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挺住,郑州医院必须「中」

2021
07/22

+
分享
评论
健康界官方微信
A-
A+

在最艰难的时刻,又是医护人员挺身而出

这一天,起初并没有什么特别。

朱红是名M5白血病患者,在天津血液研究所进行完1期化疗后,她回到兰考家里,等待接下来的化疗。

抗癌路漫漫,骨髓移植,是挽救她生命的最终希望。

可令人烦恼的消息还是来了,朱红在两只手臂上都发现了血栓。于是,7月20日一早,侄媳妇开车带着朱红从兰考出发,前往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下文简称「郑大一附院」)打疏通针。

打针很顺利,中午11时半,她俩离开医院,启程回家。

与此同时,7月20日中午13时许,刘若虚的爸妈在郑州火车站准备离开郑州,准备上火车的时候,由于雨天路滑,在站台,刘若虚的妈妈不小心摔倒了。

「当时,我妈强忍着疼痛上车了,在车厢坐下后,才发现问题很严重,腿根本动不了。」刘若虚对健康界回忆。

雨势在加大。

由于暴雨,原本应该在下午13时许发车的列车,等到下午17时,都不曾在郑州站挪动分毫。

坏消息来了。广播响起,列车长通知全体乘客,列车无法发车,让大家退票改签。

但这个时候,刘若虚的妈妈已经完全走不了路。刘若虚心急如焚,她希望能把妈妈送院就医。

打了120,120客服答复刘若虚,「救护车已经全部出动,没有救护车可派。」

此时,是下午17时许,面对火车站外急剧上涨的水位,民警和工作人员都无计可施,他们只能把老人家转移到门口的值班室,等待外界救援。

在离开郑州的路上,朱红也遇到了难题,她所搭乘的越野车,被大雨困到了一座高架桥上。

朱军是朱红的侄子,他告诉健康界,他是在7月20日下午17时许接到妻子发来的车辆定位地址的,妻子告诉他,车里油只剩两格了,更让人焦虑的是,妻子的手机,在发完这条消息后,就没电了。就此,朱军失去了和妻子以及姑姑的联系。

在7月20日的16时到17时,郑州气象观测站的最大小时降雨量达到201.9毫米。根据中国气象局的官方统计数据,这突破了中国大陆小时降雨量的历史最高值(198.5毫米,河南林庄,1975年8月5日)。

1个小时内,河南郑州的降雨量达到了201.9毫米,而北京全年降雨量为500毫米左右,也就是说,郑州1小时的降雨量,相当于北京下了5个月的雨。

求救

「河南省XX医院的病人们没有食物,求助,怎么运送干粮和饮用水?」7月20日晚上23时许,一条求助信息在网上热传。

「最严重的时候,医院低洼处积水有一米多,集中在医院食堂附近。」郑州市某三级甲等专科医院负责人李志告诉健康界,医院内一共有三路电,不得已,停了一路电,停电区域就包括食堂。

停电后,食堂无法做饭,外面运送食材的车又进不来,于是就出现了求救信里提到的情况:断粮了。

与食堂用餐一起按下暂停键的,还有手术。李志看到,医院内暂时没有急性病患者需要抢救,现有的手术操作也都可以往后推迟一两天。

而一旦停电,对手术的破坏是灾难性的。由于担心遇到手术途中停电等突发情况,李志权衡利弊后,7月20日下午17时左右,下令停掉院内所有手术。

截止到7月21日上午12时,手术还没有恢复,「我们还在评估,所有的设备是否都正常。评估结束后,所有手术才能开展。」

实际上,7月20日下午,李志看到天气预警信息时,就感觉到走势有些不对。恰巧,在气象局工作的一名患者家属,也向医院发出预警。

李志知道,自己一定要做出决断了。当晚19时左右,他召开会议,组织全院力量进行防汛:

一是联系跟医院合作的施工队、工程师等,赶到医院支援;

二是做好围堵,好在医院四面有围墙,医院所有的出入口处都被堵上沙袋,并用铲车铲土围堵;

三是组织一队力量,在雨水倒灌地区,用水泵抽水。

家人失联了。

朱军左等右等,等不来消息,想到雨一直在下,被困在车里的都是女人,而且他姑姑刚做完手术,身体虚弱得很,「心脏里还插着管子」,这让他特别担心,百般无奈之下,他在朋友圈发布了求助信息。

他打120,一直占线,他想想,毕竟郑州是1260万常住人口的城市,在这种特殊时期,打不通是可以理解的。他转而一个个打救援队的电话,能找得到的电话,他一个都不放过。

