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医者 | 天生的医者-天坛医院心脏及大血管病中心主任金泽宁

2021
09/10

+
分享
评论
H立方研究所
A-
A+

金泽宁出身于典型的医生世家:父亲是内分泌及糖尿病方向的专家,母亲则是眼科医生。小时候,金泽宁住在原西安医科大学(现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的宿舍大院里,儿时的玩伴也都是医生的子女。由于大院里的生活、教育设施俱全,从幼儿园到考入省重点中学之前,金泽宁几乎都未曾长久离开过这个医生的“小社会”。


图文:原西安医科大学(现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
所以当高考填报志愿时,除了医学院,金泽宁没有任何其他想法。 对于他来说,像父母一样成为一名医生似乎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 “因为家庭的关系,我一直对医生这个行业充满感情,但小时候,对这个职业的印象多是‘稳定’,还没上升到‘救死扶伤’这个崇高的层面上。 ”金泽宁笑言。 医生之于他,更像是生活本身。



很多年后,已经当上主任并身兼行政职务的金泽宁,在一次饭局上,被第一次见面的餐厅老板评价为:医生气质和书生气最浓的一个。而“名副其实的医生”也是他人对金泽宁最普遍的印象。可以说,医生的特质已经深深融入到金泽宁的血液里了。



金泽宁本科就读于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大学三年级时,一件至今想起来还能带给金泽宁深深触动的意外,让他选择了心脏科这个专业。


金泽宁有一个同住在医院大院里的发小,其母亲在金泽宁的大学里教授传染病课程。一天,这位老师给金泽宁他们上传染病的基础大课,在黑板上写着教案时,突然动作就停止了。正当金泽宁他们在心里打鼓:“老师这是怎么了”的时候,只见这位老师轰然倒下,一头栽在了地上。



这让所有学生都吓坏了。那时是1992年,体外除颤或者心肺复苏还不像现在这样几乎已成为医学院学生的必备技能,他们只能跑出教室寻求帮助。不过和其教学楼最近的是一个长廊之隔的儿科病房,已经慌乱的学生们叫来了一位儿科医生,进行了基础的心肺复苏。学生们同时又绕过一个回字楼找来心脏科医生,再一起把这位老师送到那里。然而,一切已经来不及了。这位老师经过了开胸按压等一些列抢救措施后,还是去世了。“我们自己的老师因为急性心梗,死在了我们面前。”金泽宁话语沉重地说。


当时,这位老师的儿子也就是金泽宁的朋友正在苏州上大学,而其先生则正好在美国进修,原本准备进修两年,仅过去半年多,就因为此事终止进修赶回了国,然而他们都没能见到这位老师最后一面。更令人唏嘘的是,这位老师的先生就是心脏科医生。



彼时正值学完基础课开始选择专业方向之际,而这件事让金泽宁意识到了心脏这个专业的重要性。“不像肿瘤等疾病还可以有时间倾尽所有手段和力量去挽救,心脏疾病导致的生死就在一瞬间。如果患者骤然去世,可能就让这个家庭完全乱套甚至崩溃了,因为没有给你留下任何思想准备及调整的时间。”加上当时正是年轻气盛,有很多动手操作的内容,且“玩的就是心跳”的特质,也让金泽宁觉得“最能撩动他心灵的”就是心脏科。



然而大学最后一年的临床实习阶段,心脏科又成了金泽宁“痛并快乐”的科室。“因为太辛苦了。”心脏科的学习内容是最多的,心电图、超声等等知识都要涉及,考试也很难,很多学生中途就放弃了。


而真正做了心脏科医生后,金泽宁也颠覆了小时候所认为的“医生这个职业很稳定”的印象。因为不确定性因素太多,病人一天之内病情波动很大,随时都有可能恶化,所以心脏科堪称最忙科室,不仅正常上下班时间保证不了,每个心脏科医生工作日时每周都会轮到一次值夜班,即下午6点到第二天早上8点,而双休日和节假日更是24小时值班制。所以节假日对他们来说都是“奢侈品”。“有时强度太大了,以至于你无法体验工作给你带来的乐趣。”金泽宁坦诚。



