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万封口,威胁生命,揭露槟榔致癌到底动了谁的奶酪?

2021
09/06

+
分享
评论
前瞻网
A-
A+
‍‍

 

一颗小小的槟榔,为何成了如此矛盾又对立的存在?

酷玩实验室作品
首发于微信号 酷玩实验室
成瘾一级致癌物
这两个足以引爆“相亲相爱一家人”的关键词,说的不是烟和酒,而是 槟榔
很多人可能压根没见过槟榔,更别说尝试过,但对湖南人来说,槟榔是比烟酒更普遍的存在,还有 槟榔加烟,法力无边;槟榔加酒,永垂不朽 的戏言。
湖南疾控中心2011年发表的《湖南地区食用槟榔流行病学研究》研究显示,湖南省居民咀嚼槟榔率为38.4%。这意味着,在湖南, 每10个人里面,就有约4个人正在嚼槟榔。
这是由于槟榔中含有的槟榔碱,可以刺激肾上腺皮质激素的分泌,让人越吃越“上瘾”,根本停不下来。
而槟榔更大的问题,是 致癌
早在2003年,国际癌症研究中心就将槟榔列入一类致癌物;2017年世卫组织发布的一级致癌物清单里,槟榔与砒霜、黄曲霉素并列其中,我们熟悉的苏丹红,“才”是三级致癌物。
湖南湘雅医院联合旗下5所医院展开调查,结果显示湖南省居民 口腔癌 发病构成高于全国及全世界平均水平,口腔癌死亡构成也高于全国水平;
2019年,湖南省槟榔食品行业协会还发布了“关于停止广告宣传的通知”, 停止槟榔在国内全部的广告宣传
但打开互联网,槟榔的广告不仅不见少,反而有点跳出湖南,向全国“泛滥”的架势——
《这!就是街舞4》,作为赞助商的口味X槟榔,频频出现在在节目中,选手们跳着舞打起广告,“真‘炸’!下次得多准备点。”
《吐槽大会5》,王勉和杨笠口播的湘潭X子枸杞槟榔,被人调侃,吃槟榔加枸杞,真风险对冲。
就连最近热播的《扫黑风暴》,为了符合地方民警嚼槟榔提神的习惯,张艺兴饰演的林浩也有大量吃槟榔的镜头。
近日,又有报道称湖南将争取通过立法,确定槟榔为「地方特色产品」,在知乎引来超过2000万的关注度。
一边是行业“禁令”,一边是地方“保护”;一边是沸反盈天的舆论声讨,一边是热火朝天的赞助广告。
一颗小小的槟榔,为何成了如此矛盾又对立的存在?
恶魔的果实
2015年,一个新闻登上了微博热搜。
一名畏罪潜逃的杀人犯,因为担惊受怕迷上嚼槟榔,意外发现自己的嘴巴变小了,就这样“易容”逃了13年才被抓。
其实长期嚼槟榔的人,都有这样一张标准的“槟榔脸”——方脸,小嘴,黑牙齿。
短视频上有人晒出的“槟榔脸”
嚼槟榔,重点在“嚼”,咀嚼动作致使吃长期吃槟榔的人都拥有一对肥大的咬肌,看起来就像开了“方脸特效”。
同时,由于槟榔质地坚硬,纤维比较粗糙,人在咀嚼的时候,槟榔纤维与口腔摩擦,会造成口腔黏膜的局部外伤和慢性损伤。
受伤就该忌口,但槟榔的成瘾性,又让人欲罢不能。
反复的受伤、溃疡,会引发口腔细胞 不正常增生 ,口腔内壁会逐渐变“硬”,随之而来的就是牙齿被磨平,口中有灼烧感,连嘴巴也越发难以张开。
严重的时候,连吞口水都成了奢侈。
在学界,这种症状有一个专业术语,叫 口腔黏膜下纤维性病变
而“口腔黏膜下纤维化,是一种癌前病变,经过长期的慢性病理过程可恶变为 口腔癌 。”——引自湘雅医院口腔颌面外科翦新春教授《槟榔致癌物质与口腔癌》
你吃槟榔的时候,槟榔也在“吃”你。
2013年,长篇报道《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曾经这样描述长期嚼槟榔导致口腔癌的患者:
“他们被割掉舌头,他们被切去牙床,狰狞的手术伤疤撕裂了他们的脸庞,癌变的噩耗宣布着他们的死亡……”
在文章中,槟榔爱好者刘桑果由于口腔癌,不得不选择“割脸保命”。
手术切掉了他的左脸下颚、左牙床和淋巴,看上去他的左脸陷下去,嘴巴合不上,牙齿只能裸露在外。
手术后,由于左眼神经被压迫,他在接受采访时已经彻底失明。
刘桑果的老乡敬思军,因为口腔癌动过两次手术,第一次切掉了软腭和2/3的舌头,第二次气管被切开,他已经无力说话,只写下一行字:“为了全民素质,政府必须打击”。
还有更加不幸的人,由于口腔癌无法进食被活活饿死,或者由于癌细胞转移,最终不治身亡。
