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科的人文史之外科大师(一)

2021
07/30

+
分享
评论
医学镜界
A-
A+

盖伦,这位被教廷和自己的狂热信徒们塑造的“巨人”,在“文艺复兴”时代,受到两个后生的挑战。

当历史淡成过去,当信念变成真实,外科走出梦想的脚步,是否依旧英雄辈出;当灿烂染红了天的边际,当海浪涌来了医学涛声,外科波动的大海,是否依然涛声依旧。每一位外科大师们有谁不渴望成功,又有谁没有过苦涩与艰难,还有谁不希望生命的树枝上挂满丰硕,有谁又愿意让理想变成梦想。理想和梦想之间,所变的是现实,现实与虚幻之间,所变的是唯物。甩掉唯心的羁绊,才会有真正的大师,他们不会一生在碌碌无为中度过。不同的起点,可以达到同样辉煌的终点。未来的目标,总能让人们欢欣鼓舞。就像飞向火光的灰蛾,甘愿做烈焰的俘虏。

昨天是过去,哪怕大师再著名,名声再高,成果再巨大,也不能成为后人前进的羁绊,绊住的不仅是后人的双脚,还有社会的未来。既然选择了理想,便只顾风雨兼程。既然钟情于科学,就勇敢的奋勇当先。不要去想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因为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不要去想未来实现理想的道路是平坦还是泥泞,只要追求科学,一切似乎又在意料之中。

医学毕竟是人的科学,历史永远是人的历史,烟花般绚丽的医学史中,最为耀眼的也许恰恰就是人性不朽的光辉。疾病的历史和人类的历史一样久远。疾病的外科治疗同样是古老的。外科学的历史漫长而光荣。外科学每一项进步都有其伟大的贡献者和英雄人物,他们是外科的大师。让人们永远铭记在心。

外科的历史和地球上人类的历史一样古老。今天的外科医生与他们以前的同行相比显然在用不同的方法进行治疗。古人并未把外科学作为一种特殊领域而为之定名,但很多医疗处理应属于外科治疗。相传《荷马史诗》中的太阳神阿波罗(Apollo)是农牧业、行路人、航海人的保护神,也是祛灾的医神,他有一位世俗妻子,但对阿波罗不忠,阿波罗为此十分恼怒,于是从她的子宫里抢走了自己的孩子,这就是半人半神的埃斯克莱庇厄斯。阿波罗把这个失去了母亲的孩子,交给一个名叫查隆的半人半马神抚养。半人半马神既会治病,又会建房,还能诗善画,可谓心灵手巧,多才多艺,其中最有才能的一位就是查隆。阿波罗把自己的医术传授给查隆,又经查隆传授给了埃斯克莱庇厄斯,使他成了一名良医。查隆是传说中的外科的始祖,根据查隆的名字派生出了外科医生 (Surgeon)一词。

生命总有生老病死,医学源于动物本能。远古时期人类认识自然的力量较为有限。巫师们的职责促使其在医学方面不断探索。慢慢地,他们成了最能辨认有害植物的人,成了能摹仿动物自疗或使用草药治病的智者。随着工具的改进和火的使用,人类主动地猎取各种动物以补充自己的食源。他们开始注意观察不同的动物形态特征,并且有了一些动物的原始解剖知识。原始人对生物的认识,仅仅是为了自身的生存,而进入文明社会,人们开始有目的地对各种生物的形态、习性进行理性的探索。原始人在狩猎当中猎杀了各种动物,在宰杀动物的过程中他们渐渐地知道了区分不同的部位,挑选出可以吃的部位来。随着文化的发展,动物的某些部位被用来祭祀神灵。可以肯定,原始人类已为此有了推测,这些推测把他们在动物体结构上的发现和他们自己的身体联系了起来。兴奋之后他们胸脯里那狂跳的东西,一定与刚刚宰杀的动物体内那有节奏跳动的东西相一致。