不过,他仍然不后悔自己的当初的选择。“你会越来越发现,这个职业能带给你很高的自豪感和成就感。”



金泽宁如今所在的天坛医院,在中国率先提出了“脑心同治”的概念。因为心脑血管实际上是“不分家”的:供应心脏的血管为冠状动脉,而供应大脑的血管是颅内血管,它们都是动脉系统的分支。而心脑血管疾病被称为同源性疾病,发病机制类似,‍‍治疗药物也多有重合。



所以针对此,天坛医院建立了一体化诊疗体系,病人来看病时,以前通常需要做心血管和脑血管两种检查,‍病人为此要在两个科室挂两次号,检查完之后又要分别去两个科室复诊。而如今,病人只需挂一个脑心共患疾病的号,就可以一次性做两种检查,复诊时,天坛医院还会组织多学科会诊,即心血管和神经内外科医生一起为他诊疗,如果其主要的疾病在脑血管,住院时就到神经科,反之则住到心脏科。整个治疗过程,两个科室之间都会联合治疗。



此举不仅给患者提供了极大的方便,提高了就医体验,其实也降低了患者的困惑和风险,从而为医生后续的正确治疗提供保证。要知道,中国患者往往会自行为自己诊断,比如头晕头痛、耳鸣之类的症状就去看神经科,胸闷、心慌等症状则去看心脏科,但“头痛医头”本就是误区,很多脑血管病人表现出来的症状是心脏不舒服,反之亦然。


而如何为具有神经类疾病的心脏患者提供更加个性化的治疗服务,也是金泽宁未来的主要工作方向。


比如采访当日,金泽宁刚刚手术的一个病人就属于此类。其主要疾病是恶性颅内胶质瘤,神经科准备给他实施了开颅切除肿瘤手术。但术前检查过程中,神经外科医生发现他还有心脏病症状,经冠脉CT检查后发现他最重要的一支冠状动脉同时患有严重狭窄。如果该患者不治疗冠心病,无法耐受开颅手术,如果接受冠心病介入治疗,体内放入支架,一般要吃半年到一年的抗血小板药物以防止支架血栓。但该病人的情况是,如果不解决胶质瘤问题,可能活不过三个月。最终,金泽宁对他采取了球囊扩张的方式缓解血管狭窄,如此,患者只用吃一个月的药,就可以实施神外科肿瘤切除手术了。“此前,具有神经和心脏两种疾病的患者到任何一个专科医院治疗这两种疾病。都需要互相转诊治疗,而天坛医院经过改革后则有这样的综合治疗条件和流程,我们也希望能在这方面为全国做出示范。”



金泽宁发现,冠心病还正呈现出年轻化的趋势,去年五一,他曾接诊过一个患者。之前浑身酸疼几天了,以为是得了流感,但那时因为正值疫情出现反复,他一直不太敢去医院。4月30日晚,他浑身疼得一直到三点多都无法入睡,妻子劝他去医院,他又觉得时间太晚就吃了一些止疼药。等到第二天早上七点多,药效过去了,他又开始疼了,在妻子的坚持下,他终于来到天坛医院。然而其心电图检查情况很不好,医生决定立刻手术,但就在准备的过程中还没等到送到手术室,该名患者就不幸去世了,年仅28岁。‍‍“哪怕他当时半夜三点来,都有可能救活。”金泽宁惋惜地说,“所以有任何不舒服,都要去做筛查,因为心脏类疾病是特别要命的,我们从来不会认为患者会把自己问题看严重了。‍”“做最坏的准备,‍‍向最好的方向去努力”也是金泽宁常对病人说的一句话。


 

