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搞笑诺贝尔奖”盘点:啪啪啪可以缓解鼻塞?猫会说十几种话?政客越胖越腐败?留最长的胡子,打最狠的架?

2021
09/14

+
分享
评论
生物世界
A-
A+
撰文 | nagashi
编辑 | 王多鱼
排版 | 水成文

如果没有无尽的好奇心,科学家就什么也不是,但有时这种特质会引导他们走向奇怪的研究方向。

相信大家对诺贝尔奖并不陌生,那你是否听说过“ 搞笑诺贝尔奖 (IgNobel Prizes) 呢?幽默是人类智慧的最高境界,搞笑诺贝尔奖由《科学幽默杂志》 (Annals of Improbable Research) 杂志主办,评委中有些是真正的诺贝尔奖得主,其目的是选出那些“乍看之下令人发笑,之后发人深省”的有趣研究。

每年的搞笑诺贝尔奖都会有一个主题,比如前年的主题是“习惯”,去年的主题是“虫子”,而今年的主题则是“工程”。与以往一样,今年的第31界搞笑诺贝尔奖不负众望地给大伙又长了一番见识,获奖成果也是五花八门:

啪啪啪可以缓解鼻塞 ”,“ 留大胡子是为了在战斗中护脸 ”,“ 政客越胖,国家越腐败 ”,“ 猫会说几十种话 ”,“ 一口香糖一世界 ”,“ 烂片也有味道 ”,“ 行人为什么会/不会撞到一起 ”,“ 如何在潜艇里杀死小强 ”,“ 犀牛吊起来空运最安全 ”。

这些研究内容奇葩而又贴切生活,让人大开眼界。下面就由生物世界公众号为大家盘点一下这些别开生面,但又发人深省的“诺奖级研究”。

医学奖: 啪啪啪可以缓解鼻塞?

获奖名单:Olcay Cem Bulut、Dare Oladokun、Burkard Lippert、Ralph Hohenberger。《证明性高潮在改善鼻腔呼吸方面可以像减充血药物一样有效》。

早在1897年,著名心理学家西格蒙德·弗洛伊德的密友和知己——一位名叫威廉·弗里斯的德国耳鼻喉科医生,提出了一个“反射性鼻神经官能症”的理论,假设在人类的鼻子和生殖器之间存在一种生理联系,形式是“位于鼻甲上的生殖器点”。

奥地利心理学家西格蒙德·弗洛伊德和德国生物学家和内科医生威廉·弗里斯

虽然弗里斯的理论从来没有任何科学依据,但Olcay Cem Bulut等人想验证一下,在一个多世纪后,弗里斯的理论是否会有意想不到的用处——也许性行为可以帮助疏通鼻塞?毕竟,之前的研究表明,体育锻炼和激素变化可以打开鼻腔气道,那为什么不能是啪啪啪呢?这显然也是一种体育锻炼 (手动狗头)

对此,Bulut及其同事招募了18对异性恋伴侣参与了这项研究,他们都是医疗保健工作者或医疗保健工作者的伴侣。研究人员测量了参与者在性行为前后的鼻腔阻力和流量,以建立一个基线,测量时间点包括,性行为前高潮后、高潮后30分钟、高潮后1小时以及高潮后3小时。第二天重复了这个实验,参与者在发生性行为前喷一种缓解鼻塞喷剂,出于性别平等的考虑,这些数据只有在夫妻双方都经历了性高潮的情况下才能获得。

Bulut等人发现,性行为确实可以改善鼻塞,其效果与缓解鼻塞喷剂一样,可以持续60分钟,并在3小时内恢复到基线水平。

诚然,12小时或更长效的鼻腔喷雾剂可以持续更长时间,但啪啪啪显然更为有趣。不仅如此,有些人会对鼻腔喷剂过敏或是产生其他不良反应,所以如果能提出一个有效改善鼻塞的自然替代方法,其意义会截然不同。 Bulut表示,他们会进一步调查自慰是否对单身女性也有类似的影响。

生物学奖: 猫会说几十种话?

