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材涨价,生产企业难了

2021
08/23

+
分享
评论
赛柏蓝
A-
A+

中药材普涨,生产企业压力不小



来源 | 赛柏蓝

特约撰稿 | 月下独酌




当前,中成药原料,中药材的价格出现“全面普涨”,引发大众关注。那么,这种集中式地纷纷涨价,都是哪些原因造成的呢?


01


抄底现象的发生

 

说到当前中药材价格出现“普涨”现象,其中原因之一,还要从2018—2020年度说起。


可以说,2018—2020年度,是历史以来,国内中药材种植面积最多、最大的三个年份。对于中药材的种植面积,有官方媒体公布的数字——2018年度为5120万亩、2019年度为5250万亩、2020年度为6620万亩。

 

而一些中药材行业信息网站调查、发布的种植面积数字更高,2020年中药材种植面积数字高达8939万(含林地药材)亩。

 

但是,无论是以哪个调查、发布的数字为准,它都蕴含了一个问题:中药材品种当前虽然多达12807个, 但市场真正流通的品种不过才2200个左右。而其中常用品种不超过600个,家种大宗品种更是少之又少,约为238个。

 

这么大一个连年递增的种植体量,却又集中在几百个品种之中,不言而喻,部分品种肯定会因为货多而出现滥市价跌现象。

 

例如:


往年30元一公斤的牡丹皮,在2018—2020年度价格跌到了10—14元每公斤,而同样因为种植量超大,近两年遭遇价格暴跌的品种还有白术、白芍、白芷、白芨、当归、党参、黄芪等等。

 

价格过低甚至连种植成本都不够,农民肯定会放弃种植,而农民放弃种植的品种,通过市场不断的消化,价格便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年攀升,如果后期出现庄家操盘或炒手跟风推波助澜,市场上一些品种在短期内便会迅速出现暴涨现象。

 

正是由于2018—2020年度,很多中药材价格因为种植量过大跌到了“地板价”,在这个时期,也便引发了行业大众的注意,滥市抄底现象由此展开。部分低价位品种被一些看好后市的压货商不断吸储,价格从而出现积极反弹,当然,这也是当前,中药材价格不断出现上涨的原因之一。

 

02


新冠疫情带动药材行情

 

2020年春初,新冠疫情开始肆虐,一些抗病毒的药材品种,随着抗疫预防的一号方、二号方的出现,价格均出现不同程度上涨,例如金银花这味药材,市场统货很快就从140元一公斤攀升至270元一公斤。

 

应当说,在疫情期间,行业市场相关管理部门的工作已经做的非常好了,对于那些意在哄抬市价的言论或恶意涨价的商家,也都迅速地给予了及时的警告与打压。


而众多的经营商家也表现的十分理性,“不发国难财”成为当时中药材行业大众相互监督、劝诫的最强音。

 

但是,由于疫情期间很多中药材产地封村封路,运输受阻,造成了市场货量见底或断档,一些品种价格还是出现了上涨的异动。

 

后来,虽然农村封村封路现象逐步解除,市场与产地购销也恢复通畅,但是,部分清热解毒的药材随着疫情的演变消耗甚巨,供大于求的局面迅速转化为供不应求或库存见底。像这类品种,涨价也就成为了无可回避的现实。

 

03


药材进口受阻

 

受新型冠状病毒影响,为了防控输入性风险,世界上很多国家在双边贸易方面审查十分严格,甚至有些国家在此期间为了严防死守病毒的输入,相互之间一度在客运上采取了“断航”措施,给整个社会经济带来了很大损失。

 

而由此,药材进口方面亦受到了很大影响,像鸡血藤、狗脊、赤芍、苍术、威灵仙等这些需要靠进口补充市场的药材,由于边贸货量来源受阻,国内市场均出现不同程度价格上涨,有的药材价格甚至出现翻倍现象。

 

而在这方面,具有代表性的当数白豆蔻这个品种。


2019年,白豆蔻市场价格仅为55元公斤左右,进入2020年,由于该品种随着国外产地库存消耗货量不丰,再加上新冠疫情导致口岸货量来源受阻,其价格迅速飙升至300元每公斤以上。

 

04


野生动物保护

 

对于自然界生态平衡而言,每一项保护野生动植物的条例出台,都有着重要且长远的意义,值得社会广泛赞赏与支持。但是,对于中医药行业来说,无论是哪些动植物被政府明令禁止采挖或捕捉,都预示着这个中药原料价格未来上涨的序幕拉开。

 

为了严防新冠疫情,阻断可能的传染源和传播途径,2020年1月26号,市场监管总局、农业农村部、国家林草局下发禁止野生动物交易活动公告。

 

2020年2月24日,全国人大通过了《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

 

2020年3月1日,山东沂源县发布公告:捕捉20只以上蝎子将被追究刑责!

