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路上的坑,哥哥们披荆斩棘地蹚完了 | 创业

2021
09/09

+
分享
评论
思宇研究院官方
A-
A+


 

 

《披荆斩棘的哥哥》可能是一档包裹在选秀外衣下的创业类节目,唱歌、跳舞的表皮外,内核探讨的是团队、创业、领导力、决策和矛盾处理能力。这八个部落如同8个初创企业,他们通过合力表演完成产品,胜出的一方便可并购其他部落,逐步扩张自己的规模。他们差不多把这些初创团队在搭建初始团队时能采的坑,都踩了一遍。

作者 / 姚赟

来源 / 盒饭财经(ID:daxiongfan)



强烈建议哥哥们人手一本张艺兴力荐的管理书籍《不会带团队你就只能干到死》,再去节目中披荆斩棘。


音乐总监陈伟伦推开练习室的门,检查训练情况。看到陈辉组走位、动作、和音统统不齐后,走了进去,提醒他们这些问题。

听到严肃的提醒,团队中年龄最大的黄贯中,试探性地给出了解决方案:“应该要多练几遍,应该是。”

 “我觉得不是练的问题,这个不是音乐问题。”陈伟伦坚定地否定了这一解决方案后,又断断续续地解释,“是可能我们要,就是,足够重视这个歌,和我们5个人的状态,可能我们要更多时间大家一起去练,所有的细节,我们在一起去解决。”

听完这些,一边的张云龙问到:“所以老师说的是向心力的问题,凝聚力的问题。”

“是凝聚力,你总结得太好了。” 陈伟伦说到。

如果用天使投资人的视角来看《披荆斩棘的哥哥》,第一期时半自由开放式的分组,就是一个初创企业合伙人班子的搭建过程。  

此时他们如同一个刚成立的初创团队班子。班子成员中,有言承旭这样在创业领域曾轰动一时的明星,也有张云龙、刘端端、陈辉等这些在某个领域各有所长的高手,还有黄贯中这样德高望重的前辈。大家因为愿景聚到一起,做产品、做营销,客客气气地维持着平衡,相互赞扬、一团和气——但却是致命的。

华夏基石产业服务集团创始合伙人陈明曾提出三个判断真正“班子”的标志。第一点,就是关起门可以争论,甚至可以“拍桌子、吵架”,但出门一致“对外”。

除了陈辉组,林志炫组在争吵不断、战略上无法统一;李承铉组因为某创始人爆雷,被删减时长,平白损失资源;布瑞吉组,因为三个人随意组合,在产品上产生分歧;陈小春组,这个大湾区连续创业团队,因为自负一手好牌却拿到了最高难度的歌,歌词都成了问题。

《披荆斩棘的哥哥》可能是一档包裹在选秀外衣下的创业类节目,唱歌、跳舞的表皮外,内核探讨的是团队、创业、领导力、决策和矛盾处理能力。这八个部落如同8个初创企业,他们通过合力表演完成产品,胜出的一方便可并购其他部落,逐步扩张自己的规模。

他们差不多把这些初创团队在搭建初始团队时能采的坑,都踩了一遍。



第一个坑:和气不一定能生财


言承旭一人靠着墙边站着,旁边是其他组员热火朝天的讨论。看到这些张云龙走过去后,双方探讨后,他们决定开诚布公地和团队其他成员聊一下。


“我们大家有没有真的把心里话讲出来,我们不想要伤害对方,我们都想要尽量多称赞,那如果大家都愿意讲出来的时候,会不会我们比较有凝聚力和向心力。”

“如果我们真的要变成一个团体,其实就算大家不愉快和吵架,那个是一个过程,我在猜,会不会这个才叫做凝聚力。”

成员们听到这些后,表示了理解,在言承旭提出问题后,黄贯中也给出了具体指导意见。也就在言承旭在向组员袒露这些心迹,成员们开始相互理解鼓励时,弹幕中出现了好几种一针见血的建议——请把隔壁林志炫拿走,林体现出的自我过于强烈,而且作为团队leader,把自我投射到了团队之上。主持人问要组建几人团队,他直接自己就决定了4人团,完全没问旁边李云迪的意见,李云迪在旁边一脸问号:“啊,这么确定?”

