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大学总院名医|蔡莉:追光者

2021
09/15

+
分享
评论
杏林帮官媒
A-
A+

文章转载自:深圳大学总医院眼科

人的眼睛是个近似的球形。两颗小小的、不规则的球体,连接着认知世界的通道。颜色、形状、纹理,甚至还有藏在基因里觉察危险的方式,人类所能获取的信息里面,眼睛占80%,

眼科医生,是眼球上的追光者,黑暗与光明之间摆渡人。

2020年1月,北京医生陶勇在眼科门诊被一个轻生者砍伤,但左手骨头和神经受到重创。事件被报道后,陶勇像是被一双手从人群中拎了出来,让无数人看到了一个眼科医生的信仰——向光而行。

2020年9月,时隔半年多,陶勇来深圳参加了深圳大学总医院眼科主办的第十一届深圳市西部眼底病论坛,身影依旧清朗如少年。

圈粉一大波的同时,陶勇还专门为老朋友打call:

“在深圳找蔡教授就行,不用大老远跑北京了!”

照片中高挑干练的女医生,陶勇口中信得过的蔡莉教授,正是深圳大学总医院眼科主任,患者和同事心目中颜值与实力超级能打的女神。

眼睛如此珍贵,

种种眼科疾病,

就是一个个夺走光明的“凶手”,

拥有正常视力的人,

往往无法想象。

玩手机突然“失明” ?

一天中午,在深圳一家IT公司上班的小吴(化名),午休时正在玩手机,突然右眼看不见了,反复揉眼睛没缓过来。小吴有点慌,赶往附近的深圳大学总医院。

医生接诊后,进行视力检测,视力表、指数(数手指头)、手动(手部晃动)、光感(手电筒照射)等一系列检查后,确认小吴的右眼光感消失,瞳孔散大至6mm!

用裂隙灯一照,眼底的两根动脉血管已经变白变细,对应的视网膜也是缺血状态,医生初步诊断这是视网膜中央动脉阻塞,即俗称的“眼球中风”

据研究,视网膜缺血时间超过90分钟,感光细胞的坏死将不可逆转;超过5小时,视网膜就会出现萎缩,即使恢复了血供,视力也很难恢复,因此,治疗眼球中风就和治疗脑中风一样,需要争分夺秒。

医生立即为小吴按摩眼球、安排吸氧、用药。

蔡莉迅速给神经内科打电话呼叫会诊,并一同制定了详细的溶栓方案。

经过前期救治,两小时后,小吴的视力从无光感提升到了0.1,下方还有小片的遮挡,医护人员丝毫不敢懈怠,迅速帮小吴办好了入院手续,开始溶栓治疗

终于,小吴的矫正视力成功恢复到1.0,抢救成功。

老人家甩掉“睁眼瞎”

86岁的李奶奶(化名),这两年视力不断下降,在家看不清电视,下楼只能在家门口坐坐。直到有一天,孩子们发现,奶奶跟邻居聊天都看不见对方的样子,太孤单了,也太不方便了。家人一起硬把她劝进了医院。

入院后,蔡莉一检查,李奶奶右眼只能依稀辨认眼前40厘米左右的手指,左眼视力也不足0.1,已经是晚期、重度的老年性白内障,急需手术治疗。

资料图片

但李奶奶血压高达190/78mmHg,诊断为3级高血压病极高危组。经过心内科、麻醉科连续几天协助会诊,密切监护、调整用药,终于全身情况趋于稳定。

蔡莉抓住机会,先后为李奶奶做了双眼白内障摘除+人工晶体植入术

术后,奶奶的双眼视力均恢复到0.5左右,明显开朗和好动起来。

“亮了亮了,什么都能看见啦”

“能看电视喽”

“儿子女儿一直要我来我都不肯,

其实(手术)一点都不痛”

现在,奶奶家人的小烦恼,成了让医生帮忙叮嘱老人家“少玩手机”。。。

基因检测发现罕见细菌

63岁的张姨(化名),原本享受着美好的退休生活,唱歌跳舞,孩子孝顺,心情舒畅。

然而有一天,她眼前突然出现黑影、视力下降,家人陪她去了医院,被诊断为“玻璃体混浊、葡萄膜炎“。可经过一段时间药物治疗,视力却越来越差,视力表最大一个也看不到了。

家人几经周折,找到深圳大学总医院眼科的蔡莉主任。蔡莉仔细检查眼睛,又仔细追问病史,得知张姨7年前因为“腹部脓肿”做过手术,并且患有糖尿病十余年,考虑不是普通的葡萄膜炎,“眼内炎”可能性大。

要尽快“保眼球,保视力”,首先要找到眼内炎症的原因。可由于病程长,之前已经全身大剂量使用了抗生素,常规细菌涂片和培养检查都是阴性。

蔡莉果断决定,用上目前先进的宏基因组检测手段,终于发现,原来是一种不常见的细菌:鲍曼不动杆菌,导致了感染。

明确病因后,蔡莉为张姨做了玻璃体切除联合白内障手术联合玻璃体注药,清除了眼内的感染病灶,眼球逐渐恢复了清澈,视力也从手动恢复到0.6!

