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卫健委:南京禄口机场疫情仅次于武汉疫情;以色列疫情的提示

2021
08/27

+
分享
评论
医殇宏哥
A-
A+

以色列疫情反复。



来源于国家卫健委、新华社、肿瘤情报局


经过一个月阻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奋战,江苏南京市全域已降为低风险地区,扬州市社区层面风险已基本消除。


8月26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江苏工作组人员全部撤离江苏。


7月20日,南京禄口国际机场暴发与境外输入关联疫情,根据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要求,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于7月23日派出雷海潮任组长、沈洪兵任副组长的工作组赴江苏省指导疫情应急处置工作。


工作组先后在南京、扬州等地开展指导工作。协助当地组织全员核酸筛查,南京市和扬州市分别实现了两天一轮次和一天一轮次的高频筛查;迅速查明两市传染源头和感染路径;除中高风险地区外,增划封闭管控重点区域,防止疫情扩散蔓延;指导开展南京禄口国际机场等重点场所终末消毒,消除传染隐患;组织南京和扬州对密接人员应隔尽隔、集中隔离;指导无疫小区创建,在村居建立公共卫生委员会,改善基层卫生治理;坚持中西医并重,开展规范化同质化诊疗,深入指导院感防控,重症危重症患者已清零。


南京禄口国际机场疫情是一起德尔塔变异毒株输入国内引发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是继武汉疫情之后波及国内范围最广、感染人数较多的疫情。事实证明,国内去年以来形成的新冠肺炎疫情处置经验和方法完全能够应对德尔塔毒株。在坚持基本经验和处置方法的基础上,也需要总结反思,与时俱进,不断优化丰富完善抗疫措施与技术,把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总体要求落到实处。


以色列疫情反复


以色列卫生部24日发布的数据显示,该国较前一日新增新冠确诊病例6401例,累计确诊1005511例;累计死亡6864例;现存确诊72572例,其中678例为重症。


自去年2月新冠疫情在以色列暴发以来,该国实施了一系列防疫措施,包括严格的出入境管控以及3次全国性“封城”等。去年12月,以色列启动新冠疫苗接种工作。从今年4月开始,以色列日增新冠确诊病例数曾迅速下降,一度降至个位数。但由于变异新冠病毒德尔塔毒株传播,6月中旬以来,该国日增新冠确诊病例数再次升高。


为应对疫情反弹,以色列启动新冠疫苗加强针接种工作,自7月12日起为患有癌症或做过器官移植手术等免疫系统受损的成年人接种第三剂疫苗,7月29日宣布为60岁以上人群接种第三剂疫苗,8月20日将加强针接种范围扩展到40岁以上人群。


据以色列卫生部数据,截至24日该国约930万人口中逾591万人接种至少一剂新冠疫苗,超过545万人完成两剂接种,超过157万人完成第三剂接种。


以色列为何会在接种疫苗达80%左右后,仍然出现接种疫苗后的“高破防”、高感染的问题,是疫苗失效了吗?


以色列卫生部发布的消息称,当前辉瑞疫苗预防新冠感染的有效率降至仅有39%。这是自美国梅奥诊所报告辉瑞疫苗有效率降至42%后,又一个不好的消息。


导致以色列突破性感染暴发的仍然是德尔塔病毒变异株。


“疫苗有效,但还不够好” ,这是以色列生物信息学家Uri Technion的结论,出现在8月20日《科学》期刊的一篇论文中,称之为当前“来自以色列的最大教训”。 论文承认,在以色列由于“有太多突破性感染,已经占到所有新增感染者的多数; 更为严重的是,大多数住院病例也都接种了疫苗”,这“凸显了德尔塔变种病毒的非凡传播能力,也引发了人们对疫苗接种的防护力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弱的担忧”。