《披荆斩棘的哥哥》的赛制和之前的“姐姐”有所不同。

根据主持人介绍,整季大赛制度中,33位哥哥将会通过不同的艺能组合,进行同盟合作与兼并,不断地小部落扩建为大阵营,直到最终成为一个全能家族。当然期间也会有人离开。最终会组成一个多达17人的演唱家族。

“我们慢慢来,逐步逐步来,先把人凑齐了再慢慢做大。”陈小春组很清晰这一点,一开始就明确了“先把大湾区坐稳了”的阶段性目标。

显然,这样的规则玩法,更像围棋。  而姐姐第一季,每个人表演结束后进行单项考核;第二季直接把歌舞和舞蹈分开进行考核,更像是直接肉搏血拼的象棋。

哥哥们要做的其实就是自己组建初始团队,然后通过赛制逐渐淘汰和并购,完成规模的扩张,最终实现全类型人才团队。

 第一期分组统计图,制图:豆瓣Dido.(你看看你!) 
 
美国硅谷创业文化中流传着一个说法:一个企业能不能做大,取决于最先招的10个人。现在据说这个定律又迭代了,数字时代,一个企业能不能做大,取决于你最先招的5个人。这是企业做大的“关键少数”。  (《企业最大“内卷化”,莫过于“有高层无高管”》)

而陈辉组,一开始关系着企业做大的“关键少数”,并非来自自主选择。当规则宣布后,大家快速组队,犹犹豫豫的言承旭和张云龙只能选择还没有组队的3人。

陈辉在发表队长就职讲话是说到:“来这个节目,就是想让所有的哥们儿开心,我跟黄贯中两个老摇滚,和三个大帅哥,这个场景,你猜,你猜。”



第二个坑:目标上的分歧,能磨合么?


8月8日,华为重发了2016年的一份电邮文件。内容是一位硅谷海归在管理优化报上发表文章《华为到该炸掉研发金字塔的时候了》所引发的关注和思考。这个发文任正非亲自加了按语。


他说:在技术工作的客气是毒品,直面的批评、争论才是良药。  


但林志炫组证明,争论不见得全是良药。

“我们起初的想法就是,把赋有一气呵成能力的这些人找到一起,形成一个文艺复兴之全开麦,立下flag到底的组。”从一开始林志炫就带着要做艺术和文艺复兴概念而来,搭建班子前,就明确了这一战略方向。也因此他一早就锁定了李云迪,以及来自军艺的舞蹈艺术家刘迦和李响。

从会议室匆匆走出,李云迪口中念叨“不要被别人选走了。”

看到刘迦后,两人快速冲了上去,李云迪一下抓住他的左胳膊,林志炫一手拿着邀请入伙的协议,一手搭着他肩膀,两人齐问:“可以加入么?”

抓住刘迦并邀请入伙后,他们又开始在全场搜寻李响的身影。确定李响的位置后,李云迪和林志炫,一边高喊这李响的名字,一边挥手,绕过其他正在组队中的哥哥们,朝李响走去。

此时的李响正在被其他队邀请。李云迪直接开抢:“我们非常想要你,希望你能加入,我们是一个团队,我觉得我们可以把艺术去进行一个交叉融合,但同时先呈现最高级的艺术感。”

林志炫在边上做补充,“我们是做引领的”,“我们做专业的”

于是,李响拒绝了其他组的邀约,选择了艺术家的行列。林志炫、李云迪、刘迦、李响,这一4人搭配,让其他组惊讶。尹正一脸震惊地和一旁的热狗说:“钢琴家、演唱家、两个舞蹈家,他们真的可以算家了。”