据统计,2009-2012年,湖南省6个肿瘤登记点共收集口腔癌新发病例297例,死亡病例108例, 死亡率为36.4% ,很多人形容槟榔为“恶魔的果实”。
不放更多图了,感兴趣可自行搜索
与此同时,国内槟榔消费人口有6000万,销量还在以每年20%的速度增长。
一张张扭曲的脸,一个个骇人的病例,为什么都阻止不了槟榔的“蔓延”?
一切社会问题,背后都有经济问题。
槟榔的诱惑
槟榔在湖南的“泛滥”,有两个很重要的原因: 槟榔社交 经济保护
所谓“槟榔社交”,是在成瘾性之后,槟榔早已成为湖南尤其是湘潭地区的“社交符号”——
熟人见面要递槟榔,求人办事要送槟榔,婚丧嫁娶也是槟榔。再加上无孔不入的广告,将槟榔渲染成年轻男女的时髦单品。
在这样的“氛围”下,槟榔似乎成了和香烟、辣鱼仔差不多的解馋食物,就连小朋友放学后都会聚在一起,分着吃一包槟榔。
更有甚者,会用槟榔逗小孩,看他们皱着眉头大嚼槟榔,还会看笑话似地问,“味道怎么样?”
短视频平台上,4岁的小孩抽着烟嚼着槟榔
《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人也有这样一幕。
在刘桑果病床旁的柜子里,常备着槟榔,用来招待去医院看望他的亲友们——他们 一边嚼着槟榔,一边感慨槟榔的危害实在太大了
真·魔幻现实主义。
《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后来还出了同名纪录片,但现在网络上已经看不到了,能看到只有零星的记录。
一部纪录片被“下架”,一定是动了谁的奶酪,而这背后就是槟榔“泛滥”的第二个原因——经济。
虽然湖南是槟榔的消费大省,但槟榔的主要产地,却在 海南
海南,是我国“四大南药”的主要产地,槟榔作为四大南药的其中之一,曾被用来治疗绦虫、钩虫、蛔虫等寄生虫感染。
海南的槟榔种植
也许是吃法问题,也许是技术问题,不知道中间经过了怎样的“博弈”,湖南最终成了槟榔的加工大省,天眼查数据显示,全国经营范围中包含“槟榔”的企业数量,湖南省排名第一,占比49%。
全国排名前十的槟榔加工企业,也全部来自湖南。
据统计,2017年,海南省槟榔产业的总产值约260亿元,包括种植(60-70亿)和初级加工、物流业(220-230亿);而湖南省槟榔的深加工及相关产业, 年产值约为500-600亿元
一颗小小的黑果子便能撬动500亿市场,难怪槟榔加工企业纷纷在广告中弱化槟榔的致癌性,难怪湖南想要通过立法确定槟榔为「地方特色产品」。
一个社会问题一旦和地方经济挂上钩,就不是一句“全面禁止”能解决的问题。
尤其是,2020年,湖南全省的槟榔销售网点超过200万个,从事槟榔生产、销售的人员,超过200万人。
动一个行业,牵涉到上百万人的生计,以及过亿的税收,企业舍不得关张,政府也不忍心废禁。
但我认为, 短期的经济利益,永远不能和长远的民生健康相提并论
你不能指望一家槟榔企业,为民众健康兜底,为地方医疗付费。
双面槟榔
对槟榔的“限制”,其实从未停止过。
槟榔属于热带作物,中国台湾、印度、泰国等地,一度是槟榔的生产和消费重头。
在泰国,发起于1950年代的禁烟运动让槟榔受到管控,从2012 年起,泰国完全禁止了槟榔的进口和销售。
在新加坡、阿联酋和加拿大等国,也完全禁止了槟榔制品的销售。
台湾省 ,槟榔的食用者和从业者加起来超过200万人,为了降低嚼槟榔引发的健康问题,地方政府大力宣传槟榔危害,并提供社区戒除服务,农民如果将槟榔改种其他作物,还有补贴。
作为台湾的邻居,1996年,厦门实施《厦门市禁止生产、销售和食用槟榔规定》,禁止在厦门市辖区内生产、销售和食用槟榔。
今年3月, 广州 市监局宣布,全市媒体、户外广告全面停止发布槟榔广告。
8月,中国驻伊斯坦布尔总领馆官网提醒,中国同胞切勿携带槟榔入境土耳其,依据土耳其法律,槟榔中所含槟榔碱因具有致幻性而被认定为毒品。
……
似乎越来越多的地方,开始对槟榔进行“限制”。
湖南地方,对槟榔也是又爱又恨。
2019年3.15,湖南省槟榔食品行业协会在舆论压力之下,曾出台过一份《关于停止广告宣传的通知》。
但这只能算 行业自律
