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族及维吾尔族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患者高血压、糖尿病发病情况

2021
07/22

+
分享
评论
中国全科医学
A-
A+

汉族及维吾尔族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患者高血压、糖尿病发病情况:基于7年的电话随访研究

汉族及维吾尔族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患者高血压、糖尿病发病情况:基于7年的电话随访研究

引用本文: 蒋雪龙, 陈冬梅, 王勤, 等.  汉族及维吾尔族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患者高血压、糖尿病发病情况:基于7年的电话随访研究 [J] . 中国全科医学, 2021, 24(23) : 2902-2906. DOI: 10.12114/j.issn.1007-9572.2021.01.004.

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OSA)在一般人群中的患病率很高,在男性中的患病率高达34%,在女性中也达到17%,在老年人中发病率更高[1],中国患OSA的数量最多,达1.76亿,中重度OSA达6 600万[2]。未经治疗的OSA易导致心血管并发症,甚至猝死[3]。2008年本课题组对新疆克拉玛依市区35岁以上汉族、维吾尔族人群开展OSA流行病学调查,结果显示35岁以上汉族鼾症人群睡眠呼吸暂停低通气综合征(SAHS)的患病率为52.1%,维吾尔族为35.8%[4]。目前关于维吾尔族及汉族伴和不伴OSA患者高血压及糖尿病发病情况的比较研究较少,故本课题组于2010年对以上社区人群中无高血压、糖尿病患者进行了为期7年的电话随访,拟通过前瞻性队列研究评估OSA与无OSA人群高血压、糖尿病的发病情况。

1 对象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

选取克拉玛依市区天山、胜利、民主、通讯、和平、油建南、油建北、古田南、天池北、风华、嘉禾等社区35岁以上1 331例汉族和维吾尔族OSA及无OSA人群进行随访,均在2010年10月前完成家庭便携式睡眠呼吸仪监测,随访至2017年10月。纳入标准:克拉玛依市区天山等社区流行病学调查对象。排除标准:(1)经病史询问、体格检查、胸部X线检查和肺功能测定等患有支气管哮喘、支气管扩张、肺栓塞、慢性阻塞性肺疾病(以下简称慢阻肺)等呼吸系统疾病;(2)有神经肌肉疾病、糖尿病、高血压。研究对象均知情同意并签署知情同意书,本研究通过克拉玛依市中心医院伦理委员会审核。

1.2 方法

1.2.1 随访

电话随访,1次/年,随访期限为7年,随访内容为血压、血糖等,发现存在高血压、糖尿病表现时行动态血压、糖耐量试验检查,主要随访终点事件:确诊糖尿病、高血压。

1.2.2 调查内容

包括调查问卷和体格检查两部分,调查问卷包括:民族、性别、出生年月、血压及血糖等;体格检查包括:身高、体质量、颈围、腹围等。以上均由经过统一培训的医务人员完成。

1.2.3 夜间睡眠呼吸监测

采用Resmed Apnea link家庭便携式睡眠监测仪对患者进行夜间血氧和呼吸监测,患者晚上上床准备睡觉开始记录,到次日清晨醒来为止,次日由技术人员通过计算机下载数据,记录呼吸暂停指数(AHI)、夜间最低氧饱和度(LSaO2)、夜间平均氧饱和度(MSaO2)、氧减饱和指数(ODI4,每小时血氧饱和度下降4%的次数)。

1.3 诊断标准

(1)OSA:AHI≥5次/h诊断为OSA,睡眠呼吸暂停的诊断标准为口鼻气流中断持续至少10 s,伴血氧饱和度下降至少4%,低通气的诊断标准为呼吸气流下降为基础水平的20%~50%,伴血氧饱和度下降至少4%以上[5]。(2)高血压:高血压诊断标准符合2010年中国高血压防治指南的标准,即成人收缩压>140 mm Hg(1 mm Hg=0.133 kPa)和/或舒张压>90 mm Hg [6]。(3)糖尿病:空腹血糖>1.25 g/L(6.9 mmol/L)或口服75 g葡萄糖负荷试验2 h后血糖水平>2.0 g/L(11.0 mmol/L)[7]。

1.4 统计学方法

应用SPSS 16.0统计软件对资料进行分析。计数资料以相对数表示,组间比较采用χ2检验;计量资料以(±s)表示,两组间比较采用独立样本t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一般情况

1 331例研究对象,失访75例,最终纳入1 256例,汉族634例,维吾尔族622例;平均年龄(58±13)岁;男532例,平均年龄(59±13)岁,女724例,平均年龄(57±12)岁;820例确诊为OSA(OSA组),其余436例无OSA(非OSA组)。OSA组与非OSA组间男、女性构成比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35.51,P<0.01)。汉族OSA与非OSA男、女性构成比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12.88,P<0.01)。维吾尔族OSA与非OSA男、女性构成比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19.46,P<0.01),见表1。

表1 汉族及维吾尔族OSA患者性别构成情况〔n(%)〕

Table 1 Male and female proportions in Han and Uygur Chinese participants with obstructive sleep apnea

