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哥:要不要接种疫苗,看完这篇文章,请你思考下自己回答吧。

2021
08/30

+
分享
评论
医殇宏哥
A-
A+

如果按照本数据计算,目前全程接种完成的人数占比为62.8%左右,完成1剂次接种的人数占比是17.1%,加起来有79%的人开始了疫苗接种。

作者:宏哥  来源于医殇

中国疫苗接种的情况

27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行新闻发布会,国家卫健委新闻发言人米锋在会上表示,国内现有本土确诊病例自8月16日首次下降以来,已连续11天下降。截至8月26日,全国有26个省份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全域为低风险地区,中高风险地区下降到38个。目前我国本轮疫情已经得到有效控制。截至8月26日,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累计报告接种新冠病毒疫苗突破20亿剂次,超8.8亿人完成全程接种。

如果按照本数据计算,目前全程接种完成的人数占比为62.8%左右,完成1剂次接种的人数占比是17.1%,加起来有79%的人开始了疫苗接种。

疫苗的研究与使用进展

90411630196428156

疫苗为什么会减弱效力

疫苗的主要原理是利用病原体的相似物或者减毒病原体刺激机体产生相应抗体,在真正的病原体进入体内的时候,免疫系统能快速动员,迅速反应,预存的抗体也能够立即与病原体中和让致病能力降低。

这里面就有几个影响因素:

1、病毒突变引起免疫系统产生的抗体效果降低

病原体是会突变,特别是RNA病毒,新冠、流感等就是RNA病毒,每次传播过程就可能发生一个微小的变化,等这个变化累积到一定程度后,机体原本产生的抗体就可能会失效。

天花病毒是DNA病毒,基本不变异,疫苗终身有效,也正是依靠天花病毒的这个特色,1976年,全球推行天花疫苗接种,1980年五月,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根除天花。而流感等RNA病毒,因为变异的问题,目前世界上流行的毒株比较多,所以世卫组织每年预测可能流行的毒株,各国按预测的毒株生产疫苗接种,所以每年都要进行流感疫苗的接种。

新冠病毒也同样易于变异,目前全球流行的印度株Delta在变异方面肯定有,但是尚未全面突破疫苗防线。而前期巴西变种P1,南非变种才是真正让科学家担心的毒株。

其实在各个时期的实验中疫苗保护力不一致,这很可能与当地流行的毒株相关,也与做实验那会的时间有相关性,如果现在世界上还是流行的最原始的毒株,甚至持续个几年都不会去变化,那么我相信人类虽然不够团结,但是多花费点时间,还是能够压制这个病毒的。

可惜目前这个想法只能说是水中捞月般没啥可能性了。

人类只好走一步算一步,看看接下来会遇到什么事了。

2、各类人群对于疫苗的反应不一致

在人群的年龄因素里,目前年龄大的接种疫苗的效果越差,而年龄小的接种疫苗后产生的免疫能力越高,这是在几个实验中都可以确认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国家在接种优先级上先选择了18-59岁这个年龄层段,最近开始的12-18岁这个年龄层段是根据新的实验结果来持续推进的。

当然,还有肿瘤患者,服用免疫抑制剂等疾病的患者,因为受药物影响,免疫系统本身功能就低下,这部分人产生足量抗体的能力肯定也就比普通人群要低了。

3、疫苗接种时间长了以后,抗体水平下降

其实不管是灭活疫苗又或者是mRNA疫苗接种后的进一步研究均显示抗体水平在一段时间后是有下降的,目前几项研究都是6个月的观察的水平。

也正是基于这几个研究,加上以色列疫情又开始反弹了,所以以色列开始了第三剂的接种。

我们国家的灭活疫苗也很早就有了类似的结论,一开始尚未完全同意第三剂的接种,这两天开始同意了,但目前是准备在高位风险人群中开始第三剂次的接种工作。

以色列的科研人员在medrxiv上发表了一项研究,对比了疫苗接种者和康复者的抗体水平下降趋势。 以色列所接种的是辉瑞疫苗(BNT162b2),该研究中一共有2653名完全接种辉瑞疫苗的志愿者,以及4361名自然感染后康复的志愿者。 6个月(疫苗接种第二针6个月后或自然感染核酸检测阴性后6个月)的跟踪研究表明,疫苗接种者初始的抗体水平(抗新冠病毒S蛋白IgG)明显高于康复者(抗体水平中位数1581 vs 355)。但是,随着时间推移,疫苗接种者的抗体水平下降速度也明显快于康复者。在6个月后,有16.1%的疫苗接种者体内的抗体水平低于阳性阈值(50),而康复者的这个比例是10.8%。 研究表明与自然感染相比,辉瑞疫苗接种后的初始抗体水平更高,但是下降也更快。这也可能解释了为什么以色列在大规模接种疫苗后又迎来新的疫情高峰。

4、只接种了1剂次疫苗保护力偏低

多项研究表明,不论是mRNA还是灭活疫苗,只接种1剂次的疫苗保护力都偏低,单剂灭活疫苗的保护力甚至在我的观点里是对于预防疾病是没有啥意义的,所以提醒已经接种了1剂次疫苗的人,再次接种的时候务必做好保护,务必不用中断疫苗接种。

群体免疫估计会失败?

