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医美,十年就是一个“时代”

2021
08/30

+
分享
评论
美商无界
A-
A+

投医美行业的逻辑是改变“帆”向。

《美商无界》独家专访原创

华熙生物、成都八大处医疗美容医院,金雪坤打造过的医美“作品”可谓响当当。

曾任华熙生物CEO、曾任成都八大处医疗美容医院上游集团公司——四川中科形美医院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曾任中国整形美容协会新技术与新材料分会会长,金雪坤是医美行业里叱咤风云的领袖人物。

他对医美行业的商业模式创新、产业链布局,企业战略组织管理极具独到见解。

这位医美大将早在2016年就嗅到了消费升级的“新方向”,将华熙生物的重心从原料生产商向服务提供商转型。2018年他将八大处的“基因”嫁接到成都,让国有股份控股的混合所有制在医美市场落地生根。

如今已到“知命之年”的金雪坤看似“退居二线”,实则依然身兼数职,其中以投资人为首。金雪坤对《美商无界》说:“我们做投资改变不了风的方向,而是改变帆的方向。”

看项目、立项、尽调…...年过半百的金雪坤依然忙碌在医美行业,“我最热爱这个行业,我还是坚持做上游。”

我从来不算工资”

“小时候,我的志向其实是当司机。”头发泛起白霜的金雪坤喝了一口咖啡,眼含笑意地说。

“司机想去哪就去哪,能很快到达目的地,想快就快,想慢就慢。现在我也想当司机,但是当的不好,就不当了。”

能把控目的地,能掌握速度是儿时的金雪坤对未来职业发展的基本诉求。

在某三甲医院工作6年后,1992年他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加入到外企做一名销售,“身份转变挺难的,不仅是专业性技巧、专业的认知,比如说对设备、技术认知,还有对人性的认知,对需求的认知。”

金雪坤在选择职业时有一个特点:“我从来不太算工资,我算大的机会,算我能干好什么,要哪个机会点,要平台我就去平台,我坚信我能做好。”

在第一个外企期间他创造出5000多万的销售业绩,之后主动要求从北京到武汉组建分公司,积累了贸易公司的经验。

千禧年后金雪坤到一家美资公司任副总裁;2006年百胜(深圳)医疗设备有限公司总经理;之后去了铭丰资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做投资人。

“我用20年的时间做过的工作有销售类、产品类、市场类、大区管理类、全国级管理类,综合管理类,在外企业管过研发、销售、生产,营销…...假如有机会我一定要做一个好的公司。”金雪坤对《美商无界》说。

机会留给有准备的人。2011年华熙生物的邀请下,做事严谨的金雪坤先在华熙生物做了近2年的独立董事后,金雪坤走马上任成为华熙生物CEO,正式管理这家上市企业。

“商业模式可以做2B也可以做2C,这对我特别有吸引力,原来我们做公立医院医疗设备的销售,没有2C,更在乎是医院感觉好用吗,科室认为用的好吗,在华熙做的产品,不仅关注医院用的好不好,还关注患者的评价如何。”

在了解医美产业链的核心逻辑后,“我很有把握,一定把它做成非常好的公司,做成头部企业。”

当时华熙生物是归类到化工原料中,主要是在做研发,做原料,做生产,它的人才结构、组织结构,渠道也如此。

适逢华熙生物要做产业的下移,所以申请了三类的针剂注册,做终端产品。

金雪坤脱口而出“润百颜是2012年7月21号才上市”。

华熙生物旗下“润百颜”注射用修饰透明质酸钠凝胶在2012年获得CFDA批准上市,打破了国外品牌垄断,成为首个国产交联透明质酸软组织填充剂。

在金雪坤看来,那时候医美还算不上行业或产业,他称之为一门生意。

2015年底润百颜旗舰店入驻天猫,金雪坤率领华熙生物打开to C模型。

华熙生物董事长赵燕在2017年年初作出了华熙生物私有化退市的决定。在香港闯荡9年后,2017年6月,华熙生物宣布从港股退市,当年11月完成退市。

“2017年退市,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想有机会做点儿自己的事了。”金雪坤卸任华熙CEO。

借船出海战略

“当时我只用了一瞬间做的决定,支持成都八大处的项目,如今成都八大处已经3年了,收入利润都不错。”金雪坤说。

2018年轻医美火热,在人们都在推崇轻医美时,金雪坤反着做,“轻医美生意大,同时竞争激烈,外科风险大且信任度低”,但他看好成都八大处医院的项目,之后他搭建了全套标准、以医生为医疗核心、院内本身的盈利能力增长性、人才培养、规范性、可复制性、人力资源…...

