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天花病毒的小故事,问问你内心是否应该接种疫苗?

2021
08/31

+
分享
评论
医殇宏哥
A-
A+

假设,我说是假设,天花不管是被战争狂人或者恐怖分子获取并在全世界释放,那么会出现什么事情?

作者:

来源于历史逆时针


在历史上,天花曾经给人类带来过巨大灾难,留下了惊人的死亡数字。


早在3千年前,埃及法老王时代,拉米西斯5世的木乃伊上,就有天花感染的痕迹。


曾经不可一世的古罗马帝国,天花肆虐之后,国势日渐衰颓。


15世纪末,欧洲殖民者踏上美洲大陆,把天花带给印第安人,上千万美洲原住民因此死亡。


18世纪,欧洲死于天花的累计人数,在1亿5千万以上。


1796年,英国医生爱德华·詹纳,发现乡下挤牛奶的少女,从牛身上感染过牛痘之后,都不会得天花。人类终于找到对付天花的克星。

1970年代,全球大力合作,推行天花疫苗接种计划。


1980年5月,世卫组织宣布天花从自然界绝迹,例行的天花疫苗接种随之停止。


在天花存在的几千年里,它的传染力之强、肆虐范围之广、死亡率之高,曾让人闻风丧胆。


而劫后余生的天花感染者,一脸麻子……


正是由于这种令人恐惧的力量,美苏等国打起了将天花病毒武器化的主意。


1948年,一个岛屿被苏联选中为病毒武器研发基地,建起了研究人员和家属居住区,最多时有1500人入驻。通过不断围海造陆,扩建出一座与外界隔绝的绝密小镇,起名凯图巴克。

为了掩人耳目,该项目被官方称为"阿拉尔斯克-7号"工程,在极其保密的环境下,进行病毒武器的开发。


"阿拉尔斯克-7号"安全运行了25年,直到1971年,意外毫无征兆地发生了。


7月30日这天,岛上投放了400克天花病毒,以测试它在空气中的传播速度,测试的对象是动物。迄今为止,这次实验的细节仍未公开。


1971年7月30号,苏联哈萨克共和国,咸海之滨的港口城市阿拉尔斯克,“利夫·伯格”号科考船从码头出发,驶入咸海,进行生态环境调查。


无意之中,科考船迷了路,驶过一个禁止船只驶近其40公里之内的神秘岛屿,虽说只是匆匆经过,很快离开,而且离它还有16公里,但事情还是发生了。


一名年青的女渔业科学家,是船上年龄最小的一位,在甲板上停留的时间最长。她的工作是撒网捕鱼,以及采集浮游生物的样本,然后,把它们拿到甲板下的实验室里,进行与生态环境相关的研究。


8月6日,年轻的女渔业科学家开始发烧、头痛。


8月11日,科考船返回阿拉尔斯克,女科学家回到家里,开始剧烈咳嗽,体温达到了38.9℃。


幸运的是,她曾经接种过天花疫苗,在医生全力救治下,逃过一劫。而她9岁的弟弟,出现了同样症状,因为之前没有接种过疫苗,很快病发身亡。


据调查,她在回到阿拉尔斯克母港之前,一直没有离开那条船。这就有力地证实,她是通过远距离空气传播感染病毒的。


随后,阿拉尔斯克市被封锁,严禁一切人员进出。


在不到两周内,将近5万名阿拉尔斯克居民打了预防疫苗。


密切接触者被安置到市郊一个简易设施里,在那里与世隔绝,不能与任何人接触。


所有家庭进行了消杀,约5000平方米的建筑,以及超过18吨的公共及家庭用品被销毁。



1991年,苏联解体,"阿拉尔斯克-7"立即停止运行,岛上所有人员撤离,厂房与设施关闭。


今天,按照世卫组织指定,天花病毒样本只保留在美国和俄罗斯2个实验室中,以供研究之用,并受到严格监管。



医殇小编按:

      这只是一个在中文网络上流传的一小故事,具体的真实性如何,我不是很清楚,但是可以看出天花病毒的可怕之处。

      8月初华盛顿邮报WaPo获得了美国CDC内部资料,其中关于Delta突变株传播速率的总结幻灯片引爆了网络。

 

大家会注意到,框内深蓝色标记了新冠Delta突变株的数据,Delta突变株感染病死率在0.1-1之间,R0在5-9.5之间,与水痘(R0为8.5)在相近传染性;加上麻疹(R0为12-18),构成了传染性最强的三个病毒。


国内很多人质疑国产疫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有效性很早就说过,受人群体质和病毒变异以及接种时间等因素的影响,各个疫苗都不能保证百分百,而且所有目前批准的疫苗均无法提供完全接种后全生命周期的保护(每年接种可能是必然)。


那么我说说另外一个问题,疫苗安全性。


假设,我说是假设,天花不管是被战争狂人或者恐怖分子获取并在全世界释放,那么会出现什么事情?


我要告诉大家,国内目前1980年以后出生的人群大多数没有接种过天花疫苗的,而天花疫苗是用从小牛身上的感染疮口采集到的天花病毒制成的牛痘病毒中提取的,科学家认为接种这种天花疫苗确实存在着一定的风险。


天花疫苗严重的副作用是一些存在抑制免疫反应的人在接种天花疫苗后会直接导致死亡,这种几率为百万分之一左右,即每百万接种天花疫苗的人中将会有1~2个人因脑炎而死亡;接种天花疫苗的其它毒副反应还包括引起全身性发痘、坏疽痘、过敏性紫癜、高热等严重并发症,几率约为几十万分之一。


当天花在全世界重新开始蔓延的时候,请诸位反对接种疫苗的人来说说看,一个是疫苗可能造成百万分之一的死亡率,几十万分之一的副作用,病毒可以造成30%的死亡率,你会怎么选?


那么换成新冠病毒也是类似的,新冠病毒在完全传播的情况下,平均是2%的死亡率,早期因为医疗崩溃,武汉的金银潭医院新冠死亡率一度达到了11%(99例早期患者中死亡了11例)。


所以当一个远超天花传染率的新冠变种,平均2%的死亡率,医疗崩溃后死亡率无法计算的病毒出现后,接种疫苗你还要计算疫苗的那点副作用么?

疾病

病死率

传染途径

RO

麻疹

1%-3%

空气传播

12-18

天花

30%

空气、飞沫

5-7

艾滋病(不经治疗)

80%-90%

性传播

2-5

霍乱

1%-50%

粪口传播

1.06-2.63

埃博拉(2014)

83% - 90%

体液传播

1.5-2.5

普通流感

0.5%

空气、飞沫

0.9 - 2.1

西班牙流感(1918)

>2.5%

空气、飞沫

2-3

非典(2003)

11%

空气、飞沫

0.85 - 3

新冠Delta

0.1-1%

空气、飞沫

 5--9.5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阿拉尔斯克,天花病毒,天花疫苗,死亡率,空气,传播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