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术历史上翻越的两座大山......

2021
08/13

+
分享
评论
贺世明
A-
A+

关于手术我们还有两座大山需要翻越......

上期我们了解手术历史上的“钻颅术”,止血的方法,然而关于手术我们还有两座大山需要翻越......
其中一个就是麻醉,上期提到了法国士兵在截肢时常常会痛到晕厥甚至死亡。为了尽可能降低疼痛致死的风险,那个年代的手术只有一个原则,就是快!
一场截肢手术最快只要不到30秒,这个速度锯木头可能都锯不准,别说是截肢了。所以这种手术往往非常粗糙,多锯一块少锯一块都是时常发生的事。
但是有些手术又不得不精细操作,比如拔牙。牙医也想了很多办法,比如灌醉或打晕患者,但结果往往还是以患者痛醒告终。
一位美国的牙医莫顿不堪忍受患者的尖叫和呻吟,就想尽一切办法找能把人放到的物质。  最终找到了乙醚,一种挥发性极强且具有刺激性气味的物质。
经过差点一命呜呼的自体实验后,莫顿使用乙醚作麻醉剂公开实施了一次无痛手术,整个医学界为此轰动。
自此,麻醉正式走上现代医学的舞台。然而,奇怪的事又来了,麻醉应用后手术的死亡率不降反升。
这是为什么?其实是另一座大山
——感染
此前的快刀手术虽然疼痛难忍,但因为速度极快,伤口接触病菌的机会反而更少,而麻醉出现以后,手术能够慢工出细活,但是也大大增加了感染的几率。
究其原因,在于医生连洗手的概念都没有。
这里有段悲惨的故事:匈牙利医生塞麦尔维斯发现妇产科病房产褥热爆发的区域性很强,于是便开始调查原因。
恰巧塞麦尔维斯碰到了这样一件事,他的一个同事在解剖尸体的时候不慎划伤手指,结果出现了和产褥热病人类似的症状,最终不幸去世。
他虽然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但直觉告诉他解剖尸体与产褥热一定有联系,可能与医生手上沾染的污渍有关。
于是他开始在自己管辖的妇产科病房推广术前洗手的操作,结果遭到了同行的嘲笑,洗手就能解决恐怖的产褥热?怎么可能?
结果我们都知道了,洗手的确非常重要,对现代医生来说洗手仍然是手术前最重要的步骤之一。
可是就是这样简单有效的一个操作,却让塞麦尔维斯受尽了屈辱,最终在疯人院中去世,只活了47岁。

直到人类在病患的分泌物中发现了链球菌,塞麦尔维斯的超前理论才被人重新看待,令人唏嘘。
这样的一个个悲伤的故事,一段段阴暗的历史,才终于让一个医学手术有了基本的模样。
我们克服了对人体解剖结构的不了解,解决了止血输血的难题,又找到了减少感染的方法,就像翻过了一座又一座的险峰,终于看到了一缕阳光。

然而,接下来的一百年里还有更多伟大的故事,  关于医学的过去,现代与未来,还有很多值得我们去探索的......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塞麦尔维斯,产褥热,历史,手术,医学,麻醉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