获奖名单:Susanne Schötz。《猫是怎么和人类交流的:呼噜声、唧唧叫、碎碎念、颤音、尖锐声、低沉的喃喃、喵喵声、呻吟声、吱吱声、嘶嘶声、嚎叫声、怒吼声、咆哮声……》。

搞笑诺贝尔生物学奖得主——Susanne Schötz是瑞典隆德大学的一名研究人员,她在长达数年的时间里记录了自己的猫——文森特以及同窝的三个小猫咪——多娜、洛奇和特鲁的咕噜声,更好地理解家猫的不同发声方式,并发表了五篇不同的论文。


Schötz发现,咕噜声和喵声是猫咪最常见的叫声。猫咪发出咕噜声的原因有很多:当它们生气、紧张、痛苦的时候,当它们感到满足和快乐的时候。但有时候,猫咪透过窗户看鸟时也会发出唧唧叫,为食物而发出的喵咪叫声的音调轮廓会上升,而与去兽医诊所有关的喵咪叫声的音调轮廓会下降。

基于此,Schötz假设猫可以“半有意识地”改变语调、强度、长度和发声的质量,以适应不同的环境,大多数猫都有类似的这种所谓的“韵律变化”,而这些变化可以被有经验的人类听众正确地解释。

因此,如果你只觉得你的猫只有一种或几种声音,那可能是你对自家猫咪的关注度还不够。

生态学奖: 一口香糖一世界?

获奖名单:Leila SatariAlba GuillénÀngela Vidal-VerdúManuel Porcar。《在不同国家的人行道上,使用基因分析鉴定了滞留在丢弃的口香糖中的不同种类的细菌》。

佛曰:“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花叶中是否藏有一方世界我们不得而知,但Leila Satari等的研究却表明, 口香糖中可能存在一个微型的微生物世界

人们咀嚼某种形式的口香糖可以追溯到数千年前,从中石器时代和新石器时代的木焦油,一直到今天在世界各地销售的各种各样的商业口香糖。但咀嚼过的口香糖却是一种令人生厌的废弃物,它会出现在人行道、墙壁甚至是无价的艺术品上。有时它也会成为一个旅游景点,就像西雅图臭名昭著的“口香糖墙”,位于派克市场后面的一条小巷里。


西雅图著名的“口香糖墙”位于派克广场市场后面的一条小巷里,它积累了20年的用过的口香糖,直到2015年才被蒸汽清洗干净。

来自西班牙巴伦西亚大学的Leila Satari及其同事开始对来自五个不同国家丢弃的口香糖 (包括他们实验室周围的街道) 的细菌群落进行表征,并监测其随时间的变化。他们的实验还包括咀嚼13种口香糖样本 (Orbit和Trident品牌) ,并将它们放在户外人行道上长达12周,同时监测细菌含量的变化。

Leila Satari等人在口香糖样本中发现了适度程度的细菌种群多样性。他们还发现,刚咀嚼过的口香糖富含口腔微生物,而放置了几周的口香糖则会替换成周围环境中发现的微生物。

他们在论文中总结道:“总的来说,我们的结果表明,口香糖中的微生物种类会不断发生变化。因此,虽然人们担心随处丢弃的口香糖会携带病原微生物,但口腔细菌的相对寿命可能在法律和法医领域被证明是有用的,就像DNA分析一样。”

化学奖: 电影是有味道的?

获奖名单:Jörg Wicker、Nicolas Krauter、Bettina Derstroff、Christof Stönner、Efstratios Bourtsoukidis、Achim Edtbauer、Jochen Wulf、Thomas Klüpfel、Stefan Kramer、Jonathan Williams。《通过化学分析电影院内的空气,以测试观众产生的气味是否能可靠地反映观众所观看的电影中有暴力、性、反社会行为、吸毒和脏话的程度》。

大家都知道,分级委员会决定电影等级的过程是非常主观的,他们会通过经验主义去划分电影适合哪些年龄的观众。那么,是否有更客观的方法来对电影进行分级呢?