群体免疫是指人群对传染的抵抗力。如果群体中有70%—80%的人有抵抗力,就不会发生大规模的爆发流行。简单理解,当对疾病免疫的人数达到一定阈值,疾病就失去了在人群中传染的能力,从而达成人类集体战胜病毒成就。

55701630196428598

大家都还记得疫情早期的这种群体免疫的宣传吧。

英国最新发布的一项公共卫生研究报告显示,针对传播迅速的新冠变异病毒德尔塔毒株,英国应用最广泛的两款新冠疫苗——辉瑞疫苗和阿斯利康疫苗的效力相对原始毒株明显减弱,而完成全程接种的人一旦感染德尔塔毒株后,其传染性也并不比未接种疫苗的人低。

这项研究由英国牛津大学牵头,与英国国家统计局、卫生与社会保健部合作完成,报告未经同行评议,尚未正式发表于科学刊物。

研究者分析了从英国各地采集的300多万份鼻咽拭子样本,对比了今年5月中旬德尔塔毒株在英国大规模流行前后的样本数据,发现接种第二剂辉瑞或阿斯利康疫苗90天后,其保护效力分别滑落至75%和61%;与之相比,接种第二剂两周后,两者效力分别为85%和68%。从年龄组别来看,就35岁及以上年龄层人而言,疫苗保护效力减弱更明显。

该研究首席调查员、牛津大学医学统计学教授莎拉·沃克仍然肯定全程接种两种疫苗对预防德尔塔毒株的效用。

不过,研究者强调德尔塔毒株传染性显著增强这一特征。数据显示,那些完成两剂疫苗接种却依然感染新冠的患者中,体内病毒载量与那些没接种过疫苗而感染的人体内病毒载量水平相似。这种情况与英国主要流行阿尔法毒株时明显不同。

路透社报道说,牛津大学这一研究发现与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先前一项分析结论相近。

基于以上及很多相关的研究,哪怕面对Delta这类变异尚未完全突破疫苗的情况下,已经得出了令人不安的结论。效力的下降代表着会有更多突破疫苗防线的病例出来,即使他们的重症比例应该是比完全未接种疫苗的低,但是希望大部分人接种疫苗后形成群体免疫以起到保护未接种人群的人这个希望来说,受到了重重的一击。

简单来说,就是疫苗不一定防感染了,但是目前还能防重症来降低病死率。

其实近期的国内的疫情就能看到类似的结论,南京疫情起来的时候,机场的多数员工都是有接种疫苗的,但是还是感染了,这说明了疫苗防感染,防止再次发生传播的能力降低了。南京传播到扬州后,扬州因为发生了棋牌室感染的路线,那里边打牌的大多数是老年人,很多60岁以上的老年人尚未完整接种疫苗,所以哪怕是扬州反应迅速,控制力度也很大,但后期扬州的病例数字超过了南京,而且报道出来的重症也是远超南京。

包括舟山救助的“弘进”轮的事也阐述了这个道理,这个外籍轮船上的大副报道中说是唯一一个接种疫苗的,他第一个发烧,但是症状却是比较轻的一个,当时我看抖音上船员说他就发了一天热,之后就好了,但是后期发现再2个人发热后,全船开始防控措施,但是已经晚了,后期有19人测试阳性,在求助视频发出来的时候,已经有数人开始呼吸困难的症状。

从这两个活生生的案例就已经能看的出,实际研究想要表述的意思是啥。

所以那些想着别人接种了来保护我的人,可以歇歇了,围绕你周边的全剂量接种人群形成的“完美的免疫屏障”可能已经不复存在

不接种人群和其他已接种的人群差距就在重症率大小的区别了。

目前中国疫苗的接种现状:堪忧

2301630196429415

其实从一开始的图中我们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中国疫苗接种速度在7月后,开始走下坡了,之前最高接种量为2500万剂次/日,目前的接种量是在1000-1500万剂次/日。

网络上一些地方政府在出台一些不接种疫苗人群的各类限制性政策,如果你在微博上搜索新冠疫苗的关键字,会出现很多人都站在质疑国产疫苗的有效性,很多人在质疑地方政府采取各类措施“强制”接种的合法性等。

