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交通大学杀人案后续,学校赔偿200万,家属:钱已到账,不再追究学校

2021
09/07

+
分享
评论
临床科研与meta分析
A-
A+

9月2日下午,杨某某家属告诉新京报记者, 学校已于9月1日赔偿家属200万元,钱款已到账。“此事我们再不追究(学校)了,接下来我们会配合(警方)处理刑事案件。”

8月18日,兰州交通大学研二学生杨某某在学校青年教师公寓附近遇害。8月31日,兰州交通大学相关部门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嫌疑人张某系校内一小卖部店主之子,对于张某何日因何事进校,兰州交通大学正在调查中。


8月18日,杨某某在兰州交通大学校园内遇害。受访者供图

9月2日,据人民网报道,案发后,兰州交通大学工作人员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并报警,伤者被紧急送往九四〇医院安宁分院,经抢救无效后不幸身亡。公安机关立即出警并当场控制犯罪嫌疑人张某(男,31岁),嫌疑人已于当晚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兰州交通大学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事发后,该校立即成立工作组,看望慰问受害人家属,安排家属和随行人员的食宿,提供必要的心理辅导和医疗服务,并与受害人家属进行了沟通。目前,兰州交通大学已与受害人家属就善后事宜达成共识。

2日下午,杨某某家属告诉新京报记者,学校已于9月1日赔偿家属200万元,钱款已到账。“此事我们再不追究(学校)了,接下来我们会配合(警方)处理刑事案件。”

前情回顾——

据兰州交通大学消息,2021年8月18日22时许,兰州交通大学青年公寓附近发生一起持刀伤人刑事案件,受害人为该校土木工程学院2019级硕士研究生杨某。

据了解,案发后,兰州交通大学工作人员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并报警,伤者被紧急送往九四〇医院安宁分院,经抢救无效后不幸身亡。公安机关立即出警并当场控制犯罪嫌疑人张某(男,31岁),嫌疑人已于当晚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兰州交通大学党委宣传部负责人表示,事发后,该校立即成立工作组,看望慰问受害人家属,安排家属和随行人员的食宿,提供必要的心理辅导和医疗服务,并与受害人家属进行了沟通。

目前,兰州交通大学已与受害人家属就善后事宜达成共识。

9月2日上午,有该校学生告诉记者,该小卖部已经连夜搬空并关门。


连夜搬运店

现场图片显示,夜间,在一铁栅栏内,“安宁学生益友商店”亮着灯,有不少人正在将商店里的冰柜、货柜和商品往外搬运。


招牌已被撤下

另一张白天拍摄的照片中,商店外的空地已经被收拾得非常干净,店子招牌已经被撤下,玻璃墙壁也焕然一新。

该校学生介绍,1日晚9点左右,他们经过时发现,小卖部有不少人往外搬东西。2日一早再到该小卖部,发现物品被搬空,招牌也没了,“已经不见小卖部的踪影。”

“本来约好8月25日给我过生日,没想到剩我一个人。”
8月19日凌晨3时许,在焦急的等待中,翟佳丽(化名)接到朋友的电话,得知了男朋友杨郭振(化名)遇害的消息。
不知所措的她一头趴在了书桌上,久久没有起身。
5个小时前,在兰州交通大学青年教师公寓内,杨郭振打完开水回到宿舍时,嫌疑人持刀趁其不备从背后刺向他的颈部。杨郭振的生命戛然而止,定格在26岁。

杨郭振(受访人供图)
今年上半年,他曾经和翟佳丽约好,一年后找一份在设计院的工作,再跟翟佳丽拍一套好看的照片。
哪知天不遂人愿,杨郭振不幸被害,他俩的愿望再也无法实现。
倒在公寓楼前
那天下了小雨,青年教师公寓前的台阶上湿漉漉的。
正在公寓串门的小秦准备下楼买水。
不过,他刚下到一楼,就被保安拦住,被告知“暂时不得外出”。从外面回公寓的学生,都被要求从后门进入。返回到朋友的宿舍,小秦才从群消息得知,一楼出了人命。
本科生小林的宿舍离教师公寓不远,走路两分钟。
她是在19日上午,从隔壁室友那听说了教师公寓有人被杀害的消息。
小林回忆,前一个晚上,环境很安静,什么喧闹的声音都没有听到,只是室友后来说隐隐约约的听到了救护车的声音。
“青年教师公寓里面住的都是研究生。”有知情人介绍,住在该栋楼的并非老师,这栋楼其实是研究生宿舍。杨郭振住在二楼。

