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儿子穿裙子谈起,我们该给孩子什么样的性别教育

2021
07/16

+
分享
评论
健康头条
A-
A+

前段时间在网络上,一篇叫做“儿子穿裙子上学”的文章被疯狂转载。

对于小孩的性别教育、以及“男生到底应不应该穿裙子”这件事,网友进行了激烈的探讨。

但不管怎么说,我们应该承认的一点是:如今的世界正朝着多元化发展。

男孩子穿裙子这件事,不触犯校规、不影响他人。

孩子做出了他的选择,并且他也得到了父母的支持。

因此,这个决定应该得到他人的尊重,他人也无权置喙。

许多年轻的家长都更懂得将孩子当作一个完整、和自己平等的人,而非是自己的所有物。

在合理的范围内,家长理应放松对孩子的管制,让孩子尽情释放自己的天性、创造力;

在孩子的教育上,对于孩子大胆、新奇古怪的观点应该予以尊重,而非用成人的价值观去否定、扼杀。

没有人比已经成年的我们更懂得严厉的父母会对小孩子带来什么了。

那么,我们该给孩子什么样的性别教育呢?

当我们看到他人抱着婴儿,会问的第一个问题是什么?

“是男孩还是女孩?”

我们还经常假设,如果自己的孩子是男孩就把墙纸就刷成蓝色,给他买小汽车;

如果是女孩,墙纸就刷成粉色,给她买许多洋娃娃。

我们没有意识到的是,我们潜意识对于性别的划分,在未来,这会对孩子产生极大的影响。

真的一定要这样划分吗?

难道不可以给予孩子更多的自由,让他们选择自己所喜欢的样子吗?

米歇尔·尤罗的女儿名为加比。

尤罗发现,加比才刚学会走路说话,就似乎对任何女孩子喜欢的东西都不感冒。

不仅如此,她女儿的性格还一点也不像尤罗,更像她丈夫。

因此,尤罗做了个决定。

她支持了加比的选择,按照加比的喜好来布置,尽最大努力让加比自由选择自己想做的事、想穿的衣服。

在加比7岁那年,发生了一个转折。

加比那时头发已经很短了。

一天,她问尤罗:“妈妈,为什么男孩可以剪寸头,女生却不可以呢?”

尤罗不知该如何回答她。

加比说得没错,她也有权选择自己要如何对待自己的头发。

尤罗只能委婉地劝加比:“如果你的头发剃了,别人也许会因此而嘲笑你。”

而加比仍然坚持。

尤罗便带了加比去理发店。

尤罗回忆起那天:“她从来没那么开心过。那一瞬间,我明白了什么对她而言是最重要的:当我允许并支持她以自己的方式面对这个世界时。”

那么我们该如何将我们的支持传达给孩子呢?

尤罗认为,作为成年人,应该学会去接受、包容、鼓励孩子做出自己的选择。

“孩子跨越性别界限常被视为勇敢的表现。我不赞同这点,孩子不应该为了表达自己而变得勇敢。真正应该做的是,我们作为父母,站在孩子的前面,替他们抵挡任何的嘲笑,让他们不需勇敢起来也能表达自己。这是作为父母的责任。”尤罗道。

这就意味着,在孩子挑战性别刻板印象时,我们要公开地支持他们。

比如,尤罗带加比去迪士尼乐园,一个工作人员问尤罗:“她是你的小公主吗?”

尤罗答:“不是,并且她也不是公主”

当然,这也不意味着小孩不受性别的天生影响。

我们应该仔细思考的是,作为父母,应该在什么时候、以怎样的方式来引导孩子,让孩子学会去适应社会准则。

尤罗在带女儿逛男生童装店的时候,经常看到在橱窗前驻足的小女孩最后被父母拉走。

父母经常会认为“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孩子还小,应该由父母来替他们决定,等孩子大了,再由ta自己来抉择。”

但是需要强调的一点是,孩童时期是人的认知、自我意识形成的重要时期。

孩童易受外界的影响而改变,而改变一个成年人却是很难的事情。

尤罗指出:“现实情况是,关于性别的刻板印象会深深地留存在孩子的心里,犹如附骨之疽,伴随他们一生。”

这种刻板印象也可以归结为是我们对孩子的期望。

尤罗认为,作为父母,我们有足够的能力让孩子拥有一个无限可能的世界,这也是我们作为父母,对孩子最大的期望。如果我们真的想发掘出孩子所有的可能性,那就不该让可能只局限在我们有限的认知中的可能。

作为成人,应该在与孩子之间的日常互动当中更加注意自己的言行。

奥黛丽·梅森·海德,12岁。

她在一次演讲中,谈到了陌生人也会不自觉地干涉他人的自由:“刚见面的人都会认为我是男孩子,或是不确定我到底是女孩还是男孩。”

奥黛丽的穿衣打扮别具一格:她穿一身西装、戴着蝴蝶结领带、脚上踩着双印着火烈鸟图案的袜子。

她用时尚、穿衣打扮的方式探索对于性别的界定。

“9岁前,只要有人误会我是个男孩,我都会自然地回答我是个女孩。”奥黛丽说,

“但是后来,我逐渐觉得这一切不对了起来。我没有变得越来越自信,反而越来越不自信。说我看上去是‘女生’我不会开心;被别人说成‘男生’我也不会觉得高兴。”

现在奥黛丽14岁了。她认为自己既不是别人眼中的男生,也不是女生,她只是她自己。

但是这种认知为她也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困扰。

“我还记得我第一天上学时,当时我在女洗手间里,有两个女生进来了说:‘有个男生在那儿。’我四处看了下,却没有找到除我以外的人,我才意识到她们是指我。我当时非常吃惊。因为过去我周围的人都非常理解我、支持我,但在新环境里,我感觉自己格格不入,非常难过。”

除了学校外,公共洗手间也是如此。

奥黛丽谈道:“经常有人会说诸如‘你为什么在这’、‘你走错了’之类的话,后来我就渐渐不敢去公共洗手间了。”

但是这样的经历没有让奥黛丽怀疑自我。

相反地,她更加坚定了。

奥黛丽意识到,对她而言,性别只是一个光谱。

关于性别、身份的认知是只关乎自己个人的事,这不应该由“他人会怎么样看你”而左右。

对奥黛丽来说,想方设法地找合适的洗手间、直面他人的态度都让她倍感压力。

“去女性洗手间一直对我来说都是感受糟糕的事。我经常需要朋友的陪同。尽管去残疾人洗手间不需要特定的性别,但我也没有感觉更好过一点。因为每次去厕所我都会意识到,没有专为两性定义之外的人使用的洗手间。洗手间也侧面印证了这个社会区分人的方式。”

那么,作为普通人的我们,在面对像奥黛丽这样的人时,我们该怎么做呢?

奥黛丽认为,我们应当承认并不清楚他人的性别。

不知道他人的性别会让我们感觉不舒服吗?即便我们会有些不适,但是和胡乱揣测他人的性别,让对方不舒服相比,最好的做法是承认自己的不清楚,并尊重他人。

文章来源:TED

原标题:How to raise kids without rigid gender stereotypes

作者:Mary Halton

译者:Linda

校对:Luna

本文来自健康译栈,如若转载需注明出处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洗手间,裙子,性别,教育,孩子,父母,男生,女生,男孩,女孩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