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无法呼吸”的描述,让医生开始反思自己的技术

2021
07/20

+
分享
评论
麻醉MedicalGroup
A-
A+

手术很快,不到一个小时就结束了。由于只给了初次剂量,患者也如期醒来。

前几天,一台看似非常普通的阑尾炎麻醉,让我陷入深深的思考。我开始反思,自己的技术是不是有问题了?

事情是这样的:

这个阑尾炎没什么特别的,只是最普通平常那种阑尾炎。特殊之处在于,后面还有一台非常大的手术。而这台大手术保守估计需要六个小时。因此,我决定加快所有的操作步骤、以节省时间。至于手术大夫慢,我就管不了了。

于是,当看到患者进来的一刹那,我就着急地寻找外科大夫的身影。这是因为,没有外科大夫在场,就不能进行“外科大夫、麻醉大夫以及护士”的三方核查。

为患者连接监护导线的过程中,我们已经完成了必要的三方核查。

为了进一步节省时间,我把氧气面罩提前给患者安置在患者脸上、嘱其大口呼吸。只有他多吸一些氧气,体内较多的氧储备才能保障接下来的麻醉插管安全。一旦插不上,也有充足的时间进行处理。

调大氧流量后,我就去抽药了。

这一切,似乎都合情合理。然而,术后患者的一句话却让我非常惊讶:在我认为,患者不应该对麻醉插管有记忆啊,但是他却清楚地记得。虽然他只是说“无法呼吸”,但我知道那是真实的。因为,这个感觉是可以从麻醉环节解释通的。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感觉,关键在于患者的意识消失滞后于肌肉松弛。

全麻过程中,我们一般会用到镇静药、镇痛药、肌松药以及静脉全麻药。对于插管来说,完善的镇静和肌松效果是非常关键的。从起效时间看,那天我用的肌松药起效时间大概在3分钟,因此我决定先为其注射一定量的肌松药。

理论上,25%以下TOF值的肌松松弛是不影响人正常的呼吸动作的。也就是说,患者不会有窒息感。

然而,当我这样操作以后,他应该是出现了呼吸障碍。而这种障碍很快被我扣面罩等操作掩盖了,因此就没有发现。

事实上,也很难发现,除非患者自己说出来。但是,那种情况,患者又哪里有机会说出来呢。

给药、插管、确定插管成功……,这些动作一气呵成的同时,大夫也上台开始消毒、铺巾了。

手术很快,不到一个小时就结束了。由于只给了初次剂量,患者也如期醒来。

但是,当患者清晰表达之前“无法呼吸”感觉的时候,我心虚了。我清楚地知道,这次有点着急了。如果我能常规的先给大量镇静剂、镇痛剂以及静脉全麻药,再为患者注射肌松药,患者就应该不会有这种窒息感了。

虽然说,没有谁能百分之百保证不发生术中知晓,但至少也应该注意每一个细节。尽管插管阶段的用药量被认为是手术全过程中最大之一,但也要在用药顺序上再优化优化。

对于我们来说,这可能只是工作的一部分。但是,一旦在某个患者身上发生了,可能就是一辈子的不良记忆。

如果您有任何过往的不愉快经历,可以分享给我们,答疑解惑,提高我们技术水平的同时,也让后来人少一些痛苦。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麻醉插管,阑尾炎,肌松药,窒息感,患者,呼吸,手术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