帮困在黑暗里的人「赢」回全世界

医院有句流传很久的俗语“金眼科银外科”,在蔡莉看来,这里的“金”不是说医生多金,而是设备“精”,小到检查、诊断用的的裂隙灯、眼压、眼底检查设备,大到飞秒级别的激光治疗仪,精细化程度相当高。

更是手术操作要求“精”,可以说,在眼球上动刀,“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切口的大小、深度稍有误差,就可能引起严重的、不可逆的后果,这也正是女医生可以充分发挥细心和耐心优势的地方。

蔡莉在这一领域,已经磨炼了将近三十年。


主任医师

蔡莉

深圳大学总医院眼科主任

医学博士、主任医师、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1995年毕业于第四军医大学临床医疗系,2002年获眼科博士学位,从事眼科专业23年。2000年~2003年在英国艾伯丁大学眼科从事博士后工作,2015年~2016年在爱尔兰国立高威大学任访问学者。

擅长方向:白内障、屈光性眼病、角膜病、葡萄膜炎、眼外伤。

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两项、省部级基金两项,发表论文30余篇,参编专著7部,先后获得“陕西省高等院校优秀教学团队”称号、总后优秀教学成果奖,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评审专家,《国际眼科杂志》、《Molecular Vision》等多个杂志审稿人。

现为中华医学会眼科分会免疫学组委员、中国医师协会眼科医师分会免疫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女医师协会眼科专业委员会委员、全军医学科学技术委员会眼科分会角膜病组委员、

在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的时候,蔡莉做过多例角膜移植手术,把患者病变的角膜整个切下来,然后把供体移植上去。

角膜一去掉,就等于开了天窗,眼球上上下下忽悠,这最关键的时刻,需要心理素质足够强大,手要足够稳定,才能快速把角膜缝合上去。

一个刚毕业的眼科医生,要经过大约十年模拟训练和实操演练,才能熟能生巧,牢牢掌握刀尖上技巧。

蔡莉接诊过甘肃武威一个6岁的孩子,两只眼睛的角膜都是白的、浑浊的,生下来就看不见,家境也非常困难,最后在医院和各界努力下,得到了机会做一只眼睛的角膜移植。

孩子重见光明的那一刻,父母都哭了。

之后,孩子能走路了,能上学了,每次父亲带他坐十几个小时火车来医院复查,都会扛着一麻袋自己种的红薯、地瓜,说家里什么都没有,但希望医生一定要收下自己的心意。

“每当这个时候,就会觉得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为「光明」护航

2017年,蔡莉从西京医院来到深圳,成为深圳大学总医院眼科主任。

在她的带领下,眼科拉起了一支医术精湛、学术造诣深厚、科教研一体的高水平队伍,共有医师14人,其中高级职称4人,多人拥有国内外长期研修经历。

深圳大学总医院眼科门诊位于3楼,具有一流的检查设备,能够开展眼前后节各种检查和激光治疗,并有专业的视光医师进行验光和角膜塑形镜验配。

眼科病房位于住院部14楼,可开展:


  • 白内障

  • 青光眼

  • 晶体眼人工晶体植入

  • 玻璃体视网膜手术

  • 斜弱视


等各种眼科手术

尤其在屈光性白内障手术、复杂葡萄膜炎诊治、角膜手术等方面具有较强的实力,治疗水平位于深圳前列。

近期,眼科引进德国蔡司的全飞秒激光治疗系统,即将开展近视、散光、远视矫治等各种类型屈光手术。

蔡莉说,深圳是一座年轻的城市,青少年近视、干眼、视疲劳的发病率都很高,家长一定要重视儿童的视觉发育随访,定期检查视力,对于近视早发现早治疗。

为了保护儿童青少年视力健康,深圳大学总医院眼科联合深圳市视光学会,在2019年7月建立了深圳大学总医院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基地,每个季度,都会下社区、进学校,为孩子们开展视力普查和科普教育。

在蔡莉的规划中,眼科将打造大型的视光中心,视光就是眼视光,包括斜弱视训练、低视力康复,包括常规验光、角膜塑形镜配置、近视筛查,再加上屈光不正的各种矫正,都可以在视光中心得到解决。

蔡莉说,时代发展很快,变化很快,很多时候,年轻人会缺乏安全感,但也正是因为这种不安全感,让年轻人更加努力奔跑,正是这样的努力,让城市散发着梦想的光芒。

身为一个眼科医生,她永不放弃的,就是守护光芒不会熄灭。


本文由“健康号”用户上传、授权发布,以上内容(含文字、图片、视频)不代表健康界立场。“健康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转载、侵权等任何问题,请联系健康界(jkh@hmkx.cn)处理。
关键词:
深圳大学总院,白内障,视网膜,玻璃体,蔡莉,眼球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