金泽宁认为自己很幸运,“赶上了最好的时代”,且毕业就在大医院工作,还享受到了改革开放的红利,有机会去国外交流学习。


1995年本科毕业后,金泽宁考上北京阜外医院的硕士,1998年毕业后在中日友好医院接受了两年的住院医师培训,之后,又在澳大利亚完成了住院医师一年的培训。回国后,就来到北京安贞医院,一直待到2021年初。“我从住院医生做起,然后到主治医师、副主任医师、主任医师、医务处的副处长,最后到病房的主任,几乎把安贞的整个临床和医疗管理体系都经历了一遍。”期间的2002年到2005年,金泽宁还在心内科工作期间,攻读了博士。而在读博士的第二年,金泽宁又以助理研究员的身份在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医学院心内科从事了一年的实时三维超声心动图临床应用研究——这是心脏科非常重要的检查手段。


在金泽宁看来,介入治疗彻底改变了心脏科,在没有这种手段之前,它更像是一个纯内科,而有了介入治疗,实操性大大增强,由于其使用的导丝直径仅0.014英寸,接入的导管也不过2毫米,所以常被比喻为“在针尖上的舞蹈”。导丝现在一般从患者胳膊处进入,患者手术时还经常能和医生直接沟通,所以它也拥有创伤小、风险低、康复快等优势,尤其适用于急性心肌梗死的患者。而金泽宁硕士就读的阜外医院,正是国内最早开展且最大规模应用介入治疗的医院,因此,金泽宁在这方面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金泽宁有一个相对独特的观点,他认为,医学不仅要降低死亡率,更要提高患者的生命质量、尽量减轻其痛苦,让其活得更有意义。这也是他看重介入治疗的其中一个原因。为此,他还期待着相关技术的进一步提高。“相信人类最终一定要攻克冠心病的支架治疗材质的问题,‍‍在治疗冠心病的同时还能做到让患者血管里完全不留下任何东西。”



在金泽宁眼中,医生应该代表着高素质人才,起码要做到实事求是,言谈举止严谨客观,尽量摈弃“浮华”的东西。同时,作为有血有肉的人,医生又需要有温度,懂得换位思考,设身处地地去为患者考虑,而不单纯是治疗一种疾病——“我觉得,我们医疗人文的发展还远远滞后于医疗技术的发展。”金泽宁直言不讳地说。



当然,他也理解,医生工作的复杂和忙碌程度很多时候让他们无法把在面对繁重的临床任务时,能抽出更多的时间来培养个人的人文情怀。所以他也“强制”要求自己,在医学之外,尽可能培养各种各样的兴趣。“否则你慢慢就会变成一个没有连接的孤岛,这是很可怕的。”



金泽宁一直很喜欢看书,闲暇时,他会强迫自己不看医学专业书籍,多涉猎其他领域的内容,其中,他最喜欢历史书。他认为,对历史的解读其实是非常个性化的,此外,从历史中也能总结出很多亘古不变的规律,比如关于人性。而洞悉人性的规律,或许也能帮助金泽宁更好成为一个有温度的医生,并始终坚持本心。



金泽宁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心脏及大血管病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教授,首都医科大学心脏病学系副主任,欧洲心脏病学会委员(FESC),北京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常务委员,中国医师协会CTO介入治疗项目副组长,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信息化学组委员,中国医师学会心血管预防委员会委员,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胸痛分会委员,北京药学会医疗器械专业委员会。


要从事心血管病的诊疗与研究工作,擅长复杂冠心病的介入诊疗及结构性心脏病的介入诊疗。主持多项国家级及省部级重点项目。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科技部十三五“新药创制”重大专项、首都卫生发展科研专项自主创新、首都卫生发展科研专项等多项重大课题。曾获教育部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入选北京市科技新星,北京市“十百千”百级卫生人才计划。



本文内容版权归H立方研究所团队所有,部分图片及资料来自金泽宁主任及网络,如需转载请后台留言沟通。欢迎转发收藏,为更多人助益。本文以疾病教育及科普为目的,非医疗行为,相关诊治信息和建议仅供参考,不替代医生面诊。
本文由“健康号”用户上传、授权发布,以上内容(含文字、图片、视频)不代表健康界立场。“健康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转载、侵权等任何问题,请联系健康界(jkh@hmkx.cn)处理。
关键词:
金泽宁,医生,患者,金泽,心脏科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