首先我先给大家看看一个真实世界的研究结果:

巴西科研人员在medrxiv上发表了牛津疫苗和科兴疫苗有效率的真实世界研究结果。

从今年1月18日至6月30日,有3800万巴西人接种过至少一剂牛津疫苗(Vaxzevria),有2100万接种过至少一剂科兴疫苗(CoronaVac)。

研究结果显示:

-预防感染有效率:牛津疫苗70.0% (68.6-71.3),科兴疫苗54.2% (53.4-55.0) ;

-预防住院有效率:牛津疫苗86.8% (85.2-88.2) ,科兴疫苗72.6% (71.6-73.6) ;

-预防ICU有效率:牛津疫苗88.1% (85.4-90.3) ,科兴疫苗74.2% (72.6-75.7) ;

-预防死亡有效率:牛津疫苗90.2% (88.3-91.8) ,科兴疫苗74.0% (72.6-75.3) 。

以上有效率均为完全接种两剂的年龄调整后有效率,括号内是95%置信区间。图1为不同年龄组的有效率。

从研究结果来看,在巴西这个以Gamma变异体为主、多种变异体混杂的环境中,两种疫苗目前对预防感染均有效,对80岁以下人群预防重症高度有效,牛津疫苗的有效率更高一些。研究人员认为90岁以上人群可能可以从第三针加强针中获益。

另外,科兴疫苗在巴西大规模接种时间比牛津更早1~3个月(图2),这可能是两种疫苗在真实世界中出现有效率差异的原因之一,这个问题在之前卡塔尔辉瑞疫苗和Moderna疫苗有效率的NEJM论文中有解释过:越早接种的疫苗,也会越早出现中和抗体水平的衰减。

目前看国内的主流灭活疫苗在实验和真实世界研究中效果都要比西方国家的疫苗少一点。

但是有几点你需要注意的:

1、目前世卫批准的灭活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mRNA疫苗中,我观察到的接种疫苗之后的副作用,的确是灭活疫苗最小。

2、国内已经有腺病毒载体疫苗,而且还在研发腺病毒载体疫苗微量雾化吸入是否能引起肺部组织的免疫抗体,以达到阻断病毒传播的目的。

3、mRNA虽然目前国内的仍在三期实验中,将来可以期待,现在是无法通过进口国外的mRNA等途径来满足国内巨大的需求缺口的。

所以即使是复兴医药代理了德国的mRNA,但是目前全球疫苗紧张的情况下,在西方国家对我国的围追堵截的大环境下,把希望放在西方mRNA疫苗上已经是不现实的选择。

虽然国产灭活疫苗在效果比国外的疫苗似乎稍微差点,但是安全性我看到的资料中都是最好的。为啥有这样多的打疫苗后的保障措施,为啥有这样多的打了疫苗后的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其实是为了避免你个人的一些习惯导致的身体不适赖到疫苗头上去。

同样的,如果中国真能做到基本全员接种,你想想中国每年出现多少个白血病?出现多少个肾衰?这些人有多少会赖在疫苗接种上?这其实就是在临床中我曾经遇到个人说打了狂犬疫苗后一个人隔了几个月说发现自己得了白血病了,所以一直念念不忘,怀疑自己的白血病和狂犬疫苗相关。

而目前国外疫苗不能指望,国内疫苗和国外疫苗效力同样在下降,可能不能阻断病毒传播,只能降低重症率这种情况下,我们唯一的选择,也就是继续加大疫苗接种率。

只要将来疫苗不完全突破疫苗防疫,只要医疗系统不会崩溃,哪怕是接种后在公共场所戴戴口罩这也是没法的事。

如果做不到,会怎样?

89771630196430167

据路透社报道,过去一个月,美国因感染新冠而住院的人数增加了一倍多。根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数据,在过去一周中,平均每小时有500多名新冠感染者住院。据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称,受到传染性较强的德尔塔变异毒株的影响,美国新冠患者住院人数已突破10万人,为八个月来的最高水平。

在美国这个10万人拥有的ICU床位数是我国8倍的国家里,当出现日增20万左右的阳性的人的时候,多州出现了ICU紧张的情况,当然这还要把美国医疗费是天价医疗,大多数人即使有保险都不大敢去医院看病的情况下考虑在内。

那么有谁想着去算算,如果有1亿的中国人不愿意去接种疫苗,在这个病毒传遍全国的情况下,会有多少人需要ICU床位?又会有多少人会死亡?

要不要接种疫苗,看完这篇文章,请你思考下自己回答吧。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灭活疫苗,病原体,毒株,科兴,人群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