以Jörg Wicker为首的德国研究团队在2015年发表了一项有趣的研究, 观众呼出的挥发性有机化合物 (VOCs) 的形式可以反映特定电影中的特定场景的暴力、性、反社会行为、吸毒和脏话的程度

他们发现,当观众的集体脉搏和呼吸频率一致增加时,特殊的传感器可以检测到相应的二氧化碳和数百种其他VOCs的上升,其中一些被发现与特定类型的场景相对应。研究结果证明,悬疑和喜剧场景的效果最强。


在2018年,Wicker等人发表了第二篇论文,试图证明使用VOC测量作为工具对电影进行适合年龄分类。这些数据是从11部不同电影的135场放映中收集的,测量了约1.3万名在德国美因茨电影院观看电影的观众的呼气量。

但遗憾的是,他们发现大多数化合物不能可靠地预测所有的电影年龄分类,这也可能收到样本数量太少的限制。唯一的亮点是异戊二烯,它能可靠地预测德国五种年龄分类中的三种 (FSK 0、6和12)

运输奖: 四脚朝天空运犀牛更安全?

获奖名单:Robin Radcliffe、 Mark Jago、Peter Morkel、Estelle Morkel、Pierre du Preez、Piet Beytell、Birgit Kotting、Bakker Manuel、Jan Hendrik du Preez、Michele Miller、Julia Felippe、Stephen Parry、Robin Gleed。《通过实验确定了空中倒转犀牛是否更安全》。

非洲南部的野生黑犀牛 (Diceros Bicornis) 面临着偷猎者的严重威胁,同时农业发展也大量侵占了它们的领地,这导致黑犀牛的近亲繁殖。因此,非洲各国政府开始偶尔将犀牛转移到不同的地理区域,以促进黑犀牛的基因交流。

但问题是,考虑到崎岖的地形,用卡车运输犀牛是非常困难的,所以纳米比亚环境和旅游部已经诉诸空中运输犀牛。这包括在安全距离内用强效阿片类药物对野生黑犀牛进行麻醉,然后将被麻醉犀牛四脚朝天绑在直升机下运输。

使用直升机将黑犀牛四角朝天吊起来运输

美国康奈尔大学的Robin Radcliffe及其同事指出,没有人研究过这种做法对犀牛的生理影响。他们担心使用阿片类药物是否会对犀牛造成不良影响 (并发症可能包括低通气、低氧血症、高碳酸血症或高血压), 以及在卡车运输时将镇静的动物倒悬在水平位置是否有不良影响 (麻醉下动物的姿势会影响心血管和肺功能)

研究共涉及了12头注射了镇静剂的黑犀牛,其中6头先被置于水平 (侧卧) 位置,然后用脚将其悬挂起来,另外6头则将两种姿势的顺序颠倒。研究人员测量了黑犀牛处于两种姿势时的关键生命体征。

在一开始,Radcliffe等人假设,犀牛四脚朝天倒置的姿势会比水平侧卧姿势产生更多的不利影响。但他们的研究结果未能证实这一点,所有的12头犀牛都出现了严重的低氧血症 (低血氧) 和高碳酸血症 (血液中二氧化碳过多) 的症状。

最终,他们只能在论文中写道:“将犀牛四角朝天悬挂10min并不会比侧卧更损害肺功能。”

经济学奖: 领导越胖,国家越腐败?

获奖名单:Pavlo Blavatsky。《一个国家的政客的肥胖程度可能是该国腐败的一个很好的指标》。

在大众的想象中,腐败和政治往往像巧克力和花生酱一样密不可分,只是结果远不如人意。Pavlo Blavatsky是法国蒙彼利埃商学院的一名研究员,他表示,先前的研究表明,政治腐败 (如贿赂和勒索) 会降低一个国家的经济增长,增加道路建设成本,阻碍外国投资,增加公共债务,以及其他不利影响。但是,用来确定一个国家的政治领导人可能有多腐败的指标往往是高度主观的。

在该研究中,Blavatsky提出了另一种评估腐败的更可量化的方法——政治领导人的身体质量指数 (BMI)

由于很难获得政治领导人的医疗记录,Blavatsky决定通过计算机视觉/机器学习和面部识别来确定这些政治领导人的BMI。他选择了15个前苏联的政治领导人的299张的照片作为样本,然后用计算机视觉算法对这些样本进行计算,以获得每个政客的BMI值。

