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科的人文史之外科大师(二)

2021
07/30

+
分享
评论
医学镜界
A-
A+

亲身实践是巴雷一生行医的准则,亲身实践毫无疑问也是外科学的一条定律,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

在此后的中世纪,除了阿拉伯人的贡献以外,当医学处于停滞状态时,外科却在进步。公元10世纪末,阿拉伯各地传诵着一个故事。一位名医为了研制治疗腹部绞痛的药,不惜用自己的身体做试验,以致肠烂。临终之前,为了战胜死神,实现永生,他专门准备了很多药品。在他病入膏肓时,他的弟子遵照其遗嘱立即将这些神秘的药品注入他的身体内。这时,奇迹出现了:其僵硬的身体开始变得柔软,脸色渐渐微红,胸口有了起伏。看见老师就要创造复活的神话,这个弟子激动不已,禁不住哆嗦起来,手中的最后一剂药滑落下来,渗进了沙土……名医因此没能复活,神秘的药方也因此没能流传下来。但是,名医的高尚医德和高超医术却永远留在了人们心中。这位名医就是被后人誉为“医学之王”的阿维森纳。他与希腊的希波克拉底、盖伦并称医学史上的三位鼻祖,被尊为“医者之尊”。

但阿维森纳又是个酒徒、浪子。阿维森纳热爱生活,热衷于轻快的音乐、烈酒和滥交。他左右逢源的处事风格和天纵英才的智慧为他赢得了众多的朋友,但是他对伊斯兰严格习俗的藐视,则为他招来了更多的敌人。他偶尔会显得很傲慢自大。虽然他大量借鉴了另一位阿拉伯医家拉齐的发现,但阿维森纳却对他的这位波斯前辈不屑一顾,坚称拉齐只配“检测粪便和尿液”。阿维森纳似乎又是一个孤独沉郁的人,他寻求自我提升的努力总是被在政治上风云变幻的时局下求生的谨慎本能所消解。尽管有各种性格上的优点和缺点,他在理论和实证事物上的智识是伟大的。

阿维森纳(图片来源于网络)

阿维森纳的一生,就如他自已写的一首著名的咏鸽诗。在这首诗里,鸽子象征着灵魂,她从天上降临人间,为失去神通而悲伤。阿维森纳在医学领域的巨大影响一直持续到17世纪。阿维森纳是成功的医学家的楷模,同时也是政治家、老师、哲学家和文学家。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第166届执委会上,应伊朗共和国的倡议设立阿维森纳科学伦理学奖。该奖每两年授予一次,旨在奖励个人和团体在科学伦理学领域的活动。

在盖伦时代(公元200年)或者以前,外科由内科学中分离出来,在以后的1500年走出了相当不同的道路。许多原因使外科医生的声望较低,而且学问也比不上内科同行。到了13和14世纪,外科遭到内科医生的诋毁和回避,内科医生在如今已遍及欧洲的大学内接受教育。与神学和法律一样,医学通常是一门基础学科。另一方面外科医生通常是未受过教育的、地位较低的人,在教士阶层中受到轻视。外科医生通过学徒的方式来学习他们的手艺。然而,Clifford albutt爵士所说的“将外科从丰富的艺术中排除,医学本身就被抽去了精髓”。

中世纪晚期,人们受文艺复兴新思潮的影响,越来越倾向于修正旧教条和发现新真理的思想革命,开始寻求一种全新的生物医学。在文艺复兴时期,尤其是在科学革命给机械科学、物理学和化学带来了巨大成功之后,医学也迈出了更坚定的步伐。文艺复兴运动在欧洲产生重大的变革,思想、艺术、科学上不再墨守成规,有许多突破性的发展,医学发展亦是如此。今天我们是科学革命的继承者。不能忘怀的是与哥白尼、伽利略、牛顿等科学革命巨匠齐名的哈维。他的《心血运动论》一书也像《天体运行论》、《关于托勒密和哥白尼两大体系的对话》、《自然哲学之数学原理》等著作一样,成为科学革命时期以及整个科学史上极为重要的文献。1543 年,维萨里发表著作《人体构造》,1628 年哈维发表著作《心脏之运动》以及1761 年莫干尼发表著作《疾病的位置与病因》,此三者号称为结束旧医学的铁三角

维萨里、哈维及莫干尼的火炬照耀着文艺复兴时代。社会经济和宗教信仰的变革为重新审视包括医学在内的很多学科铺平了道路。黑死病(鼠疫)的肆虐迫使教会允许尸体解剖,大大促进了解剖学的发展。列奥纳多·达·芬奇对解剖学的贡献巨大,但他的成就直到死后才公诸于众。医生兼炼金术家帕拉塞尔苏斯为打破盖伦理论的束缚鞠躬尽瘁。随着科学新生力量的崛起,他们将不再受到前辈们遭遇的阻碍,在科学的道路上勇敢前行。解剖学的研究成为了西方医学重要的基础。1537年,法律被修改,尸体解剖在需要时可以进行。至此当时的医生终于可以更多地涉足解剖学的研究。

许多世纪以来,外科被称为“理发匠的技艺”,或被贬为“手工技巧而不是渊博的科学”。外科医生的正式认可不是通过学术课程而是通过实践经验,不是通过大学生涯而是通过学徒年限。传统上外科医生被描绘成卑下、污秽的,因为他们不像内科医生那样手指干净、头戴假发、香水洒身,而是常处理病损和坏死的肌肉、肿瘤、囊肿、骨折、坏疽和梅毒性下疮等等。外科的器械也是令人恐怖的—刀、烙铁、锯子。外科医生被讽为屠夫或是虐待狂。

巴雷(图片来源于网络)

 巴雷以他对外科学所作出的巨大贡献而被誉为现代外科奠基人之一,在外科学发展的过程中占据着至高的位置。同时,他又是一个哲学医学家,他在文艺复兴时期改变了外科学,并且是最终将原始的外科同现代外科区别开来的里程碑式人物。巴雷所处的时代,外科医生属于体力劳动者而不是知识分子。但对巴雷来说,外科医生是一种神圣的职业。由于他那种打破传统的决心和敢于创新的勇气,外科医生的社会地位得到了令人瞩目的提高。巴雷将外科医师从理发师中真正区别提升起来。从此外科医师与理发师彻底分开,有着与内科医师一样的地位。当巴雷被问及如何取得成功时,他的回答是 “外科是通过手和眼来学习的,外科学的定律就是实践。那些只是脑子中装着神圣的教义、脊背靠在舒适的椅子上、读着古老的医学教材来告诉别人如何实施手术,如何救治病人的所谓先知医生,他们所说的一切的一切,不过只是纸上谈兵、凭空臆断而已。” 亲身实践是巴雷一生行医的准则,亲身实践毫无疑问也是外科学的一条定律,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阿维森纳,文艺复兴,解剖学,外科,人文,医生,医学,巴雷,内科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