 

受此影响,一时间中药材行业相关野生动物药材纷纷下架,出现了“有价无市”的现象:


蝎子在原有价格的基础上迅速窜升数百元每公斤;天龙、乌蛇等药材价格由原来的500元每公斤攀升至近千元每公斤,更多的野生动物药材以及昆虫类品种亦随之跟进涨价…

 

05


抗通胀的结果

 

房市遇冷,股市低迷,世界多国印钞放水引发社会大众关注,抗通胀成了老百姓最关心的话题,“存钱不如存货”在中药材行业形成了一个被广泛认同并纷纷付诸行动的热潮。

 

中药材行业盘面本来就不大,前面已经说过:看似药材品种多达12807个,但市场上真正流通的品种(包括冷背药材)约2200个左右,常用品种不超过600个,年用量在千吨级以上的品种仅占238个。

 

也就是说,在中药材这个当前年产需约500万吨左右、规模逾千亿元的市场里,有70%以上的用量是来源于家种品种。


而家种品种就那几百个而已,一旦有个风吹草动,旱涝灾害或疫情流感,马上就会有相关品种价格出现异动。

 

尤其是这次新冠疫情持续时间比较长,再加上一些药材道地产区出现旱涝灾情,在世界多国印钞放水、全民抗通胀意识增强的情况下,“存钱不如存货”的认知情绪高涨,因此,中药材品种此起彼伏全面涨价,“普涨”、“补涨”甚至“乱涨”大潮也就轰然到来。

 

而进入到这个行业的资金,目前来看虽然比较散漫,但具有源源不断之势,后续力量韧性很强,有行业内的,也有行业外的。

 

鉴于以上种种因素,可以看到目前很多中药材品种出现大涨,虽然看似行情有些“过火”,但短期内价格却很难暴跌。纵使有某些供大于求的品种,在市场销量不畅的情况下,未来出现的状况,最多也就是价格上出现缓慢下行的阴跌而已。

 

06


灾情引发药材涨价

 

中药材某些品种出现涨价,往往与旱灾、涝灾、风霜雨雪、疫情以及供求关系等因素或现象有关。

 

许多年来,国内多地中药材道地产区出现旱涝灾害,引发该产地药材出现涨价的情况已屡见不鲜。


今春云南一些地区出现干旱,随之该地区药材多个品种集体涨价;夏末河南郑州发生水灾,该地区药材品种价格也跟着应声而涨。像生地这个品种,今年本来货量就不大,价格一直处于缓慢上行之中,春季还是14元一公斤的混级货,随着行情不断上升以及夏末这次水灾的助力推动,时下市场价竟然快速冲高到30元一公斤。

 

07


德尔塔来了

 

当前,在中医药行业,呈现了一些令人尴尬不安的现象:药典标准提高、监管层面趋严,生产企业都在为产品提高质量而努力,从趋势上来看,这本是一件大好事。


但是,种植源头集贸市场以及行业专业市场原料供应方似乎并不买账,管你什么品种,管你含量够不够、管你农残是否超标,大家只管买买买,涨价潮依然来势汹汹!

 

诚然,很多中药材货量在正常用量或疫情的作用下确实被消化掉不少,但是,大多品种的行情,却并非由真正的供需矛盾引发,而是与一些抄货商、压货商或经营户收储存放了起来有着莫大关系。

 

尤其是自今春以来,在一些中药材品种产地或市场,很多用于收储存放中药材的冷库,由于大量药材集中汇聚,已经到了一库难求、需要排队等号入库的现象!由此可见,大批药材、很多品种涨价,与这种疯狂抢购囤积、待价而沽的现象密不可分。

 

近期,正当很多中药材界的信息人士或智库专家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利好出尽,关于中药材涨价的话题及热潮将要开始消退之际,由新型冠状病毒变异而来的德尔塔来了。相关一些清热解毒的中药材品种价格,再次出现异动现象。

 

例如防风、板蓝根这类品种,当前已经急不可耐地行走在涨价的路上,而一些原来已经涨价的药材,无论是供大于求的还是供不应求的品种,这段时间也在不失时机地开始进入“补涨”状态,如太子参、连翘等。


同时,更多被行业认为仍然处于“低价位”的中药材品种——例如党参、当归、黄芪、白术、白芍、白芷、佛手、五味子等药材也因此产生“羊群效应”,开始为涨价顺势发力,令很多中药生产企业猝不及防!

 

往往有人说:中药涨价,企业挣钱!


其实,一边是生产原料频频涨价,一边是成药集采政策蓄势待发挤压利润,按照当前这种情形:遭遇“两头堵”的生产企业才是最难的 !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野生动物,中药材,涨价,企业,生产,价格,疫情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