他当时只有一个愿望,就是请大家帮忙看看,她们是不是还在高架桥上,是不是安全,「换句话说,只要她们还活着,我就放心了。」

求救信息发布之后,朱军收到了很多电话和信息,既有志愿者、救援队,还有一些素不相识的网友,他们纷纷表示,愿意帮忙去现场寻找。

但是水真的太深了,去了两波救援队,都没能到达他家人被困的高架桥。

赶不到爸妈身边的刘若虚,此时也只能打各种电话、并在网上发布求救信息:「母亲在郑州火车站摔伤骨折,又被大雨困住,需要医护人员救护」。

而医护人员,也自顾不暇,有危重症转运车,也被大雨困在路上。7月20日中午11时,河南省人民医院互联智慧危重症转运车前往商丘转运一名病情危重的婴儿。司机吴曰幸、宋玉森和PICU(儿童重症监护室)医务人员前往。

商丘当地阴天,下午14时多,转运车抵达当地医院,接上患儿和家属后返回郑州。

可越靠近郑州,雨越大,行驶速度越缓慢。17时多,当车辆行驶到中州大道时,突然熄火,无法前行。

司机心急如焚,正想下车求助,却见路过的一辆白色小车的司机主动减速,并降下车窗,开口询问:「咋不走了?」

宋玉森赶忙解释说:「车上拉着重病号呢,刚熄火了,能不能帮个忙把患者送医院去?」小车司机是名中年男人,姓张,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得知有好心人帮忙送患儿,PICU主任史长松表示:「我决定永远给他免挂号费,但愿健康永远伴随他。」

于是,患儿和医务人员转移到了这辆车牌号为豫A G3229的小车,继续开往河南省人民医院。

然而,雨越下越大,路上积水越来越深,在中州大道接近金水路的位置,他们所乘车辆被困住了,不得不暂时停靠在一个加油站避险。

医务人员和家属都在焦急等待,他们拨打过各种救援电话,可由于雨大、水深,救援车辆均无法前来。

天色黑下来,人们心中的希望,也在一点点黯淡。

自救

暴雨突袭,最令外界担忧的是大水中的医院。

医疗机构中有大量患者,一旦医院被淹,停水断电,这些患者都将可能遭遇生命危险。大雨中的郑州各大医院,上演了一场悲壮的自救。

「首先进水的是医院地下室,一部分重要医疗设备就存放在这里。」郑州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下文简称「郑大二附院」)的一名负责人对健康界介绍道。他和他的同事们,是用抽水机、盆和桶向外排水,连续奋战一晚之后,才算保住了重要设备。

在郑大二附院独家提供给健康界的一段视频中可见,医院职工采用接力的方式,一盆一盆将灌进地下室的水,向外排。

60311626912558576

86021626912559040

郑大二附院6号住院部地下室积水后,医院组织行政后勤人员投入到抗汛抢险工作当中

战斗还在别的区域打响。由于郑大二附院门诊楼地势较低,且存在断电风险。7月20日当晚,医院组织职工,连夜将药房和血库中的物资,整体转移至没有停电的6号楼。

在部分电梯停运的情况下,「人海战术」被派上了用场,医院临床、行政和后勤人员排成长龙,用人对人传递的方式,将重要物资逐步进行转移。

被水淹没,在郑州市的多处医院上演。离市区较远、地理位置较为偏僻的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也不例外,暴雨后不久,医院一楼就全部被淹了。

「雨势很急的时候,院长在群里发布通知,让一楼的医护人员在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尽量把一楼的设备和资料往楼上搬。」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某病区主任莫敏告诉健康界,不一会儿的功夫,水就漫过门槛,开始往楼层里面灌,在最深的时候超过了一米,「一些大的CT设备搬不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设备被水淹,现在不知道还能不能用。」

事发紧急,7月20日当晚,医院发布通知,所有医护人员不允许回家,全部住在医院。同时,各病区的医护人员集体出动,在有条不紊地照顾各自负责的患者。该院急诊日间病房在一楼,患者全被转移至8楼。

「比如缺少电源、食物,甚至手机信号不好等,大家会把各自遇到的困难发到工作群里。」莫敏说,院长、副院长和后勤部门会第一时间去核实解决。

其中尤为棘手的是十几名重症患者,由于电量有限,呼吸机等设备无法使用等,他们急需转送到其他医院。

情况在一点点恶化,7月21日凌晨两三时左右,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开始停水停电,医院随后关停了电梯,19层的大楼,被积水分割成了孤岛。