当四个不同领域的专家型人才,组成了一个队伍,他们的目标却有着严重的分歧,难题才刚刚开始。

20多年前,联想创始人柳传志总结过,领导要做“三件事”,即定战略、搭班子、带队伍。现在,摆在林志炫面前的就是带队伍了。

林志炫的想法很美好,但现实却让他接连在镜头前蒙圈,不知所措。

“其实我说一下我们的想法,这首歌其实对于我们俩舞者来说,确实声乐是有困难的地方,但是我们也想有更多的参与感,我们唱歌也好,乐器也好,肯定和哥哥们相差甚远,但是我们也想努力试一试,就是不打扰到哥哥们的前提下,我们想试一试。”刘迦委婉表述给了林志炫“文艺复兴的艺术畅想”闷头一击。

“我从事的是舞蹈行业,我认为我是一个艺术家,那现在邀请我的两位老师也是艺术家,我是希望我们可以,以艺术家之间碰撞的火花,在这个舞台上有新的可能性。也许那个东西我并不擅长,也许我唱的并不好听甚至跑调,我享受我蜕变与改变的过程。”李响则直接给了一直主张完美舞台的林志炫一个措手不及。


管理学大师彼得德鲁克有个观点:一个高管团队一定要有四个角色,有人喜欢思考,有人善于行动,有人热衷于抛头露面,有  人容易相处。  

组建班子时,除了要想清楚企业短期、中期的增长目标外,还需要找到相应业务匹配的人才以及核心岗位相对具体的任务,最后考虑团队的融合性,风格是否互补,是否适应等等。

显然,林志炫对此考虑的并不全面,团队在能力组合、性格互补方面存在天然缺陷。刘迦和李响是希望来挑战自己,试一下“唱”的,而林志炫却没有充分了解对方的需求,给他们安排了“跳”的角色。



第三个坑:狠不狠,决定有没有领导力?


中间人李云迪趁着休息时间,私下打电话给林志炫,协商讨论李响和刘迦的问题。


李云迪对林志炫委婉地说到:“刚刚李响,跟我讲了他的想法,坦白讲我们还是比较主观的,因为他们的舞蹈很适合我们这个风格。但是我们还是少考虑了他们想来做什么……哪怕他唱的不好,但他想来做自己。”

面对此种困境的林志炫想要的是一个解决办法:“我完全懂。但是我们要如何处理这个棘手的状况?”

对于如何解决,李云迪不能和弹幕一样脱口而出,只是说到:“这是一个问题。”

其实答案林志炫一直有:“当队长有很难的取舍,几乎没有办法百分之百满足团队所有人的愿望,如果唱的难度很明显是刘迦或李响无法掌握,那我会担心,所以我要把那个东西控住。”

显然林志炫选择了“狠”。

在挑选队长的时候,主持人先提问了大家对队长或者leader所要具备什么特质。在一众责任心、沟通能力、爱、逻辑思维,甚至孝顺父母等回答中,敖犬的回复比较特别,他认为leader要“狠”。

曾担任“棒棒糖”组合队长的敖犬,分享了血泪教学:“狠,尤其是这个年纪的男人,特别有自己的想法,你得狠心地去下一个决定,让所有的队员跟着你得概念去走。必定有人会伤心,但没办法,因为这个就是组合。团体只能有一个决定,所以刚刚我说的,我以前没有做到,我们组合解散了。”

似乎摆在林志炫面前的就是这样一个透露着杀伐气息的决定。但如果林志炫换个思路来看待这件事,可能就会有所不同。

但狼性只是对传统领导力的粗暴解读,什么是领导?领导不是职务地位,也不是少数人具有的特权专利,而是一种积极互动的目的明确的动力。

北森人才管理研究院曾总结过领导实现目标的过程。领导就是引导团队成员去实现目标的过程,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引导。涉及到领导者的领导技巧,包括授权和管理下属等。

