1)舒格利单抗联合化疗组与安慰剂联合化疗组中位PFS为9.0m vs.4.9mHR=0.48,12m PFS率为36.4% vs 14.8%;中位OS为22.8m vs 17.7m(HR=0.67,24m OS率为47.1% vs 38.1%;研究者评估的ORR为63.4% vs 40.3%,中位DoR为9.8m vs 4.4m。

 

PFS

 

OS

2)无论PD-L1是否阳性表达,都能观察到PFS的益处。在鳞状和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中也观察到PFS的改善。几乎所有的患者亚组,包括年龄、性别、吸烟情况和性能状况等,都可以通过Sugemalimab联合化疗获得更好的PFS受益。

而且,还发现,不同PD-L1亚组以及有脑转移和肝转移的患者,使用Sugemalimab联合化疗也比使用安慰剂联合化疗获得更好的疗效

3)≥3级TEAE的发生率分别为64.1%和61.6%。没有发现新的安全信号。

RATIONALE 307研究

RATIONALE307研究:一项多中心、开放标签、随机对照Ⅲ期临床试验,旨在评估替雷利珠单抗联合紫杉醇/白蛋白紫杉醇和卡铂对比紫杉醇联合卡铂一线治疗晚期(ⅢB/Ⅳ期,首个将不适合根治性手术或放疗的ⅢB期肺鳞癌患者纳入PD-1单抗联合化疗的Ⅲ期临床研究之一)鳞状NSCLC的疗效和安全性。360名晚期鳞状NSCLC患者被随机分配,A组替雷利珠单抗+紫杉醇/卡铂120例,B组替雷利珠单抗+白紫/卡铂119例,C组紫杉醇/卡铂121例。患者按疾病分期和肿瘤PD-L1表达分层(< 1%、1-49%及≥50%)。主要研究终点: ITT人群PFS(IRC),次要研究终点: ORR与DoR(IRC)。本次会议,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陆舜教授报道RATIONALE 307研究的亚组分析。(#P17.02)

研究结果:1)PFS:a. IIIB期NSCLC患者队列中,A组vs C组的中位PFS分别为9.8个月vs 5.6个月(HR=0.402);B组vs C组,分别为11.0个月(HR=0.372)。b. IV期患者队列,A组vs C组的中位PFS分别为7.6个月和5.2个月(HR=0.570);B组对比C组,分别为7.4个月和5.2个月(HR=0.537)。

 

IIIB期患者的PFS

 

IVB期患者的PFS

2)ORR和DOR:a.  IIIB期患者中,A组的ORR为84.2%,B组为82.5%,C组59.1%;中位缓解持续时间(DOR)分别为NE、9.7个月和4.0个月。b. IV期患者中,A、B和C治疗组的ORR为67.1%、70.9%和44.2%;DOR分别为6.9个月、8.6个月和4.2个月。
 

ORR

 

DoR

安全性:  大多数患者经历了至少1次治疗相关不良事件(TRAE)。IIIB期患者队列,A、B和C组中分别有33(86.8%)、34(84%)和34(79.1%)名患者经历了≥3级TRAE;IV期患者队列的≥3级TRAE发生率分别为85.4%、83.3%和81.1%。
小结: 该亚组分析中,替雷利珠单抗联合紫杉醇、替雷利珠单抗联合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和卡铂与标准治疗相比,在IIIB期或IV期晚期鳞状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观察到具有临床意义PFS和ORR改善,且总体耐受性良好。IIIB期和IV期亚组的安全性特征没有差异,与整体人群一致。
ATEZO-BRAIN研究

ATEZO-BRAIN研究:一项II期临床研究,旨在评估阿替利珠单抗联合卡铂和培美曲塞在脑转移未经治疗的晚期非鳞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中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这项研究纳入的患者为Ⅳ期非鳞NSCLC患者,既往未接受过专门的脑转移治疗,EGFR/ALK阴性,PS评分为0-1分。采用的治疗方案为卡铂(5 AUC)+培美曲塞(500 mg/m2)+阿替利珠单抗(1200 mg),每3周一次,治疗4-6周期。继以培美曲塞(500 mg/m2)+阿替利珠单抗(1200 mg)每3周一次的维持治疗,至疾病进展或治疗满2年。该项研究主要终点为安全性及研究者评估的疾病进展时间。(#OA09.02)

