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天溯源期限将至,7国21名顶级病毒学家重磅发声,美方如何收场?

2021
08/24

+
分享
评论
一节生姜
A-
A+

今年5月底,美国政府因为对当时世卫组织的病毒溯源调查结果不满意,总统拜登要求情报部门对病毒溯源。

核心提示:

1.拜登下令的90天新冠病毒溯源将到期,美国情报机构还没有拿出所谓的“惊世情报”。但由美、加、英等多国21名顶级病毒学家合作撰写的,新冠病毒溯源综述性文章认为“从动物到人的跨物种传播是新冠病毒最可能的来源”。这与世卫组织第一份病毒溯源报告结论一致。

2.SARS-CoV-2还与4种地方性人类冠状病毒有一定的同源性,这4种病毒都是人畜共患,但是病毒如何具体发生,目前并不清楚。不过,“至今没有任何因新型、未知病毒的泄漏而导致流行病的先例。”而且去年3月,武汉病毒所石正丽实验室的所有人员,血清检测结果都是阴性,没有证据表明之前曾有任何人感染了该病毒。  

3.基于科学的溯源,是无法在90天内完成的。对于一场愈演愈烈的疫情,美国情报部门会提供怎样的剧本?谁也不知道。在新冠病毒面前,如果人类战败了,那么打败人类的不是病毒,而是人类自己。

90天新冠病毒溯源到期,美国的情报机构还没有拿出所谓的“惊世情报”,但由21名欧美七国顶级病毒学家,合作撰写的新冠病毒溯源综述性文章抢先给出了结论。这篇发表在美国《细胞》杂志上的文章,是该领域专业人士基于已有科学证据对溯源问题作出的重要评判。文章称“从动物到人的跨物种传播是新冠病毒最可能的来源”。

今年5月底,美国政府因为对当时世卫组织的病毒溯源调查结果不满意,总统拜登要求情报部门对病毒溯源。8月25日,拜登给出的90天溯源期限到期。

8月18日,《细胞》杂志上在线发表的这篇引发瞩目的关于新冠病毒溯源的综述性文章[1],究竟说了什么?美国情报部门的病毒溯源调查结果会不会受这篇文章影响?美国将会在新冠病毒溯源到期后,如何收场?

电子显微镜图像显示受感染的人类细胞上呈绿色的冠状病毒颗粒

《细胞》综述文章的作者:来自美英、加拿大、新西兰等7个欧美国家,21个顶级病毒学家加入


《细胞》期刊

文章认为,目前没有证据表明 SARS-CoV-2 起源于实验室。

目前也没有证据表明,有任何与武汉病毒研究所关联的早期病例。在另一方面,武汉疫情的很多早期病例,都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关。

同样也没有证据表明,在新冠疫情大流行之前,武汉病毒研究所就拥有新冠病毒(SARS-CoV-2),或者在对其祖系毒株(progenitor)进行研究。

之所以有人怀疑 SARS-CoV-2 起源于实验室,仅仅是因为在新冠病毒首次被发现的城市,正好有一个研究冠状病毒的实验室。

作为中国华中地区最大的城市,武汉不但有很多动物(海鲜)市场,也是国内和国际旅游、商业的主要枢纽。像其他人口稠密的城市一样,武汉有着病原体导致流行病爆发的充分天然条件。

虽然目前尚未确定 SARS-CoV-2 的动物宿主,但作者认为,与其他的可能性相比,目前有大量的科学证据,支持“人畜共患起源”。

武汉病毒所

至于因实验室事故而导致病毒泄漏的可能性,虽然不可能完全排除,当然也几乎不可能伪造,但是与其他可能的传染渠道相比,这种可能性是极不可能的。

如果不能根据“人畜共患病起源”进行全面调查,并展开真正的全球合作和研究,那么人类未来还将遭受类似、但全新病毒所带来的灾难。

应该说,这份综述文章的结论,基本与世卫组织之前调查的结论是一致的。

《细胞》综述文章的作者:来自美英、加拿大、新西兰等7个欧美国家,21个顶级病毒学家加入  
这篇文章有21个作者,分别来自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英国、新西兰、 中国、奥地利等7个国家。

其中来自美国的作者有10人,来自英国的作者有6人,只有一人来自中国。所以,这篇文章的作者,主要是欧美科学家。

文章的第一作者,是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的爱德华·福尔摩(Edward  Holmes)教授。根据悉尼大学官网上的报道,福尔摩斯教授是世界顶级的病毒权威之一,自2020年起,一直在进行SARS-CoV-2 病毒所引发疫情的相关研究。在2020年1月,福尔摩斯教授是首先发布SARS-CoV-2基因组序列的作者之一。病毒基因序列的公布和共享,使得新冠诊断试剂的研究可以迅速进行,也使得疫苗的研究可以尽早开展。病毒检测和疫苗,都是控制疫情的关键。