一方面,德尔塔变种无疑比原始病株和此前变种更难以对付。今年早些时候,《新英格兰医学期刊》曾发表过一篇论文,介绍新冠病毒在以色列的突破性传染数据,相关调查完成于1月20日,当时在以色列流行的主要是阿尔法变体病毒。结果显示,1497名完全接种疫苗的以色列医护人员中出现39例突破性感染,其中67%为轻症,33%为无症状感染。研究人员写道:“在这项研究中,我们发现疫苗非常有效,但罕见的突破性感染具有传染潜力并带来特殊挑战,因为此类感染通常无症状,可能对脆弱人群构成风险。”但是,以色列卫生官员指出,自6月德尔塔病毒开始入侵并蔓延,突破性感染的风险成倍增加。现在以色列所有病例几乎都是感染德尔塔病毒,以色列卫生部前公共卫生主任Siegal Sadetzki说:“超过53%的单日新增确诊病例已经接种过疫苗,重症患者中有60%也已完成疫苗接种。因此,疫苗对“德尔塔”毒株的真实有效性或许仍待继续研究。”

另一方面,辉瑞疫苗的抗病毒效力也在以超乎想象的速度衰减。 以色列卫生部门指出,当前辉瑞疫苗预防新冠感染的有效率降至仅有39%,但预防重症有效率依旧保持在91%。 这一数据比较可信,虽然病例数和入院数激增,但在8月20日以全国的重症病例中,60岁以上未接种疫苗的人(每10万人178.7例)的患病比例是同年龄段完全接种疫苗的人的9倍,在未接种疫苗的60岁以下人群中(每10万人3.2例),比该年龄段接种疫苗的人高一倍多。

▎以色列卫生部宣布,辉瑞疫苗在抵抗德尔塔变异株时的有效力已降至39%

辉瑞公司承认,它家的新冠疫苗在第二针打完6个月后防护传染的效力会减弱。 这一说法也得到了其它国家研究的证实。美国著名的梅奥诊所比较了1月至7月期间梅奥诊所卫生系统中辉瑞和莫德纳疫苗的有效性。总体而言,它发现莫德纳疫苗在研究期间对防护感染的有效率为86%,辉瑞为76%,莫德纳对防止入院的有效率为92%,辉瑞为85%。但两种疫苗的抗感染效力在7月份,即德尔塔病毒占明尼苏达州传染病例70%以上后急剧下降,莫德纳变成了76%,辉瑞仅剩42%。

▎7月30日,60岁的以色列总统赫尔佐格夫妇接种第三针

研究人员在分析以色列本轮疫情暴发时,对“高接种率为何仍会暴高突破性感染”,提出了两个客观原因。其一,虽然以色列接种疫苗在世界上处于领先地位,12岁以上符合条件的人口中有78%接种了疫苗,但是以色列人口结构比较年轻,许多人未达到接种疫苗的合格年龄,同时大约110万合格的以色列人,主要在12至20岁之间,甚至拒绝接种一剂疫苗。这意味着,只有58%的以公民完全接种了疫苗,这对形成免疫屏障显然还不够高。以色列魏茨曼科学研究所的Eran Segal说:“我们有很大一部分人正在为一小部分没有接种疫苗的人付出代价”,因为未接种疫苗的人助长了病毒快速传播。其二,在以色列家门口,以色列占领的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疫苗接种率要低得多,只有大约8%的以色列占领区内的巴勒斯坦人已完全接种疫苗,因为他们大多数不相信阿斯利康疫苗的质量,而辉瑞供应量对他们又不足。当前,巴勒斯坦人口并不是疫情的传播源,因为只有接种了疫苗的巴勒斯坦人才能进入以占领地区和定居点,但它似乎可以成为另一个现实世界实验的载体,即疫苗接种鸿沟可能对疫情发展产生何种影响。

以色列公共卫生医师协会主席Nadav Davidovitch教授说:“有些事情可以在地区层面上完成。虽然以色列正在注射第三剂,但在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控制区域中,只有13%的人注射了一剂,9%的人注射了两剂。这既是一个道德问题,也是一个流行病学问题,因为我们并不是真正的孤岛。”他说,相比之下,“虽然其他国家的低疫苗接种率确实也会通过催生新的变种影响我们,但我们对此能做的很少。以色列没有能力改变全球游戏规则”。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南京禄口机场,德尔塔,莫德纳,疫情,感染,毒株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