第二,团队成员。在团队中员工的人际关系、沟通、冲突管理以及团队建设和维持。

第三,目标。涉及到企业的战略目标的制定和决策。

第四,实现过程。涉及到战略实施中的执行,以目标为导向的组织变革和组织创新。

从刘迦、李响与李云迪、林志炫的沟通来看,刘李二人并不是对“文艺复兴”“艺术家”“专业”等战略概念反感,相反,他们都是被这些特质吸引而来。他们不满的是不能唱歌,而且在舞台上表演时,感觉自己像一个伴舞。

综艺会放大一个人的缺点,特别是没有同理心。


寻找带头大哥


 “天使投资的灵魂是投人。”真格基金的创始人徐小平,曾在公开场合发表过这样的论断。

同样作为投资人的胡海泉,对此也深有同感。在被采访问及相关问题时,他在镜头前回答到:“搭配最合适的,我觉得还是大湾区的代表们,他们的气场气质非常一致。”

林志炫组,就像汇聚了来自谷歌、脸书、苹果、亚马逊这些硅谷大厂CTO,各自身上的专业气质相互吸引,却又相互不服。包含了林晓峰、梁汉文、张智霖、谢天华、陈小春的大湾区组,就像是从一个大厂出来后,又一直在一起战斗的连续创业者,港星向来抱团,谢天华与陈小春出演过《古惑仔》,一个是大天二一个是山鸡,眨眨眼就知道对方要做什么。

在主持人刚宣布规则俩俩组队,陈小春刚动了心思找人时,谢天华已经站在陈小春身边。

“这么多年,总有一点默契。”谢天华说到。

而大湾区的组织架构十分有趣:陈小春为队长,剩下的4人分别是副队长、第二副队长、副队长助理,第二副队长助理。他们只有分工,没有领导和队员的层级之分。

大湾区文化属性相似,又是熟人,还是合作多年的同事,显然他们是气味相投的,价值观的匹配不是什么问题。

有网友总结:“其他队伍的问题是人,只有大湾区的问题是歌”

但是靠江湖义气治理,毕竟是草莽手段,事实上,从头到尾,将这个综艺规则当成商业规则来践行的,只有赵文卓团队。

真正的“班子”有三个标志,分别是,第一,关起门可以争论,甚至可以“拍桌子、吵架”,但出门一致“对外”;第二,有人能“踩刹车”;第三,有一个“班长”或是带头大哥。


当陈辉组在解决内部拍桌子吵架的问题时,林志炫组在解决意见不统一,谁来踩刹车的问题。而其他组,还在磨合中寻找真正的“带头大哥”——有威望、能服众,遇到重大的决策有商量,但在关键的时候有人敢拍板,并且大家都认账。

“治哈人”赵文卓好像就是这样一个带头大哥。

合作前期,赵文卓和胡海泉明确了合作意向,在挑选组员时也足够快速和明确。

在队长任职时,赵文卓解释为何他来做这个队长:“之所以成为队长,是因为我想当队长。再就一点就是,四位都有极强的创作能力,那艺术家大家都知道,当每个人不同观点在一块撞击的时候,这个是很可怕的。所以就需要我这个没有音乐创作能力的人,来决策。”

你拆解这段音乐,不难发现赵文卓的厉害之处。

显示表达了自己想成为队长的强烈意愿,正大光明,不扭捏。第二,预判到了队员之间可能产生的分歧,以及带来的风险。第三,明确表达自己没有音乐创作力,所以才能跳出来可以做决策,对自己的认识非常清晰。

“作为队长,我要料及每一个队员他的性格、喜好,包括他的容忍度在哪儿,这个是非常重要的。”赵文卓的这段关于领导力边界的发言,建议林志炫参考下。

最后留一个问题,如果你进入一个新单位后,被分配到新部门,这个部门中有一个GAI,一个林志炫,还有一个赵文卓,请问你该如何自处?

留言告诉小编答案哦~
本文由“健康号”用户上传、授权发布,以上内容(含文字、图片、视频)不代表健康界立场。“健康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转载、侵权等任何问题,请联系健康界(jkh@hmkx.cn)处理。
关键词:
林志炫,李云迪,艺术家,赵文卓,陈小春,创业,企业,队长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