停电的阴影,笼罩着郑州市多处医院。

暴雨来袭,也曾导致郑大二附院部分楼层停电。

幸好,医院有备用方案,采用发电机临时供电,ICU、介入手术室等重要紧急救治的部门始终没有出现断电。截至健康界发稿时,所有急诊手术正常开展,医护人员全部在岗,并与择期手术患者和家属进行沟通,暂停了大部分非紧急手术。

而在郑大一附院,水情发生后,该院河医院区停电,电梯停运,备用电池和电源均耗尽或损坏,不能提供用电支持。据健康界了解,7月21日凌晨5时左右,该院ICU病房最先恢复供电,其他病区也在紧急抢修中。

「昨晚最紧急的时刻,是断电后,储备电也没了,所有需要呼吸机的病人,只能全靠医护人员手捏呼吸气囊、一对一辅助病人维持呼吸,可新生儿ICU就100多张床,几乎90%的ICU病人都必须需要机械通气,他们都得经历最艰难的时刻。遭遇停电的手术室里,医生缺乏手电筒,只能拿着瞳孔笔,或者用手机照明,继续救人。」7月21日16时,一名在现场的有关人士对健康界透露。

现在郑大一附院的重症监护室、呼吸机的电力供应均有保证,但有病区还处于断电状态,电梯停运。

他说,7月20日晚,国家电网调集了最大功率的发电车,将郑大一附院最紧急的抢救用电保证住了,目前问题主要在三个方面:术后重症病人的电力保障、负一楼等淹水楼层的排水与病人的转移。

“郑大一附院的医院门诊大厅已经没有积水了,但地下室还有,目前中建三局的工作人员正在进行作业。”7月21日19时,在郑大一附院现场参与抢险救援的中建三局工作人员对健康界表示,他们当前的主要工作是排水和恢复供电。

他还表示,中建三局和医院正在协商下一步的救援方案,目前不存在医院人员出不去、救援人员进不来的情况。健康界致电时,郑大一附院所在区域已经停止下雨,院内外人员基本可以无障碍进出。

但恢复交通只是第一步,手机信号的缺失,让某些医院还处于「信号孤岛」中。河南暴雨互助小组志愿者「微凉」,是在郑大一附院附近一个有信号的路口接受的健康界采访。7月21日17时,她说,医院断水断电问题仍没有得到解决,她在微博上发布了求助帖,表示需要大量的充电宝,希望有好心人可以送到医院。

据她描述,郑大一附院处于基本没有手机信号的状态,院方正在转运病人至其他医院。

她是在网上看到的求助信息赶到医院的,目前断断续续仍有志愿者赶来。她于7月21日下午13时多到了医院,但是等了一个多小时都没看到相关的组织者,由于医院信号中断,大家互相之间无法联系,她也不知道该从何下手参加救援。

她只好从医院出来,与其他志愿者们约定在一个有信号的地方集合,商议具体的救援行动。在此期间她与健康界的连线断断续续,不久即完全中断。

随后,健康界致电河南电信,无人工客服接听,语音提示显示,由于河南省出现严重雨情,造成了电信故障,目前电信公司正在进行全力抢修中。

此外,河南移动和河南联通的人工坐席都无法接入。

而在郑州市某三级甲等专科医院,救灾工作持续到7月21日凌晨四、五时左右,医院内的大量积水终于得到疏导。直到21日上午12时左右,医院内所有的积水全部清理完成。

断粮问题也得到了解决。

「好在今天有供应商捐赠了面包,我们已经往病区发放了500箱左右。」李志说,7月21日上午雨势渐停,医院供电恢复后,食堂已经恢复做饭,「可能供应量不会很足,不过已经发放了方便面、火腿肠等食物。」

「事发时,医院内大概聚集了有5000~6000人左右。」李志提到,在医生和护士加强巡回和安抚下,并没有出现人群恐慌的现象。

「我现在可以松一口气了。」7月21日12时50分,在有序防汛工作步入正轨后,度过最漫长的一夜,连续作战十几个小时的他,终于可以吃一口热饭,然后去睡觉。

得救

在加油站避险的患儿及医护人员们,等来了救星:经过多方协调,在7月20日当晚20时,河南省人民医院的全地形越野救护车——乌尼莫克救护车前来接力。

晚上21时多,乌尼莫克救护车到达。一直默默陪伴的热心人张大哥撑着伞,把患儿护送到救护车上。接上患儿和家属,21时36分,乌尼莫克救护车到达医院。早已等候的医务人员迅速上前,护送患儿到病区。