研究结果:1)研究纳入40名患者,在17.3个月的中位随访中,该方案的12周PFS率为60%(预期设定为50%)。3/4级毒性率为27.5%(预期设定为<35%)。全身PFS为8.9个月,颅内PFS为6.9个月;全身和颅内的18个月PFS率分别为24.9%和10.4%。

2)中位OS为 13.6个月,2年OS率为32%;
3)RANO-BM标准评估的颅内ORR为40%;根据RECIST v1.1评估的全身ORR为47.5%。只有4名患者全身和中枢神经系统反应不一致,其中2名患者出血全身疾病进展和脑部SD,2名患者脑部疾病进展和全身PR。
安全性: 大多数治疗相关不良事件(TRAE)为1/2 级。出现4级血小板减少症、中性粒细胞减少症和幻觉的患者各1例;没有发生致命的TRAE。

双免+化疗

POSEIDON研究

POSEIDON研究:是一项随机、开放标签、全球多中心III期临床研究,旨在评估抗PD-L1疗法度伐利尤单抗(D)±抗CTLA-4疗法Tremelimumab(T)和化疗(CT)一线治疗鳞状或非鳞状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mNSCLC)的疗效和安全性。(#PL02.01)

研究方法:该研究共纳入1013 例初治EGFR/ALK野生型 mNSCLC 患者,患者1:1:1随机分为3组,接受4周期D+化疗(CT)和D+培美曲塞维持治疗,或4周期D+T+CT和D+T+培美曲塞维持治疗,或至多6周期铂类化疗为基础的CT和培美曲塞维持治疗,直至疾病进展【化疗方案包括用于非鳞NSCLC的铂类+培美曲塞(允许培美曲塞维持治疗);用于鳞状NSCLC的铂类+吉西他滨;以及适用于任一组织学类型的卡铂+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

根据肿瘤细胞的 PD-L1 表达(TC ≥50% vs <50%)、疾病分期(IVA vs IVB)和组织学类型进行分层。主要研究终点是盲态独立中心评审(BICR)评估的PFS、OS(D+CT vs CT),关键次要终点为PFS和OS(D+T+CT vs CT)。

 

研究设计

 

基线特征

研究结果:  1)  与单独化疗相比,D+CT方案  的PFS显著改善(5.5个月vs 4.8个月,HR 0.74[0.62-0.89],p = 0.0009),OS有改善的趋势,但未达到统计学显著性(13.3个月vs 11.7个月,HR 0.86[0.72-1.02],p = 0.07581)。
2)  与单独化疗相比,D+T+CT方案  的 PFS(6.2个月 vs 4.8个月,HR0.72[95%CI 0.60-0.86],p = 0.0003)和OS(14.0个月 vs 11.7个月,HR 0.77[95%CI 0.65-0.92],p= 0.00304)   均显示出具有统计学意义和临床意义的改善  

3)在CT中加入D±T可以显著提高ORR,延长DoR。其中,D+CT组的ORR最高,为41.5%,D+T+CT组的中位DoR最长,为9.5个月,12个月仍缓解的患者比例也最高,为49.7%。

4)   亚组分析:非鳞癌与鳞癌,   a.    95.5%的非鳞癌患者接受了培美曲塞+铂类化疗。非鳞癌患者接受D+T+CT的PFS、ORR和OS均优于另两种方案。   b.   88.3%的鳞癌患者接受了吉西他滨+铂类化疗。鳞癌患者接受D+CT的PFS、ORR和OS均优于另两种方案。  
 

非鳞癌PFS、ORR、OS

 