福尔摩斯教授

2020年,福尔摩斯教授被评为 2020 年新南威尔士州年度科学家,以表彰他对包括 SARS-CoV-2在内的新兴病毒的研究。这是该州给科学家的最高荣誉称号。

文章的通讯作者,是英国爱丁堡大学的Andrew Rambaut教授。根据爱丁堡官网的介绍,Rambaut教授的研究领域,是病毒的分子进化、谱系演变(phylogenetics)和流行病学。Rambaut教授是生物科学学院进化生物学研究所的成员,之前在对包括埃博拉病毒、寨卡病毒和流感病毒在内的新兴人类病毒病原体的进化进行研究。

在新冠病毒的起源和发生这个问题上,如果这些作者都不能称为专家,那么这世界上就没有专家了。

支持“新冠病毒人畜共患、跨物种传播”的证据链,“实验室泄露”论不成立也不可能


新冠病毒并不是一个100%全新的病毒,属于冠状病毒家族。它是第9种记录在案的感染人类的冠状病毒,也是第7种在近20年内发现的冠状病毒。在新冠病毒之前的其他冠状病毒,都是人畜共患病毒,都有宿主动物来源。

福尔摩斯等科学家的文章提到,与新冠病毒同源性很高的SARS病毒,之前于2002年至2003年间在广东爆发,与销售果子狸等野生动物的市场有关。血清检测发现,居住在云南蝙蝠洞附近的居民,约3%的人已经有抗SARS病毒抗体,说明之前曾经暴露于类似的病毒。虽然蝙蝠身上携带着与SARS和SARS-CoV-2同源的病毒,但是云南的蝙蝠洞与这两种病毒感染人类后首次发现的病例之间,有着很大的地理距离,因此目前很难搞清楚病毒的传播渠道。

SARS-CoV-2还与四种地方性人类冠状病毒有一定的同源性:HCoV-OC43、 HCoV-HKU1、HCoV-229E 和 HCoV-NL63。这四种病毒的起源,都是人畜共患,但是病毒如何具体发生的?目前也并不清楚。2004年,HCoV-HKU1首次在广东深圳被发现,感染者是一个肺炎患者,但是动物来源并不清楚。在HCoV-HKU1的刺突蛋白上,就有弗林蛋白酶(furin)的酶切位点。(注:SARS-CoV-2刺突蛋白上的弗林蛋白酶酶切位点,之前曾被阴谋论者作为病毒来自人工制造的“证据”)。

武汉疫情的早期病例,很多都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关。华南海鲜市场与武汉病毒所的地理位置有差距,分别在长江的南北边。在武汉病毒所所在的区域,并没有出现大量病例。虽然早期病例不仅仅限于华南海鲜市场,但是这与新冠病毒感染后出现的无症状感染者有关,感染者会在不知不觉之中将病毒带到其他地方。

在武汉疫情发生之后,华南海鲜市场被关闭,同时也对当地的环境样本进行了检测,在销售野生动物的西区及相关的污水中,检出了新冠病毒,但对动物组织样本的回溯性检测中,没有发现阳性样本。不过,这并不能排除新冠病毒来自动物的可能性。在2019年,华南海鲜市场销售过上千种野生动物,包括果子狸和貉等高危物种,而来自动物尸体的样本,并不一定具有代表性。

动物已将其他冠状病毒传播给人类,人类可以通过接触受感染的骆驼或食用它们的牛奶或肉来感染中东呼吸综合征

SARS-CoV-2 病毒的谱系进化显示,病毒在进化中分枝出现了两个同时流传的谱系:A谱系和B谱系。B谱系在华南海鲜市场相关的早期案例中发现,也在该市场的环境样本中检测到,之后在全球流行的病毒中占主导地位;而A谱系则主要与发现于其他海鲜市场的病例有关,并主要见于后来武汉和中国其他地区的病例。SARS-CoV-2 病毒的进化模式表明,在武汉疫情发现之前,已经发生了易感人群与动物宿主(以及野生动物商贩)的多次接触,并且发生了多次溢出性事件(注:指病毒从动物传染到人身上)。

蝙蝠病毒RaTG13与新冠病毒有96%的同源性,但是这并不代表蝙蝠就是新冠病毒的直接宿主。4%的差距虽然听上去比较小,但在病毒的进化上,意味着数十年的进化时间。新冠病毒的部分区域,与其他动物上发现的三种病毒同源性更高(RmYN02, RpYN06,PrC31),说明来自不同病毒的基因重组才导致了新冠病毒的产生。

RaTG13的基因序列是武汉病毒所报道的,但是其他的三种病毒都不是来自该所进行的基因测序分析。更重要的是,所有这些其他病毒的基因序列,都是在武汉疫情之后,在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报道之后,才发现并报道的。总的来说,这些数据毫无疑问地证明,无论是否经过实验室操作或实验诱变,RaTG13 都不是 SARS-CoV-2 的祖系病毒株。