没有法律限制的行业自律,在真金白银面前一文不值。
槟榔公益广告
目前,我国对槟榔暂时没有一个通行的法律规定,槟榔和香烟一样,吃不吃更像一个消费者行为。
我是成年人,我嚼槟榔又不犯法,健不健康是我的问题,你管不着。
但问题是, 槟榔又不像香烟一样,做到了“科普”、“警示”的提醒。
香烟的外包装上,会有“吸烟有害健康”的标识;零售店的香烟,酒精,也不允许卖给未成年人。
但槟榔却“登堂入室”,成了热门综艺、电视广告里的宠儿。
电视中插广告里,演员大喇喇告诉你,“槟榔是个好东西,提神醒脑”。
《这!就是街舞》中,选手拿着槟榔跳舞,俨然槟榔给了他舞起来的动力。
而《吐槽大会》里的枸杞槟榔,更是直接拿枸杞和槟榔搭档,将槟榔包装成养生品。
2015年4月,中国槟榔网对主要电视频道晚间广告进行检测,发现X品牌的槟榔共计在12个频道投放了1319次广告,预估费用超过1426.32万元。
这些电视、节目的受众,大部分都是年轻人,或者是更小一些的孩子。
他们或许没有健康常识,或许只是出于好奇想要模仿,或许被槟榔华丽的包装吸引,却一不小心,迈入深渊。
10岁男孩因为好奇模仿大人吃槟榔,导致口腔问题
这也是我写这篇文章的原因。
槟榔行业的整改,也许没有办法一刀斩断,但至少也应该是温和地推进。
从槟榔的 健康宣传 ,到产业的 引导转移 ,或者用途的 升级探索 ,从业者的 导补贴 ……都是艰难但必须要走的路。
因此,我们不允许槟榔堂而皇之地出现在电视、网络媒体上,不加节制的宣传是社会健康教育的倒退。
哪怕它披着金光闪闪的外衣,也是害人健康的垃圾。
尾声
我在查资料的时候发现,槟榔行业的“水”,或许真的很深。
2013年,《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问世,但随后文章、纪录片被全网下架,至今仍然找不到完整版。
同样是2013年,央视推出 槟榔致癌 的专题报道,但不知道出于何种原因,仅2个月后,央视又改口说, 海南槟榔无毒副作用
就在前两天,B站up主@王小七Fire发布过一篇视频,点名批评了综艺节目中的槟榔赞助,毫无下限的广告营销,就是置人的健康于不顾。
在视频之后,他受到各种谩骂和威胁,还有人甚至要给他50万“封口费”。
所以我不知道这篇文章发出去之后,会招来多少骂声。
但我相信,未来的槟榔行业不会这样一直混乱下去。
2019年,国家卫健委明确规定,列入国家药典的物质(包括槟榔)不得制定食品安全的地方标准。
2020年,最新修订的《食品生产许可分类目录》里,没有出现“食用槟榔”。
也就是说,槟榔不是食品。
虽然有地方经济的护身符,但槟榔的发展,注定只能像香烟一样 猥琐发育 ,而不能换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频频出现在广告媒体中,光明正大地损害人民的健康。
否则,在国家频频出手整顿房地产、教培行业的今天,无序的槟榔产业,终会迎来国家的出手。

全文完,如果觉得写得不错,就点个赞和在看吧,多谢阅读!
酷玩实验室整理编辑
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酷玩实验室(ID:coollabs)

参考资料:

《致癌槟榔,盯上年轻人!2万多人被割脸,“封杀”都没用,凭啥这么嚣张?》,发布于“中国家庭医生杂志”
《嚼槟榔致癌又上瘾,为何管不住?湖南将立法确定它为“地方特色产品”》,发布于“南方都市报”
《你永远叫不醒那些装睡的槟榔痴迷者》,发布于“每日人物”
知乎@李鸿政医生在“湖南争取通过立法确定槟榔为「地方特色产品」,我们应该把槟榔当成什么食物来看待?”下的回答

本文由“健康号”用户上传、授权发布,以上内容(含文字、图片、视频)不代表健康界立场。“健康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转载、侵权等任何问题,请联系健康界(jkh@hmkx.cn)处理。
关键词:
槟榔,湖南,健康,嚼槟榔,广告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