2.2 汉族与维吾尔族一般情况比较

汉族与维吾尔族年龄、性别、MSaO2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汉族与维吾尔族体质指数(BMI)、颈围、腹围、AHI、LSaO2、ODI4、舒张压、空腹血糖比较,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表2 汉族、维吾尔族一般情况比较

Table 2 Demographic and 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Han and Uygur Chinese participants

2.3 OSA组与非OSA组一般情况比较

两组年龄、BMI、腹围、空腹血糖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性别、颈围、AHI、LSaO2、MSaO2、ODI4、舒张压比较,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表3 OSA组与非OSA组一般情况比较

Table 3 Demographic and 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participants with and without obstructive sleep apnea

2.4 OSA组与非OSA组高血压、糖尿病发生率比较

2.4.1 OSA组与非OSA组高血压发生率比较

OSA组发生高血压104例,汉族63例、维吾尔族41例;非OSA组发生高血压38例,汉族21例、维吾尔族17例。OSA组高血压发生率高于非OSA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4.47,P<0.01);汉族OSA患者高血压发生率与非OSA患者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χ2=0.04,P=0.85);维吾尔族OSA患者高血压发生率高于非OSA患者,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5.45,P=0.02);维吾尔族OSA患者高血压发生率与汉族OSA患者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χ2=0.48,P=0.49)。

2.4.2 OSA组与非OSA组间糖尿病发生率比较

OSA组发生糖尿病44例,汉族25例、维吾尔族19例;非OSA组发生糖尿病13例,汉族4例、维吾尔族9例。OSA组糖尿病发生率高于非OSA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4.01,P=0.04);汉族OSA与非OSA糖尿病发生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χ2=2.68,P=0.10);维吾尔族OSA与非OSA糖尿病发生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χ2=1.31,P=0.25);汉族及维吾尔族OSA患者糖尿病发生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χ2=0,P=0.96)。

3 讨论

OSA已成为严重影响公众健康的疾病,其是引起心血管疾病和导致心血管疾病死亡率增加的主要原因,OSA引起的疾病后果、疾病负担与社会和经济密切相关。全球30~69岁的人群中有9.36亿患OSA,4.25亿患中重度OSA[2]。

维吾尔族是由部分欧罗巴人种的地中海类型、印欧类型等和蒙古人种的西伯利亚类型构成,也具有亚洲地区的特点。IP等[8]发现中国人群的患病率与高加索人相似。对年龄>65岁人群在家中多导睡眠监测发现,以AHI>10次/h为判定标准,男性患病率为70%,女性为56%,患病率是中年人的3倍[9]。本次研究也显示,无论是汉族、还是维吾尔族男性患病率均高于女性,这与上述研究一致。鼾症和OSA目前公认的危险因素有肥胖、年龄、性别、上气道解剖异常、家族史、吸烟史、饮酒史以及其他相关代谢性疾病[10,11]。本课题组前期研究结果显示,维吾尔族人群BMI、颈围、腹围均高于汉族,但汉族人群中OSA患病率高于维吾尔族,AHI、ODI4、LSaO2、MSaO2高于维吾尔族[4],推测可能与维吾尔族与汉族颌面结构不同有关。

流行病学调查表明,OSA与高血压[12]、缺血性心脏病[13]、卒中[14]、心律失常[15]等均存在密切关系,是这些疾病的独立危险因素。研究显示,高血压患者合并不同程度OSA高达50%,OSA是难治性高血压常见病因,占比可能达82%[16]。经过为期7年随访,OSA组高血压发生率略高于非OSA组(5.4% vs 3.0%)(P<0.05),汉族OSA患者高血压发生率高于非OSA(7.7% vs 4.8%,P>0.05),维吾尔族OSA患者高血压发生率高于非OSA(5.0% vs 3.6%,P<0.05),同时研究发现维吾尔族人群BMI、颈围、腹围均高于汉族,但维吾尔族OSA患者高血压发生率也并不比汉族人群高(5.0% vs 7.7%,P>0.05),提示打鼾和睡眠呼吸暂停在高血压中起到重要作用[17,18]。

OSA患者中2型糖尿病的患病率较高(15%~30%)[19]。一项队列研究显示,与健康非OSA患者相比,OSA患者糖尿病患病率更高(14.7% vs 2.85%),AHI和最低SaO2与血糖水平相关,是胰岛素抵抗的独立危险因素[20,21]。但上述研究基本为横断面研究,本研究对无糖尿病及无高血压的OSA患者随访7年,发现7年后OSA患者糖尿病患病率要高于非OSA患者(3.0% vs 0.9%),而汉族OSA患者糖尿病发生率要略高于维吾尔族OSA患者(2.0% vs 2.3%),但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无论汉族还是维吾尔族OSA患者,7年糖尿病发生率均略高于非OSA患者,但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这与既往的研究不同[19],推测可能与本研究随访时间短有关。

睡眠呼吸紊乱是引起心脑血管疾病、糖代谢紊乱的重要原因,早期诊断、预防和干预治疗是减少OSA并发症的重要手段。OSA患者高血压发生率较一般人群高,睡眠呼吸暂停可引起高血压、糖尿病,汉族OSA患者高血压发生率高于维吾尔族,需积极早期干预治疗。

本文无利益冲突。

参考文献 略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维吾尔族,糖尿病,高血压,患病率,汉族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