鳞癌PFS、ORR、OS

安全性:三组之间的安全性特征相似,没有发现新的安全性信号。D+T+CT、D+CT 和 CT的 3/4 级治疗相关不良事件(TRAE发生率分别为51.8%、44.6% 和 44.4%,三组因TRAE导致治疗中止的比例分别为15.5%、14.1%和 9.9%。因TRAE导致死亡的比例为3.3%、2.1%和2.4%。

小结:  D+T+CT相较于CT,在PFS和OS方面均获得了统计学上显著且具有临床意义的改善,此外,在D+CT中加入Tremelimumab并未显著增加停药的比例。因此,D+T+CT可能成为转移性NSCLC潜在的一线治疗新选择。
CheckMate 9LA研究
CheckMate 9LA研究  是一项国际、多中心、随机III期临床研究评估与单独4周期化疗相比,纳武利尤单抗(O药)联合伊匹木单抗(Y药)+两周期化疗一线用于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的治疗效果。本次会议  研究者报告了有/无基线脑转移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结果的事后分析  。(#OA09.01)
 

研究设计

 

基线特征

研究结果:   在 719 名随机分组的患者中,101 名(14%有脑转移。两组基线特征大体相似,除了未吸烟患者(联合组)和肝转移患者(化疗组)的比例略高之外。  
1)     有或无脑转移的患者中   ,两种治疗方案带来的OS HR分别为0.43和0.79,PFS HR分别为0.40和0.74,双免疫联合化疗方案为NSCLC患者尤其是有基线脑转移者带来了显著的生存获益。  

OS

PFS

2)有脑转移患者的颅内疗效:联合治疗组和化疗组的颅内ORR分别为39%和20%,中位颅内PFS分别为13.5和4.6个月(HR=0.36)。  
 
 
 

3)安全性:在BL脑转移患者中,NIVO + IPI + 化疗组和化疗组分别有22%和10%发生任何级别的神经系统治疗相关不良事件;大多数为1/2级。

小结:在晚期NSCLC和BL脑转移患者中,与化疗相比,NIVO + IPI + 化疗提供了持久的生存获益,与在CheckMate 9LA的所有随机化患者中观察到的获益一致。未发现新的安全性信号。

二线治疗

RATIONALE 303研究    

RATIONALE303研究:是一项随机、开放性、多中心的全球3期临床试验,旨在评估替雷利珠单抗对比多西他赛用于晚期NSCLC患者二线或三线治疗的疗效和安全性。研究纳入无驱动基因突变、接受至少一种系统性治疗(包括铂类药物)失败后的晚期NSCLC患者,按2:1随机分配接受替雷利珠单抗(200 mg IV Q3W)或多西他赛(75 mg/m2 IV Q3W)。共在10个国家入组了805例患者,其中纳入中国患者641例,以2:1的比例随机分配至替雷利珠单抗组或多西他赛组。主要研究终点为意向性治疗(ITT)人群及PD-L1≥25%人群的OS。

本次会议,公布了RATIONALE 303研究中国亚组数据。(P19.01)

 

研究设计

 

基线特征

研究结果:替雷利珠单抗组中位随访15.1个月,多西他赛组中位随访10.7个月。截至2020年8月10日,21.6%(47例)的多西他赛组患者在化疗进展后应用了免疫治疗。1)OS:替雷利珠单抗组vs 多西他赛(ITT人群、PD-L1≥25%人群)有显著获益(中位OS:17.8个月 vs 11.5个月,19.3个月 vs 12.2个月),降低死亡风险分别达38%和48%。2)PFS:中位PFS分别为 4.1个月 vs 2.3个月,HR=0.61。3)ORR、DoR:ORR、DoR分别为(21.5% vs 5.5%,13.5个月 vs 4.2个月)。