说到底,医美行业的问题的本质是信任,因为信息不对称就产生不信任。

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用品牌获得患者的信任。

而要做外科大品牌需要漫长的时间。

外科是不能复制的,非常个性化,很难做标准化。比如做双眼皮,每个患者都不一样,每个医生的手术后呈现的效果也不同,要尊重医生的个性化。

这种情况下,一定是用借船出海战略。

借资源,一般是资金、人才品牌技术

“像‘北京八大处’已经用半个世纪以上(创建于1957年,距今64年)来证明的技术,是多少代人做出来的品牌,所以能借八大处的品牌最好了。”

金雪坤认为:在国内,医美几乎不可能出现只做外科的伟大民营公司或企业连锁,原因是人才的稀缺性。

成都八大处是以外科为前提做起来,顺便带着轻医美。

逻辑叫大市场小切口,就是用一个很锐利的一个小切口进去,再带动其他方面

 

金雪坤认为2020年新冠疫情的冲击对整个医美产业发展带来正向帮助。

所有行业的从业人员都有警醒,有危机感,有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发生,如何应对?这对从业者相当有帮助。

在成都八大处,我们马上制定应急方案,同时,每个人都开始重新思考、复盘。我们为什么没有应急方案,我们将来应该有什么样的应急方案?疫情持续带来的变化是什么?疫情逼着从业者想办法做科普,做线上的教育,直播等。

医美产业的发展趋势

医美产3~5年一定会高速发展,再往后十年也会是好行业。这是金雪坤的对医美行业发展的预判。

金雪坤认为,在中国的医美,特别是快速成长期的医美,十年就一个“时代”。这主要指的是供给方和需求方的变化。

当年龄变了,结构变了,定义变了,实际上这些变化都是潜移默化的,会影响整个行业发展。

某个时代走到某个结点,可能又迎来另外一个时代,就会带来一个更大的变化。

“无论是什么段位的人,首先要会真正地思考,思考清楚了你才有应对方案。”金雪坤对《美商无界》说。

金雪坤认为,医美产业往后发展无非三种:一是组合,一是细分,一是延展。

细分以后,会个性化、定制化,这是必然。

从产品端向服务端走,刚开始就是卖产品,后来就卖项目,卖服务,再到了瓶颈就一定会有一个新的供给方或需求方的变化。

供给方的变化来说,可能材料和技术可能会变,满足多元化的需求。

对需求方而言,需要ta选择的形式或逻辑发生变化。看的东西可能通过网络咨询、朋友圈、闺蜜,信息源变多。

比如玻尿酸打法,细分部位、细分层次,增多一部分存量,再增加一部分增量。

“一个行业和产业的健康发展不可缺,从增量的这个角度我认为就是所谓的轻医美从需求端、风险端、技术端,就技术发展越来越快,一定是走想微创和无创,这是趋势。”

医美行业的投资逻辑

我一直说必须敬畏趋势和规律,所以我们投资投的是趋势。”金雪坤说。

金雪坤在投资时不做绝对刚需,做泛刚需,生存、保健和审美三个层面,精神刚需容易带来精神层面的习惯。

比如皮肤做了光电项目紧致后,几个月后面部松弛后就会很难接受,这是自我驱动,从审美上接受变的越来越好,愿意看见更好的自己。

维持一个产业生长不是靠纯人数字增加,还有同一类人群它有重复消费。

“我们去投资的话,会看材料和产业的关系、看团队,技术和未来的竞争性,是否能产业化这是我们的最大的判断力。我们很快能判断出们要孵化它,变成工业化转化它需要多长时间。”这源于对材料的理解,对法规理解。

“0和1里,要去看见1,这才是我们真正拼的东西,投资一定是看见别人看不见的机会。大部分人看到几块拼图碎片,我们看到的是整个产业的拼图。”

金雪坤认为早期投资窗口期很短,他做这类投资有三个原则:第一,要看不懂的事,第二,没人做。第三,看上去市场很乱。

对于看不懂的事,要搞清楚它的底层逻辑。

挑战是已经看到问题了还迎难而上。

“有那么多非正规的产业进入市场反证这就是隐藏的机会,说明需求是存在的。”

求美者为什么做医美?一定是ta想要美好的想法的驱动超过了担心的成本+风险,所以ta才接受了医美服务。

“所谓朝阳产业,我给它的定义是乱、快、差。就像孩子一样,充满希望,但是一堆问题,不成熟,叛逆,都是巨大机会的变化。”金雪坤说。

乱中必有其序。

乱当中必须快,它变化要快。”

金雪坤认为,乱差之中有机会,最主要说明它有非常多潜在需求,当产品、供方多了,法规更完善,潜在需求变成显性时,这个产业会爆炸性发展,一旦爆出来,它就火山口一样,再往后行业发展也会更健康。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华熙生物,金雪坤,医美,品牌,外科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