案发现场(网友供图)
另外,跟有些学校不同的是,该校每栋宿舍的一楼都设有一个小卖部,“一般下完台阶拐个弯就到,买东西很方便。”
杨郭振家属提供的他与同学的聊天记录显示,18日22时10分,打好开水的杨郭振和室友一前一后进入公寓楼时,隐藏在楼栋玻璃门后面的嫌疑人从杨郭振身后一把抱住他。
手中的刀直接刺向了他的脖颈。
22时30分,救护车赶到,但还没到医院,杨郭振就已经停止了呼吸。
凌晨的噩耗
在兰空医院抢救室,杨郭振的手机在不停地震动。
远在宁波的女朋友翟佳丽一直在给他打电话。
两人异地恋一年,每晚22时到23时,杨郭振都会给翟佳丽打来电话,两人“煲煲电话粥”。

杨郭振和翟佳丽(受访者供图)
但18日晚上,翟佳丽只是在21时许收到杨郭振发来的信息,说自己跟同学吃完饭回宿舍了。之后等到23时,翟佳丽都没有等到电话打来,发信息也没有回音。
翟佳丽回拨了过去,但无人接听。
“然后我就不停地打。”翟佳丽很焦急。
直到19日0时,电话终于接通了,不过那一头是医务人员。
医务人员让翟佳丽马上过去,但远在宁波的她没办法第一时间赶到,对方便不再说什么,挂断了电话。翟佳丽再打过去,一直无法接通。
同时,身在兰州的赵金(化名),已经接到甘肃白银县景泰镇舅舅来电。
电话里,舅舅很急,告诉他,学校说表弟杨郭振出事了,但不知道是什么事,让他赶紧去一趟兰空医院。
0时15分,赵金来到了医院手术室,有十来个校方工作人员、学生围在手术室外。
一工作人员告诉他,“人已经没了”。
走近手术台,在杨郭振的脖颈处,赵金看到了那条长达10厘米的伤口。
无法兑现的约定
生前,杨郭振很在意自己的头发。
翟佳丽说,可能是因为他学习太拼,给自己的压力太大,这两年发际线明显后移不少。
杨郭振学习认真、勤奋,本科时期在土木工程专业年年都拿奖学金,毕业后又通过自己的努力,成功实现了考研的目标。

杨郭振(受访者供图)
杨郭振曾对翟佳丽开玩笑,“你是怎么看上我的,我要是有一天秃了怎么办,你会不会后悔?”
8月20日,在太平间看到杨郭振时,翟佳丽发现他头顶的一大块头发都已经没有了。“他最在意的东西都没了。”翟佳丽忍不住放声大哭。
8月中旬,杨郭振还曾经还在电话里对翟佳丽承诺,今年要陪她过个不一样的生日。
他却在女友生日一周前,倒在了公寓前的台阶上。
没有交集的嫌疑人
事发当晚,杨郭振的父母连夜从甘肃白银景泰县赶到兰空医院时,已经是19日凌晨3时30分。
两人是地道的农民,来兰州后,他们和亲属想看监控,被公安和校方拒绝。
一家人提出要求进入儿子居住的宿舍,看看他住的地方,收拾下儿子的遗物,也没有获得校方同意。
父母两人带着被子,来到了学校门口,席地而坐,希望有个说法。

坐在校门口的家属(受访者供图)
“我们家的孩子是干了什么事情吗?怎么会碰到这样的事情?”
8月21日,杨郭振的高中同学兼好友胡正(化名)到兰州看望其父母时,杨父的一句问话让他一时语塞,不知道怎么回答。
表哥赵金告诉记者,据他了解,杨郭振跟嫌疑人根本没有往来,也没有交集。“他是个没脾气的人,从来不跟人闹矛盾。”跟他交往多年的胡正,也觉得杨郭振人很不错。
极目新闻曾报道,有多名该校学生证实嫌疑人是该栋公寓楼小卖部老板的儿子。还有人称嫌疑人患有抑郁症,但当地警方并未确认。目前,警方已经将嫌疑人刑拘,进入司法程序。
本文由“健康号”用户上传、授权发布,以上内容(含文字、图片、视频)不代表健康界立场。“健康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转载、侵权等任何问题,请联系健康界(jkh@hmkx.cn)处理。
关键词:
公寓,嫌疑人,学校,佳丽,兰州交通大学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