此时,被洪水逼停的郑州地铁,救援也已加速。被困在海滩寺站到沙口路站的一趟地铁列车内的乘客,已经从车厢内疏散出来,正在组织从隧道中撤离。

在距离事发地点不到1公里的沙口路雅阁思达小区,7月21日凌晨,一名孕妇的羊水破了。

天还朦朦亮,赵文青是在当日凌晨5时接到表姐的微信的,表姐说,她破水了。

然后,赵文青就和表姐失去了联系了。她赶紧打120叫救护车,但是120客服人员答复,「所有的救护车都派出去了,只能排队,无法预知具体什么时间有车,救护车已经排号排到200多位了。」

赵文青理解,毕竟特殊时期,但是,表姐有难,她必须拼尽全力。她不停地给救援队打电话,但一直占线。

实在没办法,赵文青发了一条微博求救。

在她发布完求救信息之后,在很短的时间里,不断有陌生网友的电话打进来。有的说,家里有越野车,底盘比较高,他们可以帮忙接送。

「虽然刚开始会有一时儿无助,但很快就被大家的热心感染了,真的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非常非常感谢大家。」赵文青回忆道。

仅仅2个多小时后,7月21日8时许,救援队就到赵文青表姐家中,接上了她身陷产痛中的表姐。表姐被送到了郑州市第九人民医院。

穿梭在一片泽国间的救护车和救援队,在传递一个个生的希望。7月21日上午10时,刘若虚的妈妈被救援队送到了医院,目前已经接受了相关的治疗。

华中阜外心血管病医院毗邻贾鲁河和魏河故道两条河流交汇处,此时,还处在积水的重重围困中,院领导把受困情况反馈给了上级部门。

空运,成了最直接的交通手段。

很快,一辆9吨重的军用飞机在医院旁降落,把这些患者顺利地转运到了河南省人民医院老院区等院区。

但毕竟更多、更沉的物资无法通过有限的空运抵达医院。于是,船,成了连接医院和外界的主要运输工具。

「手机信号较差,我妻子只能发短信与我联系。目前有救援队驾汽艇赶到,我也想去现场,但是听救援队说,郑开大道已经堵死了。」一名该院医生的丈夫跟健康界透露。

很多运送救援物资的志愿者司机收到提醒:前往华中阜外心血管病医院的救援路线是,开车走郑开大道到象湖南边,然后会有船舶接应,开船直接到医院二楼,那里有物资接应和登记。

此前,救援人员已划着皮艇、开着推土机等来到医院,送来了发电机、食物和水。

「目前患者及医护人员的安全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大家常规的治疗与护理工作也没有中断,在人员方面没有什么大的损失。」莫敏说,该院现在使用的是双回路备用电源,供电正常。

截至健康界发稿时,由于该院较偏僻,所以一楼的积水仍没有排空,相关人员依然在努力排水,一些排水相关的专业人员也来到了医院,帮忙一起排水。

在连续两波救援队,都宣告无法抵达人员被困的高架桥后,朱军已经穷尽了他能想到的办法,无奈之下,他只能等待命运的宣判。

所幸,朱军妻子给车打火,用车内电力,给手机充了一会电,总算是能联系上了。

一直到7月21日上午8时,前面漫长的车龙才有动的迹象。就这样,随着一长串亮着红色尾灯的车辆,慢慢移动,他们掉头返程,返回到郑州的大姐家。

朱军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来。

「好在没有人员伤亡,这是最值得庆幸的,至于车、财产什么的,被淹了就淹了,现在人的安全才是最大的财富。」朱军说,经过这次事情,他很感慨,越是在特殊时期,越不能只想着自己。

这一夜,朱军一晚没睡,他跟着一支队伍一起在社区挖沙子、填土,防汛抗洪。他说,如果大家都能不那么自私,都能想着从社区、从全社会的角度出发,相信我们是可以跟灾害搏一搏的。

「我把患儿护送到病区后,才发现,自己光着一只脚,鞋子不知啥时候跑掉了。」7月20日晚21时许,跟车的互联智慧危重症转运团队车班毛朝松班长说。

7月21日,毛朝松的同事李瑞予和中心ICU二病区医务人员,司机万可攀、付磊和神经外科ICU医务人员,还分别赴新乡、邓州转运危重患者。

「在现场的家人说,估计孩子会在21日半夜出生。」7月21日22时,赵文青对健康界说,她表姐 已经进产房了,宫口已开,还在等待宫口全开的过程,如果宫口开到10指,孩子很快就会来到这个世界。

(朱红 朱军 刘若虚 李志 赵文青 莫敏均为化名)

41141626912559267

来源:健康界

采写:王丹丹 谷会会 杨瑞静 沈童童

编辑:李子君 章北海

供图:郑大二附院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郑大一附院,救护车,暴雨,河南,救援,透析,患者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