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抢救室到手术室,短短几分钟的路,却如此艰难!

2021
08/27

+
分享
评论
麻醉MedicalGroup
A-
A+

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十米,但这个过程就像马拉松一样漫长。

夜班,急诊再次眷顾了我:半夜零点刚过,急诊科就打来电话称:抢救人手不够,需要支援。于是,我立刻飞奔过去。

到达急诊室的时候,门口几个醉醺醺的“社会人”,让我的精神一紧。给病人看病,就怕额外的因素存在。

进到抢救室内,护士正在给伤者扎针,大夫正在按压。旁边一个护士,正举着除颤器。很显然,这个伤者的情况不容乐观。

没时间犹豫,我立刻紧盯监护屏幕。这个时候,我要从紊乱的各类波形、信号中寻找生命指标。

经过我判断,这个伤者的心脏已经完全停跳。从完全看不到的脉氧饱和度波形分析,其血容量很低很低。

再看他的肚子,腹大如壶。这说明,他很有可能有内出血!于是,我立刻告诉急诊科同事:赶快找家属沟通。这个患者,如果不紧急手术,可能没有任何机会。

由于当天急诊科同事只是低年资医生,听到我这么说,立刻跑了出去。

当她跑出去之后我才意识到,连心跳都没有的患者怎么手术啊。嗨,我太着急了。

眼下唯一的机会,就是让患者的心脏复跳、循环稍稍稳定一些。

由于血管太瘪,护士几针都扎不上。这时,我急了:让护士立刻拿来一个中心静脉穿刺包。

所幸,患者的股静脉里面还有血,穿刺很快就完成了。

随着两瓶液体的灌注,我们看到了脉氧饱和度波形。心电图显示,也能看到一些心脏电信号了。

这时,救命的红细胞来了,众人都为之振奋:捏简易呼吸器的同事也增加了频率,按压心脏的同事更加卖力了。

突然监护仪上心电图有了很大变化,我大喊一声:停一下?

随着按压的暂停,我们欣喜的看到了“久违的”波形。

接着我又指挥说:继续按压。停跳了这么久的心脏是无力的,我们要辅助它泵血。

这时,也终于让我们第一次见到了血压数值。

看到只有不到80的血压,我们都知道很危险。因为,这个血压有升压药的因素在。也就意味着,这个血压随时会崩溃。

此时,外科医生也就位了。我们无需多沟通,都知道唯一能救他的就是手术。

这时我们才听说:和家属沟通的同事遇阻。主要原因在于,来的几个人都是朋友。这次受伤,就是在他们喝酒后发生的。当我们和他们说肚子里可能有出血的地方,他们还在那里争辩可能是喝啤酒的原因。

我们已经没有时间和他们争论了,更没有时间等家属来。于是,我们在征得院领导的同意下,准备把伤者送往手术室。

可是,转运似乎问题太多了:各种输液泵、液体、血袋、监护仪……

为了转运安全,我给患者插了气管导管。

为了防止路上停跳,我们带上了除颤仪。

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十米,但这个过程就像马拉松一样漫长。

到了手术室,真正到了我的阵地。在这个阵地上,我们打过太多次硬仗了。

在我们密切配合下,外科医生顺利发现了已经破碎的脾脏。

切除脾脏后,尽管他的血气分析报告中还有多个危急值。但是,至少我们给了他一次生的机会!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立刻,心脏,患者,同事,伤者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