安全性:总体安全性分析数据显示,与多西他赛组相比,替雷利珠单抗组≥3级不良事件(AEs)发生率显著降低(39.0% vs 75.1%)。

驱动基因阳性免疫治疗

一项研究
一项研究: 是一项二期临床研究,纳入了33例靶向治疗进展的晚期NSCLC患者,其中EGFR突变26例,ALK融合7例。接受 帕博利珠单抗(200mg)+培美曲塞(500mg/m2)+卡铂(AUC5)治疗 ,每三周一次,四个疗程之后,帕博利珠单抗+培美曲塞维持治疗2年。主要研究终点为ORR。
 

研究设计

 

基线特征

研究结果:1. EGFR组,客观有效率42.3%,中位无进展生存期8.3月,中位总生存期22.2月。2. ALK组,客观有效率28.6%,中位无进展生存期2.9月,中位总生存期2.9月。3. 临床疗效与PD-L1表达情况无关。
IMpower150模式
一项回顾性研究: 澳大利亚一项多中心回顾性研究,评估了 阿特珠单抗+贝伐珠单抗+紫杉醇或培美曲塞治疗晚期NSCLC的疗效和安全性 。主要研究终点为PFS、OS。2015年7月至2021年7月间,97例晚期NSCLC患者纳入研究,86%的患者具有驱动基因突变,其中EGFR突变68例,ALK融合4例,KRAS突变10例,RET融合2例和METex14跳跃突变2例。68例EGFR突变患者中有31例之前接受过奥希替尼治疗。
 
 
研究结果: 1) 73例患者可供评估,整体ORR为59%,PFS为5.4月 ;EGFR突变患者(51例)的ORR为57%,PFS为5.1月;脑转移患者(35例)的ORR为60%,PFS为5.8月;软脑膜转移患者(12例)的ORR为42%,PFS为4.3月;肝转移患者(28例)的ORR为64%,PFS为5.1月。 2) ITT人群,中位OS 8.85个月,脑转移患者中位OS 8.1个月,软脑膜转移患者中位OS 5.7个月,肝转移患者中位OS 8.6个月,EGFR突变患者中位OS为7.6个月。
安全性:33例患者(34%)需要化疗药物减量,培美曲塞耐受性更好,减量比例更低。5例患者因大肠梗阻,颌骨坏死,蛋白尿,肾功能障碍和咯血终止贝伐珠单抗。1例患者因过敏反应和2例患者因免疫相关不良反应终止阿特珠单抗。2例患者死于胃肠穿孔。


小细胞肺癌
Rucaparib联合纳武利尤单抗治疗铂敏感ES SCLC的Ⅱ期研究:中期分析  
 
NCT03958045: 一项单臂、Ⅱ期试验, 纳入铂敏感ES-SCLC患者 ,每4周接受Rucaparib(PARP抑制剂,600mg po bid)联合纳武利尤单抗(480mg q4w)治疗。主要研究终点是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次要终点包括客观反应评估(RECIST v1.1)、安全性特征;生物标志物分析包括治疗前和治疗中的免疫测定和循环肿瘤DNA TP53突变状态。(#OA07.03)
 

研究设计

 

安全性

研究结果:  共有20例ES-SCLC患者进行了中期分析(男性占68%),中位年龄为62岁,所有患者均接受了至少4个周期的含铂双药化疗。入组时根据RECIST1.1确认至少获得部分缓解,其中一位患者因4级ALT升高退出研究。中位PFS定义为从一线维持治疗(铂类双药)入组之日起2.67个月;自诊断之日起的中位PFS为7.27个月。时间最长的患者已经接受了近20个月的治疗。
小结:   在这项中期分析中,56%的患者获得了临床获益。值得注意的是,一线治疗±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既往研究的mPFS范围为4-6个月,而在此中期分析中,mPFS为诊断之日起7.27个月(95CI 4.73-9.33)。基于铂敏感性选择患者是ES-SCLC后续PARP抑制剂/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维持治疗的一种有前景的方法。   
本文由“健康号”用户上传、授权发布,以上内容(含文字、图片、视频)不代表健康界立场。“健康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转载、侵权等任何问题,请联系健康界(jkh@hmkx.cn)处理。
关键词:
单抗,患者,研究,联合,化疗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