他发现,测试样本中的大多数政治家的BMI都相当高:96名政治家肥胖 (BMI在35到40之间) ,13名政治家严重肥胖 (BMI大于40) 。只有10人的BMI在正常范围内,而且没有人体重过轻。

此外,当Blavatsky将他的数据与这15个州的腐败衡量标准进行比较时,他发现两者之间存在高度相关性。例如,波罗的海国家 (爱沙尼亚、立陶宛和拉脱维亚) 和格鲁吉亚被认为是腐败程度最低的国家,其政治领导人的BMI中值最低。


虽然两者的相关性并不完美,但Blavatsky仍然认为,这可能是评估政治腐败的一种可行方法。然而,他谨慎地指出,这些结果并不一定意味着肥胖政客比非肥胖政客更腐败!

和平奖: 大胡子可以在战斗中护脸?

获奖名单:Ethan Beseris、Steven Naleway、David Carrier。《验证人类进化中胡须是为了保护自己免受脸部攻击的假设》。

古往今来,在很多文化中,浓密的胡子都被认为是非常阳刚的。但是Ethan Beseris等人认为这可能不仅仅是文化偏好造成的,也可能是人类的胡须可以在战斗中提供保护。毕竟,下颌骨 (通常被胡须覆盖) 是打斗中最常见的骨折部位,在缺乏现代外科治疗的年代,这可能是一种致命的伤害。

研究小组使用了与人类毛发接近的家养绵羊的皮肤样本,这些样品被放置在由纤维环氧复合材料制成的骨骼模拟物上,并分为三组,第一组羊毛正常覆盖,第二组羊毛被剪断,第三组羊毛被拔毛,随后三组样品受到从特定高度落下的钝物砸击。

他们发现,相比剪切和拔出羊毛的样本,覆盖羊毛的骨骼模拟物吸收了近30%的更多能量。这表明,胡子的确能够大大减少来自钝物的击打力量,从而减少骨折现象。从这个角度来看大胡子打架的确有天然的优势,这可能也是关二爷留长须的原因之一。


Beseris说道:“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面部毛发与高男子气概、社会支配地位和行为攻击性有关,因为它可能是减少面部伤害的真正指标。”

物理学奖: 行人为什么不会撞到一起?

获奖名单:Alessandro Corbetta、Jasper Meeusen、Chung-min Lee、Roberto Benzi、Federico Toschi。《研究行人为什么不会经常与其他行人相撞的实验》。

行人交通是动态集体行为的一个有趣的案例研究,许多物理学家也对它很感兴趣。Alessandro Corbetta等探讨了,当行人遇到迎风而来的行人时,如何不断调整自己的轨迹,以避免碰撞,保持舒适的个人空间。

Corbetta在论文中写道:“这个科学主题之所以吸引人,不仅是因为它与新兴复杂性、图案形成和活性物质的物理联系,而且它在民用设施的设计、安全和性能方面的应用也非常相关。”

物理学家将这样的系统建模为相互作用的物质粒子,社会力以类似于物理力的方式作用于人。但是,对这样一个复杂的系统建模是困难的,部分原因是缺乏高质量的实验数据。因此Corbetta等人在荷兰埃因霍温的三个火车站进行了为期六个月的行人跟踪实验,并在四个微软Kinect传感器的帮助下收集了从2014年10月到2015年3月的数据。

在荷兰埃因霍温火车站进行的为期六个月的步行者跟踪活动

他们每天收集10万多条行人轨迹,总计约500万条,并利用这些数据建立一个更好的行人互动模型,该模型最适合描述为“二元碰撞避免” (即两个人尽量不撞到对方) 。Corbetta认为,他们的方法可以推广到更复杂、更密集的人群互动。

动力学奖: 行人为什么会撞到一起?