人类开始沉思天地万物之意义的时候,在宏观宇宙与作为宇宙缩影的人之间,构想出了某些关联。今天,我们还保留着这种兼具宇宙色彩和神话色彩的解剖学术语。譬如,人体颈椎最上面的一节就是阿特拉斯(Atlas,以肩顶天的巨神),在解剖学上用来指寰椎,支撑着人的头颅。还有亚当的苹果(Adam's apple,指喉结,其典故是亚当偷食禁果哽噎在喉的传说);维纳斯丘(the mount of Venus)喻指阴阜;内耳迷路(labyrinth)名称源自希腊神话中的一位建筑师Daedalus,Daedalus为国王Minos所建用来禁闭牛首人身怪物Minotaur的迷宫。


 

希波克拉底(图片来源于网络)

谁是史上最著名的医生?相信很多人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是希波克拉底。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伟大而神圣的“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往事越千年,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但难以忘记,爱琴海科斯岛上的梧桐树下,一位巨人带领学生宣读《希波克拉底誓言》,为医学伦理和人类文明带了一片道德绿茵,这项誓言犹如带来希望之光的硕大灯塔,恰似结束漫漫长夜禁锢的欢畅黎明。他领导着当时的学派和医生,超出了僧侣医学和经验医术他提出了行医的职业道德准则并身体力行,他认为医生应服务于病人,“医生的岗位就在病人的床边”。

每天都是新世界的开始,也是旧世界的延续,面对的总是有着痛苦的人,或许他们是上帝的臣民或许是凡夫,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回绕,或许是誓言中道德的约束,或许是品行的考量。蒙昧与无知在不断延续,落后与荒诞又不断逝去。恨世间疾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随,始感无穷怅恨,令人不胜惘惘,又吟希波克拉底誓言:余愿尽余之能力与判断力之所及,遵守为病家谋福之信条,并检束一切堕落及害人之败行,余必不得将危害药品给与他人,并不作此项之指导,虽人请求亦必不与之,尤不为妇人施堕胎之术。余愿以此纯洁与神圣之精神,终身执行余之职务……


 
 

盖伦(图片来源于网络)

若是希波克拉底筑起了医学大道,那么则是盖伦使这座大道更加完善。盖伦是古罗马最伟大的医生,盖伦的哲学思想主要来自于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和斯多亚,最主要的源头是柏拉图。盖伦很敬仰柏拉图,称其为古代最伟大的人,浩然正气。盖伦继承了柏拉图灵魂三分(Tripartition)的哲学。灵魂有三个部分,理智(logistikon),精神(thumoeides),欲望(epithumetikon),分别对应于三个器官,大脑、心脏、肝脏。盖伦也把医学看成是一门技艺,认为“同拥有一项技艺相比,财富与出身都没有什么价值,肌肉发达、脑满肥肠的运动员是一个可悲的人“。每个人都应该运用一项技艺,比较好的是医学、修辞、音乐、几何、算术、应用计算、天文学、语法、法律可能还有雕刻与绘画。这些都属于有思想的技艺,是神圣的,其中最好的是医学。盖伦将希波克拉底的医学理论一直传递到文艺复兴。盖伦去逝后的影响要比他生前要大的多。一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英雄塞维图斯(1509-1553年)由于发表了血液从右心室进入左心室必须通过肺的言论,违反了盖伦的主张,因而被教廷烧死在火刑柱上。可谓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盖伦,这位被教廷和自己的狂热信徒们塑造的“巨人”,在“文艺复兴”时代,受到两个后生的挑战。第一位挑战者是帕多瓦大学(Padua University)年轻的外科和解剖学教授维萨留斯(1514-1564年),他有幸在一位法官的支持下,获得囚犯的尸体,进行解剖,从而发现了与盖伦的动物解剖的不同之处。另外一位挑战者是被誉为“现代医学之父”的英国医生威廉·哈维(1578-1657年)。由于受到老师发现静脉瓣的启发,而投身血液循环的研究。通过捆绑臂部中断血流,而发现动脉和静脉的血液流向相反;测量动脉和静脉的血流量时,发现如此巨大的血流量不可能被静脉末端的组织完全吸收;并且发现了肺的血液循环,因而提出封闭式“血液循环”的观点,否定了盖伦的血液往返流动的学说。哈维在1628年发表了《动物的心脏和血液的运动》,宣布了自己的发现和理论,却被诬为“精神失常”的医生,直到1657年死后,才被后人证实和接受。从此,西方医学正式进入了科学殿堂,成为现代科学大家庭的正式成员。这恰是“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阿波罗,外科,人文,盖伦,医学,静脉,人类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