美国生态健康联盟团队的一名成员,进入云南的一个洞穴寻找蝙蝠进行采样。他们试图在动物体液中寻找到新病毒

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有多大?“至今没有任何因新型、未知病毒的泄漏而导致流行病的先例”


之前确实有实验室事故导致病毒泄漏的先例,并因此出现了孤立性和暂时性的感染。然而,除了马尔堡病毒(注:一种与埃博拉病毒相似的病毒,因为德国马尔堡一实验室使用非洲进口的动物后发生感染,并因此而发现),所有记录在案的实验室泄漏事件都有很容易识别的病毒,并且相关的实验室也有大量培养病毒的研究工作。比如在1977 年流行的甲型 H1N1 流感,最有可能是来自当时的大规模疫苗挑战试验。

没有任何因新型、未知病毒的泄漏而导致流行病的先例。在武汉疫情之前,也没有证据表明武汉病毒所或者任何其他实验室已经在研究SARS-CoV-2,或者任何新冠病毒的直接祖系病毒。武汉病毒所所做的病毒基因测序研究,不需要培养病毒,且病毒在 RNA 提取的过程中,已经被灭活,相关的风险可以忽略不计。

在已知的实验室泄漏事件中,感染病例可以追溯到实验室工作人员,在其家庭人员和同事中有大量病例。尽管目前的新冠感染的流行病调查很详细,目前并没有发现武汉病毒所的感染者。根据世卫组织的调查,在去年3月时,研究蝙蝠病毒基因的武汉病毒所石正丽实验室的所有人员,血清检测结果都是阴性,没有证据表明之前曾有任何人感染了该病毒。 

病毒学家石正丽与同事在武汉病毒所工作

《细胞》杂志的文章是否会影响美国情报机构的病毒溯源报告?


很显然,福尔摩斯等顶级病毒学家发表在《细胞》上的综述性文章,与世卫组织第一份病毒溯源报告结论一致。

在今年5月份,当世卫组织发布溯源报告之后,美国对此很不满意,要求重新调查,同时美国总统拜登要求自己的情报部门独立调查,限期90天完成。

2 月 11 日,拜登总统访问了位于马里兰州贝塞斯达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 (NIH) 的病毒发病机制实验室

如果是基于科学的溯源,是无法在90天内完成的。之前很多流行病的源头,多年后也不知其源。即便是2003年流行的非典,虽然查到了野生果子狸,但所查到的病毒还是有所区别,为了继续溯源,才有石正丽团队对蝙蝠考察。虽然源头找到了蝙蝠,但是病毒从蝙蝠到果子狸,再到人类,之间还是有很多不确定的关联。

如今的新冠与当年的非典有一个巨大的区别:非典很快就消失了,但是新冠在全球的流行已经持续了一年半多,目前在大力推广疫苗之后,疫情似乎仍然很严重。

对于已经结束的疫情来说,溯源很重要,因为找到动物宿主,找到传播途径,就可以预防疫情的再次发生。

对于一场正在发生,而且愈演愈烈的疫情,如果说溯源的目的是为了预防下一次疫情的爆发,总觉得有点问题。这就像身处于一场熊熊燃烧的火灾之中,不是说赶紧救火,先把火熄灭,而是调查火种来自何方。

这也就像有的人觉得此生已经没有什么希望了,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来生。

可以由此推想,不管病毒溯源目前打着何种名号,本质都是为了政治的目的。

很显然,既然美国政府不满意之前世卫组织所做的溯源报告,那么细胞》上所发表的文章,也不可能是给拜登的剧本。

美国情报部门会提供什么样的剧本?谁也不知道。就像不久之前,拜登拿到的剧本,还认为喀布尔可以坚守90天,结果塔利班仅仅用了10天时间,就进入了喀布尔。

面对着一场百年一遇的全球大疫情,本来各国间应该加强合作、互相信任,人类才能更好地面对病毒,但是我们看到的却并不是这样的场面。不但有国与国之间的不信任,还有国民与政府之间的不信任,以及国会议员之间的不信任。因为这些不信任,导致各种谣言、阴谋论盛行,大多数国家根本无法控制疫情。

在新冠病毒面前,如果人类战败了,那么打败人类的不是病毒,而是人类自己。

[1] E.C. Holmes, S.A. Goldstein, A.L. Rasmussen, D.L. Robertson, A. Crits-Christoph, J.O. Wertheim, S.J. Anthony, W.S. Barclay, M.F. Boni, P.C. Doherty, J. Farrar, J.L. Geoghegan, X. Jiang, J.L. Leibowitz, S.J.D. Neil, T. Skern, S.R. Weiss, M. Worobey, K.G. Andersen, R.F. Garry, A. Rambaut, The Origins of SARS-CoV-2: A Critical Review, Cell.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新冠病毒,溯源,疫情,病例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