获奖名单:村上久志、Claudio Feliciani、西山裕太、西成胜弘。《研究行人为什么有时会与其他行人相撞的实验》。

虽然Corbetta等人解释了行人为什么不会撞到一起,但实际上,在生活中如果我们遇到一个十分默契的陌生人,上演一番“相向而行,你左我右”的戏码,那还是很可能撞到一块儿去。

因此,村上等人决定进行一项实验,研究在人群中出现的自组织模式。先前的研究发现,行人之间的互动不是受到与他们相邻的人的当前位置的影响,而是受到他们预期相邻的人的未来位置的影响。

换句话说,人群中的行人不仅会被动地被其他行人排斥,还会主动地在人群中找到一条路,预先与相邻的人协商避免碰撞。

研究小组招募了54名男性大学生,让他们沿着一条笔直的走廊反复行走,走廊的两端都有等候区。他们将参与者分成两组,在假设随机选择的起始位置后,朝不同的方向行走。但有一些参与者会扮演“走神的行人”,他们被要求一边在走廊上散步一边看手机,而走神是行人相撞事故的主要原因。

研究人员发现,行人分心会延迟人群中的自组织模式的形成,导致行人之间发生更多碰撞,而不管他们是否在看手机。

商业区的“低头族专用通道”

村上久志对此总结道:“这些结果表明,躲避机动通常是一个合作的过程,行人之间的相互预期有助于有效的模式形成。我们的发现可能会影响各个领域,包括交通管理、决策研究和群体动力学。”

昆虫学奖: 如何在潜艇里杀死小强?

获奖名单:John Mulrennan Jr.,、 Roger Grothaus、Charles Hammond、Jay Lamdin。《研究一种控制潜艇蟑螂的新方法》。

潜艇在水下作业时构成一个封闭系统。例如,潜艇通过净化来回收空气,这也使得控制潜艇上蟑螂的数量成为了一项独特的挑战。因为如果不让有毒气体残留在空气中,就不可能使用杀虫剂进行熏蒸。


根据Mulrennan等人的说法,柴油潜艇和核潜艇都采用二氧化碳熏蒸法来控制蟑螂(至少在1971年这项研究发表时是标准做法),但当时并没有统一的规定。


为了探索替代方案,研究人员用一种商用的名为敌敌畏的杀虫剂气溶胶对8艘潜艇进行了处理。他们还确保所有的橱柜、抽屉和空隙都打开了,所有的通风系统都关闭了。两小时后,所有船只通风一小时后,船员才被允许重新登船。


Mulrennan等人在通风后立即清点所有死去的蟑螂,以确定最初的杀死数量,24小时后,所有剩余的蟑螂都被冲走。他们还采集了所有潜艇内部的空气样本,以确定通风前后敌敌畏的浓度。


研究结果显示,敌敌畏在24小时后对蟑螂的控制效果达到97%至100%,空气中的化学物质浓度在1至4小时内迅速消散到安全水平。然而,这种方法对蟑螂卵没有效果。因此Mulrennan建议在两周后再对潜艇进行处理。



值得注意的是,自1971年以来,科学已经取得了显著的进步。1998年,欧盟禁止了敌敌畏的使用,美国环保局从1995年开始限制使用敌敌畏,因为担心其持续的毒性作用——比如2010年的一项研究显示,儿童患多动症的风险增加。


所以,能否在潜艇上推广敌敌畏灭杀小强仍有待进一步验证。


结语


总而言之,今年的搞笑诺贝尔奖依旧十分雷人,涵盖了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看完之后着实让人大涨姿势。比如,当你鼻塞时,可以通过和伴侣沟通感情来缓解症状;你的猫可能会说很多种话,如果你能一一辨别就能理解它的心情;当你看一些限制级的电影之后,要喷点空气清新剂,这能防止暴露你到底看了什么;走路不要看手机,尤其是密集的车站,否则就成了“害群之马”;留最长的胡子,才能打最狠的架!


参考资料:

https://arstechnica.com/science/2021/09/feline-acoustics-the-smell-of-fear-and-more-receive-2021-ig-nobel-prizes/3/

本文由“健康号”用户上传、授权发布,以上内容(含文字、图片、视频)不代表健康界立场。“健康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转载、侵权等任何问题,请联系健康界(jkh@hmkx.cn)处理。
关键词:
诺贝尔奖,口香糖,鼻塞,研究,蟑螂,电影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